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十五章 震惊的消息

如此种种妙处,实在难得,却没想到在这阴沟里翻了船,毁在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老东西手中。
这停车场黑乎乎的,我也没有太多忌讳,将衣服脱了,露出健硕的身子来,老鬼拿着镊子,挑我身上的碎片,如此弄了一大盘,又给我处理伤口,裹上紫药水,又包扎了去。
我点头,说对。
我一听这话儿,顿时就火了,说戴局,你应该问问荆门黄家到底想怎么样。
我换了一身衣服,然后陪疯道人在城区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火锅店里吃夜宵,其间我打开了手机来,没一会儿就有电话打了进来。
神秘人与疯道人交手之后,从地上一直拼到了房梁之上,又从房梁上杀到了半空之中。
而就在此刻,一道剑光陡然冒出,拦在了神秘人的剑茧之前,在一秒钟之内,叮叮当当,火拼了几十下,宛如打铁一般,纵横的剑气四处飘散,将周遭的一切浓雾都给切割驱散,露出了小巷原来的样子。
老鬼诧异,说黄天望,还是黄公望?
这边话刚说完,黄胖子就来了电话。
抛开个人感情,这十字军血刀十分强悍,解封之后,即便是再强大的对手,也无法在力量上面压制我,而且它还能够自动吸收死气,幻化出刀灵来,帮我阻敌。
也就是真正的成名战。
所谓供奉,其实也就是慈元阁养的高级打手,按月给工资,平日里也无需你干嘛,只是阁内有事的时候,便需要你出手照应。
和*图*书老鬼说这一次的信息得来太过于蹊跷,黄胖子有些担心,我听到之后,觉得还是得稳妥一些,于是就叫着石老大过来了——刚才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这般厉害?
这辆车是借慈元阁的,一辆低调的黑色奥迪。
他冷哼了一声,说道:“南海一脉,如今终成气候了——王明,你的性命,暂时寄存于此处,日后我再来收取,不信你时时刻刻,都有人在身旁守护……”
老鬼说到底是哪一个?
老鬼苦笑,说一会儿带你去吃夜宵,我先给老王处理一下伤势。
这回出手的,并不是老鬼。
这事儿我越想越恨,老鬼也没有什么别的法子,叹了一口气,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回头兄弟再帮你寻摸一件趁手的兵器便是了。
那就是我们暂时没有拿下几个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我感觉慈元阁有点儿拉拢我和老鬼的意思,问老鬼是否有接到什么信息,他告诉我有,慈元阁的少主方志龙跟他谈过,想聘请我们成为他们慈元阁的供奉。
与戴局长通过电话之后,依旧得不到答案,老鬼告诉我,说回头找慈元阁问一下,他们的情报信息颇多,或许能够有突破口。
一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接,当她打来第三遍的时候,我想了想,还是接通了电话。
我说那家伙藏头遮脸的,又不表明身份,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又如何得知?
不过随后我能够瞧见,疯道人只http://www.hetushu.com不过是勉力支撑,而那神秘人即便是在空中,也显得十分的轻松惬意,举手投足之间,有着一种让人钦佩的潇洒。
戴局长开口便问,说七里桥今夜发生的垮塌事件,是否与你有关?
老鬼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一字剑归天了。”
这等手段,看得人真的是瞠目结舌,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神仙来了。
瞧见这动静,那神秘人拉开了距离,落在了不远处的一栋三层小楼之上,冷冷地看了我们一眼。
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等待着他的回答,结果她最终还是没有给出我答案,只是告诉我,让我遇到这个人,最好远远地离开,不要惹上他。
这样的手段,当真是让人诧异。
不过我们现在的名声,还有点儿立不住,不但是因为被荆门黄家给通缉,还因为一件事情。
她显然是有些如释重负了,又跟我扯了几句,我突然间问她道:“戴局,你是这行当里面的资深专家,我问你一件事情,这世间,有谁的成名法器,是一团剑茧?”
天山派算是我们在江湖上比较有名的一个垫脚石,不过终究还是相隔太远了。
而随后那巷子的房子被无数平滑的剑痕割裂,轰隆隆地垮塌了下去。
厉害,实在是太厉害了。
她不是蠢人,很快就明白了,说原来你遇到了一个用剑茧的高手?
