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十章 半夜遇尸,奶奶浑噩

我说你不知道类似这样的东西,最害怕的就是自己影像残留下来,如果你真的拍了,只怕它的恶魄会残留在你的手机里,从而一直缠着你,到那个时候,你可就有得哭了。
听到我的话,郭威和郭晓芙吓得不行,躲在我的身后不敢动弹。
我说那你们躲远一点儿。
反倒是郭威显得光棍许多,抓了一块硬泥巴,就准备冲上来帮忙。
她嘴巴里面满是新鲜的血肉,里面还有一头可怜的老鼠。
她小心翼翼地说道:“王哥,你这功夫,是哪儿学的?”
众人来到了阴宅之前,那郭晓芙的父亲劈头盖脸就问我道:“小王,威子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眼看着就要抓到那小姑娘,还好我及时赶到,伸出了手,掐在了那老妇人的脖子处。
听到我的话,郭晓芙后怕不已。
郭晓芙和郭威两人立刻散开了几米开外去,而我则松开了这老妇人的脖子,它没有在朝着我攻击,而是一下子就摔到了地上,紧接着匍匐着身子,一点一点地朝着那坟边的黑窟窿爬了过去。
郭晓芙对我十分好奇,不过我却并不愿意透露太多,如此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阳光照在了山坡上,而这时山下走来一群人。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幽幽的冷风从左边的草丛中吹了过来,无论是郭晓芙还是郭威,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地朝着我这边靠拢,而那黑猫则落在了阴宅下方的坡http://www•hetushu.com地处,挑衅一般地朝着我们又叫了一声:“喵……”
若是直接干脆,我用火焰狻猊将其灼烧而死就可以了,不过只怕那干瘦老头纠缠起来,就有些头疼,我想了想,说道:“它现在没有啥危害,刚才之所以吓你们,是想躲回棺材里面,结果被我们给堵住了——此事决定权在你父亲手上,就先将它放回棺材里歇息,明日再说吧。”
郭威如释重负,慌忙离开,而郭晓芙有些犹豫,不知道是该跟着去,还是留在这儿。
郭晓芙瞧着她奶奶在我手上渐渐地萎靡了去,脸上浮现出了几分担忧来,满眼泪水,说那它怎么办啊?
郭晓芙父亲脸色有些犹豫,毕竟死人入土为安,如果这个时候开棺的话,对先辈那可是一种大不敬。
如此一番纠结,最终她还是选择了留下,不知道是因为关心自家奶奶,还是下意识地觉得跟我在一起比较安全。
被我叫出的郭威也停住脚步,朝着我望了过来。
郭晓芙哭了半天,想起一事来,从兜里拿出了手机来,说只怕我爸不敢相信,我拍一下视频……
我说好啊,你去吧,路上小心点。
那烙印的图纹,却是一只火焰狻猊。
我摇头,说我们走是可以,不过老太太受了这一回惊吓,你觉得我们一走,它还会好好留在这里么?它若是找到地方躲着也就罢了,若是懵懵懂懂http://www•hetushu•com,什么也不知道,回头给太阳光一晒,魂飞魄散了,你说这事儿算我的,还算是谁的?
郭威问我,说现在不能走么?
瞧见自家奶奶回了棺材,郭晓芙长舒一口气,接过手机来,瞧见这荒郊野岭的没有信号,忧愁地说道:“我们现在走?”
我微微点头,说那是自然,郭书记如果不信,可以开棺瞧一眼。
我没有任何犹豫,回身过去,箭步如飞,一下子就冲到了那坟头来,瞧见那儿站立着一个满身披戴红绸的老妇人,正面无表情地朝着郭晓芙这边扑过来。
虽然没有降鬼之法,但这火焰狻猊吞服烟火,天生就自带阳刚之气,对于这鬼魂之属来说,最为克制。
我说最好的办法呢,就是移穴,我看也别折腾了,直接火化得了,毕竟你再土葬,回头还得被人弄。
这满满当当,一共来了十七八个那么多。
她认出了这裹满红绸的老妇人真是自家奶奶,又是恐惧害怕,想要离开,又不敢远离,十分纠结。
黑猫的眸子如同琥珀一般,在夜里亮晶晶的,郭晓芙望了过去,下意识地一阵哆嗦,说王哥,那猫看着好吓人啊,把它赶走吧?
经历了刚才的事情,他就算是再大的胆子,也不敢一个人摸黑下山。
只可惜我修行的是杀人越货的手段,肚子里的东西不是怎么杀人,就是怎么逃跑,也没有太多故弄玄虚的东西,跟她聊了两句之后,反和_图_书倒是困意上来了,说你们守夜吧,我先睡了,有问题叫我。
郭晓芙说她、她真的是我奶奶?
