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四十八章 小女孩心思

逸仙刀上面的力量将这家伙给瞬间引爆,只瞧见这家伙一下化作了乌有,周遭围绕的阴魂一哄而散,我知道机会难得,哪里给这帮家伙反应的时间,双腿一蹬,就往上游了过去。
这一下是我用尽了全力,在死亡的威胁下,我有一种决死无前的悍勇。
我说这就是养女儿的感觉,痛并快乐着。
小米儿一脸惊讶,说不可能吧,虽然我知道爸爸你很厉害,但如果是墨吏,你在水下未必能够占得它的便宜,能够活着离开,已经算是最理想的结局了。
我一愣,说怎么了?
我们在这里生起了篝火,而小米儿则利用现有的地形,开始布置起了警戒和驱邪的法阵来。
我这才晓得对方是在帮我,努力瞧了一眼,发现却是老鬼。
鬼将?
我指着远处伺候疯道人的蛇仙儿,说那妞?不会吧,你们要是生孩子,得弄出一什么鬼来啊?不对啊,你不是说过,血族不能生小孩儿,只能够发展后裔么?
我对着小米儿一阵教育,旁边歇息的蛇仙儿都忍不住发出了笑声来,这一天疲惫,我好不容易将小米儿哄睡,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
疯道人永远是个吃货,沉默寡言,嘴巴却从来不停歇,而我和老鬼则聊起了今天的遭遇来。
我说不行,等你大了才可以找喜欢的人亲亲……
小米儿躺在我的怀里,抬头望着我,可怜兮兮地说道:“爸爸,我惹你生气了,对吧?”
老鬼舔了舔嘴唇,http://www.hetushu.com说你说我也弄一个女儿行不行?
小米儿吸了一口冷气,说你在水下,碰见鬼将墨吏了?
我游了没一会儿,上面又有一个身影落下,我吓了一大跳,挥手就是一刀。
我下意识地反手一刀斩去,结果回头的时候,发现水流真的只是水流,别的根本什么都没有,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前却又是一股寒劲浮现。
我一转脸,什么都没瞧见,一个黑色的玩意直接扑到了我的脸上来。
小米儿讶异,说为什么?
噗!
老鬼忍不住笑,说你家这女儿,可不是个乖宝宝,总有你头疼的时候,哈哈……
挥刀。
我说这事儿我何必骗你?
吃过了饭,大家轮流守夜,老鬼体谅我,让我负责前半段,而小米儿则跑过来,黏在我怀里。
我说就在刚才,它已经被我给干掉了。
蛇仙儿在旁边也笑,说我觉得它最大的问题,还在于轻视了王明,满以为能够将敌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结果没想到王明不是小猫咪,而是一头大老虎。
众人聊完,决定在附近找一个地方歇息。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来,只可惜水底下,他能说话,我却只有听的份儿,根本没有回话的能力。
当小米儿在忙活的时候,我们也在生火,然后蛇仙儿和老鬼结伴而去,不到半小时,就提了一头野猪回来,在附近的小溪里宰杀,清洗干净之后,提了过来,开始烤肉。和图书
瞧见这个刚刚来到世界没多久的小屁孩儿,在认真地在周围布置,每一根石块和木条的搭配她都显得那般认真,一种前所未有的自豪感就在我的心头油然而生。
他的话语并没有说完,逸仙刀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被我用斩魔决操纵着,出人意料地射入了他的额头之处。
老鬼感慨起了我们的结仇能力来,说是能得罪的,全部都得罪了。
这玩意又黏又稠,就好像是抱脸虫一般,八根爪子将我的脑袋抱住,然后坚韧滑腻的表皮上面全部都是倒刺,想要刺入我的皮肤里去。
不知不觉间,突然间我感觉前面一亮,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真正深处这片天地,方才能够感受到这儿的辽阔和巨大,我们一身本事,并不惧怕任何野兽,坦然而坐,一边烧烤,一边闲聊。
仅仅一天,只一天,我们就惹了两个最不该得罪的恶霸。
小米儿眨巴眨巴眼睛,说今天因为我的疏忽,差点儿害死了爸爸,对不起。
这个地方,危险是危险了一点儿,但是却锻炼人。
两人闲聊,之前的紧张都已消散,而随后小米儿布置回来,我们正式开餐,这时我方才发现我家女儿真的是个大肚汉,那一头野猪她和疯道人两人吃了大半,简直残暴之极。
小米儿一脸惊慌,说那你怎么样,没被他怎么样吧?
我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小米儿摇头,噘着粉嘟嘟的小嘴,说亲这儿。
和_图_书水底之下,我哪里有那家伙灵活,刚刚游出几米,那家伙便消失不见了,紧接着他那幽幽的话语又从我的身后浮现:“哦,你居然是一个活人,难怪说不得话。”
我说没有,怎么,他很厉害么?
