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二十二章 龙的传人

这也太悲催了吧?
三人狼狈地爬了出来,瞧见黄汉居然没有用京剧面具蒙住脸,而是光明正大地站在了我们的面前,对我冷笑道:“王明,你既然将我们约到这里来,为何又藏头露尾,不敢露面呢?”
我说我懒得跟你掰扯这么多,黄养鬼来了没有?
我懂了,并不是黑龙厚此薄彼,而是因为它被龙脉社稷图给吸收了,搞得我倒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一语说罢,我拔出了短刀,而那十一人在分散,将我们给围住,眼看着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之势,我身边的两位突然间就发出了一声厉啸来,声音清越,穿刺空间,宛如龙吟一般。
我打量过去,瞧见阵法依旧,不过那些龙骸炎火已经远远离开了去,就连那两个石勒羯鬼灵,也不知踪影。
我心中一动,使劲儿一甩脑袋,定睛一看,这才发现抱着我的这两人,哪里是什么黑龙,分明就是宋加欢和郝晨两人。
那个时候的我,还有老鬼,两人刚入行不久,特别是我,什么都不懂,懵懂无知,而现如今的我已经是今非昔比,自然能够在这强手之中,得保周全。
但我有些害怕黄汉知道我的底细,一旦亮相,就很难再得手。
而我面前这一位,是荆门黄家最为神秘的黑手之一。
他们因为没有龙脉社稷图的缓冲,故而直接作用于身体之上,此刻龙气纵横,却是凶猛异常,那黄汉瞧见了,吓得往后退了一http://www.hetushu.com步,脸色惊诧地喊道:“龙将?”
他那叫一个杀气腾腾,烂银枪宛如一道闪电穿过,气势汹汹。
最先动手的,不是猎鹰,而是郝晨,他浑身披着沉重的鳞甲,宛如一辆坦克,手持着从萧海那儿拿过来的烂银枪,便朝着前方冲击而去,口中大声喊道:“吾乃龙神座下,守护龙冢之卫士,任何胆敢亵渎真龙骸骨者,杀、杀、杀!”
啊……
我脑子混沌了好一会儿,方才听清楚身旁的人在喊:“王明,王明,是我们啊!”
不过他狠,猎鹰却并不是简单之辈,这些汉子走南闯北,见识过的场面可比我们多了不知道多少,立刻结阵张网,将郝晨兜入其中,先是以柔克刚,顶住这压力,然后开始乱刀齐下。
龙性本淫,与各物交合,生出九子,又化作人形,与人类生出的后辈,被人唤作“龙将”。
宋加欢喜不自胜,紧紧抓着我说道:“你没有感受到么?传承,我们获得了黑龙的传承了,就在刚才,我看到了好多好多东西,都是那黑龙的过往——它将残留在身体里面的能量,全部都打入了我们三人的体内了。我现在感觉到浑身充满了力量,你没感觉到么?龙的传人,我们是龙的传人了!”
所以我显得很小心,无比一击必杀。
我说既然如此,那你们为何不转身就走?又何必冒着性命危险闯进来?说到底,和-图-书还是你们的贪欲害了自己,何必扯我身上?
我们面前站立着的,是十一个从千军万马之中传过来的黄家精锐。
我深吸了一口气,平静说道:“怎么,黄汉兄对我邀请你过来共享富贵这事儿,有些耿耿于怀啊?”
这两人获得了真龙传承,打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毫无畏惧,我反倒是中规中矩,与黄汉你来我往,互有胜负手。
猎鹰是何等厉害的角色,在白头山的千军万马之中,都能够进退自如,一个郝晨岂能兜不住,很快就有人瞅准机会,一剑斩在了郝晨的肩背之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有人在推我。
黄汉用的是快剑,宛如疾风,而我用不惯邱三刀那把短刀,长对短,多少有些吃亏,所以我一直在找机会,趁其不备,用逸仙刀偷袭。
他妹的就像是中介一样,还得收一点儿租金,这当真是让人不知道如何说起。
战斗一触即发。
我说既然如此,我们还谈个毛线?开打、开打!
我说你的意思,那就是黄养鬼并没有来咯,对么?
呃?
没想到此刻又重新出现了。
他的速度宛如鬼魅,行走之间,却是有光影浮动,让人无法用肉眼把握。
龙将既有人体的修行资质,又有真龙的天赋异禀,曾经横行一时,后来因为道家崛起,真龙遁世,方才渐渐淡出视线之外。
黄汉冷冷说道:“既然来了,又折损了那么多人,不拿点儿好处回去,和-图-书我如何跟家主交代?”
