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五十七章 了结因果,斩魔消息

老鬼都有点儿看不下去了,说王明你干嘛啊?
我眯着眼睛,瞧见这荒野大镖客在那儿扮可怜,一步一步地走上前去,然后说道:“是谁出的主意,让西北局抓我们的?”
我眼睛一亮,说也就是说,斩魔决现如今,在那天山派掌教公子蒋涛的手中?
秋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我拿刀锋划破了左手食指,点在了额头之上,然后说道:“我发誓,如果荒野大嫖客说出了斩魔决的下落,我绝对不会动手杀他!”
而即便如此,他这一身刀法,凌厉极致之处,也的确当得起西北第一刀的称呼。
我叹了一口气,说你的外号,叫做寸草不生,多么嚣张和霸气啊,别这样,英雄一世了,何必在人生最后的谢幕仪式上,做起了狗熊来?
一道破空之声陡然响起,西北第一刀陡然出刀,猛然劈了过去,“铛”的一声,他被那磅礴的龙脉之气给震得往后连退了好几步,然后我腾身跳在了半空之中,伸手一抓,逸仙刀瞬间变大,化作了寻常刀剑大小,被我捉在手中,然后猛然下劈。
最可恶的事情还属于这帮人明面上打不过,居然还将事情给捅到了西北局去,让我和老鬼免费吃了一回牢房。
于是我又扬起了那一把阔口刀,而老鬼按在地上的荒野大镖客则慌忙大喊道:“别、别杀我……”
荒野大镖客在赶路,匆匆忙忙,并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处有一双眼睛在和_图_书盯着他。
荒野大镖客点头说道:“对,就是在他那儿。”
我的十字军血刀被放在了桃花扇那儿,手上并无它物,面对着这种视死如归的刀法,没有别的手段,只有一招。
老鬼认真地想了一下,说好事成双,不如我们再凑一个?
疯道人抓着手中的大馕饼,擦了擦胡子旁边的碎屑,然后抬起头来,良久之后,方才不屑地说了一句:“死骗子。”
不过我依旧没有理会。
荒野大镖客说东西没在他手上,后来蒋涛从杜老七口中听说了这事儿,于是花了大价钱,从皮三儿的手中买去了。
西北第一刀这一下,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而出,所以刀势在一瞬间变得格外浓烈起来。
噗……
说完这话,他双眼一翻,口中大股的鲜血弥漫而出,显然是已经断了气。
天山派的交游还真的是广阔,不但与西北局关系密切,二把手都是出自于天山派,孤傲清高的悬空寺中,黄河大师也跟其相熟,而且黑道方面,荒野大镖客这一票人,居然也眼巴巴地跑过去跟他祝寿,俨然一副西北江湖魁首的架势。
我点头,说好。
唰!
下一秒,我赤手空拳,撞入了对方的怀里。
收起了逸仙刀,我从西北第一刀的手中夺过了那把阔口刀,然后高高举起,猛然下挥,将这人头给斩了下来,又将其身上的衣服剥下一件,把头颅给包裹着,完了之后,我方才提着来到了荒野和-图-书大镖客的跟前来。
西北第一刀之前与我拼斗,在没有逸仙刀、没有启封的十字军血刀面前,也仅仅是旗鼓相当,斗了几十个回合之后还力有不逮,在这旷古烁今的斩人诀面前,更是有些吃力。
望着这个死去的刀客,我的心中突然间多了几分感慨。
听到这话儿,西北第一刀手往腰间一抹,将那把阔口刀给拔了出来。
逸仙刀从他的身后陡然刺出,刀尖差点儿就刺进了我的胸口来。
五分钟之后,我瞧见老鬼拦在了山路跟前,而荒野大镖客与西北第一刀两人不敢与其交锋,却是转身往回赶。
荒野大镖客说传说中逸仙刀配有三部刀诀,分别是斩人、斩魔和斩神,我不知道你学了什么,但如果我告诉你斩魔刀决的下落,你能否饶我一命?
荒野大镖客说等等,我想一下。
终归到底,都是他几人的错。
我没有再理会他了,继续扬起了手中的刀来,而这个时候,他突然高声喊道:“等等,我想到了,那天疯道人说你的那把飞刀,是传说中的逸仙刀,对不对?”
逸仙刀,斩人诀。
不是冤家不聚头。
他到底是民间的实力派演员,这一动情起来,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当真是感人肺腑。
荒野大镖客慌忙摆手,说不是的,后面的事情,都是杜老七操作的,我根本就不晓得……
我说你朋友在哪儿?
