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三十一章 悬空大战,一触即发

他将满都拉图给扶了起来。
我心中了然,而这时却听到老鬼怒吼道:“你这孙子,别走!”
黄河大师是前代传功长老,对于黑舍利的事情,自然是有所知晓的,他说守住大雄宝殿,那么黑舍利肯定就藏在了大雄宝殿。
她出现的机制乃西方传承,并不会被捆仙绳所束缚,只可惜她手中的刀并不锐利,斩不开捆仙绳。
我看着云陌阡节节败退,而有十来个黑袍僧人朝着我们这边扑来,有人大声喝止他,说宝善你住手,不想活了么?
老鬼与法江的那一掌,将这场变故引入了最高潮,一股爆破的气流从两人交击的地方朝着四面八方吹了出去,好多人在这样的狂风之中连站着都有些困难,纷纷跌倒了去,而这时我再出一刀,将瞎眼老头身上的捆仙绳也给斩破了去。
黄河大师猛然一挥手,那吴法和尚一下子就跌倒在了后面去。
我猛然扭头,却见那法江与老鬼交手几个回合之后,虽然并未落败,却也没有斗志,人朝着旁边几个身位转移,人居然就消失于黑暗之中了去。
穿黑色僧袍,应该是茗菁阁的人,然而听到他的话语,我在犹豫了一秒钟之后,还是没有再挪开。
有一个竹竿一般瘦弱的和尚应了一声,然后带着一队僧兵朝着外面扑去。
随着这惊呼,陆陆续续有人惊呼,那大雄宝殿、藏经阁、千佛殿、塔林和广慧庵都燃起了火焰来。
那法江不管周遭,而是转www•hetushu.com过身子,朝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悬空寺里的和尚虽然天天吃斋念佛,但并不都是傻瓜,瞧见这副情形,不少人也都明白了这里面的是非曲直。
而这帮人刚刚离开,吴法和尚居然准备向满都拉图下狠手,高举着手中一根两寸长的小禅杖,朝着拼命挣扎的满都拉图脑袋砸去。
法江哈哈一笑,说按理说师叔祖你辈分和地位甚高,我也说不得什么,不过你既然自己承认了,那就怪不得弟子铁面无私……
面对着黄河大师的陡然出手,法江却显得并不畏惧。
话音一落,在大殿四周,陡然传来了古怪的咒诀来,我抬头望去,却见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居然都出现了一个满身白色花纹的光头男子。
宝善小和尚毫不犹豫地说道:“为了悬空寺……”
就仿佛火山喷发的一瞬间。
唰!
我能够感受得到他眼中散发出来的杀机。
这一刀,不差分离地斩在了老鬼的捆仙绳之上。
黄河大师感觉到天旋地转,稍微稳住点精神,一脸错愕地看向了法江,难以置信地说道:“你这是什么?”
啊……
他刚要动身,这时瘫软在地的黄河大师突然出声说道:“守住大雄宝殿,守住那里!”
黄河大师望着法江说道:“照你这么说,这些人是你从我的离风洞中找出来的,我便也是勾结外人的叛徒咯?”
轰……
一刀,我将前面五根铁质http://m.hetushu.com僧棍给斩断了去,然后这一刀拐了个弯,将一人脖子给抹断了去。
我余光打量,却见此人是一个身穿着黑色僧袍的小和尚。
见血了。
砰!
解开了,在捆仙绳被松开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被封禁的力量在那一时刻,陡然间从心脏往着全身百骸处涌动而去。
明白这事儿了,自然也有血性汉子,有人冲着那长得又白又胖的吴法和尚怒吼道:“你们这帮败类,悬空寺就要毁在你们手里了……”
这东西是有一整套法门的,他手忙脚乱,显得十分紧张。
为了悬空寺!
我相信悬空寺总有明智之人,不可能全部都被蒙蔽了双眼,而这一次我却是赌对了,那小和尚冲到我的身后来,赶忙给我解起了捆仙绳。
捆仙绳一断,瞎眼老头立刻站了起来,先是冲到了黄河大师和满都拉图的身边,检查了一下他们的伤势,然后对我喊道:“王明,你照顾好他们,我去看护黑舍利。”
这绳子坚韧无比,即便是我这巅峰一斩,却也只划出了一道细线来,然而我并不灰心,左手化作剑指,拍在了额头上。
而这时云陌阡则与法江交起了手来,试图缠住他。
这时我也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我瞄中了在大殿四角念咒的那几个光头。
逸仙刀对捆仙绳,捆仙绳完败。
大殿之中一片混乱,经过刚才短暂的交锋,殿内倒下了十几具尸体,而茗菁阁的人到底不多和图书,被群起而殴之后,纷纷朝着外面退去。
一直冷眼旁观的黄河大师终究还是忍耐不住了,一把抓住了吴法和尚的胳膊,让他不能再下一寸,然后盯着法江说道:“这些人,是悬空寺的僧人,是你我的亲人,你便是这么执掌悬空寺的?”
