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二章 仿佛在昨天

然而命运便是那般捉弄人,我越是想如此,便越是有各种各样复杂的绳索将我给牵绊,就好像有人拿着鞭子在抽打我前进一般。
就在我沉浸在这种伤怀之中时,突然间有人闯入了吸烟室里来,看见我,嘻嘻笑道:“刚才向馨蓝和梁京他们过来了,知道你也在,便着急要见你,结果到处都找不到你人,没想到你在这儿躲着呢?”
说话的正是之前的那个小辣椒周赵娟,她瞧了我手上的雪茄一眼,说哟,不错啊,这是……阿图罗福恩特吧,好家伙,看不出来啊,王明你挺低调的,私底下却这般壕?这一根雪茄,可不得有三五百块钱吧?
看他样子官儿不大,倒挺有权的,能够开着一黑大奔过来参加同学会,而且还有司机送,算是混得挺不错的了。
我经过打通任督二脉的身高陡增,又有那降服蟆怪儿的脸型转变,额头还裂出一道疤痕来,跟读书的时候根本就是两个人,秦健在车上的时候只是觉得眼熟,此刻下车之后,仔细一看,却以为是认错了人,这才出言道歉。
秦健矜持地点了点头,说好,李师傅你慢走。
当头一个,却是秦健那小子,而他身边的几人,分别是王宽宽、宋荣轩和周赵娟三人,都是与他比较相熟的同学。
我这一开口,秦建变笑了,走上来,使劲儿一拍我的肩膀,说嘿,我刚才还以为是认错了人呢,几年没见,人居然还长了和-图-书这么高个儿,人便变帅了——只是这额头咋多了一道刀疤,破了相?
我也不在乎,微笑着说道:“我不比你们这些地头蛇,刚刚从梁溪那边赶过来的,怕迟到,提前了一些,便直接过来了。”
如此说了两句,周赵娟的性子比秦健和宋荣轩几个爽直一些,聊到刚才的事情来,她告诉我,说你也别怨秦健,他心里一直惦记着向馨蓝,就想趁着这同学会,拉一拉那老同学的手,兴许拉近了自家的被窝里去,所以你过来,他心里面自然是不愿意的。
秦健此人以前是我们班上的班干,还做过一年班长,听梁京说起,此刻在我老家彭城的开发区那边,当区办公室的一副主任。
反而是秦健、王宽宽他们这种最普通的人生价值观,才是我心底里真正的所想,或者说是我心里一直真正渴求却无法得到的东西。
我摸着鼻子,说我跟向馨蓝那都是过去的事情,再说大家以前都不懂事儿,也没啥子。
她这话儿意有所指,讲的是我和向馨蓝之前的那一段感情。
如果我不肯按照它的意愿走,那我便会失去许多珍重的东西。
周赵娟说咱小老百姓的,抽不起,还不兴学点儿奢侈品鉴赏?
这种忙忙碌碌,朝生暮死的生活,并不是我想要的。
我含糊一笑,说当初我读书的时候,比你们小一岁,后来又发育了一会儿。
大家一边说话,一边往大m•hetushu.com堂里面走,秦健很自然地接过了话茬来,十分亲热地过来揽住我的肩膀,说我们几个常见,但王明你却是一毕业就没啥消息了,怎么,最近在哪里发财呢?
只可惜后来我去了南方省之后,慢慢就没有了联系,此刻再一次见到,我忍不住就欣喜,看见杨兵身边有空位,与周赵娟告罪一声,然后坐在了他的身边来。
小厅里十分雅致,不大不小,也有五桌。
他帮着打圆场,讲了几件以前的快活事儿,大家哈哈笑了一阵,来到了二楼一小厅之中。
周赵娟说你知道就好,一会儿忍忍他就行——这家伙自从当了那个管委会副主任之后,脾气就有点儿大,别理他便是了。
说罢,我又与其他几个同学招呼。
杨兵叹了一口气,说能什么情况呢,半死不活地拖着呗……
我说你还懂雪茄?
这一句话说得随意,但给人的感觉却有些不太舒服,我估摸着是刚才从出租车上下来,给人看轻了几分。
如果说这次同学会上面我最想见的同学里面,排个名次的话,杨兵应该能够排得上前三,因为我们以前读书的时候,算得上是玩得比较好的朋友,一起上课,一起放学,一起吃饭,一起去网吧玩红警、帝国和CS……
不过他年纪不大,官威不小,这般微微作态,倒也不失身份,十分威风。
不过我这边还没说话,秦健便插嘴说道:“小娟和图书你这话儿说的,人王明只不过是过来不方便而已,有什么想法。”
我的目光从黑色大奔上移开,却见那车门打开,走下几人来。
我发现在这江湖上,就算是斗得再厉害,再牛波伊,对于我来说,也不能够让我心安。
大家的关系一直不咸不淡的,不至于见面就挤兑我吧?
