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五十一章 女尼和软妹儿

她歇斯底里的怒声大叫,小玉儿轻轻一挥手,毫不犹豫地给了她一个大耳刮子。
静越师太和王小欠都说好,准备动身,我却指着地上那个混身都已经僵直的男人,开口说道:“先把人给埋了吧?”
小玉儿不管我这边儿的胡诌,拍了拍手,青衣女子双手被束,走了进来,一脸委屈和不耐烦。
我说啊,妹子,给你取名字的人挺有意思的啊,这名字琢磨着,很有味道呢……对了,妹子你今年几岁了,成年了吧,有没有男朋友啊,家住哪儿的?
我往后退了一步,显得没有那么咄咄逼人,然后笑道:“你误会了,我对几位,根本没有半点儿想法,只是觉得如果你们肯如实相告的话,倒是可以给你们指一条生路。”
我耸了耸肩膀,说这个呢,咋说呢,我这个人比较讨嫌,不受人喜欢,而且我爷爷跟本家分离了几十年,一直都在西南边陲,所以更是不招待见了。
我一连串的问题说出来,妹子懵了,不知道如何作答,反倒是那女尼有些不爽,瞪着我说道:“哪里来的油嘴滑舌?”
听到我从嬉皮笑脸骤然收敛,问起了这个话题来,静越师太和王小欠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盯着我,王小欠说道:“你到底是谁?”
王小欠愣了一下,而这个时候,静越师太却开了口,说好,我告诉你。
静越师太摇头,说地图在你师姐那里,我只是瞧了一个大概。
不过修为高,http://www.hetushu.com并不代表面面俱到,特别是女子本就有怕蛇的天性,这一路过来,各种危机,无数滑蛇游绕不说,再加上身边的人都已然倒下,她也是有些惊慌,拿剑指着我,嘴唇哆嗦地说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说我是何人并不重要,关键的事情是黄养鬼在哪里,两位若是合作,我们还有得谈,若一意孤行,我觉得这莽莽大海,将是你们两位的家——小欠妹子,不是我说,哥觉得你死在这儿,真的可惜了。
说完这话儿,她身子宛如一道魅影,便朝着这边倏然而来,紧接着一道三尺青锋陡然亮起。
年轻女子毫不讳言,连忙说道:“我叫做王小欠,我师父法号静越,这是我们的船工师傅,我们是路过蛩崖尖的时候,被海兽袭击,船散了架,相继落海里的时候,误入此处的……”
如此一番,那静越师太脸上的青黑之色顿然褪去,整个人的精神都变得好了许多,爬起来,朝小玉儿拱手感谢,小玉儿挥了挥手,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直接赶去蛩崖尖吧?”
小玉儿与那青衣女子拼斗,百忙之中还抽出空儿回答道:“真的么?”
一股无形的炁场在我们的跟前凝固住,而那些速度极快的青芒则停留在了半空之中。
小玉儿扇完了人,轻描淡写地擦了擦,然后说道:“她的神志有点儿被某种东hetushu.com西影响到了,等毁了那玩意,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我说别的不谈,我们介入其中,将你们的敌人给挡住,分明就是友非敌,妹子你这么下狠手,有点儿违反常理啊……
小玉儿迎了上去,依旧心清气和地劝解道:“妖属成人,本就是有违天和,更应该小心翼翼,谨慎有加,方才不辜负上天加诸于你身上的气运和眷念;若是随意挥霍,不日即将死于非命,这又是何苦呢?”
我没有出刀,拿着血刀木鞘格挡,三两下,感觉到那攻击减缓,朝后跳了过去,这才开口说道:“妹子你不问青红皂白地动手,难道不怕杀伤了帮手?”
她摇头,说不、不,是欠债的欠。
王小欠说怎么没有听她提起过你?
静越师太和软妹子王小欠都望向了我来,我赶忙解释道:“对,给两位介绍一下,这也是我的师姐,不过不同师父——怎么样,那女人有点儿棘手吧?”
静越师太冷淡地说道:“时间紧急,还是赶紧过去的好;再说了,这人就算是埋了,说不定又给那些蛇虫翻出来,不过是白费力气而已。”
啪!
青衣女子没有在说话,不过她虽然态度还是强硬,然而后来这几句的话语,却又显得有几分恭敬。
这妹子倒也说得清楚,我却装作不懂,说啊,你叫啥来着,王小欠,倩丽的倩么?
我说好了,闲言碎语咱不提了,我现在比较关心的,是黄养鬼,她人现在在和*图*书哪里?
