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四十一章 世界另一面

我看着这满满一池子,说这得要熬多少头鲛人啊?
我昏昏沉沉睡去,做了一夜的噩梦。
传音入密?
我尝试着于小米儿沟通,然而却并没有效果,而没多久之后,我感觉身子突然间一阵沉重,紧接着呼吸有些不畅,下意识地往上挥动双手。
小米儿摇头,说不知道,不过听师父说这些鲛人之前的时候还形成了一个国度,只是后来差不多都灭绝了。
我低头,向下望去,能够瞧见小米儿,然而在“十几米”远的地方,我却瞧见了另外的一个我,以及小米儿。
与蛇婆婆的交流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困难,她在见过了老鬼、疯道人和蛇仙儿之后,并没有问太多的问题,而是问小米儿,说你觉得呢?
听到这话,她虽然还是忍不住想要挣扎,但最终选择了信任。
小米儿摇头,说不是水,是岩洞鲛人油,听师父说是以前的人抓了那些生活在地下岩洞的鲛人,将其熬成油脂,然后放在这里的,因为它有着很温和的特性,可以稳固住紊乱的空间。
老鬼说当然是真的。
不过小米儿跟它倒是熟悉,走过去,拉着那人的袖子,说鹿婆婆,这些就是我师父说过来照顾我的人——这个是我爸爸,我的亲生爸爸。
我睁开眼睛来,瞧见我们出现在了一个修葺整齐的水池之中,旁边点着一盏青铜灯,灯光如豆,比我先走一步的蛇仙儿、老鬼和疯道人都趴在水池边缘那儿喘气。
http://m.hetushu.com冲着蛇仙儿甜甜地笑了笑,说阿姨好,接下来的日子,就拜托各位了。
世界仿佛被切割成了无数份,尽管漆黑一片,但是我的意识感应中,却能够“瞧”见成百上千的我,这情况让我有些诧异,忍不住地扭动身体。
蛇仙儿下意识地想要反抗,而这时小米儿却开口说道:“别动,它们是引渡两界的使者,不会伤害你的。”
我的手一紧,却是小米儿把我给拉到了池子边上来。
蛇仙儿离开之后,小米儿指了我一下,说爸爸你走不?
这洞子里水声滴答,汇聚在正中心,却是一个巨大的水池子,而蛇婆婆则端坐在了旁边的一个石台跟前来。
说罢,他抱着疯道人,两人一起跳进了水池,无数毒蛇攀附过来,将两人给缠得密密麻麻,然后拖拽进了池子底下去。
我不去看那些翻滚的长蛇,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宜感,朝着蛇婆婆鞠躬:“保重。”
这两人消失之后,小米儿过来,拉着我的手,然后说道:“这通道师父维持不了多久,我们得走了。”
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光,那水池子波光粼粼,然后不断有细长的黑蛇在里面翻滚着,时不时张开嘴巴,露出锋利的牙齿和细长的信子来。
这山道狭窄,而且机关重重,如果没有小米儿的领路,只怕我们不死十回,也有八回了,最终来到了一处山壁跟前来,从一道裂缝中进入,然后往和_图_书下,走了大半个小时,不停地绕圈,弄得人的方向感都迷失了,终于来到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子里来。
我本来想去外面瞧一下,不过的确也是十分疲惫,所以便也没有多事,乖乖地服从了鹿婆婆的安排,进了房间睡觉。
我们回到了营地,一直等到了夜里,小米儿找了过来,领着我们来到榕树附近的一处狭小山道里。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说我跟你一起。
这事儿太神奇,我下意识地问道:“这些不是水么?”
蛇婆婆在三人得到了小米儿的认可之后,便问我何时能够出发。
这氧含量好足,就好像是吸了氧气罐一样。
疯道人对于这些东西,有着一种本能的抗拒,慌张地往后逃去,结果老鬼一把抱住了他,说石老哥,我们下去,等过了那边,有好多好多的好吃的,保证你不会被饿着,走不?
她如何会怕这些本家?
这声音并不是“听”的,而是直接反应于我的心灵深处。
得到了我这边确定的回复,蛇婆婆告诉我,说如果没问题的话,今天夜里十二点准时过去,她在那边有一个老仆人,到时候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她咨询。
呃……
于是蛇仙儿就在我们的跟前,被那密密麻麻的长蛇给拖进了水池深处去,然后不见了踪影。
好残忍,这样的手笔,是苗疆万毒窟弄出来的么?
