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十七章 典故与内讧

这男人居然一下子哭了起来,我们去劝,他还是哭声不止,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
我们都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而郝晨和宋加欢两人都在安慰他,便也不再管,而是转身,绕着石柱走了一圈,感觉地上有一物十分奇怪,俯身一捡,却是一块巴掌大的角质块儿。
牛头。
隐隐然,还有一种古怪的叫声。
走到了这祭坛跟前,感受到那石柱之上浓烈而独特的气息,无论是我,还是另外三人,都知道这儿的情况。
郝晨指着石台上面的那盘龙柱,说据说这石勒羯有龙气护体,往往能够以一敌百,想必应该是真的。
我说你们来这儿,是为了什么呢?
宋加欢走了一段路程,回来喊我,我询问那边是否通,他答复说是,我便回到了刚才的那个浮雕跟前,将这黑龙雕塑猛然一扭。
没有等我招呼,宋加欢第一个跳下了地道查看,远远瞧了一眼,惊喜地喊道:“这里是个出口,走。”
当我滚落在地面上是,头上猛然发出了一阵响,却是石板将通道给封死,这边房间的灯光也是一黯。
他张开嘴,对这鳞片亲了又亲,一脸迷醉,仿佛它不是一块鳞片,而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萧海到底怎么了?
萧海激动得直哽咽,说不了话,而宋加欢则跟我解释道:“是在长白山的一个古老传说,羯族曾是匈奴贵族的奴隶军队,后来匈奴势弱,羯族造反,曾经在东晋十六和图书国时期建立过后赵政权。这个政权的皇帝叫做石勒,十分残暴,大搞屠杀,一次就能够屠杀十几万的汉人,江北之地,几无人烟。石勒是奴隶出生,最终能够成立国家,据说手下有一支叫做石勒羯的军队,人数不多,却最是精锐,每逢大战,皆带着黑铁面具,头生双角,身高一丈,所向披靡……”
这玩意一扭,那石头立刻又动了,而我则找准了时机,跳下了那台阶之下。
我心中疑惑,而这个时候,却感觉到有一阵风,从头顶吹了下来,举头一看,那石柱直指的上空处,居然有一个至今超过五米的大洞,与这石柱相差并不算远。
骨骸。
听到我这“大逆不道”的话语,萧海的眉头一阵跳动,眼神之中就有凶光流露了出来,而这个时候郝晨和宋加欢都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走过来,一左一右地扶住了他,说海叔你到底怎么了?
这个时候萧海突然一声大喊道:“等等,不可亵渎龙神。”
我说那冉闵乃杀神转世,这事儿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它应该是某个不为人知的智慧种族,在这地底之下修建的祭坛和宗教建筑,而它们供奉的,则是我们国人千百年来的图腾。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过来抢我手中这块鳞片。
石台旁边,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石鼎、屏风和灯台,还有……
“龙吟?”
宋加欢在旁边得意起来,说龙脉守护世家,只要不hetushu.com忘,这般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肚子里都有一大堆,并不算奇怪。
听到这话儿,郝晨和萧海两人也拿了一根火把,跳了下去,而我却没有动。
我挑了一根燃烧的木头,往地道里面丢了过去。
他这般严肃,众人反倒是不好说话,却也没有如他一般,跪倒在地。
我四处打量了一圈,并没有太多的发现,返回了这石坛之前,瞧见那盘龙柱着实有些古怪,便登上高台,然后伸手,准备触摸一下那石柱子。
我瞧见他的表情有些凶悍,也无意为难他,任他夺了过去,瞧见萧海紧紧地拽着这东西,如同发疯了一般喃喃自语道:“龙鳞,天啊,我有生之年,居然能够瞧见真龙的龙鳞,这简直是太神奇了!”
我们举着火把,缓步往前走去,一路上瞧见不少骨骸,有的经过漫长的时间演化,已经变成了碎末,而有的却已然保存着完整的形态来。
宋加欢点头说道:“对,石勒羯虽说帮助石勒奠定根基,不过性情凶蛮,造就了太多的杀孽,连石勒自己都害怕了,与侄子石虎从印度天竺请来了一名佛图澄的高僧,封为国师,压制石勒羯;石勒羯一支从此与后赵皇室分心离德,后来汉家出了个武悼天王冉闵,带着血海深仇崛起,灭了羯族政权后赵,同时颁布了杀胡令,将百万胡人杀之殆尽。羯族分崩离析,一部分跑到了梁朝作雇佣军,而其余的远走塞http://m.hetushu.com外;至于让石勒雄霸的石勒羯,却是石勒死后,一夜之间不见了踪影,相传他们前往了长白山,建立了地下王国……”
萧海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因为感知这里有那龙脉之气,所以就过来找寻。”
哇……
不会吧?
