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六十六章 约定与鉴定

我心中轻轻叹了一声,然后收拾起失落的心情,正色说道:“既然养鬼师姐已经不把自己当做南海一脉的人了,那么鲲鹏石在你手中也没有用,不如就还给我吧。”
我说我只想拿回我的东西。
我走到了门口,耸了耸肩膀,说我穷光蛋一个,要钱没钱,你们荆门黄家是大户,记你账上吧?
这些人都是很有名气的制器师,在江湖上都有不菲名声的。
我沉默了,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短发女子,回想起之前与她相处的种种温情,再与此刻作对比,越发觉得有些受伤。
黄养鬼从怀中摸出了一块青翠玉石来。
事实上在这江湖上混,太过于优柔寡断,其实是一种很不成熟的表现。
然而他们却也分辨不出来,有一个年纪过百的老头儿勉强认出了这折扇扇面的材质,说莫不是天山冰蚕丝吧?
朱小柒的影响力很强,两个小时之后,就请来了市里面几个很有经验的老匠人来,帮我鉴定。
黄养鬼斩钉截铁地说道:“早应如此。”
她握在手中,平静地说道:“想要?”
她打量了一眼,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找了一副白手套,这才小心翼翼地接了过来。
黄养鬼显得很急促,没有半点儿回旋,径直说道:“时间、地点……”
相比我那粗糙的手法,她显得更专业一些,打量了许久,然后才准备将那折扇给展开来,结果费了半天力,却是一点儿也没有动弹。
他一路接引,和_图_书带我来到了一栋独立庭院的别墅来,在一楼这儿,朱小柒正等着我,瞧我走过来,赶忙站起来说道:“谈得怎么样了?”
不过也许是达成了协议,黄养鬼并不像提前触怒我,所以倒也没有使用什么下作手段,我潜行了几条街巷,然后才上了一辆出租车。
黄养鬼用右手食指绞着红绳,不断旋转,微笑着说道:“是么,我忘记了。”
半个小时之后,我来到了一处别墅区前,赵晨林在门口等我。
在那一刻,我的愤怒迸发到了极点。
我说明日夜间十一点,在普陀山观音条跳的小亭之中,我们交换。
我说你不也说自己是他老人家的记名弟子么?
我叹息了一声,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太过于看重感情。
我转身离去,黄养鬼淡淡地说道:“这桌子算谁的?”
黄养鬼慵懒地坐在靠椅上,用眼睛斜斜地打量着我,说道:“你想抢?”
我有些痛苦地抱着脑袋,使劲儿摇头,说不,不对,从她今天的状态来看,我觉得她应该是神志清醒的,但这样反而更是让我感觉到奇怪——你说世间会不会有一种什么东西,可以控制人的心志?
我说那就是说,往日情分,一笔勾销咯?
我说你也知道我是南海一脉的传人,我师父叫做南海剑妖,而小玉儿的师父叫做南海剑魔,他们两个是师兄弟,所以我叫小玉儿师姐——事实上,黄养鬼也是我师父南海剑妖的记名弟子,我和图书们之前以师姐弟相称,论起亲疏而言,我跟她才是最近的,结果……
一直到半夜的时候小玉儿过来,却是一眼瞧出来了:“这扇骨的材质,莫不是仙骨?”
黄养鬼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冷冷说道:“呵呵,我可不敢说,你呢,自然是那南海剑妖的徒弟,毕竟他实打实地传了你法门,但我呢?”
她弄了好一会儿,脸憋得通红,也没有办法,气呼呼地瞪了我一眼,说你耍我呢,这哪里是折扇,根本打不开。
她说你我现如今乃仇敌,我如何会如了你的愿?
黄养鬼说话糙理不糙,你想听好听的,我倒也不是不会讲,只不过若是讲了,东西你愿意还给我么?
朱小柒又跟我聊了几句,我突然想起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来,将那折扇给掏了出来,问她道:“小柒姐,你见过的世面广,帮我看一看这折扇有没有什么古怪。”
朱小柒说鬼上身呢?
黄养鬼微微一笑,说你放心,荆门黄家恨你,那是他们的事情;对于我来说,黑舍利高于一切。
我说哪有白天出来的鬼啊?
我站了起来,说希望你能够遵守你的诺言。
朱小柒哈哈一笑,说好好,小玉儿跟我说过你的威风,当日一战,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若不是你出头,说不定她们慈航别院损失不知道有多惨重呢——估计她们也是念及此处,方才没有翻脸。
她有些疑惑,说既然谈好了,为什么还一副心和-图-书不甘情不愿的表情,脸色还这么难看?
