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四十章 万毒窟遗址

这事儿倒是让我有些惊讶,颠覆观念。
而接下来我们需要等待的,就是获得蛇婆婆的认可了。
蛇仙儿指着不远处的树上,说那儿挂着呢。
所以我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
蛇婆婆摇了摇头,说我说过,我渐渐老了,自觉死期不远,我的这一切,总需要交给下一任人来继承,现如今能够继承我的,看来只有小米儿了,既然如此,我不如放手,让她来为日后的西熊苗蛊负责,我便也不用那么累……
布鱼没有想到我突然来这么一句,脸一下子就变成了红布,结结巴巴地说道:“怎、怎么可能?我是修行的道士,从、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呢,没、没……”
布鱼急得抓耳挠腮,说话说如此,不过如果所托非人,对她一辈子伤害是很大的……
他很忙,聊了几句便离开了,结果走了不远,又折回来,问我道:“对了,你师姐让我告诉你,说有空了,得去看她,知道不?”
蛇仙儿一脸向往地说道:“早就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当初我还想去来着,听说那里有许多大妖在修行,结果最终给蝎神儿拦住了,这回如果能够去,说不定能够找到许多修行的法门……”
蛇婆婆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布鱼告诉我,说陈老大回来之后,觉得将现场搬回县城去,这样子好调派人手,所以这边得提前准备,明天一早就出发,免得耽误时间。
我师姐?
不过我提出了一个hetushu.com要求来,我告诉蛇婆婆,除了我之外,我还有几个朋友,我跟他们生死与共,是过命的交情,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能够带着他们一起去。
布鱼说西南局上面肯定没问题,一来我们老大跟西南局的王局长是过命的老交情;二来出事的康妮还是王局长的儿媳妇,他肯定不会使绊子,怕只怕……唉,这事儿你知晓就行了,不必多说。
她对让我为之崇敬的黑手双城都不假辞色,然而在小米儿的跟前,却像是一个慈祥的老奶奶,让人感觉不到半点儿刺。
老鬼也发表了意见,说他没问题。
我说我们暂时不会走,有什么事情,你联络我。
布鱼点头说好。
那是一个时间流速远远小于此地的空间,也是一个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方,她其实早就已经死在了那里,幸运的是她最终得救了,虽然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没有孩子的人,是很难体会到那种分离的痛苦。
我瞧见他这神态,就知道上了心,嘻嘻一笑,说是这样啊,那可真的就遗憾了,我上次见有个家伙在追我师姐呢,不过人品不咋地,如果要是给他追到了,我觉得师姐可能就要受苦了,相反我对布鱼哥你倒是挺支持的,只可惜……
得到了两位的认可,我也没有再去征询正在解蛊的疯道人意见,毕竟对于他来说,只要能够填饱肚子,一切都不是问题。
这个要求实在是有一些过和*图*书分了,因为那苗疆万毒窟是蛇婆婆的秘密,她是看在小米儿的情份上,才会让我进入的。
听到蛇婆婆的讲述,我对于那苗疆万毒窟的遗址越发感兴趣,唯一的担忧,是没有了她,我能否把小米儿带好。
话音一落,蛇仙儿掀开了帘子来,红着脸说道:“什么方便不方便,这里只有我一人。”
而随着蛇婆婆的讲述,我方才得知当年的万毒窟可是一个极为厉害的洞天福地,不但隔绝于世,而且还是这个世界与其他世界的中转站。
我扭头过去,瞧见老鬼果真挂在了树上,忍俊不禁,便走过去,跟他打招呼道:“我听说你和仙儿妹子办好事儿的时候,给人当面撞破了?”
哦,他指的应该是小玉儿。
我知道这家伙经不起撩拨,于是不再开玩笑,而是把他叫到了帐篷前来,然后当着老鬼和蛇仙儿的面,把明天去见蛇婆婆的事情跟他们讲起。
虽然并没有直接答应,但她能够做到这一步,我知道已经有了很大的让步,连忙表达感谢。
小米儿撅着嘴,说那就长命千岁,长命万岁……
我说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不主动争取,由你来给她这幸福呢?
听我说完,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蛇仙儿,她两眼小星星,说真的是苗疆万毒窟遗址?
我哈哈一笑,说道:“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布鱼哥,遇到好女孩要懂得珍惜,不要等错过了再去追悔莫及,我m•hetushu.com言尽于此,至于你最后的选择,我也无权干涉……”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是一个不断自我修行的过程。
西熊苗寨并不是苗家三十六峒,而是苗疆万毒窟遗脉的一支?
