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四十一章 占堆自爆,吵闹分家

然而这畜生的身体虽然停住了,但体内却处于不断变化之中,老鬼感觉有一些把握不住了,对我喊道:“老王,过来帮我镇压一下他……”
果然,宝善开口说道:“黄河太师叔祖、会空大师等长老现在正在毗卢殿那里,跟方丈冲突,扬言要另立门户,各位能否过去,帮忙劝一劝啊?”
会空禅师刚才与满都拉图等人交流过了,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一脸诚恳地说道:“方丈一时半会儿,可能弄不清楚这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我却知道各位在这一场劫难中,对我悬空寺有大恩;你们放心,有什么用得着我的,老衲决不推辞。”
站在窗边,能够看见大半个悬空寺。
不过云陌阡倒是没多久就过来了,然后被老鬼背众人,将其收入囊中。
几秒钟之后,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插嘴说道:“你们来自藏区?”
噗通!
我点头说好,而老鬼则略带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没想到对方在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居然还有这一手。”
而远处则传来了程程的怒吼声:“占堆,占堆……”
满都拉图有些撑不住了,聊了两句,便直接躺在木榻之上睡着,而我和老鬼、瞎眼老头等人也因为之前的战斗实在是太过于激烈,所以也没有多言,各自找地方打坐修行。
我说方丈会能。
人打服了,开口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吴法和尚别的不说,这硬着头皮撑面子的架势倒是有的。
我心hetushu.com中诧异,刚要上前,就瞧见老鬼终于忍耐不住了,慌忙将这畜生往空地上扔了过去。
我心忧千窟壁那边,说我们还有一个同伴……
单独面对他的时候,我的心中充满了愧疚之意,对他说对不起。
我们之前的奋力厮杀,就不是没有意义。
他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恶狠狠地说道:“这里可是悬空寺,你要杀,便杀;但你可得想好了,是否能够承受得住我师父的愤怒……”
这一掌,有着老鬼南海降魔录的九层功力。
瞧着他不断拍打,我也差不多能够理解了他的战略,知道你嘴硬,那就先把你打服了。
满都拉图自然知道我这句话,是对那位坠崖身亡的小沙弥讲的,不过他还是摆了摆手,叹了一口气,说这一夜,不知道有多少悬空寺的僧人为了自己心中的真理死去,宝清也是,死得其所;至于各位,如同会空师叔所说,别人可以抹杀,但更多的人心中明白,是你们救了悬空寺。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死鸭子嘴硬,就是硬着头皮撑住。
啊?
吴法和尚先前隐藏在暗处,应该是有瞧见过老鬼的厉害,此刻虽然老鬼恢复了正常模样,却也是吓得直哆嗦。
出手在半空中的时候,那畜生口中大叫了一声,因为太过于凄厉,所以我听得不是很真切,紧接着就瞧见这玩意陡然之间膨胀了起来,而下一秒之后,化作了漫天的血肉,朝着四和_图_书周扩散而去。
我没有说太多,只是讲明了两件事情——第一,程程和法江是方丈会能擒住的;第二,刚才那一场暴雨,是他祈祷下来的。
怎么回事?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余光处瞧见有好几人都被这爆炸的冲击波给冲倒在地,哀嚎声起。
此时已是白天,大雾弥漫,朦胧中,能够瞧见这个千年名刹的大部分建筑都已经被损毁了,有的一片废墟,有的则直接坠落了山崖之下,形成了触目惊心的断桓残壁。
如此一直等待,会空禅师却还是没有回来。
她此刻醒了过来,虽然被捆仙绳束缚住,修为拘禁,但意志却没有泯灭,瞧见自己最为信任的手下自爆身亡,心中的那股恨意通过他那明亮的双眸传递而出,让人心中骇然。
场景看得有些凄惨。
或许在会能方丈那儿,我们是热脸碰见了冷屁股,但是终究有人懂我们。
刚才我们的搏命相救,让瞎眼老头心中充满好感。
那人缓缓说道:“占堆。”
老鬼上前,准备动手。
我打坐回气之后,便一直没有睡着,站在窗边,一直往外眺望。
说罢,他叫来了满都拉图,引着我们离开,并且承诺回头将云陌阡给送回来。
而正是这般不错的视界,却使得我将悬空寺的破败整个儿收入了眼中。
老鬼摇头,说黄养鬼刚才跑得太快了,我没有注意得了其它。
他试图挣扎,结果给老鬼牢牢控制住。
会空禅和图书师和满都拉图的话语,让心中本来有些芥蒂的我和老鬼,凭空多出了几分温暖。
老鼠男一阵哆嗦,紧接着有白沫从口中流了出来,而一掌之后,老鬼并没有停手,而是在老鼠的全身各处要穴一阵点。
我瞧见他这般着急,不由得一愣,说怎么了?