而那开车的司机并没有下车,而是开口招呼道:“秦主任,我去停车了,一会儿结束你给我打电话。”
我一瞧,嘿哟,居然是杨兵。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心烦什么,不过瞧见这些往日亲密的同学聚在一块儿,我却觉得自己与他们莫名地疏离,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可聊的,便有些心紧。
秦健颇有种刨根问底的心思,说别谦虚啊,做什么大生意呢,说出来给同学们见识见识。
我在座位上干坐了一会儿,发现几人都在忙碌,颇觉得无趣,便起了身,来到了附近卫生间里,放了一回水,洗手的时候发现旁边有一个吸烟室,便摸了一根老鬼送我的雪茄出来,点燃之后,轻轻地抽着。
我听他诉着苦,心中难过,正要安慰两句,突然旁边传来一声陌生而熟悉的声音:“王明?”
我将雪茄掐灭,随手丢进烟灰缸里,说我也不知道是啥,一朋友送的,我抽着甜,就带了两根。
我平日里不抽烟,此刻也是有些心烦。
到底是老交情,可比秦健那帮人要热切许多,热聊了几句之后,我瞧和图书见杨兵的样子有些颓废,胡子都没有刮干净,忍不住一愣,说你什么情况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秦健对我有点儿隐隐的敌意,仔细思量了一下,也没有想起来以前我哪里得罪过他。
如此想想,我的心中越发疲惫。
大家许久未见,陡然碰到一起,陌生中又带着几分亲近,周赵娟是个川妹子,性子泼辣,瞧见我一个人来这么早,便笑了,说王明你什么情况啊,现在离聚会还有一会儿,我们提前过来,是帮忙和接待的,你这么急迫,是不是另有所图?
周赵娟嘻嘻笑,说你还有这样的土豪朋友么,介绍给我认识吧?
比如我师父,比如我的亲人,比如我的兄弟……
想想那个时候无忧无虑的生活,满满都是回忆。
我长期在江湖上飘荡,对于别人近身,有一种近乎本能的防范。
我不想说太多,随口敷衍两句,秦健还要再问,旁边的王宽宽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尴尬,岔开去道:“现在实体经济不景气,大家都是混生活,不谈这个,人来就够了,好多年没见……”
简单解释了一下我样貌的变化,然后两人寒暄起来。
如果有可能,我就像安安静静地找个小城市生活着,悠闲自在,从早到晚。
我一听,说不会是尿毒症吧?
俗话说得好,“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
我跟周赵娟一起返回宴会厅,刚进来http://www.hetushu.com,旁边有人招呼我,说嘿,王明?是你么?
我们这边来得早,厅里都没有啥人,零零碎碎几个,我打量了一眼,感觉不是很熟,秦健他们是聚会的主办方,有许多事情要做,跟我讲了两句话,便自己忙去了,我自个儿找了个地方坐下,却松了一口气。
我不想耍弄他,微微一笑,说大班长多年未见,却不认得我了?
说罢,他回过头来,仔细打量了一下我,有些诧异,开口说道:“先生不好意思,刚才认错了人,以为你是我一大学同学呢……”
杨兵点头,说你知道得倒挺多的,正是这个鬼病,医生说这事儿呢,得换肾脏,不过我父母兄弟都没有匹配的,想找市场上的,又没啥钱……
这是下意识的,我也是使劲儿控制了自己的身体反应,方才没有一把将他给推开到远处去,随意说道:“比不得你们这些堂皇富贵的家伙,我前几年在南方省那边给人打工,最近这段时间不做了,四处跑点儿小生意,赚点辛苦钱罢了。”
我回头一看,拿下雪茄,笑了笑,说不好意思,烟瘾犯了。
我有些诧异,问他怎么了,杨兵告诉我,说大学毕业之后,他进了一家国企,一开始的时候效益挺好的,结果后来一帮领导挨个儿的祸害,慢慢地就不行了;如此在那里拖了几年,本想着跳出来,重新开始,却没想到自己又查出了慢性肾衰竭来,这会儿更不敢走了,于是就不死不活地拖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