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九章 死地而后生

而我瞧见马大海他们把人质都给蒙住了头,显然也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我说罢,伸脚冲着张波的屁股踢了一脚,说你是老板,说句话。
因为我不能让向馨蓝受到伤害。
高翔指着尽头处的房间,说在那里。
我瞧见他如此肃穆,突然间心中一动,说对了,娶了一个拖油瓶的老婆,心里面应该不会舒服吧?
说罢,我将十字军血刀给拔了出来。
我不确定张波是否知道,但这么做,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至于张波……
这情况对他来说,实在是很有利。
我说能怎么换?还不就是你先放两人,最后放人的时候,我们让双方自己走,走到中点的时候,朝着对面跑,免得谁起了歹心变卦;再然后,大家就自回家睡觉呗,你觉得呢?
双方站定,马大海先发制人,一挥手,立刻有人将三个人质都给推了出来,然后弄得跪倒在地,脖子上面架起了锋利的尖刀,然后他厉声喝道:“王明,你要想他们不死,就放开我们老板,不然我就杀人了。”
马大海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换法,嘴角忍不住往上扬起。
这种凡事皆在预料之中的感觉很好,让我凭空生出了几分自信来,而随后这一行人站在了我的十米远处,我的视线也从人质身上,转移到了这些挟持者上来。
马大海说哪个对你最重要?
秦健和高翔身上的绳子被割开了来,然后被猛然一推,有人喝道:“向前走。”
我点头hetushu.com,说好,你照顾好向馨蓝,我呢,负责帮你们出气……
十米的距离并不算远,几秒钟就过去了,眼看着向馨蓝就近在咫尺,我没有任何犹豫,身子一矮,人便冲了过去。
他死死地盯着我,许久之后,方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杀人与救人是一项选择题,我最终还是选择了救人。
秦健听得一哆嗦,而高翔没有太多废话,只是朝着我点了点头,说王明你小心。
此刻的她慌乱到了极点,我抓住了她的肩膀,然后往楼上跑去。
抱着一个人,我却宛如无物,几个起落,人便冲进了身后的办公楼里来,刀锋掠过,向馨蓝身上的绳子全部断开,而头罩也被我给拉了下来。
秦健听到,一下子就哭了,说王明,求你了,让他们别杀我,我还有大好前程啊……
在他身后,足足有十来个人,这阵仗充足得很。
我带着向馨蓝来到了三楼,楼梯口这里高翔朝我呼喊,我走过去,将向馨蓝推给他,而高翔则焦急地说道:“怎么办啊,王明?”
出来混就得还,这是我的想法,何时出重手,何时出轻手,这些事情我自己的心中是有一杆秤的,而原则就是不能够让自己染上麻烦。
为什么?
张波没有再问了,而是在我的注视下,朝着前方一下一下地跳了过去,而在对面,马大海也有样学样地绑着向馨蓝,而她被放开之后,朝着我这边跳了过来。
http://m.hetushu.com被我拽着向楼梯上面跑的向馨蓝听到了,拼命的尖叫,有点儿歇斯底里,极大地拖住了我的速度。
我几乎是在一瞬间冲到向馨蓝跟前,将她给拦腰抱起,而这个时候,对面的一堆人也都动了,有的朝着张波跑了过去,有的手持利刃,朝着我们这边冲来。
张波的瞳孔一阵剧烈收缩。
我没有说话了,而马大海却已经选好了人。
马大海不愧是江湖人称毒贾诩,亲自摸了一把刀子来,随手抓了一个人来,却正是秦健,他揪住了秦健的脑袋,说你不信么,我先杀一个人给你瞧一瞧?
我眯着眼睛,左右打量着。
向馨蓝穿着一对高跟鞋,走了两步就跌倒了,我抄起来,朝着门口那边扔了过去,正好砸中两个家伙,这玩意在我的手劲之下变成了厉害的暗器,两人应声栽倒,而下一刻,又有人拿着手枪,朝着我们这个方向开枪射来。
可他偏偏就落在了我的手上。
我点头,然后将张波给扶了起来,给其手臂松绑,而双脚却都给绑着。
这般想着,他其实应该都已经同意七分了,不过这家伙到底是个心眼忒多的人,说要万一我们放了两人,你不肯换了呢?
不想暴露身份,那就是不想杀人灭口,要不然蒙着头作何用?