蛇婆婆仿佛在进行着某一种仪式,我们进来了也不睁开眼睛来m.hetushu.com,一直自顾自地念咒。
小米儿没多说,看向了老鬼和疯道人。
呃……
我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应感,爬了出来,结果才发现这些水一点都不沾,往下一滑,我全身又都变得干燥了起来。
小米儿指着我的脸,说爸爸,你变成怪物了……
小米儿赶忙点头,说哦,如果是这样,那就没关系。
我、老鬼和疯道人都有些忐忑,毕竟是人,对于这些阴森湿滑的长蛇都有着一种本能的反感,反而是蛇仙儿不急不缓,缓步走进了池子里去。
第二天清晨,我给一声尖厉的叫声给吵醒了,一骨碌地爬了起来,瞧见一脸惊诧的小米儿,问她怎么了?
蛇仙儿缓步走下了水池,那些长蛇纷纷游了上来,将蛇仙儿给缠着满满,头上、脖子上、背上乃至整个身子,都遍布着那种恐怖的毒蛇,然后将她往池子里面拖拽而去。
只是对于蛇仙儿,她盯着人家鼓鼓囊囊的胸脯看了许久,将食指放进了嘴里,委屈地问我道:“我需要喊她妈妈么?”
这种感觉,有点儿像是坐过山车,或者垂直极限那种游乐设施,人在超重和失重中反复转换,肌肉不断被刺激,意识都有一些漂浮。
呃,我什么时候跟她提起过我的女儿,还用这样的口气?
说罢,我拉着小米儿的手,朝着那遍布毒蛇的池子跳了进去。
我一开始的时候,以为那池子里面的是水,没想到进入其中之后,方才发现这玩意黏黏http://www.hetushu.com稠稠的,但根本就不是水,在里面居然还能够呼吸,而那些看着仿佛毒蛇一般的东西,却宛如绳索一般,将我们给捆住,然后朝着一处满是吸力的空间拖拽而去。
而这个时候,我的耳边响起了小米儿的声音:“爸爸,别怕,这个是时间投影,是无数个时间分支的我们,与我们不会有交集的,你别动,免得引渡使者找不对地方……”
房间的布置很简单,而小米儿非要跟我一个房间。
我告诉她,说随时。
瞧老鬼和蛇仙儿的表情,我知道都吓到了,只有疯道人显得比较淡然,正转着脑袋,四处打量呢。
不过这种行程显然十分疲惫,所以她跟我讲了没几句话,就困得不行了,大家都好生休息。
她十分骄傲地介绍着我们每一个人,而那老妇人则显得很平淡,说好,各位想必是累了,我给你们准备好了房间,先去休息吧。
这儿是一个地下室,那黑袍人鹿婆婆领着我们往上走,过了一道又一道的禁制,来到了几个房间之前来。
她不怕,是因为这小妞儿本身就是蛇妖成精。
那些牵引灵蛇不见了,化作了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充斥在我们的体表处。
听到小米儿关切的声音,我总感觉两人的角色颠倒了,我反而成了需要照顾的那人。
这儿应该是在地下,又或者山壁之间,不过气流倒也还算通畅。
看起来女人天生就擅长这种善意的谎言,不过这话儿却说进了小米儿的心里去和-图-书了,一下子就消减了对蛇仙儿的一丁点排斥,紧紧地搂着蛇仙儿的脖子,开心地亲了她一口。
我心中感慨,而这个时候那青铜灯的后面,走出了一个身高不到一米五,全身藏在黑袍子的家伙,用一种慈祥的声音问道:“小主人,这些就是你带过来的朋友么?”
小米儿的礼貌赢得了蛇仙儿的好感,她俯身过来,将这个小姑娘给抱了起来,亲昵地高高举起,说总是听你爸爸夸起,说他有一个全世界最好的女儿,今天一看,果然没有说假话……
现在的小孩子,脑袋里到底装着些什么东西?
这声音听着也是个老妇人,我望了过去,却发现根本瞧不清楚对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呃……
小米儿让我们挨个儿跳下那水池里去。
小米儿认识老鬼,而疯道人冲她呵呵一笑,小东西也就认可了。
我不敢让蛇仙儿听到,蹲下来,在她耳边嘀咕道:“蛇仙儿阿姨是老鬼叔叔的女朋友,跟爸爸没关系的。”
她松开了我的手,关心地说道:“爸爸你还好吧?如果想吐的话,去旁边那儿的坑里吐,不要在这里……”
差不多几秒钟的时间,我感觉周遭的一切都变了模样,四周一片漆黑,唯有头顶很遥远的地方,有一缕光。
几秒钟之后,我感觉自己浮出了水面来,抹了一下脸上的液体,深吸了一口气,结果给那浓郁的气息给呛得直咳嗽。
疯道人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给食物诱惑到了,舔了舔嘴唇,说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