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二十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啊

招待所的条件一般,门也是木门,这家伙用后背硬顶着,将那木门给砸得稀巴烂,然后想要从过道离开。
有人在黑暗中跟他对了一拳,大概是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不安,癞痢头没有直愣愣地往前冲,又回到了房间里来。
我眯眼,仔细打量了一下,方才发现这瞎眼老头最终竟然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肉翅蝙蝠来。
这回是我主攻。
又一声脆响,结果他手中的刀竟然给直接削断了去,而血刀骤然往下,直接压在了他的脑门之上。
这一声吼,却把气力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终究将手中那把单刀从磁石一般的血刀之上扯了出来,而抽身后退了几步之后,他没有再与我交手的心思,而是靠着那一股冲势,朝着房间的大门退去。
我望着那蜷缩在地下,窝窝囊囊的瞎眼老头儿,又看了一眼被杀得险象环生的孙二娘,摇头说道:“对不起,我妈妈打小就告诉过我,路见不平,得一声吼。”
癞痢头骨头硬,不过却是久跑码头的人物,知道是不可为,显得十分光棍,拱手说道:“在下多有得罪,不过此事与两位无关,还请卖我罗家海一面子,不要插手此事。”
太糙了。
我说我自然知道,还知道其中有一个是悬空寺的吴大师,对吧?
我举重若轻,轻而易举地把握住了力道,并没有顺势将其给斩杀,而是压在了对方油津津的脑门之上,癞痢头浑身一僵,不敢动弹,却有一道鲜血,从www.hetushu•com我破开的口子处往下流下了来。
我说原来是路人,不过你刚才那丝毫不讲道理的致命几刀,已经让我路人转黑了。
他的脸一下子憋得发青,一股气从心底里陡然呐喊而出:“啊!”
这句话把癞痢头噎得半死,他眉头一竖,瞪眼说道:“你滚开。”
魁梧少女大声辩解道:“我爷爷是性情最为温和的岩蝠,是幸福的象征,自成人形以来,一直积德行善,不但在这地方建起了加油站和旅馆,服务过往司机,而且还将大部分收入都捐给红十字会和希望工程,就连我这被父母丢弃的弃婴,他也不嫌弃,含辛茹苦,将我给养大至今……”
而即便是与自己实力相当,又或者稍胜一筹的,对方都能够凭借着刀势将对手的胆气给压制了去,从而获得最终的胜利。
我说你们今天要干嘛,我管不着,但是刚才想灭我口的那事儿,你怎么说?
老头儿被那光芒照到,身形一下子就有了变化,佝偻的身子陡然变大,后背居然生出了一对肉翼来。
这蝙蝠与他差不多的身高,头顶毛茸茸的,一对肉翅护住了身子,遮挡住那金钵之中散发出来的金光。
她大声地说着,八字胡的脸色却是越听越难看,回头大声喊道:“杜宇峰杜老二你昨天逛窑子了么?连一个女人的嘴都管不住?”
这魁梧少女倒也是悍勇得很,拿着一根烧火棍儿,左挑右扫,结果旁边三人都m•hetushu.com是了不得的高手,一人在正面将她给缠住,另外一人则位于身后牵扯,另外一人则口念法决,对她展开了精神攻击。
被我以刀打脸,癞痢头的左脸一下子就浮肿了起来,而这时我却摇了摇头,说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敢视人命于草芥,一点儿敬畏之心都没有,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啊?
老鬼走上前来,啪啪就是两大耳刮子,扇得癞痢头头昏眼花,不知西东,随后脖子被老鬼一把掐住,说外面有热闹,出去瞧瞧。
癞痢头并不是什么能够忍气吞声的角色,语气生硬地说道:“别以为你们两个把我给围住,就能够如此嚣张,要知道,我旁边还有四个兄弟呢……”
而这时有人出现在了门口,伸手把门边的开关给打开了。
我摇了摇头,说我不认识你,凭什么要给你面子?
我说我特么的就是一过路的,在这里住而已。
癞痢头说你知道就好,识相的赶紧让开。
没想到他刚一转身,我却是一个南海龟蛇技的步法,拦在了窗口处,抱着刀,平静地说道:“对不起,我这个人呢,最不喜欢的就是等待,咱们有啥说啥,别拖着。”
老鬼开口说道:“路人。”
啪!
这种惨烈悍勇的刀法,如果是对付修为比自己弱一点儿的,简直就是碾压。
八字胡回过脸来,依旧温和地对我说道:“兄弟,给我一个面子,回房睡觉去,可以么?”