一刺,就是一个血洞。
那人抽身狂退,口中大叫,而另外一边的宋加欢也开了张,将一个猎鹰抓住,陡然朝着顶上的岩壁撞了过去。
呃?
我忍不住地大喊了一声,结果前后都被人紧紧抱住,使劲儿扭身,也挣脱不得,那力气坚若磐石。
我之前还有些得意自己这龙脉社稷图就像一雷达似的,帮着我四处搜寻了龙脉之气,而且还帮我储存转化,现在看来,实在是有一些头疼。
我这个时候已经跟黄汉交了手,虽然瞧在眼里,然而却并没有办法前去帮忙。
周围如雷一般的马屁响起:“恭祝少主千秋万代,一统宇宙!”
我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发现除了那电光火石的记忆之外,并没有感受到太多澎湃的力量在。
那鳞甲,又坚又韧又滑,他的剑对郝晨,却是没有半点儿伤害。
我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那龙脉社稷图给吸引了去,这才发现整张图上面,有一个光团在飞速旋转,每一次旋转,都有无数光点散落,最终落到了那上面去。
郝晨别看气势汹汹,却并不是有勇无谋,这一招是他故意露出来的破绽,那人手一滑,身子就有些失衡,而郝晨却在这个时候将烂银枪一拧,一根长枪化作两截,紧接着那枪头从一个诡异的角度,陡然间刺到了这人的胸口处。
郝晨一马当先,气派非凡,然而手段却实在是太过于犀利,防守之处就出现和图书了短板。
黄汉不屑地看着我,说道:“你能再无耻一点儿么?我猎鹰之中,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精锐之人,在这片老林子里,却折损大半,全部都拜你所赐。王明,血债血偿,你别试图用那花言巧语,来化解这一切。”
我心中一叹,该来的,终究还是回来的。
我深吸一口气,说怎么回事?
黄汉冷笑,说大小姐岂是你想见就见的?
黄汉皱眉,说龙冢的确是好东西,不多也要有得命来享用。白头山什么地位,得罪了这土霸王,如何活着离开,这才是目前我们最关心的问题。
然而就在我以为郝晨就要栽一跟头的时候,这剑却是一滑,砍到了一边而去。
我耸了耸肩膀,说花言巧语?难道这龙冢,不是你黄家费力找寻的东西么?
我心脏剧跳,知道在刚才我晕过去的一小会儿,宋加欢和郝晨已经完成了传承。
黄汉点头,说的确如此。
猎鹰虽然外号叫做这个,但并不代表他们能够飞,那需要借助特殊的手段和工具,那人脑袋被砸了一下之后,扔下来的时候,重重趴在地上,却是一动也不动,再无生息。
还是……
难道是,这位黑龙先生还亲疏有别?
他对我的印象,估计还是上一次我们在荆门黄家被狼狈赶走的情形。
而在这龙吟之中,那宋加欢却是背生双翅,宛如那封神榜之中的雷震子,活脱脱一鸟人,腾空而起。
就在双方打成一团、如火如荼的时候,远处和-图-书突然传来了豪放的大笑声来:“哈哈哈,天助我白头山金家,得此龙冢,我金家便是坐稳了江山,无数法宝、法器便能批量生产,到时候,定然能够横扫天下,看这世间,还有谁能够与我匹敌?”
没有等我们反应过来,那光团就打入了额头之上,我直感觉到一个大锤朝着脑袋猛然砸了下来,脑子“嗡”的一声响,浑身就是僵直,跌落在了地上。
“共享富贵?”
宋加欢表现得几近痴狂,而郝晨也好不了多少,他兴奋得浑身直颤抖,紧紧搂着我说道:“王明,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想我都已经死了……”
龙的传人。
就在我满腹怨气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一股巨力重重地砸在了我们身处的这脊椎之中,我听到“咔嚓”一声响,人便随着跌落下来,在地上重重地摔了一下,然后弹了起来。
而既便是如此,也足以让黄汉刮目相看,惊声说道:“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没想到你居然变得这么强了?”
郝晨这边虽然没有生出一对翅膀,但是全身竟然有黑色的鳞甲覆盖,鱼鳞一般的鳞甲之上,有诡异的黑色光芒流转,却是如同一蜘蛛侠似的模样。
一两下,我还在神游,又过了一会儿,我睁开眼睛,瞧见面前有一张苍劲古怪的脸,却是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活脱脱就是一条黑龙返世,吓得我忍不住后退,结果身后有人抓着,回头一看,又是一头黑龙,朝着我张嘴喊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