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五十四章 裸奔偷衣贼

我的心中充满了怀疑和恐惧。
如果我活着出来,那家伙只会觉得自己被耍了,即便是有着青丘雁,他也不会饶过小米儿的。
此刻的我,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当务之急并不是联络小米儿,而是先找一套衣服穿上。
要!
光着身子,在这陌生的三目族聚集地行走,并且想要找寻一件合适的衣服,显然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为此我不知道走了多少的弯路。
火焰狻猊需要时间,而我也需要时间。
几秒钟之后,我终于清醒了,明白了之前梦中的那一个“我”,并非我王明,而是我在白头山时吸取的真龙记忆。
至于青丘雁,我还得想办法从她手中将小观音的桃花扇拿回来。
说完这番“诀别之语”,我也不管小米儿是否能够听懂,我便向抓着我的那位三目巨人点了点头,说请吧。
他所有的愤怒,都会随着我跳入熔浆的那一刹那,消散许多。
三目巨人放了手,我从半空中跌落往下,朝着那极度的灼热之地中迅速落下。
不得不醒,因为如果我真的死了,那么它也必将无家可归,最终身死魂消。
所以我也如同一个三目巫族的袖珍版族人一般。
如果让他知道我其实并不怕灼热的岩浆,那么之前我所有的悲壮都会变得那般可笑,而他也会因为被耍弄的愤怒,而命人将我从这里面捞出来,考虑用斩首或者绞刑的方式,催促我踏上黄泉的旅途。
这儿应该是一个女和图书性的房间,因为我能够闻到有淡淡的花香味儿。
我此刻全神忐忑,自然是有惊无喜。
我舒展身体,让自己进入内循环状态,从激动的情绪中平复回来,然后慢慢的、慢慢地入定。
我仅仅只听到了一句尾音,人便已经接近了熔浆表面,在即将死去的那一刹那,我在脑海里,苦苦乞求道:“火焰狻猊,那个啥,交下房租吧……”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它终于醒来了。
我悄悄地爬出了熔浆的裂缝口,发现祭坛平台上面一片空旷,并无任何人。
我行走于黑暗之中,路过一个水洼的时候,忍不住借着月光打量了自己一眼。
沉睡……
尽管获得火焰狻猊的保护,使得我能够在熔浆之中存活下来,但进入的一瞬间,剧烈的高温还是将我身上的所有毛发都给毁去,无论是头发、眉毛还是……
毕竟这个地方,可是人家的祭祀之地,有着强烈的神性,对于它的吸收和修养,都是有着巨大好处的。
最终我瞧见了在附近的一处花园小楼阳台上,挂着一件带着女性色彩的黑袍子。
作为父亲,愿意替女儿争取一个机会而去“死”,这事儿对于他来说,已经很震撼了。
而在此之前,我需要隐藏住自己,不暴露出自己的身份。
一个死去的王明,更能够抵消三目俊的愤怒。
我穿行着,然而熔浆之中并非只有我。
小心翼翼地浮出了熔浆表面,我往上面探去,http://www.hetushu.com发现一片宁静,再往上是满目璀璨的星空,以及两轮圆月。
火焰狻猊!