我打了一个响指,说这就对了——老实说,我是黄养鬼的师弟,过来找她说件事情的,咱们以后说不定来日方长,何必现在吵吵?
这妹子一下子都倒在了地上去,话语戛然而止。
我瞧见这尼姑语气冷淡,气势强硬,便以退为进,转头说道:“师姐,既然人家不愿意咱帮手,那我们就走吧,让她们自身自灭得了。”
这些绿蛇应该是生来就被祭炼成了暗器,别的不说,它们口中飙射出来的毒液就能够让人瞧得心寒,然而小玉儿就这般轻轻一挥,就将其全数破解了去。
王小欠这时才反应过来,满脸狐疑地说道:“你真的是黄小姐的师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你们随身可带得有蛇毒解药?
年轻女子心思混乱,正琢磨着我的话语,旁边的那尼姑却开了口:“这蛩崖尖一带,人迹罕至,寻常人哪里能够出现在这里,阁下莫名出现,定然是有所图谋的,何必自辩清白?”
我眉头一挑,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一招得手,小玉儿并没有太多的骄傲,而是开口劝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这般执着呢?”
我嘿嘿一笑,说一看就知道师太懂我。
这淤血沾地,顿时就有腾腾黑烟生出来。
两人皆往前冲,倏然抵近,然后分开,彼此的交手飞快,看得人眼花缭乱,不敢靠近。
啊?
青衣女子的暴躁让我措手不及,不过好在小玉儿却显得淡定许多,双手一挥和_图_书,划了一个太极圆形来,然后轻轻往前一推。
青衣女子怒声吼道:“你们这些外来者,龙修罗会把你们所有人都给杀死的!”
我的话语给了两人一点儿信心,静越师太开口说道:“虽然我们大船毁了,但小船还有几只,如果按照原计划,他们应该会前往蛩崖尖,在岛屿中间的一处泉口那儿往下,抵达海底之下的佛国遗址……”
我点头,说对。
这事儿对完之后,这两人很明显就轻松了下来,而这个时候,我也上前套近乎,说静越师太,那个啥,方便的话,能不能帮你检查一下身体——你这是中毒了?
静越师太慌忙点头,说对。
王小欠反而劝起了她师父来,说师父,你别生气,一生气,那蛇毒就入了心脉。
王小欠一听,顿时激动了起来,说对了,我倒是听过一点儿,你一直都在西南?
我说此事容易,咱们一起过去汇合便是了。
小玉儿蹲下身来,检查了一下伤口,然后嘴唇附在伤口上,吸了两回,然后把淤血吐在了地上。
青衣女子冷然哼道:“守土之责,如何敢怠慢?”
她走到了静越师太的跟前来,那女尼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而小玉儿却说道:“是你?”
我这里刚刚一冲入火圈,便感觉迎面刺来一道劲风。
师弟?
我瞧见两人这以快打快,宛如幻影一般,心知帮不上忙,便朝着火圈之中走了进去。
很显然,小玉儿刚才的表现,已然赢得了她的尊敬和-图-书
说着话儿的时候,她的眼里也拂过一丝绝望之色来,而这时火圈之外战斗却是已然截止了,小玉儿走了过来,开口说道:“师弟,你这边怎么样?”
王小欠站在了她师父面前,伸手拦住,说你要对我师父不利,先杀了我。
这些青芒,居然是一条条比蚯蚓大一点儿的小绿蛇儿……
小玉儿说她虽然凶狠,但本性还行,仔细教育一下,应该能够向善,我虽然胜了她,却不想让害她,想把她留在这里,日后带她一程。
我说我姓黄,叫做黄石,说起来应该是黄养鬼的远方堂弟。
我说有地图么?
女尼是过来人,一听就懂,勃然大怒道:“好小子,占我便宜,真以为我静越就那么好欺负么?”
两人都摇头,我没有再说,又看向了地上的那个男子,说人咋样了?
静越师太不以为意:“人已经死了,救不活的。”
我说这是……
我说师姐你心真好,能够跟你,是她的福分——对了,能不能让她帮忙给这位师太解一下毒?
小玉儿不置可否地说道:“也许吧?解毒的话,不用她,我就可以。”
静越师太点头,她刚才与我一番争执,气血上涌,脸色更加难看了,指了一下左胸口,说刚才给那小妮子暗算,中了剧毒。
那年轻女子修为颇高,而且剑法了得,一看便知道是慈航别院的四小凤之一。
我说应该是那黑舍利吧?
年轻女子受不住激,慌忙说道:“别、别走,帮忙救救我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