是什么地方呢?
我说即使如此,又何必畏惧什么龙灵、龙神呢?
那木头跌落其中,将通道照得一亮。
那柱子看似普通,然而认真打量的时候,却凭空生出一种威严气度来,让人觉得心脏一阵颤动。
在这空间的正中心,有一个高约一丈的石台,石台中间,有一根柱子。
我们一路走到了那石坛之前来,发现这儿也很宽敞,每一面都有台阶往上,而在石坛四面,都有各种各样精妙古拙的浮雕,十分抽象,但是却能够瞧出无数的云彩和腾龙来。
我的心中疑惑,而整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一阵风声传来,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避开,转头一看,却瞧见那萧海居然将他那根组合而成的烂银枪朝着我的心窝子里捅了过来。
听到宋加欢的讲述,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说这帮石勒羯,分明就是一帮牛头棒子,能不厉害么?
我们在旁边聊着,那萧海却是一脸敬畏,说如果没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长白山龙神殿,那供奉龙神的升天殿,应该就在不远处了,你们说话千万要小心,别惹怒了神灵。
这台阶是藏在地板之下的,只有那垫着和*图*书的石板撤出之后,方才能够瞧见大概。
这玩意韧性十足,我拧了一下,却折不断,而且用指甲弹了弹,居然有金属之声。
我穿过这条狭窄的通道,差不多有三十多米,重新出现在了另外一个房间来。
宋加欢和郝晨两人都止不住地吸着凉气,而我则一头雾水,问石勒羯是什么?
这情形,让我想起了之前瞧见的那壁画,完整的一块,就是描绘了这样的图案。
瞧见这高大的雕龙石柱,萧海一下子就跪倒在地,激动地喊道:“是石勒羯,真的是石勒羯!”
那是一根有点儿像是天安门旁的华表,差不多有十丈左右,格外威严,基本上呈现出圆柱形。
再一次封闭了。
难道这就是我们民间传说之中的牛头么?
最后,我们的目光落到了那石坛中间的柱子上。
在最下面,有许多细小的人影,而几乎每一个人影的头顶上,都有弯曲的双角。
然而在石柱表面,却有一条张牙舞爪的龙型长兽,径直向天,就好像攀附在了这石柱之上一般。
真龙。
有兽类,也有人。
正在抱头痛哭的萧海突然将头猛然抬了起来,双目炙热地望着我手中的那块玩意,先确定刚才的那声音是龙吟之声,随即又喊道:“龙鳞,天啊,这居然是龙鳞。黑色的,曾经有一条黑色真龙,在这里盘踞过……”
这上面,还有空间?
图腾崇拜。
我皱着眉头说道:“海叔,你怎么了?”
大概是觉得自己的和-图-书语气有一些太过分了,萧海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那个啥,我的意思是,这里既然是传说中的龙神殿,自有神灵眷念不走,若是辱没了神灵,只怕我们都逃离不得……”
我愣了一下,回头望着萧海,只见他双目圆瞪,一对眼睛仿佛就要凸出了眼眶外面来,脸上的肌肉扭曲,表情显得十分狰狞可怖。
本来应该将那篝火也给扑灭了去的,不过我知道即便是将其弄熄灭,白头山的人依旧能够肯定我们来过这里,既然如此,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了。
即便是失手了,他依旧没有任何慌张,口中喃喃自语地说道:“你们,不准抢我的东西。”
这个房间比之前的那个还要大,而且足足有四五倍之多,差不多就一个足球场那么大,不但如此,这个房间是呈现出一个倒扣的碗型,最低的地方高度有三米左右,而最高的地方,足足有十几丈。
不过这人的骨骸,有些出人意料的大,我一路过来,瞧见了两三具完整的尸体,发现大部分都有两米五以上,不但如此,头颅部分,居然还有两个古怪的凸起。
虽然这儿仅仅只是不知道多少年之后的遗迹,但是从这恢弘的殿宇和重重厚重古朴又充满了另类气度的诸般器具上,可以想象得到当年的辉煌与盛大。
旁边的郝晨笑道:“得亏他们跑得快,要知道那冉闵乃杀神转世,举世莫有能与之匹敌者,倘若是他们真的敢硬拼,只怕这儿就不是这一副场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