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十四章 恐怖神秘人

我心中紧张,而对方却是轻描淡写,与我稍微尝试了几个回合之后,便有些诧异地说道:“你这把刀,倒是有些有趣……”
话音刚落,人便已经冲到了我的跟前来,抬手就是一掌。
我能够感觉到对方心中的骄傲,按理说像他这种能够融入环境之中的强者,若是出手偷袭的话,必然能够在最快的时间里将我给拿下,但是他却不屑于此,而是将自己的气息给放了出来,这才使得我能够发现了对方。
这一掌遮蔽了天地,将我眼中所有的光线都给收入其中,仿佛黑洞一般,我感觉到了一种强大到难以掌控的吸力,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掏出了十字军血刀,然后朝着前方猛然一劈。
我说那前辈拦着我,是想要干嘛?
但此人却就是一个。
这人说得遗憾,然而我却在一瞬间,就感受到了浓烈到极点的杀气,心中震惊,口中却说道:“既然要死了,前辈能不能让我做一个明白鬼,阁下到底是谁?”
这把刀传承自十字军东征的中世纪,承载着厚重的历史,然而在他的眼里,只是有趣。
我举刀去挡。
天啊?
那人摇头,叹了一口气,说现在的年轻人,火气真的是太旺了,得消一消火……
这一次逸仙刀没有碎裂,但我却已经被那剑气牢牢掌控,随时被杀,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间有人一阵暴喝:“剑下留人!”
而且对方似乎对逸仙刀的手段十分了解,不和图书但能够避开,而且还能够出手反制。
逸仙刀的出现,缓解了那人的进攻态势,对方稍微回缩了一下,有些诧异地说道:“啊,居然是黄金王家的逸仙刀,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我说荆门黄家莫名追杀于我,几次受挫之后,居然在道上挂上了悬赏,耗资巨亿,就是要拿下我的人头;这也就算了,居然还那我同学的性命来威胁我,这样的手段,你叫我默默承受,不反抗么?
下一秒,它化作了一道光,斩向了我的面前来。
至少上了一定的岁数。
我意志浓烈,逸仙刀也是演绎起了诸多杀伐之术,朝着对方猛然刺去,然而让我惊恐的事情,是那人就好像是一道道虚影似的,逸仙刀的每一次出击,都击在了空处。
我与他四目相对,感觉到心中一阵骇然,整个脑海都为之震撼,而下一秒,他居然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那东西只有拇指大,虽然他朝着那圆球吹了一口气,陡然间就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迅速膨胀。
他整个人的气息,已经融入了周围的环境之中去了。
我感觉周围的小巷突然间就消失了去,四周一片混沌,而人就仿佛深陷泥潭之中一般,被各种黏稠的气息给笼罩住,行动十分不便。
我知道这人定然是名恐怖至极的顶尖高手,没有再多保留,直接祭出了逸仙刀,朝着那力量的源头戳了过去。
那神秘人仿佛听到笑话一般,哈哈一笑,然和*图*书后说道:“我已经很久没有跟人讲过道理了,也不会因为你而破例。”
刀锋与对方的掌沿交击在了一起,我感受到了一股不可匹敌的力量,轰然撞到了我的身上来。
将人杀了,刀再厉害、再飘逸,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萨拉丁之刃与对方的掌风不断碰撞,力量上面虽然并不吃亏,但损耗却越发严重。
我召回了逸仙刀,再一次挡住。
我一愣,说前辈不打算教训我,又如何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准备跟我讲道理么?
好几次,他差一点儿就将逸仙刀给控住了去。
对方一听,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淡然说道:“你当真让我惊到了,居然还跟王红旗能够扯上关系?怪不得能够弄得荆门黄家如此头疼,不过小朋友,只怕你是不知道,现如今的王红旗,已经难保自身了……”
我心中惊讶,不过也知道王红旗的招牌也吓不倒对方了,又赶忙说道:“王红旗不怕,那么南海剑魔呢?他可是我的师伯,瞧见你这般欺负后辈,他定然也是不能忍的。”
南海剑魔?
这把传承了几百年的名刀,居然在此刻,剑身碎成了无数片。
说罢,他扬起了手来。
他朝着我缓步走了过来,我心中一动,高声喊道:“黄门双雄,阁下不是黄公望,就是黄天望——到底是谁?”
