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十五章 生死疲劳

三人都陷入了沉默,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咳了咳,然后说道:“请问一下,所谓的寒冰玄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给我摸一下脉么?”
宋加欢告诉我道:“我们在这里已经待了十七天的时间,跟白头山的人东躲西藏,然而却根本没有完全了解这个地方——这儿简直就是一个迷宫,一个天然的巨大迷宫,而且从很多地方,能够瞧见这里有过某种文明的痕迹,我们甚至在一个石头堆砌的祭坛上多了两天时间……”
只有角落处,有一块画面很有意思,那是一个顶着两个角、如同野牛一般的动物,不过它却拥有人的身体和四肢。
我吸了两口气,发现这儿地方居然有空气流通,不过我却找不到其他出口,闭眼感受了一下,发觉气流是从角落处传来的。
郝晨又看到了我,他应该是认识我,朝着我点了点头,我慌忙朝他笑着招呼,宋加欢焦急地说道:“郝晨,你知道么,我们的援兵很快就来了,他就是王明,你还记得吧,就是王钊的哥哥,他可厉害了,这一路走来,杀了七个白头山的高手,其中还包括一个长老级的人,有他在,我们一定能够得救的……”
我照着宋加欢的吩咐照办,这才发现这石堆之下,居然有一条狭长的通道,一路往前,便问道:“你们是怎么找到的这里?”
他越是焦急地试图证明着什么,越表明了他的彷徨。
显然hetushu.com,这个地方曾经十分奢侈,要不然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珍贵木材。
他收集了满满一背包的压缩饼干,带着我进入了狭长的溶洞之中。
宋加欢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眼泪倏然就流了出来,而旁边的那个中年人萧海也是脸色黯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尽头处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堵着,宋加欢并没有着急推开,而是用手指轻轻扣动几声,三长一短,如此重复了两次,那边才有人的声音传来:“是谁?”
姓萧?
虽说基本上已经确定了那股黑龙之气是来自于对面那个深不见底的洞穴,但是如果能够在其余的地方找寻到相关的信息,也是一件很不错的收获。
宋加欢听到,脸色一变,也没有再多说,赶忙朝着里面跑了过去。
听到他的话,我心中稍安,想着只要我老弟还有一线生机,那事情就还有转机。
我们在狭长的石缝里匍匐前进,走了差不多十几分钟,终于到了尽头。
我们好几次差一点儿就与白头山在里面的先遣队迎面撞上,好在这家伙机警,总是能够提前避过。
走了足足半个小时,我们来到了一个死胡同里。
宋加欢坚定地说道:“信念。”
当听到我们就只来了四人,而且另外三个还在上面等待,萧海明显地黯然失望了,收回手去,对宋加欢说道:“郝晨可能快不行了。”
他带着哭腔说道:“郝晨,我的兄弟,你www.hetushu.com可等撑住啊,那么多天都过来了……”
我走到跟前来,闻到一股浓香,仔细一看,发现这些木材有的十分珍贵,什么黄梨木、红木和檀木,都有。
当然,除了找人,他们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找寻龙气的来源。
宋加欢饱受皮肉之苦,不过骨头却挺硬,一直都没有透露出同伴的信息,使得白头山的先遣队大部分都深入洞穴之中,找寻其余人等。
他说自己能走,还不是病人。
除了这些,宽阔的房间里到处都是腐朽破败的木材,稍微好一点儿的,被宋加欢他们收集了起来,然后点燃了篝火。
我说你们这些天,是凭什么撑过来的?
我的心中狐疑,跟着他走到跟前来,发现搬开了一块半人高的方形条石,然后匍匐在地,对我说道:“跟我走,记得将那条石恢复原位。”
也许是肚子里有了一些吃食,那人的精神好了一点儿,勉强地睁开了眼睛,瞧见宋加欢,咧着干裂的嘴巴,沙哑说道:“阿欢,你回来了?”
我脑子转了一下,知道应该是天池寨的外姓高手,于是很客气地跟他摇了摇,那人十分热切地看着我,说道:“王明,你们一共来了多少人?”
宋加欢说道:“一个伟大的地下遗迹,那儿只是它的一部分而已,我相信你弟弟和王七爷他们应该也是找到了相关的地方,要不然不可能避开那帮家伙的追击的。”
宋加欢说这儿是迷宫http://m•hetushu•com,果不其然,到处都是岔道,有的宽阔,足以能够行驶一辆卡车,有的狭窄,甚至只能侧身走过,而且有的还是个死胡同,不过宋加欢总是能够在黑暗中找到一些细微的标识,然后找寻到正确的道路。
宋加欢一边爬出洞口,一边介绍道:“王明,是王钊的哥哥,听到他弟弟出事了,特地赶过来的。”
那儿明明就是死胡同,他怎么还往前走呢,难道是有什么秘密通道?
