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三十八章 谁才是真凶

我点头,说对,我女儿现如今在跟着蛇婆婆一起学习,那蛊毒是她留给我防身的;当时我擒下张波之后,拿他来交换被他们绑架的同学,但又不想这种恶人毫发无损,所以就在他的身上放了一点儿料……
好在有关部门这边分配给了我们一个帐篷,倒也没有让我们露宿荒野。
那么,我额头之上的这剑眼,能够改变现在这尴尬的情况么?
阿伊紫洛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说哦,跟我去那边吧,我检查一下再说。
许久之后,他盯着我,说如此说来,那你觉得与他一起前来的那女人,会是谁呢?
我说所以我刚才说不知道该不该说,你也知道,现如今我与荆门黄家势同水火,因为怕你误会我是在给他们暗中下绊子,所以才会犹豫。
我说首先就是蛇婆婆曾经的记名弟子黄养鬼,她对于西熊苗寨十分熟悉,而且康妮也没有足够的防范,在这样的优势下,或许会成功。
黑手双城微微一笑,说客气。
我摇头,说不知道。
我说不知道,回头再想办法吧。
只有让我真正掌握到了力量,方才能够避免这一切。
啊?
这世间,有人毫无禁忌、一点敬畏之心都没有地肆意创造杀孽,这样的事情让我感到恐惧,也越发地生出了对于力量的渴求来。
黑手双城似乎不太想谈这个,问我说另外一个人呢?
然而事实却摆在了我的面前。
不过黑手双城既然开了口,我知道http://m.hetushu.com应该还是有把握的,于是点头,说如此就多谢了。
我知道布鱼应该是奉了黑手双城的吩咐,过来询问的,也没有太多遮掩,将当时的情况一一说明。
黑手双城摇头,说黄养鬼曾经在我手下做过事,她的性子我了解,这事儿她是不可能做出来的。
黑手双城叹了一口气,说西熊苗寨是我兄弟努尔故去之后,托我照顾的地方,现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的心情比你更加沉重,你放心,那个肆意作恶的人,肯定会受到该有的惩罚——我会让那人,在地狱里后悔自己的冲动……
布鱼说我之前去林子里搜查去了,回来的时候知道你来了,就去找你,结果打扰了你朋友的好事……
黑手双城伸手,说你说,我听。
黑手双城眉头一扬,说就是那个自从婚礼上露过一面,就再也没有出现的女人?
布鱼没有回答,而是谈及了别的事情来。
我一愣,说什么好事?
我盯着黑手双城,说不知道陈局长有多久没有见过他了?
我说有两个可能。
可是,现如今的我,虽然面对很多修行者都毫无畏惧,但是对付一些真正的强大之人,却还是欠一点儿意思。
在此之前,我从未有想过美丽的西熊苗寨,会发生这样的惨剧。
讲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话语,他对我说道:“现如今康妮失踪,蛇婆婆还未回返,你朋友的蛊毒怎么办?”http://www.hetushu.com
我瞧见面前的布鱼,说刚才好像没有见到你。
黑手双城打量了一下疯道人,不过他显然不认识,只是瞄了一眼,便不再多问,而是问起了疯道人身上的蛊毒由来。
说罢,他朝着那女人挥了挥手,说阿伊紫洛,你过来,帮这位长者瞧一下他身体的蛊毒。
疯道人被带到了阿伊紫洛的临时实验室那边去接受治疗,我感觉待在老鬼和蛇仙儿两人中间,左右都不自在,于是借故去外面透口气,将空间给他们让了出来。
最后那一句话,黑手双城说得异常凶狠,一股肃杀之气腾然而起,让我感受到了面前的这个男人,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官员。
黑手双城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沉思了许久,方才对我说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你是想说,前来西熊苗寨求医的那伤者,有可能就是张波,对吧?”
黑手双城沉吟着,说这个女人是凭空冒出来的,在此之前,几乎没有听过她的消息。
无论做这事儿的,到底是不是荆门黄家,我都感受到了一种危机感。
黑手双城沉吟了一会儿,说有差不多十年了。
黑手双城问我,说那是什么蛊毒?