这些气息让对方有些犹豫,最终还是选择了退让,不但如此,而且还有一股气息萦绕在了我的身上来。
事实上,即便恢复了全部的修为,我也不想再暴露自己。
前尘往事浮上了心头,我心中大定,知道自己在迷迷糊糊之间,又避过了一场生死,而后我开始尝试与火焰狻猊沟通。
我平静而陈恳的话语,打动了三目俊。
三目俊点头,示意那人将我扔进熔浆里面去。
这是我偷天换日、瞒天过海的唯一生机,想要在这灼热的熔浆之中活下来,除了它,没有人能够帮我。
他不是小孩儿,不可能因为几句豪言壮语或者生离死别而感动,他手中的血腥无数,心早已僵冷如铁了,有的事情,一码归一码,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他终究还是会做出最为冷酷的选择。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有一种记忆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瞧见它的第一眼,一直捂着裆部的我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渴望。
而匆匆醒来的火焰狻猊显然有些愤怒,对于我总是不打招呼就放大招这事儿,它心里充满了意见。
它开始疯狂吸收着周遭熔浆的热力,用来补充自己之前损失的灵力。
这情形让我心中欢悦。
小米儿在我的头上惊慌失措地尖声叫喊着:“不……”
然后它告诉我,七天时间,已经过去和_图_书了。
而如果小米儿真的能够调配出七千中的毒剂来,他或许会看在死去的我,饶下这个可怜父亲的女儿一命。
极度的灼热刺激到了它的身体,这位饱受重创的灵兽在这样灼热的环境之中,却宛如掉进了米缸里面的老鼠一般,终于找到了可以补充能量的地方。
而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一股强大的意识落下,笼罩在了我的身上。
恢复有望。
穿上了衣服,我准备离开,然而在转身的那一刻,却突然听到有人惊呼道:“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而回过神来的我则开始催促火焰狻猊带着我尽量往下,避开上面人的关注。
此时此刻,我身上所有的束缚都已经没有了,就连那阻止我不能够发挥修为的腥臭之血,也都给蒸发了去。
为了摆脱一路捂裆的痛苦,我在一瞬间展示出了强大的攀岩能力,三下两除二就翻上了阳台来。
之前的我还能够用长发遮住额头的眼睛,但此刻却不行了。
对于这个请求,火焰狻猊求之不得,于是我们越往下越深,最终到了一个节点,悬停在了那里。
一大男人是不可能弄出这么多香味来的。
一定。
我一定要穿上它。
那巨人看向了三目俊。
沉思了一会儿,我决定出去。
我上一次感受到这种气息,还是被月神诅咒的时候,然而这一次我却感觉不同。
落入熔浆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似乎快要死了,然而千分之一秒之后,我悬在半空和-图-书中的心却终于落了下来。
我告诉她,说小米儿,爸爸不会走,爸爸这辈子都会陪在你的身边,无论生死,你想一想,那么多困难险阻我们都闯过来了,想一想在丽江的五毒教里我们的遭遇,多么不容易啊,你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爸爸才会欣慰,即便是在天堂,也会努力注视着你的……
我身上的衣服分解了精光。
“我”与那凶兽翻滚着、撕咬着,以命相搏,最终我战胜了对方,然后成为了此中的唯一。
还有另外一种丑恶的凶兽。
我心中算计着,然后小心翼翼地离开祭坛。
它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并且给予我帮助么?
它有一种极度毁灭的倾向,仿佛要扼杀我的意识一般,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一个“我”,和我额头之上的三尖两刃刀,同一时间迸发出了巨大的气息来。
我一边在猜想着这房屋主人的身份,一边腾身而起,将那件黑袍子给拿下,然后套在了身上来。
然而人生,只有拼搏,方才能够知道最终的未知。
而且这儿的建筑,比起其它地方那种傻大粗的风格来说,显得更为精致一些。
黑袍子的材质很特殊,有点儿像是华贵的丝绸,穿上去冰冰凉凉的,而且还散发着香味,让我有些不习惯,不过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它已经恢复完好了,不但如此,而且更有精益。
应该是祝福。
而那股想要扼杀我的意识,应该是三目俊口中所说的父神。
我不希望让三目http://www•hetushu•com俊知道我在用虚假的惨烈在欺骗他。
至于三尖两刃刀,自然就是清源妙道真君。
喜悦是来自于火焰狻猊。
所以此刻的我就是一秃子。
她悲伤不已,而在这个时候,我却认真地注视着她,说起了我的“遗言”来。
尽管我们的身份各异,各自的立场都不同,但我有一点说得很对,那就是我和他,都是父亲。
然而小米儿听到我要跳下熔浆,却一下子就崩溃了,大声哭喊道:“不要,爸爸不要。”
经过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但是对于它来说,并不算什么。
这是第一视角的画面,我能够瞧见曾经的“我”,在这满是熔浆的地方自由穿行着,那些滚烫得足以摧毁这世界上无数物质的熔浆在我面前,却都不过是如水一般温柔的玩意儿。
而这个时候我也醒了过来。
然而当我不断往下沉去、那热力越发恐怖之时,一股喜悦却又浮现于我的脑海。
一层薄薄的红光将我的身体与滚烫的熔浆给阻隔,尽管依旧灼热,但却并没有上升到致命的程度。
然而让我无比担忧的,是之前在与神风大长老召唤出来的那位肝榆老祖交手的时候,火焰狻猊给击溃了,差点儿就崩溃了去,直到此刻都还是没有反应。
毕竟作为一个没有任何精神疾病的正常人类,我还是不习惯在空旷的公共场合裸奔。
此刻我最好的期望,就是联系到小米儿,等到她调配出了那毒液之后,三目俊放她离开,我们到时候在外面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