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六十五章 翻脸

啊?
她用幻术迷住了我,却什么都没有拿。
不理会这家伙的呱噪,我离开了集市街,来到了附近的海边,坐在那礁石上,回忆起了刚才发生的种种事情,感觉自己应该是被幻术给迷住了。
她这般一说,我反倒是来了兴致。
我瞧见了我自己,虽然扇面上用水墨笔几许勾勒,简简单单,我却发现那脸型有些俊朗,剑眉星眸,额头上面还有一条小刀疤、宛如第三只眼的男人,可不就是我隔壁老王么?
我满脸诧异,说真没有?
平心而论,这折扇的质量我觉得挺不错的,特别是折扇纸面上的画工,让我觉得就算是一千五,我都觉得可以接受。
啊?
我一边跟她聊,一边开始用双手来掰,结果折腾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能够将折扇打开。
啊?这是什么情况啊……
这过程着实有些缓慢,强大的吸力随时都有可能将其折回去,所以我全神贯注,不敢分神。
小姑娘捂着嘴巴笑,说看吧,我就说你拿不走,还吹牛,羞不羞?
那中年人一脸不爽地说道:“我刘霖东在这里摆摊二十年,还真没有见过卖折扇的。”
小姑娘伸手过来,将折扇抢了回去,说这个可不卖。
我进门,瞧见她眼神之中的冰冷,心中不由得一紧,却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坐下。
我笑了笑,打开纸条来,却瞧见上面有一行娟秀的文字,写道:“兄最近会有大难临头,这折扇能够救你一命,且留和*图*书着,日后有缘再见。”
说句实话,虽说小姑娘长得那叫一个赏心悦目、心旷神怡,怎么看都觉得美,但她一把一百五的要价,到底让人觉得不舒服。
我感觉自己的心神都在此刻,沉浸入其中,生命磁场在这一刻爆发出了最璀璨的光芒来,而这力量加入其中,宛如滚油泼雪,骤然见效,那折扇竟然被我一点一点地展开了来。
我脑子有点儿乱,放开了旧书摊主的胳膊,左手附在一堆厚厚的书上面,深吸了几口气,然后问道:“你都看到了什么?”
她倒也不介意,又递回了我的手上来,我接过来,知道这东西很有可能是某种修行界的法器,要不然不可能这般神奇。
我满心震撼,将其彻底打开之后,翻来覆去瞧了一眼,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下意识地转头,对那小姑娘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黄养鬼生硬地回道:“别叫我师姐,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师弟……”
小姑娘噗嗤一笑,说废话,怎么会是香菇?
对,是我,隔壁老王……呃,呸呸,是王明。
我笑了,说别啊,瞧你这折扇,材质都不知道多少钱,定是那精品,白送多不合适的。
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小姑娘就挺有意思的,并没有掉入钱眼里。
我使劲儿一推,正期待着那“啪”的一声响动呢,结果发现这折扇纹丝不动。
旧书摊主一脸嫉妒地说道:“人小姑娘长得哈,跟天仙似和_图_书的,你说她怎么就看上你了呢?奇了怪,唉……”
然而没有,我瞧见无数悲欢离合的脸孔,却再也没有瞧见那个让人心情平静又欢喜的俏脸儿。
旧书摊主说我还要照顾生意呢,哪里有时间打量你们?不过刚才好像是你跟那姑娘在说话,说什么卖不卖,送不送的事儿,后来她转身走了——对了,她还递给了我一个纸条,说你要是问,让我转交给你呢。
刚才那明眸皓齿、干干净净的小姑娘儿不见了,就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在我面前依旧是一个小摊儿,不过人家是卖旧书的,摊子上摆着满满的口袋小人书,却半把折扇都没有。
我也是有些神经了,一把抓住了那中年人的胳膊,说大哥,刚才这里不是有一个卖折扇的摊子么,怎么不见了?
随着那折扇一点一点儿的展开,我开始打量那扇面。
难道真的是我近日有灾,她来助我?
小姑娘安静地笑了,说我也没有说卖啊,只是说你能够打开它,我就送给你,分文不收。
有着这点儿小嫌隙,我心里多少也有一点儿不舒服。
我开口说道:“师姐……”
他说贵有贵的道理,我这可是古董文物,你买了,回去小心保管好,然后坐等升值……
小姑娘黑白分明的眼瞳打量着我,看见我居然一下子就抓到了那藏在折扇堆中的这一把,脸上竟然浮现出了几许期待的表情来,口中说道:“这个你若是能够打hetushu.com开,送你又如何?”
