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三十六章 王员外

车上的布置豪华,两人在房车的餐椅前坐下,王员外打了一个响指,居然有一个锥子脸、大眼睛、穿着清凉的兔女郎端了瓶洋酒过来。
对这刚刚认识的家伙,我自然不可能没心没肺地倾囊以授,不过闲聊却实在不错。
反倒是在欧洲,我经常看到有些富豪开着车,带一家人出去旅游,边走边玩的情形。
王员外说做生意啊,最近我老爹准备把生意往国外扩展,什么意大利啊,法国啊,都准备投点钱;不过外国的坏境跟国内不一样,威尔冈格罗现在是大地头蛇,能够拜一下码头,日后也好和气生财不是?
站在度假村门口,我一脸尴尬,有点儿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我缩着身子,如同一只灵巧的狸猫一般,摸到了那房车的车下,然后将身子藏好,随着那车子一路往前行去。
我摆手,说不会,高手自然会有高手的气度。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我想起一事儿来,说对了,员外兄,话说浙东的舟山群岛那边,可有什么厉害人物?
毕竟像他那样怕麻烦的人,有人死了,叫阿姨去清理一下现场就是了,对我的态度,恐怕也是如此吧?
我举杯与他相碰,说多谢款待。
啊?
事实上我这是第一次在国内瞧见房车这种交通工具。
我说还行吧,怎么了?
王员外沉吟一番,然后说道:“说起来,舟山群岛以前可有一帮娘们挺厉害的,只可惜后来破落了去。”
http://m.hetushu•com想起被黄汉杀害那人曾经的话语,心中不由得狂跳起来,说是谁?
跟我说话的,是一个与我同龄的年轻人,穿着随意之中带着考究的休闲西装,相貌清秀,就是左耳的耳垂处打了一颗耳钉,让人感觉到有一些特立独行。
所以一旦遇到黄汉,我不是死,就是被生擒,跑都跑不掉,唯有躲开去才是最正确的。
什么是土鳖?
我听到,知道自己被人发现了,无奈从车底里钻了出来。
王员外开口说道:“慈航别院。”
年轻人微笑着伸出了手来,说无妨,不过接下来的路程,如果你觉得不介意的话,我建议咱们还是上车吧,毕竟安全。
老子低调,但王员外却是个妙人,他对于江湖上的兴趣远比他老子大,拉着我问起了许多的事情来。
做人得讲理,人连我的血刀都丝毫看不上,像破烂一样连人带刀都给扔出来了,我也没有脸再上前去攀交情。
见到我惊讶的脸,王员外笑了起来,说很吃惊吧?你不会以为我老爹并不在江湖,就什么都不知道吧?其实连我都知道你啊,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隔壁老王嘛,成名一战是在泸沽湖,将荆门黄家的追兵几乎全数剿杀,让这个号称是江湖第一世家的骄傲角色,狠狠地自扇了一回脸儿。
王员外笑了起来,说现如今的世界,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谁厉害谁牛逼,但现在是谁有钱谁牛和*图*书逼,现如今称雄称霸有个毛用,谈钱才最实在嘛……我老爹一门心思埋头做生意,虽然也认识一些江湖人物,不过却很低调,不太像将这名头扬出去而已。
年轻人一脸苦恼地说道:“我也希望特么的是一个外号。”
我说能够从那里开出一辆房车的人,应该不是客人才对,再加上你们长得还算是比较相像,这个不难猜。
跟欧美那种“在路上”的生存观念不同,在国内,即便是有钱人,也罕有会开着房车到处去旅游的情况。
这般想着,我反而理解起别人来。
他的开门见山让我有些惊讶,愣了一下:“啊?”
明明我是高来高去的高手,挟着白头山的大胜归来,自觉咱也算是一方人物了,没想到在这儿却是倍受打击,还被人指着鼻子骂“土鳖”。
这般说来,难道那位王总早已预料到这种情况,所以才会不由分说地将我给赶走?
王员外问我道:“那你认不认识威尔冈格罗?”
