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二十六章 并非主场,暗中策划

我们当天就藏在了满都拉图采购队伍的菜筐之中,然后给一车拉到了白狼谷。
会空大师叹了一口气,说法江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修为却极为惊采绝艳,就连老衲,也不是他的对手,而方丈的一干心腹都听命于他,我们这把老骨头,只怕改变不了什么。不过我私底下也有一些亲近之人,到时候相互说一声,希望能够将此事避免,免得生出许多祸端来;而此事,也得劳烦三位了。
会空大师点头,说一甲子之前,与南海剑魔有过几面之缘,至今仍能记得他的风采,只可惜后来他从来未有现身过江湖,我还以为他是……
如此恢弘。
在旁一直沉默的瞎眼老头这时方才插嘴说道:“正因为如此,我们才需要阻止这帮人拿到黑舍利,因为黑舍利若是落入了他们的手中,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而即便是大兵压境,悬空寺这儿只要将要道给断了去,他们也未必能够冲得上来。
这一路隐匿身形,我也来不及太多打量那闻名于世的悬空寺,匆匆瞧了一些,才发现这悬空寺并非主体悬空,寺院的大部分建筑主体其实是深嵌入那山体里面去的,露在外面的,大部分都是一些亭台楼阁和走廊通道。
我和老鬼的猜测差不多都一致,想要潜入悬空寺,盗取那黑舍利,肯定绕不开这件事情,那就是悬空寺的内部人员。
如果没有人在内部配合此事,她们肯定无功而返,和图书但倘若有人呢?
会空大师听到,忍不住问道:“南海一脉?你们是剑魔,还是剑妖的徒弟?”
这件事情不是没有先例,在悬空寺的历史之上,一共经历过三回,最近的一次是民国时的西北三马想要悬空寺出山,被拒绝之后,出动了两千大军攻打此处。
我们被安置在了悬空寺大厨房的临时库房里,随后满都拉图找了个机会,将我们转移到了他的房间。
说罢,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想一想,这话儿说了,也有千年时间了。”
黄养鬼知不知道呢?
会空大师说若是召唤出了那邪佛摩柯难,恐怕这世间也再无佛主护佑了。
因为他知道一个道理,最坚固的堡垒,往往最容易从内部击破。
这个没有人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黄养鬼既然选择先从悬空寺开刀,肯定是已经确定好了人选,有着充足的把握,才会现在动的手。
我诧异,说只是什么?
然而到底是谁呢?
老鬼一愣,说我还有一位师兄叫做天山剑客?
他说得抽象,我有点儿把握不住,说大师你的意思,是那程程的来历不简单,并不仅仅只是荆门黄家的背景?
会空大师说那是当然,怎么,你不知道?
老鬼摇头,说倒是未曾听师父提及过。
如果是强闯,我很难想象他们到底出动什么样的人马。
在这样的地方修行,整个人的心情都变得纯净了许多。和*图*书
从海天佛国的经验,我们知道黑舍利最有可能藏着的,应该就是大雄宝殿的佛像身体里,然而这情况未必适应于悬空寺。
满都拉图将我们安置在这儿之后,然后便办事儿去了,瞎眼老头对悬空寺十分熟悉,也没有再多打量的心思,盘腿隐藏在角落的阴影里不再说话,而我和老鬼瞧了一会儿之后,也失去了新鲜,开始聊起了黄养鬼的事情来。
想一想一两千人的吃喝拉撒,那得有多么热闹?
听说悬空寺最为辉煌的时候,曾经拥有一千多名的僧人,还需要接待许多香客。
会空大师摇头,说不,如果对方只是光有荆门黄家的这个背景,我倒也没有太在意,但是你说起那个小女孩儿程程的手段,却让我感觉到有一丝危险。
有着这一层关系,双方算是有了初步的交情,当听我们提及那黄养鬼,和她们所带的队伍准备前来悬空寺找麻烦的时候,会空大师并不意外。
我说大师指的是?
结果最后悬空寺自断天梯,被围困了一个月之后,最终以西北三马退兵为结束。
我一听,惊讶地问道:“大师你认得我师父?”