我瞧见他朝着一堆的大石头那儿走去,不由得一愣。
宋加欢开口说道:“海叔,是我,加欢。”
这儿是一个坍塌了的死路,大堆的石头和碎石遮挡了整个通道,根本前进不得,不过我瞧见在这溶洞的两边,居然出现了许多黑色图纹勾勒,看起来存在的年岁应该很长了,因为被破坏了的缘故,所以很多图案并不完整,基本上看不出什么来。
尽管图画很抽象,不过表达的意思却还是很分明的。
宋加欢一边在前面匍匐前进,一边说道:“我们之前也是被追得走投无路了,偶然间发现这里有气流吹来,然后顺藤摸瓜,终于找到了一个暂居之地;你跟我进去,相信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我走到了篝火前来,发现有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正蜷缩着躺在了地上,他身上铺着毛皮,并且靠近那篝火边,却也冷得瑟瑟发抖,不住地哆嗦着,而宋加欢则跪倒在地,将缴获而来的压缩饼干,拿出和*图*书来,捏碎在一个用皮帽子装着的热水里,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在了男子的嘴边。
而如果这里面还有其他的人在,倘若是在关键时刻捅刀子,问题可就麻烦了。
萧海没有理我,也跟着过去,反而留下我一人,打量四周,发现这儿居然是一个很大的房间,墙壁上有浮雕花纹,尽显繁华,中间有一个三米多高的石鼎,石鼎是三个脚的,周遭有一条造型古朴的龙形,不过与我们所认知的并不同,显得十分怪异。
宋加欢带着我往右边不远处的一个洞穴走了过去,他已经在这里跟白头山的敌人周旋了大半个月,对这里的地形勉强算是熟悉,之所以被抓到,主要还是因为太饿了,想着出来找寻些吃的。
那大石头立刻被人给挪开,露出了一张满是胡须却憔悴无比的脸来,他先是瞧了一眼宋加欢,然后立刻发现了我,警惕地说道:“他是谁?”
跳跃的火焰将房间里面的光影变得一片诡异。
攮外必先安内,这是白头山最主要的既定方针。
反而是当事人比较淡定一些,平静地笑道:“阿欢,别费心了,我中了白头山玄家的寒冰玄魄,寒毒已经到了腑脏,已经是无药可救了,不过能够在临死之前,听到这样的好消息,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瞧见他脸色苍白、然而双眸却透着精光,我知道这个天池寨中出来的青年高手,自有其过人之处,也不再规劝。
郝晨的脸色惨白,嘴唇乌青,呼吸有http://www.hetushu•com些急促,显然是已经有些病入膏肓的感觉,宋加欢和萧海两人联手,方才帮着将这饼干糊糊弄到了他的嘴里去。
我不想打击他,不过说谎也实在没有必要,于是如实回答。
我忍不住笑了,说信念能当饭吃?我是说在没有补给的情况下,你们是如何撑下来的。
宋加欢被人抽得浑身都是鞭痕,走路的时候不断磨蹭,疼得呲牙咧嘴,然而我伸手过去扶他的时候,又被他给拒绝了。
他是饿坏了,以至于跟我讲了几句话之后,便开始翻起了尸体上的背包,将里面的干粮吞入腹中。
在山腹之下,居然有这样的一个地方,的确是一个奇迹。
我跟着走出了洞子,伸出手说道:“你好,王明。”
那个差不多有五十来岁的中年人伸手与我说道:“萧海。”
就在我东张西望的时候,宋加欢却对我说道:“王明,跟我来。”
我撇嘴说道:“你倒是勇敢。”
宋加欢不住点头,说嗯嗯,我回来了,还带来了吃的。
宋家欢略有些尴尬地说道:“哦,你说的是这个啊?我们本来带了一些补给,严格控制涉入量,坚持了一周左右;然后我们找到了一些老鼠、蛇、爬虫和地下水勉强撑着,后来和我一起的两人中,有一个同伴中了寒毒,我们又弹尽粮绝了,所以我不得不出来找点儿吃的——本来是想去河那边看看有没有鱼的……”
听到他自信满满的话语,我止不住笑了,说能够让我大吃一惊,到底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