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二十四章 寺院采购,满都拉图

乌图美仁是蒙古语,意为“长长的河流”。
那少年郎吸了一口鼻涕,说禅师说知道了。
瞎眼老头皱着眉头,说没说别的?
我们将车开进了院子里,然后主人家弄了马奶茶招待我们,我问了一下,这才知道瞎眼老头对这巴根有过救命之恩。
我们在巴根家住了两天,等得人都快发疯了的时候,巴根家的二小子从市集跑了回来,说见到满都拉图了,而且已经把话给带到,不过他到底来不来,这个就不知道了。
瞎眼老头开的房车有些扎眼,所以找了一处地方给停下了,然后上了我们这辆越野车。
反正悬空寺在大家的印象中,就不是什么好去处,出了事,岂不是活该?
我说不是的话,那咱们师父一辈,为什么又叫做妖、魔、鬼、怪呢?
我们当天就在巴根家住下,晚餐居然是烤全羊,可见巴根对于瞎眼老头的到来有多重视。
我和老鬼在房间里午睡,听到这话语,赶忙往窗子外往,瞧见一个佝偻着身子的中年和尚缓步走进了院子里来。
又或者会把我们给擒下来,如同那吴法禅师对付瞎眼老头一般。
他的心情有些低落,一直到了下午的时候,远门被人敲响了,有人在外面低声问道:“请问王东来王老哥在这里么?”
巴根的大女儿叫做其其格,意为花朵,是个十七八岁的怀春少女。
少年说两个徒弟吧,他们在市集采购蔬菜,有个老板在侃价…和-图-书
我点头,说懂了。
我说你别看他被那什么胖大和尚弄得跟条狗是的,但人家其实很强的。
我问瞎眼老头有什么意见,他沉默了一下,然后对我们说道:“会净禅师有个徒弟,当年我在禅师座下修行的时候,他曾经与我在一块儿,双方有点儿交情;现如今他执掌悬空寺的厨房,也算是一个人物,我的想法,是趁着他出外采购的时候,跟他取得联系……”
瞎眼老头说人数虽然满了三百,但悬空寺并非人人皆是修行者,而即便是,也未必能出多少高手……
渐渐的,悬空寺新加入的僧人变得越来越少,也越来越与外界疏离,偏离于主流社会。
我说问题是一大厨子能干嘛呢?
接着就是杯葛疏离。
瞎眼老头苦笑,说在一块儿修行五年时间,这样的情分,怎么能够说忘记就忘记呢?
我一愣,说什么情况,我是不是听错了,他掌管的是啥来着?
瞎眼老头认真地说道:“你没听错,他现在掌管悬空寺的厨房,负责整个悬空寺的伙食……”
我们的目标,就是找到这人,然后逼问出我师父南海剑妖的下落。
不管这事儿悬空寺本身知不知道,监管不用这事儿,肯定是摊上了。
瞎眼老头说道:“现如今悬空寺的方丈是会净禅师的师弟会能禅师,这位禅师的心眼不是很宽,他的亲信和弟子掌管了悬空寺所有的重要职和图书位,而其他旁系的子弟,基本上都没有办法上位……”
正是因为有着这一份渊源,所以他才会直接来到这里。
瞎眼老头王东来跟我们谈起了悬空寺,说原本的悬空寺在西北一带,那可是响当当的,乃佛教禅宗的第一把交椅,并且在藏传佛教、萨满教和伊斯兰教的众多宗教之中也闯出了一片天来,拥有众多的信徒和数得着的高手,十分自信。
远处是连绵的草原和群山,瞎眼老头指着视野中最高的一处山峰,对我们说道:“那边有一个白狼谷,而悬空寺就建在了白狼谷的山壁之上,虽然现如今悬空寺在西北一带的名声不显,但因为这附近很多人家都有子弟在上面剃度修行,所以最好不要当着人的面提起悬空寺,免得多生事端。”
瞧我较真,老鬼忍不住笑了,说那你觉得是你收他当徒弟好,还是我收他当徒弟好?
对于这件事情,我和老鬼也有些束手无策。
车子一路开进了乡里面来,在瞎眼老头的指点下,我们来到了一户叫做巴根的人家来。
吃过早餐,继续前行,终于到达了一个叫做乌图美仁的地方。
这人,就是满都拉图?
然而这一切,却给十年前的一场事件给打破了。
我咳了咳嗓子,说真没想到一破和尚庙也有那么多的屁事儿啊?
