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六十九章 身陷重围中

又是一声响,逸仙刀并没有奏效,被人用那弓弩给格挡开去,虽然逸仙刀将那弓弩斩得稀烂,却并没有伤到人。
我不得不放弃对黄汉的步步紧逼,回刀来挡,却发现这个偷袭我的人,居然是小萝莉程程。
仙骨到底是什么,这个东西无从谈起,但是唯一能够肯定的,是这东西绝非凡品,而既然如此,说不定让那蠡龙爪变得不再奏效的,我思前想后,估计也就只有它了。
不过随后我也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些刀灵虽然看上去凶神恶煞,但是对付黄汉这个家伙,又着实有些乏力。
我强,那人却也不弱。
两声脆响,逸仙刀干脆地将那快若无物的弩箭给挑翻了去,紧接着在我的操纵之下,以一种格外诡异的角度,朝着这两个从淤泥滩涂之中钻出来的家伙陡然射去。
萨拉丁之刃表现出来的强势不容小觑,即便是黄汉,也不得不采取一种稳妥的方式。
她说她今日之内,不会对我出手。
这亮度太刺眼了,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紧接着便感觉到一把尖锐的武器,直接送到了我的腹中来。
这一下,他的脸却是一下子就变得通红起来。
倘若不是王员外的父亲王千林的出手,只怕我已经死在那里,又或者被活捉了去。
落地之后,没有奏效的逸仙刀再一次出动,而这个时候我也将血刀拔了出来,然后血引解封,朝着另外一个家伙斩了过去。
那就是死在这里。m.hetushu.com
这时极大的劣势,然而我却不得不选择这里。
少了逸仙刀,我就如同没有了爪牙的老虎,又如何与这群饿狮子厮斗呢?
他下意识地举起了套在手中的蠡龙爪,然而那刀却没有半点儿减速。
逸仙刀。
蠡龙爪。
噗……
瞧见黄汉出现的那一刻,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个箭步就冲向了这边的海水中,然后跳了下去。
同样他的心中,也是满满的疑惑。
气势如虹的萨拉丁之刃重重地斩在了对方的铁盾之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然而那人虽然一骨碌朝着后面倒落而去,我却并没有能够将他的铁盾给劈开。
这玩意据小玉儿说可是仙骨所制。
只是这回他并没有用带着蠡龙爪的空手接住我的萨拉丁之人,而是用了一根金属护臂。
他之所以如此,实在是因为感受到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事实上不只是黄汉,连我都给吓了一大跳。
好强!好快!好厉害!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强悍了?
刀灵的出现让黄汉大为诧异,然而呼啸而来的逸仙刀,却更是让他感到了十二分的惶恐。
而随后我的背后也传来了一阵凌厉的破空声。
我听到了弓弦发动的声音,人在半空中,没有办法变招,所以直接就使出了压箱子的绝技来。
因为接下来的剧本,并没有按照他的想象来走,两人相交的一瞬间,我虽然是浑身一震,却还是一刀将他给http://www.hetushu.com逼退了去。
这一把剑,据说是海天佛国的镇院之宝,天知道她怎么就占为己有了,而瞧那情形,仿佛慈航别院的人也捏着鼻子接受了这个事实。
对方是有备而来的,这两个人,不知道在泥里面埋了多久。
观音跳海石那边的吃水比较深,人进入其中,便能潜走,即便是有人追击,但是水性未必有多强,然而我知道那个叫做程程的小萝莉厉害,并没有选择跟她硬拼,而是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这猜测让我感觉到狂喜,虽然并不知道那个卖折扇的妹子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却也知道她是在帮我。
铛、铛、铛、铛……
这边的确也是通海的,不过有着一片开阔的滩涂,其实也算是暴露在了对方的视线之中。
程程还好,但瞧见黄汉的那一瞬间,我的脑子就是“嗡”的一下响,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在摇晃。
我几乎在一瞬间就想明白了这一点,也知道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事实上,无论是我,还是黄汉,都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配备了蠡龙爪的他,绝对能够碾压于我,这件事情早已经在长白山千通集团的滑雪俱乐部里,就得到了验证。
她手中的武器,却是在海天佛国遗址里面找到的妙音剑。
这也许是黄汉脑子里面转过的念头,而我也没有容他思考太多,便将萨拉丁之人里面存着的九个刀灵给一齐召唤了出来,呈现出扇形,将黄汉和-图-书给围住。
出手的不是她,而是黄汉和那个程程,我甚至可以肯定,在不远处还埋伏着猎鹰的许多精锐,甚至连慈航别院也都有参与了其中。
我这一刀回得及时,是因为我早就猜到了黄汉就在身后,而黄汉用护臂挡住自己,则有很大的理由是感受到了一种威胁。
黄养鬼没有违反血誓,她转身就走了,头也不回,走得很潇洒。
那个女孩儿说我近日大难临头,看起来果然如此。
因为既然是敌人,那么对方肯定会不择手段的,我相信以前的黄养鬼肯定不会同意这般做,但此刻的黄养鬼,与我之前认识的,除了长得一样之外,脾气秉性,就好像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似的。
所以我最不愿意面对的对手,就是黄汉。
陨铁?