朱小柒说你觉得她是身不由己?
朱小柒感受到了我心中的沮丧,叹了一口气,说世事无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没有什么好说的。
说罢,她又摇头说道:“这材质古怪,扇面的丝帛坚韧无比,也是大有讲究的,我见识浅薄,回头找人帮你问问吧。”
朱小柒愣了一下,疑惑地说道:“为什么我刚才没有能够打开呢?”
虽然之前小玉儿就有跟我提醒过,但是听到黄养鬼这般冰冷的话语,我心里面到底还是有点儿不是滋味,舔了舔嘴唇,然后说道:“师姐可别这么说,我们好歹也是同一个师父,你说对么?”
黄养鬼微微一笑,说好。
朱小柒沉思了好一会儿,然后凝重地说道:“如果是我所知道的,我肯定说没有;不过这世间无奇不有,凡事不会绝对,我也没办法给你答案。”
朱小柒好奇,说感慨什么呢?
我的双手往着桌面上,轻轻一拍。
砰!
离开了酒楼,我往外面走的时候,还是挺小心的,观察左右,看看有没有人跟踪我。
黄养鬼的嘴角往上一翘,冷然笑道:“你杀我黄家嫡系子弟,又将我荆门黄家在江湖上的颜面扫地,最精锐的猎鹰部队在你的手段下损失惨重……你对我荆门黄家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我凭什么给你?”
黄养鬼说此一时彼一时也,以前我是有求于他,想要从他手中学得那南海一脉的手和_图_书段,现如今他自身难保,我如何还要理会他呢?
我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说师姐,话别说得那么难听。
我笑了,拿了过来,然后轻轻一划,那扇子“啪”的一声,展开了来。
然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这扇面上不再是我的形象,而是一派如画江山,我对艺术什么的并不太懂,但是却有着最基本的审美观,瞧见这粗豪写意的山水画十分的玄妙,十足大家风范。
我说她以前不是这样的,我总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儿。
过了一会儿,黄养鬼打破了沉默:“咱们有事说事,你约我出来,到底想要谈些什么?”
我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好,没问题。”
我跟她解释了一下这里面的缘由,又将今天下午碰见的那件离奇之事和盘托出,朱小柒听完之后,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口气,说你莫不是见到鬼了吧?
我摆了摆手,坐到了沙发上,身子往后仰,闭着眼睛说道:“我心情不好,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在感慨……”
黄养鬼一挥手,那鲲鹏石陡然消失,而她则拍了怕手,笑道:“你说得很对,我也只想拿回我的东西来——既然如此,交换吧?”
我有些无语了,翻着白眼说我好歹也是有些名头的角色,鬼魂阴灵之物,我如何分不出来呢?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我没有再多说,点头说好。
这玉石用一根红绳给穿着,上面的浮雕栩栩如生,红绳七十二结,却和_图_书真是当初我交到她手上的鲲鹏石。
珍贵红木的饭桌,被我轻轻一拍,立刻变得稀烂,而我也豁然站了起来,说是不是只有一战,方才能够完结?
我苦笑了一声,说还行吧,已经约好了,在普陀山的观音跳,明天夜里十一点。
黄养鬼说你别装傻,程程告诉我,说那黑舍利给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小妖精抢走了,你既然有底气过来见我,而不担心有伏兵,自然是有所凭恃的;你应该知道那黑舍利对我们有多重要,但我也知道,鲲鹏石对你的意义也绝对重大,既然如此,那么咱们就拿黑舍利跟鲲鹏石交换,你觉得如何?
我说自然。
呃……
我说交换什么?
我听到她这话儿,字字诛心,情绪也变得愤慨了起来,说这块石头,当初是我交给你代管的,现如今拿回去,不是理所当然么?
我们曾经并肩而战,共过生死,现如今,竟然形同陌路。
我双手放在了桌面洁白的桌布上,一字一句地说道:“黄养鬼,你的意思,是不准备还给我咯?”
我的心很凉,由内而外的散发出去。
终于到了戏肉了。
她虽然在笑,然而我却感觉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寒意,这寒意让我转过身走出门去儿的时候,身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我说我知道你的人手很多,但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情,如果方圆一里之内,我若是瞧见你们的半个人在,交易取消。
世间还有什么事情,比现在更加讽刺?
黄养鬼答:“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