小姑娘瞧见,出声劝我道:“这位大哥,打不开就算了,你看我这摊子上面,还有好多其他的折扇,不然你换一个?”
我听得有些迷糊,说什么?香菇,不对啊,看着不像啊……
我怎么就大难临头了?
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啊?而且我从自己的直觉上,也感觉小姑娘对我并没有恶意。
我握着那折扇,迷迷糊糊地说道:“刚才有一小姑娘?”
哎……
与这小女孩儿说话,我的心情莫名其妙就放松下来,感觉两个人仿佛认识了好久一样,并不是第一次见面,而我一边说着话,一边用那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一推,准备来一个江南公子的潇洒亮相。
我转身便走,气得那摊主吹胡子瞪眼地大骂道:“升值?光说不练,生儿子没屁眼……”
让我惊讶的事情是,这扇面上,我瞧见了自己。
而且人还送我一扇子。
过了几分钟,我方才回过神来,目光落到了那旧书摊摊主的身上。
我翻了一下白眼,说为什么会这么贵?
我在海边坐了一下午,到了傍晚的时候才打的赶到了酒店,同样的包间,我推门而入,才发现黄养鬼居然早就到了。
然而她略带挑衅的话语,却让我生出了浓烈的兴趣。
旧书摊主一脸不爽,说看看,真的是翻脸不认人了,刚才还叫大哥,现在叫打大叔了……
我满脑子浆糊,这个时候旧书摊主却说道:“嘿,大兄弟,别在那和_图_书里自嗨了,看在老哥给你传纸条的份上,不帮着买个十本八本的助个兴?”
我有些恼了,说你不卖还摆出来做什么?
为什么,是巧合呢,还是说这折扇神奇到能够感应到打开他的人,自动显示相貌?
这个时候我也是真正来了兴趣,再吸一口气,调动着体内的龙脉之气,以及火焰狻猊的力量,再次往两边打开。
仔细打量之后,发现这折扇的不凡来,我的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问那小姑娘说道:“这扇骨用什么做的?”
我老脸一阵羞红,目光落到了那折扇上来,仔细一看,发现那折扇的扇骨部分,非金非石,非象牙、非玳瑁、非檀香、非沉香、非粽竹、非木料,极为神秘,仿佛这世间并不存在的材质,然而却又有一种强大的磁力,将其紧紧锁住,不得分离。
这般想定,我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凭借着自己修习许久以来攒积的蛮力来打开,结果老半天还是纹丝不动,这情况让我也是来了劲儿,双手掰得骨头都快断了,感觉都不奏效。
但这儿是地摊,我又不是什么专业的鉴定师,心里面终究还是觉得花一百五买把扇子,着实有些太亏,再加上她招揽生意的方式,让我平白无故就想起了之前在南方碰到的那些不良商贩来。
我一转脸,结果却更加震撼了。
区区折扇都掰不开,就好像拧不开瓶盖一样,这事儿让我有点儿老脸一红,心中却也生出了几分好奇来,准备拿回去研究,m.hetushu•com说小姑娘,你这把折扇多少钱,我买了。
旧书摊主刘霖东哈哈一笑,说大兄弟,你刚才是不是瞧见人家小姑娘太漂亮了,人给迷晕了吧?
加入了龙脉之气和火焰狻猊的力量,左右手宛如钢钳一般往外拽。
我说一破折扇,怎么可能打不开?就算是坏的,我也能给你掰弯了去……
小姑娘说道:“仙骨。”
我接过纸条来,心情莫名变得很好,说大叔,她总不能看上你了吧?
我说多少钱一本?
旧书摊主热情地说道:“看,这是王叔晖大师的《西厢记》和《孔雀东南飞》,1500一本,这是人民美术出版社的《杨家将》,1400一册,这本是《三国归晋》,这本是《小二黑结婚》……你先挑,若是看上了,我打折给你算……”
我满脸诧异,说还有纸条?
我有点儿发晕,闹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小姑娘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咽不下去这口气,伸手,说你再给我,我最后试一试。
我摆了摆手,说道:“算了,你还是自个留着升值吧。”
我这个时候是真的给惊住了,感觉就好像是做梦一样,四处打量了一番,希望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找寻到那个姑娘的踪影。
旧书摊主说可不,要不然你这折扇是哪里来的?
只是这世间能够让我在不知不觉间着了道的人并不多,这个小姑娘到底什么意思呢?
小姑凉似笑非笑,说送不送,得你打开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