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六十一章 一剑救苍生

无形无色之水,在这一瞬间化作了宛如钢铁一般坚固的牢笼,将我给死死禁锢。
一股热力不断传递而出,那水草居然一下子就被火焰给点燃,湿漉漉的巨手在一刹那,却化作了漫天火焰的枯草。
逃不得,那就硬着头皮对战吧!
那石柱牢牢锁住了我的三尖两刃刀,我能够感受到石柱之上的万千鬼魂在呼喊、在咆哮、在哭泣。
我心中没有了斗志,骑着火焰狻猊就往岸边冲去,结果刚刚冲出十几米,前方的景色一阵迷离,竟然化作了恍惚,无数的禁制从虚空浮现,朝着我压制而来。
信仰之力,也被称之为神力。
就在我在这无尽的攻击之中左冲右突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心中一片阴冷,有某种粘稠而不可知的东西从我的后背,深入进了我的脏腑之中。
疟鬼河伯在操纵着整个局面,哪里能够让我好受?
疟鬼河伯出现在我面前的不远处,这是一位活了几百年的大拿,尽管没有修成实体,但是神识扫过,却凝如实质。
有鬼灵趁着我与那些水兽畜生酣战的时候,找了一个破绽,侵入了我的身体内部去。
轰!
我这时方才想到那疟鬼河伯刚才已经在江面布阵了,想要逃到对岸,我除非是破了阵,要不然就得困死于此。
就在这时,一条巨鳄从江面上跃起,长着血盆大口,朝着我这个方向扑了过来。
不是实物,是灵体。
不但如此,火焰狻猊也是发了狠,将这热力传递而m•hetushu•com下,与之接触的江面开始沸腾起来,冒出了滚滚的气泡,无数蒸汽出现,将整个江面变得一片大雾腾腾。
不如逃?
要知道最坚固的堡垒,如果外部攻破不得,内部却最是容易。
疟鬼河伯拦在了我的面前。
很快,我瞧见这些黑影形状各异,有的是身长七八丈的凶猛鳄鱼,有的是脖子都有二十几米的长颈龙,有的是宛如一栋房子般巨大的犀牛或者野象,有的是长达几十米的巨蟒,还有那多手章鱼、电光缭绕的电鳗和跃空而起的大白鲨……
我催动火焰狻猊,想要往高处飞一些,避开此兽,没想到那种自上而下的压力再一次封挡住了我转移的空间。
无数的水底生物和两栖动物从那江面上浮现而出,而让我感到恐惧的,是这些畜生都乃实物,但双目赤红,显然是被疟鬼河伯手下的凶戾鬼将附体了的。
火焰狻猊前些天在三目巫族的熔浆祭坛之中补足了元气,所以即便面对着这恐怖的手段,却也不慌。
一刀得手,我往回猛然一拉,那三尖两刃刀的特殊形状使得这伤口撕扯巨大,这畜生嚎了一声,跌落水中去。
八方风云滚动,千百恶灵哭嚎,那旷荡的江面之上,居然浮现出了无数的巨大黑影来。
一种恐惧从我的心中浮现而出。
我深吸一口气,让胸腔里充满了鼓荡的气息,然后一跃而起,抓着三尖两刃刀就跳到了那条鳄鱼的脑袋上去。
果然www.hetushu.com,那东西一进入其中,我立刻感觉到一阵头重脚轻,有点儿站立不稳,好像就要跌落水下去一般。
三尖两刃刀没有劈中对方,而是砸在了一件满是图腾的黑色石柱之上。
我整个脑子一片空白,感觉五脏六腑被人恶意地一把抓着,然后使劲儿拧一般,剧烈的疼痛从意识深处传递而来,然后有一个面目狰狞的妇人在我的脑海中疯狂肆笑。
这才是它真正的实力,他的每一击都宛如山呼海啸一般,有着恐怖到了极点的实力,我即便是依托于火焰狻猊,都扛不住它的攻击,好几次都被他直接砸落到水里去。
而回过神来的我生出了无边的愤怒来,立刻就点亮了龙脉社稷图,将里面禁锢的龙脉之气,一下子就决堤而出,冲刷着我的全身,包括我的识海。
它被拉住,发现不能够以力量取胜之后,直接将后足表面的温度急剧攀升。
要死了么?
怎么办?
