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七十章 王明片语退半敌

听到我大放厥词,黄汉的脸色变得格外阴冷起来。
牛波伊。
不过我也并不惊慌,平静地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是说贵门是不准备向我出手咯,对吧?”
其实我瞧见慈航别院露面的不是老成持重的静怡师太,而是与我没有什么交情的静非师太,我就知道事情可能糟糕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哈哈大笑,说如此说来,慈航别院是准备与长白山天池寨为敌,准备与红色土匪王红旗为敌咯?
然而我面前的黄汉、程程和猎鹰却并没有动。
有人在跟他通风报信。
除了这八人,慈航别院也派了其余的几个打杂弟子,与荆门黄家这边凑在一起,居然有三十来人。
在他心中,原本可以将我随意玩爆,结果几日不见,几乎被我给宰杀了去,这情形已经让他十二分的发狂了,没想到与他们同伴为伍的慈航别院,居然为了我的三言两语就丧失了斗志。
静非师太眯着眼睛,不屑一顾地说道:“是又如何,你又能说些什么呢?”
睁开眼睛来,我瞧见周遭围着了好多人,除了程程、黄汉和十余个猎鹰之外,慈航别院也来了好多人,包括我认识的静非师太、四小凤里面的王小欠、吴小薇以及在酒店停车场里和那个纨绔子弟在一起的郑小曦。
他们之中,我认识白虎李景宗和猪狂秦小胖,还有两个家伙,一人长着张古怪的方长马脸,另外一人的牙齿尖锐,感觉有点儿血族的样子m.hetushu.com
静非师太得我提醒,仿佛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望着不远处的黄汉,喊道:“是这样的么,黄汉先生?”
静非师太脸色肃穆,说你与那妖女勾结,谁知道你们做的是什么勾当,配合荆门黄家,将你拿下,也是正理。
静非师太的脸色原本还有一些骄狂,然而听到我说出“王红旗”三个字来的时候,表情一下子就凝固起来,诧异地喊道:“你说什么,这关王红旗什么事?”
不但没有动,而且还向前走了几步。
黄汉不与我在这上面纠结,而是问道:“为什么在我的蠡龙爪之下,你一点事儿都没有?”
他到底还是承认了这一点,毕竟经历过白头山一战的他,不管如何,终究也是知道了我与黄金王家的关系。
我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浑身发寒——当初我跑到长白山千通集团的滑雪场,可是有人给我指点的,结果我一去,就遇到张网以待的黄汉……
我说你这样说自己的盟友,真的好么?
他或许是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原本能够让他随意拿捏的家伙,变得越来越不可控,于是心情变得有些糟糕了。
慈航别院的人来得快,也走得快,几息之后,周遭就少了一半的人。
说起红色土匪,几乎无人知晓,但如果说起宗教总局创始人之一的光头王局长,却是无数老一辈人心头挥之不去的噩梦。
听到我的话语,静非师太的和-图-书脸一下子就变得没有了血色,有些神经质地摇头说道:“不可能,不可能。”
听到黄汉的言辞,静非师太的脸色数遍,语气艰难地说道:“王红旗死没死我不知道,但我却知道他的门生故吏遍天下,就算是黑手双城,也奉他为人生导师……”
别说慈航别院,除了见风使舵的龙虎山天师道,就连茅山宗、崂山、青城山这样的顶级道门,都不得不暂时关闭山门,隐忍不发,可不就是不敢掠其锋芒么?
铛!
他不屑于说那谎言,几秒钟之后,他开口说道:“王红旗那老东西,早几年都没有消息了,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残了,几十年都没有出现过的老东西,你怕他作甚?”
我说那就是说,你们准备向我出手咯?
面对着慈航别院众人的震撼,我显得十分平静:“信与不信,你们不妨问一下你们的盟友。”
不用猜,这两人一定是慈航别院之中虎狼猪犬四大护法的另外两人,一人为独狼郭向龙,另一人则为恶犬胡梦蝶。
我心念一转,冷眼说道:“不管荆门黄家给你慈航别院灌了什么迷药,我都要与你知道,我王明可不是什么石头疙瘩里面蹦出来的小人物——我乃长白山天池寨的嫡系子弟,我大爷爷便是身居中南海的王红旗,你们可想好了,杀了我不打紧,你们可挡得住那红色土匪的怒火?”
我望着周遭层层叠叠的众人,心中突然间生出了几分豪气来。和图书
我说是,你也别说出来啊?再说了,未必人人都有你荆门黄家那般大的保护伞,她们没有人在朝中当官,谨慎一些,也是常理。
于是他冷笑着说道:“静非师太,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吗?”
