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二十一章 往事如梦

我瞧见,心中直道糟糕,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宋加欢却对我低声说道:“王明,那是什么?”
猎鹰的突然出现,打乱了我的计划,好在那两个凶恶的石勒羯鬼灵因为我手中这龙珠的关系,并没有再对我下手,而是停止了下来,然后犹豫了几秒钟,转过身,朝着那腾飞而下的猎鹰飞奔而去。
不但如此,他们就算是混入了,又如何能够快速找到这里来的呢?
我点头,说对。
而就在刚才那人的呼唤声中,我听出了此人的来历,却是那一直守在荆门黄家家主黄门郎身边的第一保镖头子,黄汉。
听到此人的话语,慌里慌张的猎鹰开始各自结阵了,化作那九宫夺旗阵,稳守各处要穴,有两人居中,举起手中一红一黑两面龙旗,不停地挥舞。
他的惨叫仅仅持续了两秒钟,然后脑袋消失了,紧接着全身燃烧殆尽,只用了十几秒钟,最后留在原地的,除了一点儿油脂和火焰之外,连骨头都没有留下。
郝晨惊讶地说道:“他们怎么来了?”
啊……
我甚至瞧见那黄汉一跃而起,跳进了那真龙的头颅之上。
那得是多么高的温度?
这简直是做梦。
我先前一直将精力留在了手中的龙珠之上,故而忽略了这个。
它穿梭于不同的世间,看不同的风景……
能够成为天池寨中举足轻重的监督官,宋加欢的见识并不算差,一眼就瞧出了这帮人的来历来:“这可是荆门黄家hetushu.com的秘密部队猎鹰?”
三人在那狭窄的脊柱通道中往里爬行,大概前行了五十多米,突然间前面有亮光浮现。
他就好像是那蜡人儿一般,明亮的焰火中,整个人一截一截地消失了去,先是头颅和四肢,然后就是身体。
这般一点,立刻有腾腾龙气喷发而出,那些火龙瞧见,居然一下子就分崩离析,化作了漫天火焰,缓缓洒落下来,十分绚烂。
我扭过头去,却见那条真龙的脊椎之中,竟然有一个口子,而里面,有着澎湃的气息,一丝丝地往这边游弋而来。
之前白头山就已经确认了对面应该就是黑龙之气传来的源头,只不过因为那深深的天堑,并没有能够渡过。
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敌人,天池寨同样如此,知道这猎鹰的厉害,两人都点头。
我的存在,对他们就是一种侮辱,对他们的威信造成巨大的挑战。
那两个黑影子刚才并没有全力出手,所以我还不知道深浅,此刻瞧见无数鬼火宛如扑火飞蛾,朝着它们的身上倏然飞去,竟然凝结成了九条精致小巧、宛如真龙一般的火龙来,然后围着猎鹰不断摇曳,场面十分震撼。
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混进这儿来的,要知道那山谷外面可有数千人的力量,虽说并非个个都是高手,但他们的目标太大,想要混入其中,可比我一个人要难上许多。
来人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一行人http://www.hetushu.com个个戴着面具,居然是进门黄家的猎鹰。
那火焰,是金蓝两色相间,然后近乎发白的炙热温度从中生出来。
这到底是什么啊,竟然能够获得那些带着真龙前世记忆碎片的龙骸炎火承认?
随后新春的十一人之中,每一个人的口中都诵起了经诀来,这种经诀强调古怪,但到底还是汉语,所以能够勉强听得出来,却是歌颂龙神,乞求安康的一种祝词。
十一人,组成了一个长阵,朝着这边亦步亦趋地走来。
若是如此,只怕他们不会被看守墓地的石勒羯鬼灵给骚扰,横行无忌的话,就能够很快找到我们了。
在生命的尽头,突然间有一道五彩斑斓的裂缝出现。
自己人?
猎鹰稳住了阵地之后,开始向前推进了,因为他们口中吟唱的赞词,使得那石勒羯鬼灵显得有些犹豫不决,虽然还是不断驱使着那火龙攻击,但心思却没有之前那般强烈了。
杀之而后快。
我心中一阵焦躁,然而这个时候,却瞧见黄汉从那骸骨之中,摸出了一捧露水来,点在了每一个人的额头之上。
一想到这里,我没有任何犹豫,对两人说道:“爬进去。”
宋加欢和郝晨都蠢蠢欲动,却被我一把抓住了胳膊,低声说道:“别乱动,静观其变。”
我的心中一阵狂跳,想着那儿莫非也有这样一颗龙珠?
