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五章 峰回路转时

秦健红着眼,说旧情复燃了,对吧?
我说在。
我说凭什么自罚三杯啊?要喝咱们就一起来喝,我是个实诚人,没人跟我喝,嘴巴和心里都是苦的。
向馨蓝眉头皱了起来,没有理他,而秦健的情绪一下子就起来了,指着我的鼻子说道:“向馨蓝你到底看上了这个家伙什么对方?特么的毕业五六年了,还混成这么一副德性,过来聚会,还打出租车,全身上下的衣服不到两百块钱,你原来就喜欢这样一事无成的男人,对吧?”
我说今天这里有一场大学同学聚会。
向馨蓝听了大吃一惊,说啊,梁京居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为什么没听他说起过?
我连忙挥手,说不用了,人挺多的,太麻烦。
我笑了笑,将黄胖子的手机留给了他,说你回头的时候,打这个电话给他,那人叫做黄小饼,是我一兄弟,我平日里不怎么在金陵这边,具体的事情由他来帮忙弄。
我转头,在人群之中找寻了一下,发现按理说应该也算是风云人物的梁京,今天的表现却显得异常低调,此刻的他已经好像是喝多了一般,给人扶在了沙发上休息。
向馨蓝给他这么一激,眼圈突然就红了,冲着秦健说道:“我乐意,你管得着么?”
向馨蓝说刚才还在装可怜,害我出丑,还想着让我爸那边给你找一份工作呢,没想到你居然连新来的郭副书记都认识?
何厅长瞧见郭书记这般郑重其事地介和图书绍我,按理说女婿的同学应该是小辈才对,但话里话外却十分尊重,居然敬称王先生,而且还有什么救命之恩,顿时就热切地与我握手寒暄。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
我如此告诉向馨蓝,说我真不知道,甚至都不知道他的身份,只知道是梁京未来的岳父老子,之前有过一面之缘而已。
我伸手,说幸会。
我心思一转,拍了拍高翔的肩膀,说今天的事情,多谢了,以后若有机会,必当报答……
尽管我和向馨蓝刻意一前一后地回到了宴会场,不过还是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高翔说我也是刚想起来的,我刚才上楼来的时候,瞧见了一个人,那人叫做张波,翔林地产的张波你认识吧?
高翔苦笑,说你不会以为是我告的密吧?
双方攀谈,然后敬酒,又聊了几句话。
喊我的人是郭晓燕的父亲郭书记,而向馨蓝打招呼的,则是一个我并不认识、长相儒雅的中年男人。
向馨蓝盯着我,说你就那么怕被人说闲话?
此刻的他显得十分严肃,低声对我说道:“王明,你跟荆门黄家,应该是不死不休的死仇,对吧?”
来的人,却是向馨蓝。
事实上从郭书记、何厅长等人进来的时候,众人都有些懵了,而一直到他们离开之后,好多人都还处于蒙蔽状态,万万没想到这些只是电视新闻里面瞧见的人物,居然会出现在自己的跟前。
我说这个是http://www.hetushu.com人家在开玩笑的,你也信?
杨兵这里得了承诺,心中欣喜,而李茉莉那边又呱噪起来。
李老师现如今在学校里面也是一领导,对于官场上面的人物也算是熟悉,他们一进来,李老师立刻就迎了上去。
似乎感受到了我身上的杀气,高翔身子哆嗦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张波是荆门黄家的女婿,在江湖上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名气的,所以我刚才一直在琢磨,他如果碰见了你,问题可能会有些麻烦;所以我建议你最好还是离开,不要再停留了,免得多生事端,后面的事情,我来帮你处理。”
而这些人里面却又以秦健为首,而这些人不高兴的表现,就是过来找我拼酒。
秦健要的就是我这句话,旁边的王宽宽立刻把白酒瓶放下,说我和王明是感情深,哥俩儿好,啥话也不说了,先干三杯——我干了,你慢慢来。
向馨蓝说我怎么能不信呢?我跟你讲,郭书记未来可是我们这一方水土的父母官,不管怎么样,他说出这样的话语来,都是对你的一种肯定,怎么可能是开玩笑呢?