我赶忙回过头来,瞧见那人居然出现在了我身后的不远处,心中暗自心惊,不过还和图书是回答道:“对,正是我。”
我这话儿一说出口,对方沉稳如大海一般的状态一下子就起了无数波澜来。
那么我刚才扯起虎皮拉大旗,岂不就是在找死?
神秘人没有多停顿,将那把短剑抓在手中,然后微微一抖,那剑身之上居然有璀璨的光芒陡然爆出,然后充斥了整个空间。
此人穿着一身漆黑的练功服,而脑袋上则笼罩着一团迷雾,让人根本瞧不清楚他的模样。
神秘人见光凭肉掌拿不下我,便深吸一口气,然后吐出来。
他的话语让我陷入到了绝望之中,没想到我提出的这些人,都是他的死对头。
我一声惨叫,朝着后面飞跌而去,没想到在半空之中,那股恐怖的手劲又朝着我的身上笼罩而来。
我说前辈是准备出手教训我么?
我心中惊诧到了极致,而那剑光一刻都不曾停留,继续朝着我迸射而来。
我一招得手,落地之后,立刻将手指抹在了刀刃之上,解开了萨拉丁之刃的封印来。
而随着无数次的攻击落空,也使得我的压力变得格外的大了起来,随后那人几次尝试控制我的逸仙刀,发现我已经能够将其牢牢掌握之后,便不再尝试。
他开始将目标,选择到了我的这边来。
啊……
萨拉丁之刃的解封状态,根本支持不了多久。
几秒钟之后,居然化作了一把两尺长的短剑来。
我听到,忍不住笑了,说您这可是在指鹿为马,我一普通人,如何能和图书够为难得了荆门黄家?
站在我现在的角度,能够让我见上一面就心生畏惧的人不多。
啊……
那人说不是为难,那些暴死之人,难道是自杀的?
那人抬起头来,黑暗中突然间有一阵精光陡然一亮。
那人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心中突然浮现出了这么一个词来。
那人说道:“为何要为难荆门黄家?”
知道亮招牌救不了自己,我也就死了那份心,深吸一口气,然后将萨拉丁之刃给扬了起来。
能够让我一见面就下意识想要逃走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什么,王红旗自身难保?
王红旗?
我瞧见对方认得逸仙刀,赶忙扯起了虎皮来,冷声说道:“前辈想要以大欺小,王明本来是不介意的,但如果你要夺了我的性命,那我便得跟你说清楚——红色土匪王红旗,他是我大爷爷,你若是杀了我,就不怕他的报复?”
神秘人再一次扑过来的时候,我再一次感觉到了庞大的压力,仿佛四面八方都是人影,成百上千的手掌遮蔽天地,虚虚实实,分不清楚到底哪里才是真的,而每一掌上面附着的力道,都让我闻到死亡的味道。
神秘人摇头,平静地说道:“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有着这一点,逸仙刀对那神秘人的威胁就少了一大半。
既如此,那就死战不休吧!
这事儿实在是太恐怖了。
那人一听,顿时就冷笑连连,说原来我的这些对头,居然m.hetushu.com跟你都有关系,难怪了……
我满心惊讶,没想到身后却传来了他的声音:“你就是王明?”
我小心翼翼,不敢疏忽,也知道荆门黄家和黄金王家是死对头,我的斩人诀最开始还是由一黄家外门长辈传授的,对方对于逸仙刀的了解,甚至在我之上。
萨拉丁之刃被我激发到了最强的状态,然而与那剑丸陡然相撞之后,却突然间整个剑身都为之一震,下一秒,我感觉到了手上一空。
剑丸!
这说明对方有十足的把握将我给拿下,所以才会让我死个明白。
神秘人说我的时间比较有限,这一次过来呢,也是觉得你的存在,已经大大影响到了荆门黄家的名誉,为了黄家,我决定亲自出手,将你从这世间给抹去;年轻人,你很不错,是我近年来见过年轻人之中的翘楚,只有几人能够比的,日后的成就,未必不如我,不过很遗憾,虽然未来的江湖少了你这样的人,会比较遗憾,但谁叫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呢?
我打量着对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信心不至于太过于跌落,然后上前一步,开口说道:“阁下何人,报上名来。”
飕!
他就站在小巷子的尽头,然而给人的感觉却是十分恍惚,就仿佛那儿并没有这么一个人似的,那人影只不过是我自己眼中的幻影。
他冷喝了一声:“找死!”
就在此时,他从耳中摸出了一个晶晶亮的东西来。
不过我还是能够感觉到这是一位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