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十一章 诈尸真假,老王狠辣

我点了点头,说行。
他一拍手,说好,若是开棺之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话,你又该如何自处?
我点了点头,说林鹤,鹤先生,事情我已经验证了,那么该轮到我来提问题了。
矮瘦老头在旁边插嘴说道:“小姑娘,他莫不是给你们下了迷幻药,让你们产生幻觉了吧?你也知道的,像这种江湖小角色,最喜欢弄这些东西了。”
林鹤瞧见最为支持他的郭家二爷不开口,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说好哇,你们这是准备过河拆桥对吧?
矮瘦老头盯着我,说我当然确定了,怎么了?
两人这边打了赌,而旁边的郭家二爷则劝道:“大哥啊,这荒郊野岭、三更半夜的,几个小孩子家家担惊受怕的,出现点幻觉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你何必由他们胡闹?这入土之后再开棺,那是大事,会惊动老人的……”
面对着矮瘦老头的挑衅,我表现得十分平淡,说您觉得我会么?
郭书记对我似乎有一些失望,只是淡淡地说道:“小王,你证明自己吧,不然我也很为难。”
她用脚踢了踢,发现那边的土是结实的,根本没有任何出入的痕迹,一下子就愣住了,郭家二爷更是不信,说行了,小孩子家家的,别闹了,大哥,我们回去吧。
众人瞧得一阵心惊,而这时我足尖一点,将那棺材盖给合上了去,然后回过头来,看着一脸尴尬的矮瘦老头说道:“贵姓?”http://www.hetushu.com
我瞧了一会儿,嘴角往上一翘,然后回过头来,看着矮瘦老头,说你确定自己就是对的?
这玉石一离开了嘴巴,她就开始蜕变了,如昨夜一般凶恶,满身黑毛,指甲修长而锐利。
林鹤死鸭子嘴硬,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郭家二爷说那就是咯,他拦着你干嘛,也就是心虚咯?
瞧见刚才还仙风道骨的林鹤此刻却如同一头死狗般趴在地上,众人皆是震惊,好几人还把郭书记给围住,生怕我发了神经,胡乱伤人。
我点头,说这并不难,只是各位要有点儿心理准备……
他那手机比我们寻常用的手机要厚许多倍,一看就不同。
我这一刀是避开了对方的重要脏器和肠子,捅到了间隙处,看着严重,其实没啥,不过我这一下,那家伙立刻就崩溃了。
她话说道一般,“咦”了一声,说怎么洞口不见了?
我说你是真准备英勇殉职对吧?
说罢,他居然一个纵身,朝着那坟头的坡下跳了去,众人皆是心惊,然而却没想到林鹤怎么下去的,又怎么上来了。
事实摆在面前,容不得人不认,郭书记一个眼色,立刻有人掏出了手机来。
郭书记瞧见这情况,也是一脸不悦,看着我说道:“小王,这……”
我感受到了他浓浓的责怪之意,却没有解释,而这是郭晓芙却一下子凑到了跟前来,一脸难以置信地说道:http://www•hetushu.com“怎么会是这样?不可能啊,我昨天明明就瞧见奶奶出来了,而且还十分的恐怖,怎么会突然就没有了呢?”
郭家二爷一伸手,说那照片呢,你拿来我看看。
林鹤往旁边一窜,避开了我,说我不知道你说什么,老子走了。
瞧见那红绸衣服包裹着的遗体,所有人都错愕地朝着我看了过来,而那矮瘦老头则显得格外活跃,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怎么样,你现在死心了吧?就你那点儿小把戏,就想在鲁班门前卖大斧,你够格么?
矮瘦老头说道:“林鹤。”
迷幻药?
听到这个词儿,那郭书记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不好看了,眼睛眯起来,打量着我,怒气已经攀升到了一个极限,就等着我的解释了。
听到这话儿,郭晓芙不高兴了,说二叔我是亲眼瞧见的,若不是王哥拦着,我都拍下照片来了。
我摇头,说没什么,原本我还在想谁没穿内裤,露出你这么一个玩意儿来,现在却明白了,原来你跟那帮人,其实是一伙的,既然如此,正好一网打尽。
我说你说呢?