我一愣,说我师兄呢?
我说布鱼哥既然对我师姐没意思,那就不用管这么多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让她自己去体量吧,你说呢?
就连我在她的面前,也感受不到多少的压力。
我有些诧异,而她则长叹了一声,说苗疆万毒窟早在清朝前叶的时候就已经烟消云散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跟当时的满清龙脉守护大战了一场,伤了根基,虽然留下了一些遗脉,但早已不知晓当年的情形——我西熊苗寨正是当年苗疆万毒窟的一脉流传,与三十六峒并无关系,而我之所以能够屹立于此,却也是幼年时期,找到了苗疆万毒窟遗迹的关系……
听到这话儿,我的心中莫名就是一阵狂跳。
如果我们能够完成这考验,以后便不用再分离,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给老实人开窍,和给师姐牵了红线之后,我回到了帐篷这边来,咳了咳嗓子,说呃,两位方便么?
我奇怪,说怎么突然做了这么一个决定,难道说这边的调查已经得出了结论?
这事儿已经是十分难得了,如果再加上老鬼他们,显然有些强人所难。
布鱼左右看了一眼,对我低声说道:“老大怀疑这里面的人,有跟凶手沆瀣一气、和_图_书通风报信的家伙,如果是这样的话,需要调派可靠的人手过来;而这些事情,得跟西南局那边做好协商,毕竟这是西南局的地盘,所以……”
我说对。
我点头,说入了这一行的人,很少有不知道当年三大圣地的,天山神池宫、东海蓬莱岛、苗疆万毒窟,这些都是如雷贯耳的名字。怎么,那个地方,是苗疆万毒窟么?
我能够感觉得到,蛇婆婆对小米儿,是真正的喜爱。
如果说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吸引得了我,那么摆在第一位的,就是跟我那可爱乖巧的女儿一直在一起。
布鱼一下子就变得紧张起来,说啊,真的么,是谁啊,我认识不?
她会同意老鬼、疯道人和蛇仙儿的进入么?
回到营地的时候,我发现一片热闹,好像有人员准备开拔,我瞧见布鱼从跟前走过,连忙拉住他,问到底怎么回事?
老鬼气呼呼地瞪了我一眼,不再说话。
蛇婆婆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几分笑容来,说那岂不是活成老妖怪了?人啊,总要遵循自然规则,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这些都要有自知之明,这样子才会不违天道,找寻到迷失的自我。
老鬼跳下了树来,瞪了我一眼,说什么办好事,你别听人造谣,这样的情况下,你以为我是禽兽啊?
我无时无刻地想念着小米儿,如果能够与她一直在一起,那将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儿啊?
对于我的忐忑,蛇婆婆告诉我,这不仅仅是对小米儿的一m.hetushu.com种考验,也是对我的一种考验。
布鱼是老实人,不过不是笨,这下却是想明白了,知道我在晃悠他,顿时一阵郁闷,瞪了我一眼,说你刚才是骗我的,对吧?
我点头,然后突然间笑了,说布鱼哥,你对我师姐,是不是有点儿那种意思啊?
虽然我很想跟小米儿团圆,但知道她就要和蛇婆婆分开了,那么就给她们一点儿时间分别吧?
我说果真不是?
次日清晨,我早早地起来,带着老鬼、蛇仙儿,又去找来了疯道人,朝着后山的山坳处走了去。
它处于时空乱流的歧途,相当于一个小世界,容留着许多曾经出现在这个世间却又消失了的生物,只可惜苗疆万毒窟的覆灭,使得万毒窟被打破,分成了许多的碎片,最终只有一条路径可走。
与蛇婆婆会面之后,我没有带着小米儿,而是独自返回了营地里。
这话儿说得丧气,小米儿离开我,跳入了蛇婆婆的怀抱里,抱着她的脖子,说不,师父我要你长命百岁。
蛇婆婆沉默了许久,却出人意料之外地问起了那几人的身份,我一一作了回答。她看了小米儿一会儿,说道:“你明天带他们过来见我,我见过人之后,再做决定。”
蛇婆婆叹了一口气,说你这是在咒我呢,说起来,长命百岁这事儿,我已经快过了啊……
什么?
我眉头一跳,说你是说西南局这边出了问题?
这就是爱屋及乌啊。
蛇婆婆对小米儿的爱,已经超出了我太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