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十五章 管家马六,快剑一招

快剑马六,这名号,真吊啊?
老管家眼观鼻鼻观心,宛如老僧入定一般,平静地说道:“你有种,就试试。”
他转身,将书架合拢,而我则来到了暗格之中,翻开那木板,有一个楼梯往下,便也不再犹豫,顺着楼梯往下走。
我下意识地想要反抗,结果耳边却传来了黄胖子的声音:“老王,是我,别说话,跟我走。”
我与方志龙伸手相握,面对着他的热情,我苦笑着说道:“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罢了。”
老管家低眉顺眼,看着地面,那把剑也被他不动声色地塞回了地缝里去,仿佛没有听到对方的话,那不过是放屁而已。
我一愣,说你不走?
先是自己的得意手段被破解,随后又来了第三方,这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长眉老头儿甭提有多难受了。
黄胖子劝开了众人,然后揽着方志龙的肩膀,说咱哥俩好久没见,进屋喝酒去。
这才是真正的剑法。
我探头往外望,这时身后却出现一只手,一把拽住了我。
黄胖子哼了一声,说除了那帮子骄横跋扈的家伙,还有谁敢闯我家这儿呢?
黄胖子腆着肥硕的肚子,嘻嘻笑道:“还有我,还有我……”
随后我瞧见他朝着那圆球劈了一剑。
老管家的脸板得跟一木头似的,僵硬地摇了摇头,说我也跟你说两件事情。
我瞧见旁边的电脑前有一个操纵软件,有声音的图标,于是选中了院门口那儿,点了一下。
他带着方志和*图*书龙进了屋,直接来到了书房,没一会儿,两人就从密道下了来,方志龙瞧见我,脸色一惊,伸手寒暄道:“我就说胖子弄不出这么大动静来,原来是隔壁老王兄啊?”
老管家说道:“这是原则。”
唰!
这剑法的奥义,跟我那“一刀锋芒”,是一模一样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又来了一群人,却是穿着青衣长马褂,戴着小黑帽儿,竟然是慈元阁的人,而领头的,则是慈元阁的现任阁主方志龙。
老管家不说话,而这个时候,黄胖子抓着一白酒瓶子,歪歪扭扭地出现在了老管家身后,睁着醉眼,嘿嘿笑道:“我们若是给了你荆门黄家的面子,回头我说我要找我一离家出走的老鼠,得去你们荆门黄家大院里面翻个底朝天儿,你们是不是也得给我一个面子?”
长眉老头抬起头来,一扫颓势,哈哈一笑道:“时隔二十年,能够再次见到快剑马六,当浮人生一大白,我便走了又如何?”
我连忙摆手,说算了,可别因为我,使得慈元阁跟荆门黄家交恶。
老管家说道:“第一,我们府中没有你说的那个什么王明,只有我们家侄少爷,他在家里已经闭关大半年;第二,你想进去,也可以,踏着我的尸体进去。”
而这时他的嘴角也微微一挑,冷笑道:“试试就试试。”
他眯着眼,说道:“也就是说,你们是不打算给我荆门黄家面子咯?”
hetushu•com管家斩完一剑之后,又回到了门口来。
说罢,他一挥手,其余人都随着他头也不回地离开。
我诧异,说来的是荆门黄家的人?
方志龙摇摇头,淡然说道:“慈元阁的江湖地位摆在这里,也不是谁说灭就灭的……”
而除了大厅,旁边还有好几个门,不过我也没有心思去参观,而是走到了监视器的跟前来。
老管家点头,说既然是老辈人,更应该讲究规矩,我还是那句话,想搜查,可以,踏着我的尸体进去便是了,黄剑君的家人,性命可以不要,风骨得留着。
我觉得他真的想要铤而走险了。
这一句话凶得很,黄胖子的脸一下子就憋红了,怒声回骂道:“谁的裤裆里没塞住,把你这玩意给露出来了?”
他脸上笑嘻嘻,然而话语却带着刺,长眉老头儿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大声喝道:“你算个什么玩意,胆敢进我黄家大院?”
荆门黄家的人离开话之后,慈元阁这才堪堪赶到,双方一番寒暄,而黄胖子则收起了刚才那醉态可鞠的样子,揽过了方志龙的肩膀,说好兄弟,你来得倒是快。
黄胖子把我往里面推,低声说道:“你去下面躲一下,千万不要出来。”
过了差不多三米左右的厚度,我方才发现下面居然别有洞天,下来是一个大厅,大厅中间是一个长桌,旁边还有黑板,黑板对面是一处监视系统,总共该有十三块屏幕,此刻正在运转着,却和_图_书是小院和房间的各处图像,最远的居然离这院子有二十米左右的路灯下,也有图像传过来。
然而当瞧见他使出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好像有一股气团注入身体里,全身的毛孔都瞬间舒展开来,就如同吃了人参果一般舒畅。
我一听,没有犹豫,转身而走,跟着他来到了书房,他走到书架前,不知道碰触了哪个机关,书架平缓地转动,露出了一个暗格来,然后有楼梯朝下。
“混账!”
