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八章 我的队友和敌人

而白头山这边也收到了消息,也来到了雪窟前。
洞子里施展不开,两人便来到了外面来,雪君、雪见两姐妹兴高采烈地过来围观。
我们行走的路,都是人迹罕至的地方,这儿足有采参人和猎手才会冒险攀登前来。
雪见、雪君姐妹的加入,让旅程的气氛变得活跃起来,再没有之前那种视死忽如归的悲壮,反而多了几分郊外远游的意味来。
双方到底有没有发生冲突,又或者进了雪窟之中又有什么变故,这些统统不知道,目前唯一确定的一点,那就是现在那雪窟附近,到处都是白头山的人。
而这一次,与欧洲之行并不一样。
邱三刀笑了,我的外号既然叫做邱三刀,自然得有三把。
邱三刀带着我们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山洞里来,里面居然有柴火和一些相应的生活用品,我一问才知道,他之前经常行走于两山边界,这地方是他的一个据点。
胜负在一个呼吸之间揭晓。
而我则已经将手中的木棍,高高扬起。
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我们就这四个人,却需要跟一个拥有着庞大势力的宗门对抗。
长途跋涉,让我们说话的心情都磨灭了。
仅此而已,没有再多。
低头瞧见脖子上面的木棍,邱三刀显得十分光棍,点头,说道:“我输了,阁下好手段。”
没想到逸仙刀居然还有这么多的玩法。
进了洞子,将篝火点燃,又撮雪化水,在铁锅里煮开,热气蒸腾www.hetushu.com开来,各人拿出干粮来补充体力,那气氛终于活跃了起来。
邱三刀嘻嘻一笑,说谢谢提醒,不过我已经习惯了。
我从附近林中,随意捡了一根棍子,试了一下硬度,还算不错,抬起头来,却见邱三刀居然弄了三根。
然而即便是如此诡异,我却洞若烛火,全部纳入眼中,手中长棍如电一般,连续下劈了三下。
双方言明,没有再多废话,随着雪见姑娘的一声喝令,两人便几乎同时冲向了对方。
那棍子的尾端,并没有手把着。
没有生死相依的兄弟老鬼,没有拥有改变欧洲力量格局的威尔,更没有已成传奇的左道,我拥有的只是两个不知道会不会给我带来麻烦的小姑娘,还有一个不知深浅的向导。
我眯起了眼睛来,说哦,说来听听。
雪见姑娘精致漂亮的小脸憋得通红,说我只是心里过意不去而已,绝对不会因此喜欢他的。
知道了自己的不足,我方才有足够的机会。
直到如今,我方才能够真正地放眼看世界,认清楚了自己存在于世间的意义。
电光火石之间,我的木棍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我讶异,说你这是什么情况?
邱三刀一出手,我立刻就知道了,他走的是兵行诡道的路子,就是让你完全把握不到他的套路,然后在极快的变化之中绕晕对手,最后一击致命。
这些对于我来说,才是真正的财富。http://m.hetushu.com
倘若我们是过来打猎的,说不定就给那声音吸引过去了。
这天池寨三人,皆是长白山土著,对这一带的地形最是熟悉,而现在十月份左右,往山上走,已经有了积雪,行走并不方便,不过倒也难不倒我们,在莽莽雪林之间一路翻山越岭。
诡道。
邱三刀本来对我就心存疑虑,想着凭什么这家伙能够让王大蛮子和宋老如此重视,听到我这话,立刻就跃跃欲试,开口说道:“好。”
我之前从黄君老人那里得到了半套斩人诀,不过因为残缺的关系,所以除了懂得如何灵活运用以及与这逸仙刀相互温养锤炼之外,杀人的手段,其实并不算多。
所谓斩人诀,杀的就是人。
突然间,他的双眼一瞪,朝左边方向厉喝道:“谁?”
邱三刀不太喜欢说话,反倒是雪见姑娘有些小兴奋,一路上不断地给我介绍着这一带的风土人情和典故传说。
不但如此,一路要道之上,都有他们的耳目。
我瞧见过杂毛小道的虚空斩和神剑引雷术,瞧见过陆左的金蚕蛊和密宗咒诀,瞧见过朵朵的慈悲棍法,小妖的森林之怒,以及无数种闻所未闻、匪夷所思的血族秘术和外国巫术……
这种手段,宛如毒蛇,十分致命而有效。
我说完话,没有再阻拦了,而是对着邱三刀说道:“三刀,人我已经拦了,可是拦不住,我也没有办法。”
好!