这是一个猛人,在荆门黄家的地位并不比那几个长老和*图*书、或者嫡系子弟低多少。
我们躲在那真龙骸骨之中,也算是暂且隐秘,心思浮动,瞧见那猎鹰不再是之前的规模,从十米高台上一跃而下,却是只有十一二人左右。
如此一应对,那火龙的气势虽然格外汹涌,却再也没有办法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最近的一条真龙骨骸之前,望着那雄伟而璀璨的龙骨,即便是口中没有停歇,但也都忍不住发出了惊叹声来。
我感觉到就好像大热天直视太阳那般的刺眼,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他们每挥一次,都有一阵古怪的旋风凭空而起,将这垂落而下的火龙给逼退到旁边去。
然而眼睛一闭,脑海里却突然有一条黑色巨龙,在半空之中腾云驾雾,它时而直上九天之上,时而蛰伏冰冷深海,时而行云布雨,时而又逍遥于世……
那不是完不成的任务,所以他们越过了,然后出现到了这里来。
那脊柱露出来的口子,差不多也就能容一人匍匐而入,不过听到我的吩咐,两人都没有任何犹豫,相互帮着爬入其中,而我则最后进入。
我们身处的这一条真龙,是整个龙冢之中最“年轻”的一具,跟其余龙骨不一样的,是它的身上,甚至还有蜡状的皮肉存留,鳞甲之类,也是存在的,我在头颅之中拾到了一颗龙珠,而那骨髓之中,应该也有其残余的力量在。
或许还要高许多。
不过也能够看得出来,经过之前那件事情的影响,m•hetushu•com我已经成为了黄家的眼中刺。
所以当那人被点燃的时候,并不是寻常的灼烧。
我并不指望黄养鬼能够出现在这里面,但是荆门黄家派出了这么一个猛人来,也算是太看得起我了。
对方是荆门黄家的绝对精锐,而我们呢?宋加欢浑身都是鞭痕,一时半会儿好不了,能跑能跳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若是拼命,实在是指望不了。
而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这边在商量事宜,而那边猎鹰就已经和这两个宛如影子的石勒羯鬼灵交起了手。
天池寨长年的预防对象,是白头山,但对荆门黄家的态度也一直很敌视,毕竟彼此的恩怨一直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去。
这两人连绵,你来我往,居然将那九条火龙给抵御于阵外。
瞧见他们滑落而下的利索模样,我突然间就有所明悟——他们应该不是从地下的各种洞穴之中找寻而来的,估计是直接从雪窟洞口的这头,一直飞到了对面。
这些火龙每一条足足有两丈多长,是由那龙骸炎火构成的,看着冰冷无比,然而内部格外灼热,每一次进攻,都有着极为恐怖的气势,让刚刚落脚的猎鹰猝不及防。
当然不是,不过作为曾经的龙脉守护家族,这些手段到底还是有压在箱底的。
有一个反应慢了一点儿的家伙立刻就着了道,被一条火龙给缠住,紧接着浑身开始着了火。
我感觉时间过了一个世纪,然而睁开眼睛来的时候,却瞧见三坨光hetushu.com团,竟然朝着我们的额头处扑面而来。
同样的道理,郝晨大病初愈,能够撑到现在,已然算是了不得,还能期待他爆发,大杀四方?
我心中凛然,知道他们在之前与白头山的交手中,又是损兵折将了。
据说猎鹰是黄家家主亲自组建的,而领导者,正是这位连荆门黄家子弟都退避三舍的黄汉。
至于我,我能够敌得过黄汉么?
但猎鹰不同,他们有着丰富的滑翔经验,那么远的距离,对于他们来说,仅仅只是一件挑战。
我苦笑,说前来雪窟的,连我在内,就只有四个人,而外面白头山的人足有几千个,我们连突入其中都困难,所以不得不将水给搅浑;人是我叫的,但跟我有仇,见到就杀人,所以大伙儿得避开,不要露面。
散了?
近距离直面这样的惨剧,实在是一件能够直击人心的悲惨经历。
虽然隔得远,但我还是能够听得出来他在张罗结阵。
毕竟作为龙脉守护家族的一支,他们找寻龙气的手段,未必会比我差上许多。
然而生命终究还是有尽头的,它回到了同类的巢穴,躺倒在了堆满骨骸的洞穴中,安静死去。
猎鹰果然是猎鹰,当得起荆门黄家的精锐一词。
然而这个时候,我听到有人在呐喊。
强大的龙魂破空而去,留下残躯。
我瞧得一阵心寒,而身处其中的猎鹰更是吓得魂飞魄散,眼看着那火龙再一次地腾空而起,朝着下方扑来的时候,我感觉到大部分人的身体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