听到黑手双城的话语,我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说到中蛊,我倒是有一个嫌疑人,不过就是不知道该不该说。”
我说另外一个,就是张波名义上的妻子了。
我伸出手来,与他相握,说希望这件事情能和*图*书够最终水落石出,西熊苗寨的这些人,不能够平白无故地死去……
老鬼在旁边回答,说是铁线蛊。
与黑手双城的交谈过后,我们并没有离开这里,因为我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蛇婆婆应该会赶回来的,所以想要在这里等待一下。
即便是加上了逸仙刀,也依旧如此。
我说当时我曾经擒下了张波,然后在他的身上,放了一点儿我女儿调配的蛊毒……
黑手双城若有所思地摸了一下鼻子。
老大哥?
他曾经还是让人望而生畏的顶尖高手。
瞧见她胸有成竹的样子,我松了一口气,而这边黑手双城的脸色却还是有些严肃,指着这一片废墟,问我道:“你们是过来求人解蛊,而动手的那人,也是带人过来求人解蛊——最近的蛊毒,还真的是有一些泛滥啊……”
黑手双城一愣,看了我一眼,说你女儿?
这个时候,树下走来一人,抬头望了一下,冲我招呼道:“王明?”
那长辫子女人阿伊紫洛走了过来,打量了一下双目迷茫的疯道人,说什么蛊?
黑手双城点头,说这事儿我知道。
我下意识地去摸了一下额头,感觉到里面有一个硬硬的玩意,就好像是宝石一般镶嵌在了里面。
我说黄养鬼是我的师姐,我们也曾经共过患难,同过生死,连西熊苗寨这儿都是她领着我过来的,她以前什么样的性子,我相信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而正因为如此,所以她这般突兀的变化和_图_书,才会让我们都为之痛心——不知道你是否有关注过西北悬空寺的覆灭,上百的僧人,说杀就杀,没有一点儿犹豫,这样的黄养鬼,才是我们真正需要面对的……
我指着不远处的疯道人,说我的一个老大哥被人下了蛊毒,这次过来,是找蛇婆婆解蛊的,只可惜……
我瞧了过去,却见那女子个儿不高,梳着一条长长的辫子,戴着一黑框眼镜,十分的知性,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老师,而不是我印象中的养蛊人。
黑手双城沉默了许久,这才对我说道:“多谢你提供的信息,我会找人跟进的。”
而疯道人解蛊这事儿,也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事情。
当得知是曾经独南苗寨的神风大长老下的蛊,他沉吟了一番,然后对我说道:“西南局以前是龙虎山出身的赵承风执掌,虽然后面王童的父亲王朋局长接手,但风气一时转变不过来,的确有些怠慢;不过神风大长老背着一个通缉令还能够为非作歹,扩充势力,的确也是有关部门的工作疏漏……”
我说在不久之前,我在金陵的时候,曾经遭到过荆门黄家家主黄门郎女婿张波的伏击。
我说对,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强大,我不知道,但却跟她的女儿交过一次手,十分的恐怖,有着鬼魅一般的矫捷,而能够养出这样女儿的人,我想恐怕自身的实力未必有多差;而且如果您关注到了悬空寺的那次事件,应该能够晓得,悬空寺方丈会能禅师当初已和*图*书经掌控住了局面,甚至还将那小女孩儿给生擒了去,结果最后出现了一个神秘人,将他给击杀,最终悬空寺本部全军覆灭——我怀疑那个神秘人,就是张波名义上的妻子……
黑手双城的眉头一掀,说你讲便是。
只不过一个帐篷,有男有女,着实有些不好安排。
西熊苗寨外面的一棵大榕树下,我坐在枝桠间,望着一片废墟的地方,和头顶上皎洁的月亮,心情有些沉重。
我说不知道布鱼有没有跟你汇报过黄养鬼在浙东舟山之时的表现?
我说对,据说是黄门郎的私生女,也是黄养鬼的姐姐,但在此之前,我们从未有听她谈过此事——所以我觉得,如果想要找到突破,救出康妮来,不如多盯一下荆门黄家。
我想起了三日之约,最终还是强忍住了。
两人聊了一会,还没有说完,这时七剑之一的那个董秘书过来了,告诉我们,说努尔哥的师父来了,老大让他过来,叫我们过去。
黑手双城指着远处一个女人说道:“我有一个同事,是研究蛊毒的专家,不如让她帮你朋友瞧一下?”
他说了一声,足尖轻点,人却也跳上了枝头,坐在了我的对面来。
他聊了两句,突然转了话题,问起了我们前段时间在西北的遭遇来,详细询问起了关于悬空寺覆灭的细节问题。
那里的皮肤因为被割开过,又愈合了,很嫩,手指摸上去的时候,有一些麻麻痒痒的。
黑手双城说你的意思,是她已经中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