就在于黄汉交手的间隙,我也用是再次故技重施,将另外一个埋伏者的人头拿下。
砰!
铛!
黄汉想杀我,我也想杀他。
这时的我也落到了滩涂之上来。
因为我每杀一人,安全便多了几分保障。
所以黄汉也动手了,而且气势还十分强盛。
只是这个时候逸仙刀被我斩人诀控制,从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出其不意地刺入了他的腹中,然后在胸口处一阵绞杀。
铛、铛……
紧接着,他向后面退了两步。
出来吧,萨拉丁之刃。
冲在最前面的,是萨拉丁之刃中浮现出来的刀灵,这些玩意介于灵体和半灵体之间,别看不太稳固,但却有着很强和-图-书大的威慑力。
蠡龙爪不是说能够克制龙脉之气,让我无法运用么,怎么此刻逸仙刀还能够使用呢?
什么个情况?
这家伙在我转身逃走的那一瞬间,就已经贴身追了上来,然而即便是如此,我还是当着他的面斩杀了他的一名属下,这件事儿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很强烈的羞辱。
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手中有一样专门克制我的法宝。
因为不使出来,我这辈子估计就再也没有机会使出来了,我甚至能够遇见得到自己的下场。
然而此时此刻,黄汉方才发现,事情或许并不简单。
不同于与慈航别院以及黄养鬼的交往,因为彼此并无太多恩怨,所以我基本上都会留手,但是与黄汉以及他身后猎鹰的战斗,我却表现出了一种强硬而果决的姿态来。
如果是这打架斗法就好像跟斗地主一样的话,我此刻施展出来的手段,基本上就是王炸加四个二。
黄汉对上我,其实是很有心里优势的,因为上一次他对上了我,将我打得跟一条死狗似的。
逸仙刀在几秒钟之内,劈出了好几刀,而黄汉不得不用那护臂不断格挡,不但如此,他还抽出了另外一根护臂来。
我与程程交锋了几个回合,而突然间我瞧见眼前一阵金光大亮。
但我并没有半点儿懈怠,而是长刀所向,与这家伙开始死磕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蠡龙爪已经不行了么?
因为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上手,就是除了杀手锏来。
和图书着这玩意,我最赖以生存的龙脉之气就调动不了,而没有了龙脉之气,我的压箱绝学逸仙刀就没有办法施展出来。
那个家伙将手中的弓弩朝着我扔了过来,然后不知道从哪儿扯来了一块铁盾,挡在了跟前。
那金属护臂呈现出一个短短的“T”字型,正好将他的右臂护住,而材质并非单纯的金属或者钢铁,至少我这一刀斩落下去的时候,能够感受到一种古怪的触感。
血刀这个时候斩向的,却是刚才出现在我身后的黄汉。
向前斩了一刀的我,没有任何犹豫,便是回身又一斩。
想明白过后,我展开了狂风暴雨的攻势来。
然而我在腾空而起的那一瞬间,那滩涂之下突然拱出了几个黑乎乎的身影来,然后手上端着发红的弩箭,朝着我扣动了扳机。
不但如此,我感觉自己身上的龙脉之气并没有被压制,反而凭空生出了几分鼓涨的气息来,蔓延到了逸仙刀之上,让我对于它的把控,更加真实而亲切。
然而他却还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不但如此,而且还是在我与黄养鬼完成了交易之后的这段空挡里。
就在黄汉懵住了的时候,我却突然间醒悟了过来,感觉这里面的变故,应该跟我腰间的桃花扇有关。
走投无路啊!
然而就在我稍微扳回了一点儿优势的情况下,隐藏在暗处的猎鹰大部队也都赶到了,不但如此,我的余光出还瞧见了慈航别院中人的声音。
千万不要把希望寄托于敌人的善良。
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