一交流,我才知道这个家伙却是个江湖通,什么门道都晓得,并且还能够说出一大段的典故来,让人刮目相看。
这样一个极不方便、又不适用,价格还老贵的玩意,根本没有“移动的家”的属性,充其量也就是一个高级玩具而已。
兔女郎帮我们倒了半杯琥珀色的酒液,然后又施施然地回到了卧室里面去,这时候车子开启了,王员外举起了酒杯,说道:“祝相识。”
我犹豫和图书着这个时候是否离开,突然间有人敲了敲车身,然后低声说道:“兄弟,车下太累了,不如出来透口气。”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不太确定黄汉是否在这附近等着我。
如果是,藏匿在这车下,对于我来说其实是一件不错的选择;因为那家伙有蠡龙爪在,我调动不得龙脉之气,也不是他的对手,碰到他,肯定是妥妥没戏。
年轻人说道:“王员外。”
我从车底下钻了出来,却显得十分坦诚,冲着他笑道:“不好意思,从山上下来的路有点儿远,没有打招呼就搭了一回车,不好意思啊。”
我随着那车子往山下走去,一路上并没有受到太多阻拦,知道自己赌对了。
我说原来你们什么都知道啊?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就笑了,说令尊当真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人,不过从刚才的接触来看,感觉……
我愣了一下,说道:“呃,这是外号呢,还是本来的名字?”
我说这个没问题,不过你找他干嘛呢?
一来国内的路况并不是很好,开一辆房车,还不如坐飞机和高铁方便;再一个就是价钱太贵了,性价比不高,短途旅行的话,买跑车装逼或者买同样舒适的MPV才是更好选择。
我与他握手,自我介绍道:“王明。”
不过事实胜于雄辩,在这千通集团的老板面前,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毕竟不管怎么样,人家刚刚救了我的性命,即便是对我态度再恶劣,咱也得和图书忍着不是?
王员外放下酒杯,然后说道:“其实我老爹是认识你的,也认识杀人的黄汉。”
我朝着西边指了指,说前端时间去了欧洲。
这家伙消息如此灵通,倒是有一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过我也没有打算透露太多,只是平静地说道:“有倒是有,不过我只是打打酱油而已。”
我王明可是从欧洲载誉归来的海龟呢,你们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
我点头,说好。
王员外又问道:“那熟么?”
等待了差不多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我瞧见度假村里居然有一辆房车从里面开出来,心中一动,四处打量一番,然后人便从黑暗中蹿了出来,然后在车子拐弯的时候,窜入了那房车之下。
我没有说出,王员外却哈哈一笑,说你怎么知道我是他儿子?
虽然他能够随手将黄汉给打发了去,但是荆门黄家毕竟太过于难缠了,能不招惹,最好还是不招惹的好。
但这位千通集团的王总一点儿人情都不讲,甚至对我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留在度假村也是徒劳无功,躲在这车子底下离开,或许是一个办法。
如果是,只怕我还得小心为妙。
黄汉说过,如果抓到了我,所有的一切事情都可以解决,所以他对我绝对是有着很强烈的想法的,即便是千通集团的王总厉害,他也未必肯离开远去。
我点头,说认得啊。
一旦回过神来,肯定还是回过来盯着这边的。
舟山群岛?
如此车子行了大半个小时http://www.hetushu.com,一直到附近加油站加油的时候,方才停下。
我忍不住问了起来,说你老爹到底是干嘛的啊,这么厉害的人物,怎么在江湖上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年轻人指了一下旁边的油泵,说空气不好,车上聊。
王员外说咱们换个联系方式,日后说不定还得要你帮忙联络一下威尔。
两人喝了一口起,王员外继续刚才的话题,说道:“是不是觉得我老爹有些过于古板,不近人情啊?”
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圈子,境界达不到,有些人物你肯定不认识。
王员外愣了一下,双眼顿时就瞪了起来,说等等,前段时间欧洲风起云涌的血族大战,你们不会也有参加吧?
或许王大蛮子这些人可能会认识王千林这样的人物,但我不认识,这个也是情有可原的。
王员外说道:“若是不知道,如何请你上车喝酒?对了,我一直很奇怪,你和你兄弟老鬼那一战之后,跑到了哪儿去?荆门黄家愣是出了上千万悬赏捉拿你们,结果每一个人知道你们在哪儿。”
我虽然弄不清楚这年轻人对我是什么态度,不过他爹刚刚救了我,而我这一路过来,他对我却没有半点儿介意,这样的脾气秉性,倒是个可以结交的人,于是跟着他上了车。
他问我道:“天气冷,喝点儿酒?”
我隐入暗处之中,一边感慨这世间高手宛如牛毛,稍不注意就能够碰上一个让你高山仰止的,一边在琢磨着黄汉那个家伙是否就在这附近等待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