我的话都还没有说完,秦健就惊声大叫道:“别啊,王明,我再也不跟你抢向馨蓝了,放了我吧,求求你了,不要让我一个人留在这www.hetushu.com里。”
我眯眼打量了一下对面,那三个人应该就是向馨蓝、高翔和秦健,因为他们昨天的衣服都没有脱,我还是能够记得的。
我瞄了一下,指着秦健说道:“这哥们是我老家附近的父母官儿,我以后得靠他帮忙照顾家里,你留着他吧……”
对面一大堆人,而我这儿,就只有两个。
我说你留一个最重要的人在手里,不就得了?
我说你们两个去那里,二楼或者三楼找一个房间躲着,一会儿我过来;别乱跑,这儿外面都是他们的人,万一又落到他们的手里,这帮人可是敢杀人的,知道么?
两人离开之后,马大海朝着我喊道:“怎么样,可以开始了么?”
马大海是一个胖胖的中年人,酒糟鼻、胖肚腩、地中海,那形象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好人。
杀气腾腾。
他跑错了方向,我不得不叫住了他。
张波在地上叹气,说大海,这回咱算是栽了,赶紧换人吧。
这样一个又一个不怕死的二愣子杀过来,我理得过来么?
我说我见过你的继女了,手段比你厉害。
我摸了摸鼻子,说秦健,好歹也是党领导的人,没有必要这样软弱啊,你应该要表现得慷慨一点儿,“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这样子,方才能够赢得美人芳心啊?
这帮人既然开始打起我同学的主意,我不给他们一点儿教训,日后可怎么在这江湖上行走?
我虽然瞧不出有什么能够威胁到我的,但能够聚齐这么www.hetushu.com多人,显然也是花了心思的。
我左右打量了一下,说秦健呢?
马大海凝视了我许久,说怎么换?
他这话才说完,秦健那边便直接崩溃了,大声喊道:“王、王明,救我啊,别让我死,我不想死啊……”
我说没事,这次是我连累你们了。
要晓得他手中的这三人,都是人质,普通人,而一旦张波脱离了我的掌控,他们这边立刻组织攻击,凭着这么多人,难道还拿不下这个家伙?
黑色的头套拉开,露出了向馨蓝惊慌失措的小脸来,上面满是眼泪,将妆容都给冲散了。
秦健慌张地朝着那办公楼里跑去,而高翔最后又嘱咐了我一句话:“把向馨蓝给救出来,别让她受伤了。”
我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张波,你见过我的逸仙刀,如果一会儿你敢乱来,下一个死在逸仙刀锋刃之下的,就是你。”
秦健的话语让我有点儿无语。
砰、砰、砰……
下楼来的时候,我已经将上一次见到我乖女儿小米儿时她送给我的那毒蛊粉末按照她吩咐的方法,下在了张波的身上去。
张波回头看了一眼我,似乎想要将我给深深地映在脑海中。
我有样学样,一脚将张波给踹到在了地上,然后大声说道:“一起吧?”
我捡起了张波的一对护手,装入桃花扇中,然后将他给押到了办公楼下面的空地上来,这个时候马大海也押着三个蒙着脑袋的人走了过来。
那两个保镖,横尸在了楼顶。
这事儿是他没有想到和-图-书的,因为一来他觉得张波置身事外,属于观战,问题不大。
所谓的麻烦,是官面上的那种,至于江湖上的,既然都已经惹上了荆门黄家,我还有什么可以怕的?
事情的发展有点儿出乎人的意料,江湖人称毒贾诩的马大海并没有想到我居然不过来救人,而是将他的老板给抓起来了,然后提出换人的条件。
很明显就是正中的向馨蓝。
高翔点头,说看到了。
对方显然是气疯了。
我苦笑一声,说尽量。
而这个时候,张波身边的人也纷纷冲到了门口来,还有的高手直接攀着墙壁,破窗而入。
高翔停顿了一下,似乎想要脱下头套,结果被人骂了一声,这才往前走来,而秦健则几乎是以百米跑的速度径直向前冲。
而在他身边的,则有一堆家伙,看着都是水里来火里去的凶人,这一个一个的,浑身都散发着煞气,显然是张波手下能够调集的帮手。
显然我是赌对了。
再一个则是他认为张波的修为如此厉害,怎么可能会被人拿住?
秦健和高翔两人来到了我的身边,我帮他们解开了头套,然后说道:“看到我身后的那个小楼没有?”
我打了一个呵欠,然后对马大海说道:“甭特么瞎扯了,半夜三更的,你不睡觉我还困呢,赶紧交换人,回头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多好啊?有必要在这里跟我耍心眼么?真以为咱是那江湖初哥,听你乱扯?”
而当我踩着无相步晃过左右离开的时候,居然有枪声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