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五十二章 养儿与育女

在女儿面前,我多少也有些虚荣心,虽然心里面一点儿底都没有,不过还是嘴硬地说道:“没问题的。”
而这些通道又都有一些特定的神职人员把守着,所以基本上很难相互沟通,互换有无。
我笑了笑,说她总有一天会长大。
虽然我对青丘雁的这个说法持保留态度,毕竟从我所接受的教育而言,我们身处的那个世界,它应该叫做地球,而地球只不过是宇宙中一颗很微小的尘埃,在茫茫的宇宙之中,人类是孤独的智慧种族,而在地球之外,还有无数的星球林立……
我虽然不甘愿因为一个宠物就此死去,却也希望小米儿能够懂得这样的道理。
如同一位真正的父亲。
这就是我王明存在的意义。
不过这世间的事情,很多都是没有缘由的吧?
天黑了一个多时辰,我们终于抵达了三目族,这儿是一处巍峨巨山脚下的宫殿群落,让我有些意外的是这儿并非荒蛮之地,那充满了古拙气息的石头建筑无比巨大,亭台楼阁遍地都是,就好像来到了巨人国一般。
就好像年少的时候追星,看着电视电影里面那些光鲜亮丽的女明星,琢磨着有一天老子发达了,就把最喜欢的这个女明星给娶了,现如今回想起来,不过是年少轻狂时的一些意淫,永远都达不成,而迎娶虚无飘渺的小观音,也不过是我在逃亡岁月里面的一点儿寄托。
所以武断地认为青丘雁的话语不过是胡说八http://www.hetushu.com道,我觉得这样子做很蠢。
空旷的黑屋子里,只有我和小米儿一人。
我憋足了话儿,一口气说了出来。
我说我之前也没有想到。
但是我终究还是知道人类并不孤独,除了我们,这世界上还有太多太多未知的存在。
这些“人”留在这里,只怕是因为外面的环境太过于险恶,使得它们不得不托身于此。
最后,小米儿终于低头,说对不起,爸爸,我错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孩产生出那么浓烈的爱意来。
每个文明都有其灿烂之处,过分的鄙视除了满足自己空虚的心理,并无任何作用。
青丘雁跟小米儿甜甜地回了一句,然后说道:“真看不出来啊,你已经有了这么大的一女儿……”
小米儿愤愤不平,说了几句,我劝她,说这事儿我们是错了,得认,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跟三目族达成和解,我尝试一下,看看用什么办法,能够让对方能够放下这个怨气来。
跟青丘雁一路以来的交流和讨论,使得我放弃了对这儿蛮荒之地的印象。
三目俊大声笑道:“好一对父女情深啊,哈哈哈,我满足你们,两人一起死吧——来人,带他们去祭坛!”
她说你既然已经有家有口,为何还想着娶别人呢?
青丘雁瞧见可爱的小米儿居然服了软,一脸微笑,说何必如此认真,一小孩儿而和*图*书已。
而且还是一个陌生人面前。
强权之下,方有安全。
小米儿说她帮着那些坏人,她也是坏人。
随后我又想起了老鬼他们一行人来,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小米儿欢呼,说爸爸最棒了……
小米儿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说他们杀了我的狗。
面对着青丘雁的承诺,我郑重其事地表达了感谢,而小米儿也甜甜地说了一句:“谢谢姐姐。”
三目巫族是这一带的霸主,然而从聚集地门口进入,我瞧见除了那些大个儿之外,还有许许多多不同种族的人生存在这里,各色各样。
我用下巴点了点青丘雁,说这位姐姐虽然抓住了我们,但那不过是各凭手段,愿赌服输,没有什么好说的,快跟她道歉。
因果报应,五狗死去的果,其实是我们自己结下的因,虽然在此之前,我们并不知道这花冠绿鳄鱼蜴是有主之物,但出了事情,就得有敢于承担的勇气和觉悟。
九州定鼎,造成了一种无形的屏障,又或者叫做晶壁,它如同六道轮回一样,只有特殊的形态或通道,方才能够自由进出。
小米儿说爸爸我要你抱。
我瞧见小米儿醒了过来,很开心,说为什么这么讲?
小米儿乖乖地说道:“姐姐对不起。”
如此想一想,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中二。
然而这个时候,小米儿却憋红了脸,激动地说道:“爸爸,你不是告诉我做人不能撒谎的么,那花冠绿鳄蜴是m.hetushu.com我吃了的,你怎么能够撒谎?”
