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十二章 林鹤交代,梁京苏醒

啊?
那人浑身一震,直接跪倒在地,说郭书记,你千万不要信他的话啊,我跟了你有两年多时间了,一直鞍前马后、忠心耿耿的,你可不能误信谗言啊?
这办法简单得很,而一应物件都是提前备齐了的,如此熏烤半小时之后,一直紧紧闭目的梁京喉咙里突然传来一阵声音。
我说谁跟你来日方长啊?
听到这话儿,林权面如死灰,脚步艰难地往回走,而郭书记的那个堂兄弟则朝着远处使了一个眼色,立刻有人过来把他给架住了去。
我说你还有一分钟。
我没有再耽搁,将这家伙倒拖着,来到了阴宅这边来,打量了一下乱糟糟的人群,开口说道:“郭书记,人多不好说话,叫两人过来旁听就是了。”
我说什么张总?跟我讲名字。
林鹤说哥你这样当街杀人,真的不太好,注意点影响行不行?
一声呕吐,他将口中的鱼腥草和腹中一大团的黑血块给吐了出来,人也一下子就醒了,瞧见我站在跟前,不由得一愣:“王明,你怎么在这里?”
我说平一指是被迫的,那么说你也是咯?
我点头,说悉听尊便。
郭书记一脸坦然地说道:“我行得正,坐得端,不怕任何人的指责。”
林鹤犹豫了一下,说能够对他的事情了如指掌的,估计是他的秘书吧?
郭书记说那我娘这事儿怎么办?
我说尸体口中的那块镇尸玉,你是怎么塞进去的?我明明在这里守了www.hetushu.com大半宿。
我说就那一句——“当街杀人不太好,注意点影响”,对于这个观点,我也比较认同。
我说能怎么办,埋在这里,肯定是大凶,而且还会影响到你们整个家族的气运,要我说啊,你们也就别再多麻烦了,回头找一个殡仪馆,把尸体火化了,一了百了,然后再办一场法事,将老太太给送走,免得再折腾她了,你说是不?
郭家二爷满腹委屈:“大哥……”
郭书记挥了一下胳膊,说别讲了,现在听一下小、王先生的意见吧。
郭书记冷冷地打量着他,说你起来,心里面没鬼,又何必跪拜呢?
林鹤又要哭了,说哥,你到底什么来路啊,张波我感觉就已经够凶了,但跟你比起来,简直像只小绵羊……
我在皱着眉头,说谁?
我点头,说继续。
我说你确定?
事实上,从林鹤开始讲起这事情背后的真相是,他的呼吸就一直不是很好,眼镜片后面的眼睛不停转动,双手也捏了又放,放了又捏,显得十分紧张。
郭书记说这是我秘书林权。
听到我的话,林鹤先是深吸一口气,缓解了一下腹中的疼痛,然后说道:“翔林地产,是翔林地产的张总指使我做的。他上一次在滨江花园口那边准备那一块地,结果给郭家二爷半路截胡了,听说用的手段还不怎么光明,他就有些恼了。一直在筹备这事儿,平一指http://www.hetushu•com周俊辉不是主谋,他最疼爱的小徒弟被压在张总手上,没办法,不得不屈服……”
林鹤说我这边一得到消息,立刻通知了在阴宅这边的负责人,是他弄的,那小子是个驭兽高手,找一两条老鼠,应该不是什么麻烦事儿。
说完这话儿,他又说道:“不过有几件事情可能需要处理一下首尾,毕竟工作上的许多事情都是他帮着我办的,如果泄露出去,肯定不太好——我去打个电话啊?”
我这回没有再多意见,带着三人来到一个清静的地方,让林鹤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
林鹤说阴阳先生倒是,最有名不至于——你那个朋友,其实也是被张总给收买了,这才引出的我来……
郭书记愣了一下,回头望了一圈,又点了一人过来,却是他的堂兄弟郭临,看那家伙膘肥体壮、脸上隐隐流露出几分凶意来,我就知道应该是个捞偏门的角色。
听到这话儿,郭家二爷直接愣在了当场,而这时郭书记三言两语打完了电话,走过来,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郭家二爷,说你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能不能少一点?滨江花园口那块地,我叫你别拿,甚至根本不管,你倒好,不但拿了,还骗我说是凭着你们公司自己的实力——结果呢,弄成这样子,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很显然,他刚才是感受到了浓如实质的杀气了,这种东西说起来虚无缥缈,但像林和*图*书鹤这种老油条却是能够分辨清楚的。
林鹤摇头,说我不确定,只是猜测而已。
林鹤慌忙说道:“啊?哦,他叫张波,张波。”
众人都看向了我来,而我则耸了耸肩膀,说道:“郭书记,我呢,只是过来看一眼我同学而已,把他弄醒了,我的事情也就结束了;至于那个什么翔林地产的张波啊,还有别的事情,我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建议,你们自己看吧。”
张波?