在满都拉图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一处并没有被焚毁的小阁楼里,这儿离大雄宝殿并不算远,而且居高临下,视野十分开阔。
他哪里会责怪老鬼,反而是一番安慰。
虽然无法审问到程程,但瞎眼老头却生擒到了一头长得跟下水道里面钻出来的大老鼠,这东西有点儿像是忍者神龟里面的斯普林特大师,活脱脱一条人形老鼠,有着毛茸茸的外表、诡诈的眼神和强壮的肌肉。
我们不再在此处纠结,而是过去,与瞎眼老头儿会面。
这小和尚在千窟壁大殿一战,表现出了强大的内心来,让我为之钦佩,瞧见他这副模样,便知道问题可能有些严重。
他夷然不惧,冷声哼道:“我等着。”
瞎眼老头说看起来像是妖丹,不过又十分特别,蕴含了很另类的力量,回头降服过后,我仔细弄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秘密来。
我说你刚才没有瞧见他师父出手?
来者正是之前弃暗投明,护翼在黄河大师身边的小和尚宝善。
那玩意就像一个新的生物,拼命抖动,好在瞎眼老头的手段也高明,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皮囊在,三两下,将其装http://m.hetushu.com进了里面去。
听到这话儿,我的脑子里莫名就浮现出了一个对应的名词,叫做降妖除魔,克敌制胜。
他走进来,瞧见我们之后,使了一个佛礼,然后焦急地说道:“几位,若是有空,能否跟小僧走一趟?”
老鬼的脾气那叫一个爆,他刚才面对着那恐怖的双角罗刹,都能够采取最为暴戾的手段,将其活生生扯成了两半,此番追黄养鬼失望而回,本就心中一肚子火气,听到这话儿,哪里能够忍,上前就准备动手。
仅仅凭着一个名字,就确定了对方的来历,那人也是陡然一惊,然后奋力摇头,说不是,我不是……
那玩意昏死了过来,不过经我们的要求,瞎眼老头却毫不犹豫地将其弄醒了过来。
就这简单两句话,老鬼终于停住了挣扎。
它无比硕大,表面上尽是墨绿色的浆液,然后有粘稠的细丝垂落下来,仿佛感知到了我们的关注,居然朝着山崖下飞了过去,不过一旁的瞎眼老头儿早有准备,猛然一阵飞扑,抓住了这硕大心脏。
老鬼点头,说姓名。
老鬼大概狂殴了对方三五分钟,这人形老鼠终于如同一滩烂泥一般瘫软在地了去,他方才将对方一把揪住,然后高高举起,淡然说道:“会说话不?”
我慌忙把他给抱住,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强龙不压地头蛇,我们如果想要审问这小妖女的话,就得忍耐一些。”
老鬼摇头,说他师父是谁?
老鬼这世界上谁的面子和*图*书都可以不给,但却无法对我说出“不”字。
我离得近,下意识地转身,感觉好像后背被人猛然撞击了一下,要不是马步还算是稳,只怕也得跌落在地了。
而即便如此,他还是心有不甘地说道:“这龟孙子跟法江那吃里爬外的家伙肯定是一伙儿的,哪里轮得到他过来耀武扬威?”
到了中午的时候,突然间有一个面熟的小和尚来到了这边的小阁楼,噔噔噔跑了上来,推开了门,我凝目一瞧,开口说道:“宝善师父?”
老鬼这回没有再客气,一把揪住了那家伙的胸口,然后拍了一掌。
我们在这里聊了一会儿,这时会空禅师过来招待我们,说现如今悬空寺处处破败,仿佛废墟一般,实在无法好生招待各位,若是不嫌弃,便先去我的住处暂歇,回头审问那小妖女的时候,我再陪你们一起吧?
满都拉图陪着我们过来,并不是招呼我们的,他在昨天的时候,经受了太多的折磨,如果不是靠着坚强的意志在支撑,恐怕早就垮下去了。
他感受到了对方的强大。
那人撩开眼皮来,无力地打量了老鬼一眼,然后说道:“会。”
我转过身,瞧见地上一片血肉,有一颗宛如椰子般的心脏凭空悬立。
我和老鬼跑到跟前来,我低声问道:“什么玩意?”
而即便如此,他依旧是恶狠狠地盯着吴法和尚,遥遥指着他说道:“我在看着你,不要露出自己的马脚,否者我会亲手杀了你,就跟刚才那怪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