慈航别院关闭了半个世纪的山门,惧怕的,不就是这人?
此人好酒贪杯,然而每逢大战,皆喝个半醉,热血贲张,冲动杀人,最是无解。
我坦然自若地盯着黄汉,而静非师太也用她那一双锥子般的眼睛盯着他,这让那个骄傲的家伙有些心烦意乱。
静非师太一走,她身边的慈航别院十几人也跟着离开了去,我甚至还瞧见白虎李景宗朝着我远远地竖起了大拇指。
曾几何时,我王明还只是一个小人物,被人追得满地乱跑,跟狗一样;现如今,对方为了对付我一人,居然集齐了这般的精英,济济一堂,何等之荣幸?
另一人恶犬胡梦蝶则是南洋归客,此人本来是个掮客,专门负责东南亚一带的古曼童贸易,并且顺便当一回掮客,帮着国内和东南亚那边联系黑色生意,结果因为一次失误,被南洋一带的强人给通缉了,混不下去,于是就投了慈航别院。
一声吩咐之后,她第一个转身离去。
这两人的来历也挺厉害,独狼郭向龙原本为西北悬空寺的僧人,后来因爱喝酒,屡屡犯戒,被赶出师门,于是流落江湖,在西北一带当刀客,专门帮人杀人越货,处理仇怨,因为一起案子惹恼和*图*书了当时西北局的大佬萧大炮,被千里追杀,最后无奈投靠了慈航别院。
等等,黄汉为什么对我与天池寨的事情一清二楚呢?
她的呼吸急促,然而十几秒钟之后,她却是一挥手中的拐杖,喊道:“这是你们荆门黄家与他之间的恩怨,我慈航别院不参与,走!”
是谁呢?
黄汉紧紧盯着我,冷笑了一声,说怎么样,三言两语打发了一堆蠢如猪狗的胆小鬼,你很得意,对吧?
江湖上的年轻人或许并不知道王红旗到底是谁,但她们这些经历过风风雨雨的老一辈人,又如何能够忘记那个曾经笼罩在所有修行宗门头上的强者呢?
我故作神秘地说道:“你荆门黄家有应对之策,黄金王家难道就得束手就擒了么?”
这事儿对于骄傲的他来说,实在是一种打击。
什么?
黄汉冷笑着说道:“你可以蒙别人,但却忽悠不了我——你与黄金王家的关系,根本没有那么密切,不是么?”
一瞬间,我身陷重围。
虽然并不想狐假虎威,也不想跟黄金王家扯上什么关系,但此刻身陷重围的我,却不得不借势了。
这样敷衍的话语显然没有能够让静非师太满意,慈航别院遭遇大变之后,热血鲁莽的人早已经死绝了,留下来的每一个人,都不得不逼着自己谨慎。
黄汉说难道不是么?
慈航别院山门四大护法之中的虎狼猪犬,个个都是独当一面的厉害人物,现如今也都汇聚在了一起来。
而除和*图*书了这四人之外,还有四个男人比较耀眼。
程程手中的妙音剑被逸仙刀给挡住了,并没有能够将我如何。
但如果是王红旗的侄孙,那问题就有些严重了。
小玉儿潜身海底,并没有现身,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果然,长得雌雄莫辨的静非师太盯着我,冷冷一笑,说你若是有委屈,只管问静怡师姐去,我此番过来,是奉了斋主密令,一定要捉拿那条软玉麒麟蛟——她人呢,怎么没见?你不会告诉我你真的是单独一人过来的吧?
不过再糟糕,他也不得不应付起这暂时的盟友。
黄汉终于不耐烦了,瞪了她一眼,说害怕了?害怕了就滚。
他不想撒谎,也不屑于撒谎。
这话语说得不可谓不诛心,然而静非师太被骂过之后,并没有奋勇而起,反而是恶狠狠地瞪着黄汉,想恶兽一般地睁圆双眼。
固然有别的原因在,但他们所畏惧的,可不就是这人?
如果只是一个江湖上略有名声的小咖,杀了也就杀了,算不得什么。
面对着这样的阵势,我知道心慌意乱并没有任何卵用,于是平静地举起了手中的血刀,目光越过了荆门黄家,盯在了打头的静非师太身上来:“师太,我与贵门静怡师太有过约定,彼此互不侵犯,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我猛然一挥手中的血刀,一声呼啸,那九个刀灵立刻就围到了我的身边来,彼此结阵,将我给守住。
放着王红旗这张大虎皮不扯,我又如何逃脱呢?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