我说你有一句话让我打消了杀意。
林权离开之后,我平静地问道:“郭书记,林权叛变,对你有没有什么影响?”
林鹤尴尬地说道:“我倒不是……”
林鹤苦笑,说我交代完了啊?
郭书记一脸阴沉,回头看了他一眼。
郭书记去找了一个卫星电话拨打,而旁边的郭家二爷这时方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面前这面如死灰的林鹤,艰涩地问道:“你真的是翔林地产的张波派来的?”
我说别啊,大兄弟,我这还没过瘾呢,你怎么就招了呢?不行啊,我这满清十大酷刑还没有出来了,你咋能这样?给我过过瘾先……
郭书记的能量颇大,将之前的那一位孙先生给请了过来,主持殡仪馆那边的事情,而我则来到了郭府,按照林鹤讲的办法,给梁京和郭晓燕祛除尸毒。
事情到了这里,基本上就算是了解了,那林鹤被郭书记的这个堂兄给控制住了,而随后大部队启棺下山,兵分两路,一路折回了郭家大宅,一路m.hetushu.com则直接前往殡仪馆里去。
林鹤嚎啕大哭,说哥、哥,别这样,咱来日方长,好好处行不?
不知不觉间,他说话都用上了敬语来。
郭书记汗颜,说全听您的。
我拔出了匕首来,鲜血涌出,林鹤用手去捂住伤口,而我则故作犹豫了一下,对他说道:“给你两分钟说服我,要不然下一道直接扎你脑袋上去,希望你能够有比较精彩的表现。”
郭书记听到我的吩咐,点头表示明白,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指着郭家二爷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跟着走了过来。
林鹤慌忙说道:“背后出计策的人是叫做马大海,江湖人称毒贾诩,整件事情都是他在背后操盘的,我也是他找的;我知道的计划只是说服郭家不要动坟头的风水,并且稳住他们家人,后续还有计划,但是我不知道具体情况;另外他们不仅仅只是冲着郭二爷,因为郭二爷之所以如此嚣张,是因为他背后有郭书记,他们觉得郭书记才是大老虎,他不倒,一切休谈——等等,我还知道一件事情,他身边有人被收买了。”
林权听到,勉强爬了起来,郭书记说你先回去吧,我自有计较。
他说哪一句?
我看了一眼那个戴着眼镜的青年男子,说郭家二爷我认识,这位是?
我说那房间里面躺倒的两人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呃……
我瞧见他的脸色变化,平静地说道:“你别后悔,如果你后面不老实交代的话,我可以负责任的告www.hetushu.com诉你,你活是能活下来,不过身子肯定会被我拆得细碎,连你妈都认不出你来。”
林鹤这才抬头,一脸恐惧地说道:“你不杀我了?”
林鹤前倨后恭,不敢再演戏了,只有装可怜,说我也是没有办法,张波在荆门一带的势力太大了,我若不答应,只怕会家破人亡的。
这名字听起来挺耳熟的啊,不知道是哪路货色呢?
林鹤说是中了尸气缠身,很简单的,只要弄点艾叶草熏蒸半小时,然后饮入雄黄酒,口含鱼腥草,半小时之后自己就会醒过来——这只是一场意外,马大海也未必想要节外生枝,提前暴露。
那家伙本就是个耍弄嘴皮子的角色,全身上下,最灵活的莫过于那一根舌头,此刻重新讲起来,却是十分清楚,不仅清楚,而且还层层推进,十分明晰,而当听到林鹤说起郭书记身边有奸细,而那个奸细很有可能是他秘书的时候,那个英姿勃勃的青年一下子就焦急了,大声喊道:“你别乱说话啊,我怎么可能背叛郭书记?”
我说妥了,你暂时保得住性命了,就这个说法,你回头跟郭书记讲一回就是了。
而此刻说话的时候,他额头上的青筋毕露,整个人的状态都不是很好。
呃……
郭家二爷说顿时恼怒起来,说我朋友不说你是荆门最有名的阴阳先生么?
我点头,说那再叫一个。
听到我这句话,林鹤的脸完全就黑了下来,敢情后面讲的那一大堆都是屁话,早知道这样,不说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