说罢,他一转身,就如同一只大鹏,陡然飞向了黑暗之中。
除此之外,那和-图-书就是借助你的名气,威慑江湖宵小。
戴局长说王明,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过随着周围房屋的垮塌,这一带的百姓都从半夜的沉睡中醒了过来,有人从废墟里爬出,有人哭哭啼啼——老人的呐喊,婴儿的啼哭,妇人的嚎啕……诸如此类,不计其数,而更远的地方,许多人纷纷打开灯光,走出了家门来。
如此忙碌一番,终于处理妥当,而老王望着那一盘子的碎片,问我说道:“那把刀子没了?”
得到了我的承诺,戴局长先是一愣,然后连说了几个好。
它为我度过一个个难关立下了汗马功劳,若说不心伤,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说不用了,我这人比较怕生,不善于面对面的聊天,有什么事情,咱电话里面谈就是了。
老鬼接了电话,刚刚聊了几句话,突然间就脸色大变,说了一句“我们马上回来”,便挂了电话。
我处置完了伤口之后,回到车中休息,而老鬼则开着车,带疯道人去找夜宵吃。
我忍着疼,给疯道人道谢,他挥了挥手,说举手之劳,不过刚才那个人,实在是太厉害了,我打不过他。
老鬼犹豫了一下,说有无再修复的可能?
我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戴局长。
便比如一字剑黄晨曲君,他便是慈元阁的供奉,这些年他罕有出手,但是凭借着他的威名,无论到哪里,江湖人物都得给他一份薄面,不敢为难慈元阁。
听到他的转告,我沉思了一下,说其实如果成http://www.hetushu.com为慈元阁的供奉挺不错的,至少解决了我们的后顾之忧,毕竟咱在江湖闯荡,兜里总得有钱不是,但问题是我们现在自身难保,未必能够给人家带来好处,若是连累到他们,反而不美;所以即便是要答应,也得处理完我们与荆门黄家的关系之后,再作思考。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道:“王明,我就问你一句话,能不能别再在金陵搞事了,你知道么,我现在整夜整夜睡不着觉,都是给你弄的那些破事儿给整的,你人也杀得差不多了,收手吧;我真的不想亲自将你给铐住,送进监狱里去。”
我听出了她话语里的真诚,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戴局,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不过我跟你说一件事情,我明天离开金陵。”
是疯道人。
我有些诧异,问怎么了?
他这些日跟我们一起,个人卫生弄好了,整个人仙风道骨,一派高手气象,我又道谢几句,疯道人的本性就露了出来,捂着肚子,说好饿,晚上本来就没吃饱,这会儿又打了一架,肚子咕噜噜地叫……
我一股气血上涌,止都止不住,朝着地上喷了一口鲜血,方才舒缓许多,然后说道:“黄门双杰,应该是其中一个。”
慈元阁那边的意思,是让我们暗中与他们签约,然后有必要的时候,请我们帮忙出手,而对于这事儿,老鬼表示会跟我商量一下,他暂时无法回复。
我们赶紧离开此处,如此走远了几里路,来到了老和*图*书鬼开来的车前,方才敢停歇下来。
发出这一声呐喊声的,不是旁人,正是我的好兄弟老鬼。
老鬼还没有这等的实力。
戴局长说你现在人在哪里,我过来找你。
说着话的时候,我的心疼如刀绞,要晓得这十字军血刀虽然最开始是我从魔偶手中随意抢来,但被Kim帮忙开封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甚至都成为了我的专属武器。
这时疯道人跑了过来,说我们得走了,不然会来好多人。
我听见,摇了摇头,说算了,也许是上天注定,我还是好好炼一下家传的宝刀吧。
即便是面对着疯道人那凌厉到了极致的剑招,他也表现得十分平淡。
我苦笑着摇头,说都是些皮外伤,不过你们怎么来了?
最后,他们居然凭空悬浮了起来。
说罢,他从车里拿出了药箱来,然后让我把衣服脱下。
我叹了一口气,点头说对。
我说都碎成这几把样了,如何修复?
戴局长一愣,说你问这个干嘛?
老鬼同意我的想法,说对,也只有如此,方才心安。
我说我就问问。
这时老鬼也冲到了我的身边来,抓着被那十字军血刀碎片扎得一身伤痕的我,说老王,你没事吧?
很多人并不了解事情。
我说戴局,我现在在吃火锅呢,什么垮塌事件啊,我不知道。
我们之前灭过的那些人,在江湖上要么名声不显,要么就是不能服众,除非拿几个在当下赫赫有名的强手来开刀,将自己的名头打出来,方才能够获得众人的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