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十九章 夜宿旅馆,无妄之灾

他手中提着一把单刀,朝着我飞快冲来,隔空劈来一刀。
因为地处荒野,所以饭菜和住宿的价格都比较偏贵,不过还算是可以接受。
话音刚落,我立刻感觉到周遭的炁场一阵变化,紧接着我听到了老鬼指骨咔嚓的响声,然而那折扇却并没有任何动静,老鬼看了我一眼,说道:“我再来?”
气氛有些冷,老鬼突然笑了笑,对我说道:“对了,你之前提过那把桃花扇,能给我看一下么?”
老鬼突然笑了,说对了,你看过《大话西游》没有?
王东来?
老鬼的话语说得我的心脏一阵砰砰乱跳,而我却下意识地摆了摆手,说怎么可能,那不过是电影里面的情节而已。
不过幸运的是,女孩儿长得不咋样,但厨艺还算是不错,手抓羊肉饭吃得我和老鬼只舔手指头。
他掂量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试一下?”
难道这瞎眼老头是妖?
我伸手,说请。
这一刀凌厉,居然带着最为浓烈的杀意。
我点头,说对。
而这时,静下心来的我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并且朝着那个方向转移过去,突然听到一声压低了的话语:“这两个家伙十分狡猾,如果给他们发现,提前逃了,只怕我们又要前功尽弃了。”
这一回,我却是抽出了血刀,跟他硬生生地拼了一记,那清脆的声音,在静寂的夜里,穿透了整个空间。
只是他们口中所说的妖丹是什么鬼?
此刻天色已晚,加m.hetushu.com过了油之后,我们没有再出发,而是住在了这儿。
老鬼说我想问的,是那小观音漂亮么?
几人商议妥当之后,翻墙进来,然后快速往这边靠来。
难道是新来的旅客么?
癞痢头冷笑一声,说有点儿本事嘛,我看你能躲开这一刀不?
大概是感受到了我情绪里面的低落,老鬼摇头说道:“倒也用不着道歉,知耻而后勇,这件事情绝对不可能成为我的心魔,也不会对我的未来有任何影响,只能够成为一种警戒;再说了,在国内的话,一张国人脸孔,不会让人将她和魔偶联系到一起来。”
我掏出来,递到了老鬼的手中。
我琢磨了一下,这才发现整个招待所里面,除了我和老鬼之外,就只有那瞎眼老头和他那长得像梁山好汉孙二娘的女儿了。
我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
所幸我和老鬼都不是有洁癖的娇嫩小娘子,也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吃过了饭之后,两人来到了招待所院子外面来,瞧见这里种了一排的红叶樱桃树,望着远处的公路,老鬼摸出了一盒雪茄,弄了一根给我,说来一口?
整个过程中,他只是双臂变化,而身子的其他部位并无异常。
朝着我这边过来的,是一个癞痢头汉子。
老鬼说《大话西游》里面有一个桥段,紫霞仙子有一把紫青宝剑,能够拔出这把宝剑的人,就是她的如意郎君,而且还会踏着五hetushu.com彩祥云来娶她——你想过没有,这或许就是一把紫青宝剑……
老鬼点了点头,说威尔冈格罗的血统并非万能,而我在欧洲融合的卡帕多西亚被成为死亡之族,因为力量太过于强大,所以对新冈格罗的血统产生了极大的干扰,这也算是一种副作用,不过还好,我正在努力克服。
癞痢头汉子瞪了我一眼,说油嘴滑舌,大半夜不睡觉,肯定不是啥好人。
她漂亮么?
望着对方那宛如疾电的单刀,我往旁边躲了一下,瞧见那厚重的木床给劈成了两半去,不由得恼了,说你这样真的好么?
老鬼笑了笑,然后说我尽力。
我说我是星爷的脑残粉,你说呢?
我往后退了两步,瞧见那窗户一下子裂开了,那力道控制得很不错,玻璃居然都没有裂开,而那人一个跳跃,竟然冲进了房间里来。
什么?
我说我去天池寨的时候,还没有得到这把桃花扇呢。
我脑海里浮现出了她那清纯白净、极为耐看的俏脸来,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长途公路旁边的加油站,再加上一个旅社招待所,怎么看都感觉有点儿新龙门客栈的感觉。
我有些诧异,说为什么?