这一刻我期待了不知道多少个时日,所以从桃花扇拔出了十字军血刀的那一刹那,我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逸仙刀。
瞎眼老头浑身一震,没有任何犹豫,一个箭步,人便飞了起来,紧接着他的肩胛骨之下,突然长出了一对肉翅来,然后朝着殿外飞了出去。
来人正是云陌阡。
黄河大师。
挣脱开了捆仙绳的老鬼猛然一吼,宛如猛虎出笼一般,冲向了垂垂危矣的云陌阡。
他虽然告诉过我,并不太喜欢这个我给他准备的礼物,然而事实上,他给我的感觉却仿佛有一些遮遮掩掩,明明就很在乎,但却故作冷漠。
这种声音就好像有人在用音响放佛乐,嗡嗡作响之间,一重交叠一重,一重再叠一重,交叠成音浪,将整个大殿都笼罩其间。
这不是结束,紧接着我猛然撞入了人群之中,将这帮助纣为虐的家伙给三两下逼退,回身过来猛然一刀劈下。
一道流光从我额头上的伤疤处陡然射出,然后再一次落在了捆仙绳上面。
法江一步踏前,表情平淡地说道:“极乐咒,它能够与你身体之内的某种物质相互共鸣,让你所有的修为都在一瞬间燃烧,和_图_书化作感悟——此事之后,师叔祖你的境界必将得到极大的提升,唯一可惜的,是此时此刻的你,将动弹不得……”
眼看着就要将满都拉图砸了个对穿,这时有人平托起了这凶器来。
我出手了。
这一声呼喊立刻引发了众怒,十几个硬骨头的和尚便朝着吴法和尚和他身边的茗菁阁人员冲去,而也有的人朝着殿外的走廊跑去。
他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那铁制的僧棍已经离我和他只有几十公分了。
而就在这时,站在窗边的人高声喊道:“不好了,天王殿着火了……”
法江丝毫不以为杵,点头致意道:“多谢师叔祖夸奖。”
他说罢,猛然扬起了右手,高声大叫道:“念咒!”
如果说理由,那就是为了悬空寺——不问身份,不问能力,他和那些奋力往外面逃走、又或者奋起与茗菁阁众人反抗的那些僧人一般,因为对悬空寺充满了最为热忱的热爱,方才会在这一刻,不顾性命地选择出手。
有灰尘簌簌落下,而就在此时,我身后突然出现一人,我下意识地想要躲开,那人却低声说道:“别动,我知道捆仙绳的解法。”
黄河大师愤然说道:“你这畜生,竟然在食物里下毒!”
我猛然回身,左右一望,不见几个主要人物,心中愤怒,抬起了头来。
而在这样的气氛下,黄河大师突然间脚步不稳,一阵摇晃之后,向后退了两步,人与满都拉图一同得到在了地下去,而与他一同跌倒m.hetushu.com的,则还有人群之中十几个年纪挺大的僧人。
他们盘腿而坐,然后不断地念着经诀。
只可惜此刻的我被那捆仙绳弄得结结实实,一点儿气息都使用不出来,而就在这时,突然间有一道倩影出现在了我的跟前,手中锋芒一动,却是斩在了我手上的绳索。
咔……
听到钟声响起,众人纷纷朝着位于悬空寺顶端处的钟楼望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法江则大声喊道:“法海,去给我看一下,到底是谁在胡乱敲钟。”
我看到法江化作一道旋风,陡然冲来,而云陌阡又没有能够解开绳索,便猛然一跃,朝着旁边躲开了去,却见法江一拳打在了我身后的一根巨大柱子上,力道甚大,传递到建筑里面,却使得整个大殿都为之摇晃颤抖。
大雄宝殿?
我提着血刀,冲到了大殿门口,却见这儿通向寺内的栈道居然被人给摧毁了去,一堆人堵在了这边的台阶上,不得前进。
他眯眼盯着这位前一任的传功长老,嘿然笑道:“那请师叔祖教我,如何对付这种吃里爬外、勾结外地的叛徒?”
一切皆是虚妄,唯有力量永存。
双方一推一拦,立刻就发生了冲突,四周都是一片混乱。
位于千窟壁之上大殿的众人顿时间就焦躁不安,有人想要出去救火,而这时却被茗菁阁的人给拦住,吴法歇斯底里地大声喊道:“不要乱动,这时敌人在使坏,不要中他们的计策,你们在这里安静等待,我们自有人处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