如此胡思乱想,一夜很快就过去了,我一直到了凌晨几点的时候方才睡下,迷迷糊糊之间感觉有人进入了房间里面,一下子就清醒了,瞧见有人打开了窗户,一缕眼光洒落进来,落在了一个三目巨人的脸上。
呃……
我听小米儿说起过三目族的恐怖,所以才会将侥幸心理寄托在毁尸灭迹上面,但既然已经暴露了,就无需嘴硬,坦然面对结果。
当那些人离开之后,寂静之中,小米儿弱弱地发声了:“爸爸,我怕?”
明是非,懂善恶,这个才是一个真正的人。
小米儿的逻辑,如果从小孩子的角度来看,的确没错,但实际想一想,最先搞事的,其实是我们,倘若没有我们抓住了人家养了五十年的宠物小绿,并且将其吃了,人家又如何会出手报复呢?
我组织了一下语言,跟她耐心地谈起了这个问题来,一开始的时候,小米儿并不认同我的说法,有些小执拗,但我却很坚定地跟她继续聊。
青丘雁的话语让我为之一僵,好一会儿才苦笑道:“她妈妈已经死了。”
她瞧见我跟这个抓住我们的“坏女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心里面很生气,瞪着我,说爸爸不要跟坏女人说话。
她叹息了一声,然后对我说道:“你女儿很厉害,潜质很强,这么小,居然就能够将三个三目巫族的巨人给撂翻,有两个的智轮眼甚至永远都恢复不了,就m.hetushu.com这一点而言,我心里都很佩服——若是给她长大了,只怕这虫原又有多出一名擎天大拿了。”
我说为什么说三目族是坏人?
我们被扛着穿街走巷,无数人都过来围观,而随后我们被安置在了一处黑乎乎的大屋子里,而那屋子的地下有许多地槽,里面流动着银亮的水银,构建成了一个禁锢的空间,再加上门口的守卫、身上的绳索和限制我们凝聚修为的腥血,使得我们根本没办法逃离。
她的声音里都带着哭腔,还有几分颤抖,我听到了心酸无比,说孩子别怕,爸爸在这里呢。
听到她银铃一般的笑声,我的心中趋势充满了苦涩,想着倘若这一次我跟小米儿都交待在这里了,那可怎么办?
我苦笑,说未必能够长大了。
她是个长得不错的漂亮小姑娘,平白无故地送我一把很厉害的扇子,然后我对她又有几分好感,然后呢?
听到这话儿,小米儿小心翼翼地问:“爸爸能行么?”
我之前的确有在老鬼面前流露出对小观音的好感,但却是第一次在别人的面前,说出想娶那个女孩儿的冲动。
事实上我这是真心实意的,如果说这锅一定要有人背的话,我宁愿替我女儿去死。
而如果不出手报复,五狗又如何会死?
三目俊。
青丘雁说这是化外之地,也就是九州定鼎的时候那些被隔绝在外的地方,藏留着不少在九州舞台上出现过、但最终落败的种族,在这一片土地上延续了。
我苦笑和*图*书,说我也想呢,可惜我这儿绑着呢。
不过也使得三目族的聚集点成为了一个繁华的集镇,间接地促进了它们自身的发展。
因为那巨人是蹲坐在牢笼跟前的,所以我并不能够认清楚对方。
她看样子虽然八九岁,但来到这个世界也才一两年时间,性格的培养和对世界的认知到底还是迷茫,蛇婆婆教了她的修为,未必能够事事都教她。
如此聊了许多,她对我来的世界多了几分了解,而我对这儿,也不再是双眼迷茫。
路程很远,一直到天黑都还没有抵达,而小米儿却醒了过来。
他说道:“狡猾而卑微的人类,告诉我,到底是谁杀了我的小绿?”
呃?
这话儿让青丘雁喜笑颜开,乐不可支。
我毫不犹豫地说道:“族长大人,是我不知轻重,杀害了你的小绿,此事全部的责任怪我,由我一缕承担,与他人无关,只求你放过我的女儿,她还小,什么也不知道……”
然而他一开口,我就认了出来。
一路掰扯,青丘雁跟我没边儿的聊着,她虽然帮着三目族将我给抓了起来,但毕竟跟我是没有什么直接的利益冲突,只要我能够放下芥蒂,两人便也能够宛如朋友。
青丘雁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说道:“好久没有碰见能够敞开心扉聊天的人了,你的心思我明白,如果有机会,我会帮你的。”
青丘雁一进市集就离开了,甚至都没有跟我们打过招呼,而被搁置到了这黑屋子里面之后,也没有人过来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