老鬼将他制服在了雪地之中,也没有http://www.hetushu.com再一步的动作,而是等待着我。
我说对啊,咱两个人之间,该咋闹咋闹,这都是江湖内部的事情,你们去扯上朝廷六扇门,这算个怎么回事呢?不过你最终不是也没有阻止么,是不是心里面有那么一点儿侥幸,想要让鲁宗仁那厮将我直接弄死在监狱里面啊?
如此两人连拼斗了七八回,西北第一刀就力有不敌,往后退了两步,然后我没有任何意外,将逸仙刀扔向了半空之中。
我说我不杀你。
西北第一刀既死,我回过头来,却见荒野大镖客也给老鬼制服了。
我说没错,咋地了?
荒野大镖客大叫,说是吴法和尚和杜老七两个人出的主意,我一开始是不同意的。
阔口刀停住了,我往旁边移动了几分,强忍着心中的激动,然后问道:“你怎么知道的斩魔决?”
仿佛是老鼠见到了香油,赶了一天一夜路的我们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老鬼身子一轻,人在积雪之上飞踏而走,绕了一个弯子,从那边的雪林处走近路去拦截,而我则奋力往前狂追。
我正好堵了一个正着。
荒野大镖客说我、我觉得这个有点儿不合江湖规矩。
我说咱们不是去给天山派的掌教贺寿么,双手空空总是不好,这西北第一刀不是上了通缉榜么,人头怎么着也得值个十来万,我送过去,多少也是一点儿意思。
呃……
荒野大镖客满怀期待地说道:“快把我给放了……”
hetushu.com倏然起敬,说毛一马,你是个值得人敬重的对手,来吧,我让你瞧一瞧真正的刀法。
荒野大镖客连忙拦住他,说贤弟,可别冲动,我们……
西北第一刀冷笑,说正有此意。
他几乎是没有怎么抵抗,便给老鬼撂倒在了地上。
荒野大嫖客,哼哼……
我停顿了一下刀势,说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虽说后来这事儿给萧副局长和宋思明摆平了,但我的桃花扇正是在这一次给人顺走了的。
荒野大镖客说你先答应不杀我。
他身边还有一个人,虽然没有回头,但我能够瞧得出来,应该是西北第一刀。
你欺负别人,那就算了,欺负我南海一脉,这可就不行。
说罢,他拔刀而出,就朝着我这边快步冲了过来。
唰!
西北第一刀却是比他有骨气,冷冷说道:“还扯个屁啊?双方都已经撕破了脸皮,何必假惺惺地在这里摇尾乞怜,乞求别人的谅解?早干嘛去了啊?”
那家伙瞧见我这利落的手法,可比他们这帮悍匪要残忍得多,一时间腿肚子都在抽筋,身子直哆嗦。
我的手,抓住了他的手。
不过你错就错在以为可以凭借着这声势,随意欺负人。
荒野大镖客听了狂喜,然后对我说道:“我有一个朋友,叫做皮三儿,他是个土夫子,做的事挖坟倒斗的活计,不知道在哪个坟头里挖出这么一册斩魔决来,里面讲得有其来历,我才知道诸多重重。”
被一刀刺破了心脏,双手被捉和_图_书住,毫无还手之力,这西北第一刀从喉咙里迸发出了三个字来:“好刀法!”
他话都没有说完,脑袋突然古怪地一转,咔嚓一声,人便直接死了过去。
荒野大镖客被我卸去了右臂,此刻仅剩一条左手,匆匆往回赶,瞧见我拦在了退路上,先是陡然一惊,然后指着我身边不远、啃着馕饼的疯道人说道:“石前辈,这两人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你若是帮我将其杀了,我管你一辈子的饭……”
只可惜他跟错了人,整日与荒野大镖客这样的大贼混在一起,一身修为却都是助纣为虐了。
这人出身的西北阀门马家堡,倒退一百年,西北之地好几个省都是他们马家的,可以说得上是名门之后,只不过他后来叛出了马家。
如果说四肢健全、巅峰状态的荒野大镖客能够有根老鬼一战的资本,那么这位断臂“杨过”可就完全没有半点儿悍匪之色,甚至连西北第一刀的豪放彪悍都不如。
我说为什么不同意?
如果没有荒野大镖客这帮人的半路伏击,我们就不会惹上那么多的麻烦。
荒野大镖客说你发誓,发血誓。
听完这些,我冲着他笑了笑,说多谢。
荒野大镖客瞧见疯道人面露不屑,顿时就慌了,左右一看,居然跟我商量起来:“王明,之前的事情,是我的错,我是受了小人迷惑,那个悬空寺的吴法和尚,他对你们一直污蔑,痛哭流涕的,我方才烧昏了头,对不起,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