邱三刀也低声说和图书道:“她们是宋家千金大小姐,地位尊崇,我也拦不住。”
两人在即将碰触到对方的一瞬间,邱三刀后发先至,夹在腋下的那棍子就好像射出来的一般,朝着我的面门直戳而来。
我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我知道随着这一路走来,队伍里的几个人心情变得低落,开始怀疑起自己来到这儿的正确性,会不会被庞大的白头山势力给吞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下。
然而得到了总纲,又获得了许多的套路和手段,我突然间就发现眼前豁然开朗起来。
次日清晨,早上八点多,天空阴霾一片,行走一夜的我们终于决定找个地方歇息一下。
每一根,都直指要害。
不过我们大家的心中都是忧心忡忡的,倒也没有去打猎的兴致,而是一路埋头行路。
这长白山,在《山海经》称“不咸山”,北魏称“徒太山”,唐称“太白山”,金始称“长白山”,北起完达山脉北麓,南延千山山脉老铁山,长约1300余公里,东西宽约400公里,略呈纺锤形,是满族的圣山的发源地。
“不是!”
邱三刀的眉头一下子扬了起来,说如何试?
我眯眼,说小心贪多嚼不烂。
我摇头说道:“你的刀术,很奇特,诡异莫测,如果不是我将劲力贯注于木棍之上,一力降十会,又或者你用了真刀,或许现在落败而亡的,就是我了。”
果然,我这么一说,宋家两姐妹和邱三刀的脸色都变得光彩焕发了起来m.hetushu.com,纷纷说道:“都什么领悟?”
我没有否认,说生死经历得多了,又有了一些感悟。
闲扯一阵,雪君姑娘把话题转到了我的身上,对我说道:“王明大哥,感觉好久不见,你又厉害了许多。”
而在这木棍的间隙,我瞧见他的双手已经分别抓到一根木棍,如毒蛇一般地刺了过来。
我说以棍代刀,不伤和气。
我苦笑,说领悟这事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对了,三刀,雪见、雪君两姐妹的实力,我大概有一些了解,也不会让她们贸然涉险;倒是你,如果有可能,我们两个倒是可以交手一试。
而经过欧洲一行,除了如同龙脉之气那种实打实的好处之外,对我影响最大的,莫过于眼界的开阔。
那个地方人迹罕至,十分严寒,所以瞧见的人并不多,但不多,并不表示没有。
雪见姑娘说那日王钊打电话过来,问我的意见,我觉得他那么胆小,应该不会做出这般大胆之事,便取笑了一下他,没想到回头他就去了。后来他出事之后,这件事情一直留在我的心里面,放不下,很难受,所以我必须得去。
雪山之下,是茂密的黑森林和高低错落的大山峡谷,路上我碰到许多动物,松鼠、野兔和山鸡,这些常有,还能够瞧见几个身形矫健的狍子和野鹿,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我们甚至还听到野猪和人熊的叫喊声。
狡兔三窟,这是其中一个。
所以天池寨得到了消息,派了十一人的队和_图_书伍过来探索。
我的话语给邱三刀极大的面子,他脸色一红,说道:“您夸奖了……”
不过路上,通过交谈,我也大概明白了雪窟的方位,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割让出去的某一处山脉峡谷之中,有消息传来,说此处前段时间发生了强烈地震,然后裂出了一个口子来,深陷入内,有黑龙之气腾然而起,凝于半空之中,化作张牙舞爪的龙形,足足有半个多时辰,方才消散而去。
第一下,击飞那根迎面而来的木棍;第二下,击断左边一根;第三下,击断右边一根,最后挽了一个格外诡异的弧度,出现在了他的脖子前。
我摇头苦笑,说这可怜孩子……
邱三刀就这般直愣愣地撞了过来,甚至都没有出刀的任何预兆动作。
一行人边走边打量,这茫茫雪峰之上,山高岭峭,人迹罕至,并没有见到什么人。
世间的功法手段多不胜数,但是如此直白的,还真的不算多。
所以这一路上以来,我除了一开始的时候,听雪见姑娘给我讲解之外,到了后来,就一直在研究一件事情。
两人交换了意见之后,转身往前走,而雪见姑娘则兴奋地叫了起来,说太好了,那我们走吧。
我说所以,你喜欢我老弟?
逸仙刀斩人诀。
在这个时候,我必须站出来,给所有人予信心和希望。
除此之外,他们还通过外交照会,限制住了天池寨的行功,并且提供了确凿的证据,表明天池寨越境而出,触犯了他们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