瞎眼老头说满都拉图负责整个悬空寺的伙食,虽然寺内有大量的面粉和青稞,但偶尔也会出来采购和图书一些生活物资,还有蔬菜水果;他在寺内不受待见,憋闷得很,我觉得他应该会想出来透口气的……
瞎眼老头咧嘴笑,说这个就要看我们的运气了,你说呢?
这叫做自投罗网。
瞎眼老头跟这巴根应该很熟悉,坐下不久,便跟他谈起了想要见一下满都拉图,问他这几天如果见到的话,帮他传个话,说王东来想要见他,问是否肯来一见。
首先一点,那就是江湖人都不太看得起悬空寺,觉得这帮和尚整日吃斋念佛,却没有干啥好事,居然养出了智饭和尚这样一畜生来。
而在吃早餐的时候,瞎眼老头跟我们商量起接下来的事情。
瞎眼老头又问,说他旁边有没有别的人在呢?
除此之外,我们并不关心悬空寺在这一次的事件中,到底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和损失。
老鬼说我自然能够看得出来,若是比起来,你我也未必是此人的对手。
事实上,相对于瞎眼老头对悬空寺的担心,我和老鬼关注的重点,却是落在了黄养鬼身上。
悬空寺有一些人参与了黄山龙蟒事件,大部分人都葬身于那一场变故之中——这并不算什么,毕竟当时江湖上死在其中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关键在于悬空寺的一名弟子,真正得罪了茅山宗,也得罪了如日中天的黑手双城。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黄养鬼和程程才会将目标定在悬空寺的身上,因为即便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江湖上对于m•hetushu•com此事,也不会有太多的关系。
老鬼一拍手掌,说那好,就这么干。
就如同在绝望和寂寞之中变老死去一般。
瞎眼老头说他怎么回复你的?
我没有跟他一起,而是提出了一个问题:“悬空寺三百多号人,防备若是森严一些,那黄养鬼这帮人还有什么威胁呢?我怎么觉得该害怕的,应该是他们啊?”
虽然后来茅山宗也并没有怎么找悬空寺的麻烦,但随着那智饭和尚被黑手双城从东南亚生擒回来,当众宣判而死之后,悬空寺的境遇就变得有些尴尬了。
少年摇头。
听到我的提议,老鬼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说你真觉得南海一脉什么妖魔鬼怪都收啊?
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有这样的想法。
他敲开了门,结果一个穿着蒙古传统服装、满脸络腮胡的大汉走了出来,瞧见他之后,大声地叫着“玛桑”,然后跟他紧紧地抱在了一块儿。
我说你确定?
老鬼摸着鼻子,说厨房,听着不像是什么大人物啊?
他孙女说爷爷,是不是人家都不记得你了?
他叫他家一十三四岁的二小子跑到市集上面去盯着,然后招呼自己婆娘张罗饭菜,又叫大女儿帮我们整理晚上休息的地方。
她瞧见高大俊朗的老鬼,顿时就两腮绯红,生出许多少女情愫来,也表现出了蒙古族少女特有的热情,弄得老鬼有点儿吃不消的样子。
瞎眼老头见问不出别的什么东西,便挥了挥手,让他离开,然m.hetushu.com后有些疑惑地说道:“为什么会这样呢?”
瞎眼老头说悬空寺传承千年之久,虽然近年来破落了,但是整个寺庙之中,也有三百多名僧人在修行,牙齿和舌头还会磕磕碰碰,这么多的人在一块儿,难免会有一些龃龉。
最典型的一个例子,按理说悬空寺作为曾经的江湖名门,是绝对不可能跟荒野大镖客、毛一马这样的大盗恶客混在一块儿的,因为不屑。
如果我们就这般直愣愣地冲到那悬空寺去,告诉他们有人要过来对付他们,并且要拿走悬空寺负责镇压的黑舍利,只怕他们会觉得我们都是帮疯子、精神病。
原本关系不错的,慢慢就少了来往;而原本就没有什么来往的,更是把悬空寺当做了空气,或者避而远之。
老鬼微微一笑,说不知道,这东西得等大家试一试才知道。
巴根是个憨厚汉子,听到吩咐之后,连忙点头,说好,一定照办。
我说是么?
而现如今那吴法禅师居然跟这帮人同流合污,就能够感觉到悬空寺在自甘堕落。
我们点头,说好,问接下来呢?
两人随意聊着天,一路开着,早晨的时候停了一回车,瞎眼老头的那个房车十分厉害,上面厨灶一应俱全,所以我们旅途中享受了一回丰盛的早餐。
瞎眼老头说能干的事情多了,比如将我们给弄到寺院里面去,然后等待着那帮家伙的到来,杀他们一个出其不意。
到底是死了,还是给转移了,都得给一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