打铁还需自身硬,主要是看当局者。
他说道:“悬空寺收藏镇压黑舍利的事情,其实并不是什么秘密,消息稍微灵通一点儿的都知晓,不过至于黑舍利藏在哪里,这个只有历任方丈和传功长老方才能够知晓,打它主意的,这一m.hetushu.com千多年来都不曾断绝过……”
会空大师神色严肃地说道:“六舍利齐聚首,大魔王再返世,天下一片晦暗,混沌巨兽吞噬……”
黑舍利到底藏在什么地方,这事儿除了悬空寺的方丈知晓之外,我估计也只有最多一两人知道。
听到这话,我、老鬼和瞎眼老头皆拱手,说道:“义不容辞!”
悬空寺以前有底气,但现如今却未必能够幸免。
至于瞎眼老头的孙女王九妹,则被留在了巴根的家里等待消息。
悬空寺经历过好多次兵灾,最后都没有被征服,这才是满都拉图的底气,然而当我提及了吴法禅师的事情之后,他却终于妥协了。
会空大师说你师父那人当真是惊采绝艳,只可惜不怎么传出名声来,不过教徒弟的手段倒是强得厉害,早年间有一位天山剑客,便是他的徒弟;只可惜后来迎战苏俄人熊的时候,被人海堆死,至今仍被传颂;后来的一字剑,天下第一杀手亭下走马,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我有些奇怪,说按理说他法江只是您的后辈,为何会这般嚣张行事呢?
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黑舍利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我说大师,你的意思是不必在意?
这事儿让人有点儿惋惜。
诸多疑问让人头疼,而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动静,我和老鬼当下也是心中一凛,下意识地藏在了角落处,这时门开了,满都拉图先走了进来,随后是一个眉毛长和*图*书到嘴角处、老态龙钟的老僧人。
会空大师点头,说这是自然,如果能够把这些人给网罗其中,甚至将海天佛国丢失的那一颗黑舍利给收回,镇压在悬空寺中,无论是对整个江湖,还是天下,都是一件好事,只是……
老僧人跟瞎眼老头是认识的,两人打过招呼之后,满都拉图开始给老僧人介绍起来:“师叔,这两位是王老哥的朋友,也是带来这消息的人,南海一脉,王明、老鬼。”
满都拉图之前的骄傲不是没有道理,悬空寺这儿的地形特殊,易守难攻,要想贸然闯入这儿,恐怕会吃上大亏。
我问此事我们既然已经有所防范,是否能够设一个局,将那帮人给一网打尽了去?
旁人听得入神,纷纷问道:“什么话?”
悬空寺建立在白狼谷的山壁之上,车子抵达不到,需有一段的山路要走,不过这并难不倒满都拉图,他自己一个人担着我和老鬼,而另一名心腹手下担着瞎眼老头,就这么一步一步地进了悬空寺里。
作为相当一级的负责人,满都拉图的房间是一个独立的空间,镶嵌于山壁之中,外面有两米多的木制建筑,有窗户打开,可以眺望远处山谷,此时雾气浓郁,萦绕在半空之中,宛如人间仙境一般。
会空大师说道:“现如今悬空寺的方丈是会能,他人在闭关,寺内一应事务皆有他的大弟子法江掌握;那个法江为人最是跋扈,目中无人,我们将此事说与他知道,只m.hetushu.com怕会适得其反。”
我和老鬼站在窗口,望着周遭望去,瞧见那构建于山壁之间的亭台楼阁和大雄宝殿,当真是巧夺天工,可以想象得到当年悬空寺最为繁荣的时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盛景。
在满都拉图的招呼下,我们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这人应该就是满都拉图说过能够帮我们的长老了。
会空大师摇了摇头,说其实这些天来我的心绪一直不宁,在打坐参禅的时候,仿佛能够听到佛的声音,告诉我一些我也不理解的事情,现如今听到你们所言,却突然间心有所悟,恐怕这百年大劫就将到来,各种邪恶势力也将纷纷出炉了,悬空寺深陷其中,未必能够避免啊……
所以上悬空寺的好一段路程,其实是后来重新修筑的。
然后又给我们介绍道:“这是我师父最信任的人,我师叔会空大师,也是悬空寺的资深长老。”
说罢,我简单介绍道:“我是南海剑妖的弟子,而我身边这位老鬼,是南海剑魔的……”
老鬼说道:“我师父为人比较低调,不怎么肯出世。”
不过正是如此,使得这悬空寺的占地面积变得无比广阔,并不弱于我曾经见过的佛门之地。
会空大师点头,说当年我与会净师兄曾经对黑舍利有过交流,他告诉我,当初天竺高僧来华,将黑舍利交给悬空寺的时候,曾经告诉过当时的方丈一句话。
只可惜,现如今的悬空寺,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三百多号人了。
事半功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