郭晓芙一愣,说咋了?
郭晓芙睡得迷迷糊糊,结果被我一推,犹如梦中,摇晃了一下脑袋,说嗯,怎么了?
听到我的话,郭威无话可说,只有硬着头皮等天亮。
郭晓芙说你的意思,是有人在整我们家?
望着那黑黝黝的草丛,我开口说道:“不要躲了,人鬼殊途,你这样又是何必呢,早日前往幽府,方才是正理。”
我哈哈一笑,说不过是门粗浅把式而已,算不得什么。
郭晓芙这才回过神来,哆嗦着问我道:“你没事?”
我昨夜有过休息,早上起来精神抖擞,打了一套十三层大散手,又腾挪跳跃,在这坟头上面练起了晨功来,倒不是我特意在小姑娘面前施展,而是我只要无事,早上都会如此锻炼,不分场合。
我说你放心,你奶奶知道好歹的,这会儿应该是睡着了。
她显然是想要摆脱我的左手掌控,结果到底还是没有能够成功,长着尖锐指甲的手掌朝着我这里抓来,却被我一只手给压住了。
不仅如此,她裸露出来的皮肤上长满了又粗又黑的毛发,嘴巴处有几根尖厉的牙齿冒了出来,不断地张合,显示着强大的咬合力。
然而这场面对郭威和郭晓芙来说,却实在是有些受不了,惊叫连连,而郭晓芙也大声哭喊道:“奶奶,奶奶……”
郭晓芙说你放了它,不http://www•hetushu•com会有问题?
我说我自然没事,只是你奶奶有事了。
我轻轻松松地将这老妇人给凭空举起来,然后说道:“你们别紧张,她伤害不了你们的。”
领头的自然是郭威,后来则是郭晓芙的父亲和她二叔,那个矮瘦老头鹤先生也跟着,还有的就都是他们郭家房族的人。
我犹豫了一下,摇头说道:“这么说吧,应该说是你奶奶留下的怨念,估计是被这坟头的风水改变了——怎么讲呢,你奶奶本来好好的,结果你们非把她葬在这么一个鬼地方,然后还给她披上大红绸袍子,再加上诸般布置,结果就变成这般模样了;而现如今她这个样子,上不得天,入不得地,孤魂野鬼飘荡在天地之间,随时消失自不必说,而且还会将这种厄运传承到你们家人身上来……”
这时那老妇人已经爬进了洞里去,居然还知道将洞口给堵上,乍一看,好像什么都没有。
郭威满脸郁闷,而经历过大喜大悲的郭晓芙却一下子变成了问题宝宝,揪住我就一直问起了各种各样的事情。
我专攻杀人越货的手段,文夫子的学说懂得不多,也只是触及旁通地说一些,郭晓芙听得惊讶,说那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我才来得及打量对方的脸,果然跟墓碑之上是一般模样的,只可惜因为死去的这几天,使得脸色变得浮肿而苍白,双目深凹,浓黑的眼圈。
而下一秒,我听到了郭晓芙惊悸的尖叫声。
我没有动,而是深www.hetushu•com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了左边的草丛处来。
我说离天亮都没有几个钟头了,不如等一下,然后让郭威下山去叫人吧。
我伸手过去,一把夺过了她的手机,说别乱来。
我说这不明白的么,而且跟你们请的那个先生,也就是平一指周俊辉有关,至于是谁,我觉得你们若是有能够碰上他,就会明白的。
我要睡,吓得郭晓芙直哆嗦,说王哥你别睡啊,我奶奶要万一爬出来,那该怎么办啊?
见惯了大场面,面对着这刚刚化作僵尸没几天的老妇人,我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
我伸的是左手,而左手之上,则有一个古怪的烙印。
我迷迷糊糊睡下,不知不觉间天就亮了,郭威将我给摇醒,说王先生,我下山去叫人过来?
我瞧见前方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便走上前,望着那黑黢黢的草丛走了过去,结果走到跟前的时候,发现这儿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飕飕的冷风。
我若是个文夫子,耍弄嘴皮的把式,跟她侃一天都没有问题。
郭晓芙瞧见我耍弄一番,收功之后,头顶上的热气腾腾而起,如同三注青烟升腾。
正是考虑到这个,他才会犹豫,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那鹤先生,而那矮瘦老头也是捋了一下胡须,开口说道:“年轻人,说话做事,可得要负责任啊,你有什么证据,表明你们的话是真的,而不是幻觉?”
那老妇人被我掐住了脖子之后,立刻发出了一声尖厉的惨叫声来,然后奋力挣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