那把剑脏不拉几的,看着好像从茅坑里面捡出来的一般。
方志龙说哪里,王兄你的存在,算是给这些年受尽荆门黄家压迫的江湖同道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奉你为偶像呢?对了,前段时间方怡还跟我提意见,说让我聘请你当我们慈元阁的供奉呢,怎么,王兄可愿意?
说罢,他将那土黄色的圆球往前面轻轻一推,那玩意就朝着前方轻飘飘地飞去,看着仿佛如同气球一般无害,然而却将整个炁场都弄得一阵波纹浮动,就连监控器的画面都为之扭曲。
黄胖子一摆手,说少扯淡,之前问你的事情呢,查清楚没?
大厅里还有别的物件,看起来是个紧急藏身之所,瞧见那堆得满满当当的物资,估计住个一年半载都不是问题。
这一剑,将长眉老头的那圆球给劈得稀碎,所有的诡异在一瞬间就消失了。
他没有看那边匆匆赶来的慈元阁众人,而是冷然说道:“马六,你护得了那小子一和*图*书时,护不得一世,他总有落到我们手里的一天,到了那个时候,就别怪我黄风无情了。”
最后一句话,他说得斩钉截铁,风骨一下子就凸现出来,那长眉老头为之一惊,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
长眉老头伸出右手的两个手指,说道:“我再次跟你重申一下,我怀疑你这院子里藏得有我荆门黄家的死敌王明,此事确凿无疑,我希望你能够把门打开,让我们进去查看一下,就算是给我荆门黄家一个面子。”
旁边有一帮闲站了出来,指着长眉老头说道:“这是我们的黄风长老,当今荆门黄家家主的三叔,你说呢?”
我抬头,瞧见监视镜头下方,有一个两条白眉毛垂下的地中海老头儿站在门口,身后有七八个穿着白色对襟的男子,大冷天,这些人却不介意将自己强壮的胳膊露出来,然后用充满挑衅的目光看着老管家。
黄胖子摇头,说不用,我的事情,跟荆门黄家已经达成和解了,他们不敢乱来的。
这鼠标一点,那画面立刻就亮起了绿灯来,紧接着我听到老管家阴沉的声音:“不管是谁,只要敢闯入这院子一步,就是与黄剑君不死不休。”
沉默了大概半分多钟,长眉老头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们真觉得我荆门黄家,不敢惹你们那什么一字剑,对么?”
他眼观鼻鼻观心,淡然说道:“我不认识什么马六,也不知道什么快剑,我只是黄剑君府中的一个老仆人,而这胖子,这是他的一侄hetushu.com儿而已。怎么,还有赐教?”
这场面看着真诡异,明明就是一个气团,却好像是那球形闪电一般,充斥着一种诡异的威慑力。
方志龙苦笑,说到底咋回事儿啊,我这火急火燎的……
他盯着那老管家,好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当年江湖上有一个顶厉害的快剑马六,乃江浙一带最为有名的剑手,结果落败于一字剑之手,据说是给杀了,从此再无踪影——阁下,可就是那快剑马六?”
长眉老头说道:“你说。”
瞧见这场面,我即便是再蠢,也知道这老管家并非凡人。
然而那老管家瞧见了,却猛然一缩身,然后从那院子的泥土里,拔出了一把剑来。
长眉老头眯着眼,缓缓说道:“也就是说,没得商量?”
两人这是在把那黄风长老架在了火上去,弄得那长眉老者一下子有些尴尬起来,不过他到底是蛮横的人,眯着眼睛,监视器下,竟然能够瞧见那眯着的眼缝里流露出一种恶毒的光芒来。
从老管家起手的那一瞬间,我就一下子跳了起来,忍不住猛地拍了一下大腿,低声吼道:“好剑法!”
老管家回头,朝着黄胖子骂了一声,然后不冷不淡地拱了一下手,说我黄家的人,自有我们家老爷教训,就不劳烦您在这里插足了,顺便问一句,您是哪位,你能代表黄家么?
长眉老头深吸一口气,双手一抓,一股土黄色的气息从地下腾然升起来,汇聚在他的双手之中,竟然化作了一个混元无漏的圆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