癞痢头以前我修为可能www•hetushu•com只是比他高一点儿,所以挥刀来挡。
而这个时候,我和老鬼的出现打破了战场的僵局,那四人瞧见老鬼手中的癞痢头,纷纷喊道:“老罗?”
那鲜血顺着他的鼻梁一路往下,最后留到了嘴巴里去。
我举起了手中的血刀,深吸一口气,然后猛然向下一斩。
那金钵之中的金光对它似乎有着巨大的伤害,我瞧见有滚滚黑烟冒出来,旁边的魁梧少女瞧见了,一声大吼,朝着那大和尚冲了过来,口中大声喊道:“爷爷……”
那癞痢头被我一刀挡下,愣了一下,往后退了两步,手中的单刀前指,说道:“你到底是谁?”
铛!
说罢,他转身欲走,准备去支援他的同伴。
我说办不到。
癞痢头拉了一下刀,没有拉到,再拉了一下,结果还是不行,这才发现是碰到了扎手的硬茬子。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时候,门口这儿,还有一人。
激烈的刀兵碰撞打破了夜的平静,随后我听到另一头立刻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砰砰作响。
我将刀往旁边移动,然后挥刀,在他左脸上面重重拍击了一下。
啪!
癞痢头的脸色一下子就变黑了,死死盯着我,说兄弟你这是准备得势不饶人了,对吧?
场中僵持了数秒,癞痢头睁着双眼,紧张地说道:“你们到底是何人?”
我说我这个人呢,吃软不吃硬,平生就爱专治各种不服,来吧,我们打一架,让我看看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口气。
m.hetushu.com结果她还没有近身,就被旁边另外三人给缠住了去。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不远处的魁梧少女便大声反驳道:“你胡说,我爷爷一生行善,从未伤人。”
老鬼抱着胳膊,看着我。
癞痢头终于恼了,抬刀再一次劈了过来。
外边的战斗越发激烈了,癞痢头从刚才的交手之中,大概是感觉到并不能够将我给斩杀,于是用单刀指了指我,说道:“你等着啊……”
说罢,他押着癞痢头就往外走去。
然而对于饱受南海剑法浸润的我来说,这样的刀法,除了快,似乎显得有些过于粗糙了。
很快,除了正面留住那魁梧少女的男子外,另外两人都拦在了我们的面前来,凝望着我们,其中一人开口说道:“两位是哪路的朋友?我们这里是在降妖除魔,为民除害,还请不要误会,伤了彼此和气。”
那杜老二被这么一嘲讽,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手段变得激烈,那膀大腰圆的魁梧少女立刻就有些撑不住了。
八字胡陡然变色,怒叱道:“妖人之后,岂敢狂言?”
我眯着眼睛说道:“降妖除魔,为民除害?”
这么大义凛然的话语,说得我都不好意思动手了,而我也听出了这声音,正是之前策划这一切的家伙。
尽管没有将血刀给解封,然而这把刀的本质就十分锋利坚韧,再加上我在那一刻将龙脉之气、南海降魔录和火焰狻猊的气息一下子加诸其上,展现出了自己最强力的爆发来。
见识过一字剑的和图书惊艳一剑,又见识过小玉儿的温润一剑,再瞧他这一刀,我就显得没有那般在意。
我跟着老鬼出了房间,越过走廊,瞧见门口这儿的小院子正闹得不可开交,几方打成一团,而当我们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却见一个肥头大耳的和尚正将手中的金钵举起来,朝向了招待所的那瞎眼老头儿来。
一声轻响,我们头顶上的白炽灯亮了起来,我瞧见来人却是老鬼,而癞痢头被我们围在了房子中间,一脸紧张地反手抓着一把刀,头顶上面满是油津津的汗水,眼皮直跳。
这是个留着两撇八字胡的家伙,他点头,指着蜷缩成一团的瞎眼老头道:“你看看,这家伙就是个蝙蝠成精的妖怪,四处吸人鲜血,为祸一方,我们这是过来给老百姓们报仇雪恨呢……”
这家伙绝对是西北刀客出身,手中的刀又快又疾,宛如闪电一般,有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就仿佛面前是一座山,也给你劈平了去。
我再一次伸刀去挡,稳稳地挡住了对方的快刀,而当他想要抽刀回身的时候,我却用起了吸字诀,将对方的刀给紧紧地吸在了我的血刀之上,不让他再次发动攻击。
癞痢头被老鬼掐住了脖子,发不出声音,只是用眼神在交流着,十分憋屈。
如此三管齐下,那魁梧少女眼见着也要伏法了。
品尝到了自己鲜血的腥味,让癞痢头的血性一下子就爆发了,他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有本事,就将老子给斩了,看我兄弟为我报仇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