两人踩着岸边淤泥,狼狈地逃了上来,这时小米儿和蛇仙儿都扑了上来,焦急地问道:“怎么样,没受伤吧?”
小米儿说那你亲亲我。
对于在这野外扎营,小米儿非常有经验,毕竟她跟着蛇婆婆修行的时候,经常露宿野外,对于这一带的地形十分熟悉,带我们找了一个可进可退的背风口。
小米儿说岸边也很危险,我们尽量离这边远一些,免得那些家伙急了,上岸过来。
这就是我家米儿啊,没想到她居然懂这么多的东西。
老鬼呵呵一笑,说可见与人生死交战的时候,能不说话,就千万别多嘴。
我小声说道:“跟谁生?”
我一愣,说我擦,你特么真牛波伊,这种前卫的事情都能够干得出来……
蛇婆婆当真是没有藏私啊。
结果那人却避开了我手中的刀,反手抓住了我刀杆,拽着我往上扯去。
两人奋力往上,没一会儿就出了水面,我长长吐了一口浊气,然后问老鬼,说他们人呢?
我摇头,拒绝了她,说女孩子的嘴巴,不能够随便给人亲,爸爸也不行。
小米儿发愣,说可是我想亲你啊?
水下交手,消耗远胜于陆地,我累得趴倒在地,小米儿扶着我起来,说爸和图书爸你没事儿吧?
他转过头来救我了。
老鬼拉着我的刀杆往前,说在岸边,快走。
当下我将在水下的遭遇跟众人一一讲来,最后总结道:“那家伙的确很强,我感觉如果在陆地上,我或许都只能与他五五开,而在水下,基本上处于被吊打的处境;只可惜他并没有利用水下的优势与我战斗,而是想通过阴谋诡计,况且废话太多,所以才挂了。”
尽管在水中,但是我这一刀挥得却是无比果决,劲气贯足刀锋之上,将三尖两刃刀的力量给陡然引到了出去,化作一道雪白的刀线,直击对方。
逸仙刀!
那墨吏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快就脱困,结果给那刀线劈在了胸口,倒退着往后,尖叫道:“好恐怖的力量,你不是凡人,不是。那好,看我的墨吏的真本事……”
小米儿点头,说对,鬼将墨吏是疟鬼河伯手下顶尖的高手,它诡计多端,善于取巧,而且非常懂得迷惑人的心智,往往交锋几下,就能够将敌人给弄得晕头转向,找不到南北,最终稀里糊涂死了都不知道;而且它还擅长吸食别人的劲力,化作己用,它的手下不知道死了多少强人,我师父评点疟鬼河伯的时候,说这个墨吏将来的成就,或许更甚疟鬼河伯……
我摇头,说无妨。
我说呃,这个恐怕不行了。
其实那鬼将墨吏被我斩杀了之后,周遭的水鬼阴魂立刻就少了许多,就连那疯狂的水草也变得温柔,不过老鬼并不知晓,和_图_书我一时间也解释不清楚,只有跟他往岸边游动。
说罢,我的身后传来一阵阴冷,水流狂涌而来。
我摇头,说没事,对了,你认识鬼将墨吏么?
那声音狂笑道:“我以为是什么厉害角色,原来也不过如此……”
这么厉害,居然只是鬼将,而且还是第三鬼将?
我们不敢久留,匆匆离开,一直走到了半里地,方才停歇。
无论是三目族的三目俊,还是沧浪江的疟鬼河伯,都是了不得、惹不起的人,而我们却统统得罪了一遍,前者是养了五十年的宠物小绿被吃,后者是最得力的部下被杀,这仇怨,结得可真的是深。
老鬼说你觉得呢?
我心中一阵温暖,说没事,谁人不犯错,对吧?只要及时改正就好。
我说这事儿也怨不得小米儿,只能怪我们对这儿不熟悉。
不过我也没有心思跟这家伙拉扯家常,将手中的三尖两刃刀猛然一摆,就朝着那人游了过去。
他叹息了一声,说好久没有瞧见这么厉害的小郎君了,本想问个姓名,不过算了,等你死后,自然有时间叙话。
老鬼嘿嘿一笑,说老子以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中了别人的忽悠,去捐了精,后来回去问,说没有人用,我就花钱存下来了。
我点头,说对。
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祭出了逸仙刀,那刀芒从我的额头处迸发出来,将这抱在我脸上的玩意给直接撕扯成了两半,然后我恢复了视线,瞧见那鬼将墨吏就在我的不远处。
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