说着话,他居然没有任何犹豫地就朝着我劈了一刀过来。
我倏然一惊,搞不明白怎么我们又给人盯上了,没想到另外一个人却说道:“王东来这老家伙能够在北疆立足,并不是只凭着勇气而已,你们想打他妖http://m.hetushu.com丹的主意我能够理解,但如果玩脱了,可没有人跟我们兜底。”
老鬼哈哈大笑,说我要是你,找机会将扇子还给她,并且感激一下人家的救命之恩,如此一来二去,说不定能够缔结一份姻缘呢……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时候染上这毛病?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天色,估计应该是凌晨两三点了,怎么外面还有人?
这问题一问出来,我下意识地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感觉浑身燥热难耐,起床推了一下窗子,突然间听到院子外边传来细微的说话声。
我一愣,说你现在又有嗜血感了?
老鬼的话语说得我心思浮动,抽完了雪茄之后,两人回去歇息,结果我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脑海里一直都浮现着小观音的笑颜来。
来的人都是高手,我站在这窗边,虽然身处黑暗,却还是有人感应到了,他低声说了一下,众人都为之一惊,随后有一人朝着我这边狂奔而来。
我摇头,说虽然她当初给我,说是帮我抵御一次灾祸,事实上也的确是这玩意帮我抵消了黄汉蠡龙爪对我龙脉之气的限制,但是她为什么会给我,我还是一直没有想明白。
老鬼摇了摇头,说道:“坦白的讲,我并不太喜欢。”
我没想到老鬼竟然是这样的反应,有些沉默,好久之后,方才说道:“对不起,是我自作聪明了。”
不过当我们走进里面的时候,并没有美艳的老板娘,只有一个瞎眼老头m•hetushu.com,还有他的孙女。
说到这里,一个人低声宣了一句佛号“阿弥陀佛”,然后说道:“我这里有从降妖堂里面拿来的金钵,只要合适,将它给拿住,那还是妥妥的。”
老鬼笑了笑,说以前还是个人的时候,就抽过烟,那个时候混得差,工资不高,抽最便宜的黄金叶,四块钱一包;后来东奔西跑没条件,就戒了。这次回来,威尔那家伙送了我点雪茄,说这叫什么阿图罗福恩特,我尝了一下,感觉挺对胃口的,能够缓解嗜血感,所以就带着了。
这是老鬼的手臂突然间变粗变长,黑色的毛发在一瞬间蓬勃往外冒,一种恐怖的气息开始不断凝聚,朝着手掌上面汇聚而去。
我说影响大不大?
我退到了床边这里来,开口说道:“队长别开枪,我是八路……呃,错了,我是无辜的住客。”
虽然这女孩儿十七八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不过瞧见她膀大腰圆、堪比西北大汉的体格,顿时就没有了那种期待感。
他猛然蓄力,又朝着我当头劈了一刀。
倏然间,我突然问自己:“老王,你真的喜欢上那个小丫头了?”
老鬼沉思了一下,说不会,目前来说,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我点头,说请动用你的洪荒之力吧。
老鬼说你有想过没有,为什么那个叫做小观音的姑娘,会把这桃花扇交给你?
然而几秒钟之后,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我感觉老鬼似乎可以变得更强,然而他却还是放弃了和图书,下意识地朝着招待所那边望了一眼,然后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一边抽着雪茄,一边聊天,我想起一事儿来,说我留给你的礼物看过了没有,感觉怎么样?
铛!
招待所条件有限,只能提供热水洗把脸,洗澡并不现实。
我的心脏一跳,知道这个家伙是不给人留活路。
老鬼说你是指云陌阡?
说着话,两人剪了雪茄点上,我吸了一口,将浓郁的烟气吞入喉咙之后,又徐徐地吐出来,能够感受到如丝一般的顺滑,果然是不错的雪茄。
老鬼说逝去的已经逝去了,把美好留在记忆里就好,而将这伤口给撕裂,血淋淋地展现在眼前来,只能无时无刻地提醒我一件事情,那就是我曾经多么的失败,连一个对自己有好感的女孩子都保护不了。
我有点儿搞不明白,而最开始说话的那人却说道:“我们这儿有五个人,个个都是横行北疆的大拿,老吴更是悬空寺的高僧,降服两头妖,还有什么拿捏不了的?”
估计他也是怕我大声吵闹,惊扰了那瞎眼老头和他孙女,所以才会下如此毒手。
老鬼将扇子交还给了我,说没办法,看起来,似乎只有你的力量可以将它打开,或者说龙脉之力可以将其打开——你有给天池寨的人试过没?
呃,这帮人要对付的不是我王明啊,那王东来又是哪位?
这显示了他对卡帕多西亚的力量已经能够控制自如了。
当天的情形,一遍又一遍地在我脑海里自动回放,不知道多少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