郭书记说若只有梁京那小子在,我倒也不用过来,但是王先生你在的话,我还是应该过来的。
这句话宛如炸雷一般,原本四处敬酒聊天的同学聚会,整整五桌酒席,一下子就鸦雀无声了,大家都忍不住望了过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大门被推开了,郭书记和何厅m.hetushu•com长,以及几个随员进来敬酒。
我眯眼,说你既然跑过来跟我说了,我觉得应该不会是你——不过……
所以大伙儿都在起哄,而向馨蓝却表现出了十分暧昧的态度,红着脸,也不肯定,也不否认,一时间气氛进入了高潮,但与此同时,却也有许多人不太高兴,特别是几个表现得比较活跃的男同学。
不但如此,而且人家还是过来敬酒的,而且还跟刚才被秦健指责得一无是处的王明相谈甚欢。
我这边刚刚应付完旁边的起哄,杨兵在旁边紧张地说道:“我以为你刚才说了大话就跑了呢……”
还没有等我应付了她,秦健就带了好几个人找了过来,先是敬了大家一杯,然后找到了我,说王明,我们这些人里面,好多都是老熟人,就你一个,一毕业就消失了,也不跟我们这些人联系,是不是看不起我们?
双方这一招呼,顿时就都愣了,郭书记看了那儒雅官员一眼,对方微微一笑,说向小姐,没想到在这里又见面了,真巧。
从这点细节上面看,能够感觉得出郭书记的地位要高一些。
说罢,小盅的酒杯,他一连喝了三口,那叫一个豪气,周围同学纷纷拍手叫好。
我喝了十来杯,感觉在这样自己估计就得倒在这里出丑了,于是出动出击,抓住了幕后指使的秦健就是一顿喝,两个人喝得双眼泛红,秦健还准备灌我酒,而这个时候却有人过来拦住了。
郭书记跟何和_图_书厅长介绍我,说这位王先生是梁京的同学,对我曾经有过救命之恩,没想到竟在这里碰上了——王先生,这位是你们省交通厅的何厅长。
听到这话儿,我沉思了一会儿,这才想明白了里面的曲折——估计是之前事情的余波,虽说郭书记找了宗教局那边兜底,但荆门黄家在鄂北毕竟是地头蛇,他如果留在那里,肯定是那舌头和牙齿,总有碰到的一天,彼此都难受,这才换了一个地方来。
向馨蓝说你们都喝多了。
郭书记问我,说王先生怎么在这里呢?
郭书记点了点头,说哦,梁京在不?
不知道为什么,我反而觉得现在比之前更加难过,有一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王宽宽刚喝完,宋荣轩又上来了,紧接着是另外一个同学,一堆人轮流上,车轮轱辘儿地弄。
事情怎么会这么巧?
这事儿……
我说怎么可能?
向馨蓝微微一点头,而那被她称作何厅长的儒雅官员则将话语权交给了郭书记这边来。
我有些发愣,说什么郭副书记,他不是鄂北省那边当官儿么?
我瞧见她一副心驰神往的样子,突然间就没有了兴致,把烟给掐灭了,然后说道:“出来太久了,别给人说闲话,我们回去吧。”
我点头,说差不多,怎么了?
向馨蓝说那他说你对他有过救命之恩这说法,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我瞧见郭书记这边红光满面的,显然也是十分满意这样的调整,也不知道是哪一方出了www.hetushu•com力。
我琢磨不准,不过在此刻也不想跟向馨蓝再续什么前缘,只是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我说我怎么了又?
郭书记问了宴会厅的名字,说好,一会儿我过来敬一杯酒。
啊?
这话儿说得若即若离,似乎有些情意,感觉又有点儿在调侃的感觉。
我说那个何厅长,和老头子在一块儿,估计也是在谈梁京的前程。
秦健说要不是,那你就自罚三杯。
而这个时候,高翔又出现了,把我拉到了角落里去。
说罢,我头也不回地往宴会厅外面走去。
虽说大家都知道了梁京原来在跟郭书记的女儿谈恋爱,但明眼人却明白,人家可是冲着王明过来的。
过了好一会儿,众人方才回过神来,我周围一下子就变得热闹了许多,而李老师都跑过来跟我聊起话来,仿佛一瞬间我就变成了聚会的中心。
到底怎么个情况啊,老天爷?
之前见面的时候,他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来着?
秦健喝得有些高了,头轻脚重的,醉眼惺忪,看着向馨蓝拦在了我的跟前,当下就是一股酒气往外面冒,冲着她说道:“怎么着,心疼他了?”
这两人其实也是吃饭到了一半过洗手间来放水的,简单交流过后,便告辞离开了,而向馨蓝则死死盯着我,说王明,你太过分了。
我眯眼瞧着他,说张波一向都只是在鄂北一带活动,怎么会这么巧?
向馨蓝说你不知道郭副书记调到江阴来了?
我抹不开面子,只有举杯回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