我说自然算数。
郭书记却没有动,而是开口说道:“别的我没见,但诈尸却是亲眼所瞧的,不管怎么说,挖开来看看吧。”
他嚎啕大哭道:“兄弟,兄弟,停手,我交代还不成么?我也是受人之托,赚一分苦力钱而已。不是正主……”
郭晓芙一脸郁闷地说道:“m.hetushu.com被王哥拦住了,可是……”
而第三声猫叫的时候,那躺在棺材中的老妇人脸上肌肉不停扭动着,紧接着从口中吐出了一块黑乎乎的玉石来。
跟我们昨天瞧见的那个,虽然相貌一模一样,但完全就不是一回事儿。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棺材板打开来的时候,里面的老妇人虽然脸色惨白,不过却显得很正常,什么都没有发生。
而面对着这样的境况,我却显得并不惊慌,而是走到棺材边缘来,然后仔细打量着里面的情况来。
我没有理他,而是回过头来,对着郭书记说道:“真的想看?”
这坟修得好,也埋得深,如此一直弄了一个多小时,方才将坑给挖好。
他转身欲走,而我却足间一错,拦在了他的跟前,平静地说道:“话都还没有说完呢,别走啊?”
矮瘦老头咧嘴说道:“自扇两耳光,然后有多远滚多远,别在这里丢人现眼,如何?”
没有黑色的毛发,没有尖锐的指甲,也没有凌乱的獠牙……
这匕首是我在地摊上买的,二十元,平日里用来削水果用的,比不得正经的好刀,不过偶尔客串一下,还是挺有用的。
我不再理会这些,而是拖着矮瘦老头的腿,一路来到了旁边的树林子里,瞧见没有人瞧见之后,一屁股坐在他跟前的石头上,然后说道:“嘿,明人不说暗话,说罢,到底咋回事儿?”
林鹤看向了郭家二爷,说二爷他这什么意思?
http://www.hetushu.com罢,我深吸一口气,然后模仿着昨夜那黑猫的叫声:“喵、喵、喵……”
不过这一回是被踹上来的。
林鹤就是不肯认,我也不恼,慢条斯理地摸出了一把匕首来。
他话没说完,但是意思却表达得很清楚了。
我说可以,但若是有个什么呢?
这话儿说得有些凶狠了,郭书记抬起了眉头来,说老二?
感受到了众人的冷落,林鹤恼了,说我滚我滚,你们特么的以后别来求我就行。
郭家二爷也来了火,说费了这么大的周章,若是个假消息,看我不整死你!
矮瘦老头不耐烦地催促道:“识相的赶紧滚开,不然真的弄你了。”
我总共叫了三声,一声比一声更高,而就在我学猫叫的那一瞬间,矮瘦老头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雪白起来。
我这一下很明显,本就是试探,没想到那家伙手脚不慢,一下子就晃开了去,我嘿然笑了,说别欲盖弥彰,咱们哥俩儿好好唠唠嗑,说一下你跟那平一指周俊辉什么关系?
他在郭家是长子,一言九鼎,一声吩咐之后,那些带了工具的人便开始下手了,你搭一把手,我搭一把手,便将刚刚修葺好的坟头给挖了开来。
她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结果被那太阳光一刺,有赶紧躺到了棺材里去。
我一把揪住了矮瘦老头林鹤,然后抬起头来笑道:“这事儿我审过之后,再告诉你;另外如果有空的话,最好把那个孙富佳孙先生请回来,人家那和图书是有些真眼力劲儿的,结果给你们赶走了。”
矮瘦老头浑身一震,下意识地望着我说道:“你说什么?”
望着坑里面的那楠木黑棺材,矮瘦老头盯着我,说小子,你说话可得算数啊?
事实摆在眼前,没有人理会他。
他朝旁边挤开,而我却伸出手,想要抓住他的胳膊。
如此一坐一躺,一坐一躺,持续了机会,那身体就开始冒出了滚滚的黑烟来,弥漫在了整个阴宅周围,十分难闻,体质稍微弱一点儿的,却是直接倒在了地上去。
郭家二爷刚才瞧见自己家亲娘在我一声猫叫之后,变成那般模样,脸色已经是难看得很了,此刻听到矮瘦老头招呼他,却也没有回过神来,直愣愣地望着那棺材,好半点儿都不吭声。
矮瘦老头底气不足地说道:“姑且算你正确,那又如何?行行行,你牛波伊,那你来管这事儿吧,我走了,哼……”
郭晓芙绕到那阴宅的边缘处,说我奶奶就是从这个洞口里爬进去的……
他只是轻轻说了一声,那郭家二爷便下意识地闭了嘴去,没有再多说什么,紧接着就是开棺,虽然此时阳光充足,不过我还是站在旁边警戒着,防止发生什么意外。
出脚的人,自然是我。
而这个时候郭书记却一把推开旁人,看着我说道:“小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矮瘦老头拍着胸脯说道:“那我就滚开,你觉得如何?”
我没有跟他太多废话,直接一刀捅进了对方的肚子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