双方角力,而这时那身穿大红袍的疟鬼河伯却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疟鬼河伯没有容我多想,再一次发动,眼见着那黑色石柱遮蔽天空,陡然砸下,我的心中绝望,而此时,一把短剑,穿越空间,拦在了这柱子前。
这是修为上面的巨大差距,是通天手段也无法弥补的。
那女人十分恐惧,大声喊道:“父亲救我!”
它悠悠叹了一声,然后将那令旗再一次举起,怒吼道:“起!”
只要再来上几次,只怕我们www.hetushu.com就已经崩溃了。
轰……
水浪之中,我与火焰狻猊破水而出,下方却有无数水草不断疯狂生长,化作了一只湿漉漉、黑乎乎的巨手,朝着火焰狻猊的后脚抓了过来。
下一秒,它自己也都承受不住了,从我的身体里浮现而出,身子淡薄得几乎如同白纸。
我在这一大群的水兽之中翻滚跳跃,而火焰狻猊也将那条恐怖的海蛇给按到在水中,张口就咬。
我的心中叹息,而这个时候火焰狻猊却放弃了那垂垂欲死的海蛇,冲过来救主,将我给一下子驮起,朝着高处攀升而去。
来者是谁?
喝!
火焰狻猊身上传递而来的腾腾热力让我的神志为之一清。
这些声音在我的心头不断回荡,让我整个人的意志一点儿、一点儿的松动低落。
它站在我面前十米开外,朝着我猛然一抓,无边无际的力量狂涌,水流化作无数刀锋,朝着我飙射而来。
它的脸无比冰冷,双目孔洞,抓着那根黑色石柱,然后周遭的空气中,传递出了它的声音来:“很棘手的小子,虽然看着修为并不算强,但诸般手段,却实在让人刮目相看——这样的家伙,日后必成大患,我今日既然得罪了你,为了防止你以后报复,就得将你斩尽杀绝才行……”
这犀牛巨大,全身披着干涸的泥巴,宛如盔甲,本来打算用脑袋前的那根角去顶我,结果给我跳到了背上,猛然横翻,想要将我按到在水里去,结果给我一刀插进了脊http://www.hetushu.com梁之中去,那厚厚的泥巴铠甲并不能够阻挡三尖两刃刀的锋利。
鬼灵杀人,有无数手段,附身于外物,以力杀人是为一法;迷人心智,让人疯癫也是一法;而再有一个,就是侵入人体内部,从五脏六腑之中引发,也是一种办法。
我并非灵体,水中无法发出声音,心中却在咆哮,骑着火焰狻猊的我将三尖两刃刀朝前猛然一挥。
那在我脑海之中疯狂大笑的恐怖妇人被吞没了去,发出了凄厉的叫声来。
伤水十方灭绝大阵!
下一秒,我跌落在了水里,七八条触手朝着我的身体缠了过来。
人体到底还是太脆弱了,特别是内部。
而下一秒,疟鬼河伯挥舞着那根黑色石柱,朝着我砸了过来。
这把龙骨铸就的长刀在遇到这种阴冷森寒之气的时候,陡然间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来。
双方拼的是速度、反应和力量,那水草巨手快得连火焰狻猊都难以避开,给一下子抓住了后脚,被猛然往江水中拽去。
我们一般见到的鳄鱼,也就一丈多点儿的长度,但是这头却不同。
砰!
对方看我有点儿气势如虹,便准备从内部下手,让我受到打击。
我之前与一个附身章鱼的鬼将墨吏相斗,都精疲力竭,此刻面对这茫茫多的恐怖群落,又如何能够战而胜之?
一切看着好像是有惊无险,然而实际上短短十几个回合的交手,已经耗费了我太多的精力。
龙脉之气的汹涌,使得我整个身子宛如浸润在温泉里面一m•hetushu•com般,暖洋洋的,之前的阴冷和痛苦一瞬间就被淹没。
那些野兽瞧见,顿时间就沸腾了,朝着我疯狂袭来。
我并没有随之而下,而是跳到了另外一头犀牛的背上去。
它眯眼望着我座下的火焰狻猊,寒声说道:“很好,我还在奇怪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自信,原来是自恃有一头龙子兽灵傍身啊——不过,如果我就让你这么轻松地离开了沧浪水,那我这河伯,又有什么脸面自封?”
那坚固不催的水中牢笼在这样的气息切割下,终究露出了一丝破绽,我挥舞着三尖两刃刀,将那恐怖的水浪给卸去,而我身下的火焰狻猊也并不犹豫,双脚一蹬,带着我再一次跃出了江面来。
七八丈的长度使得它宛如一艘大船一般,我落在了它大大张开的鳄吻之上,回手就是一插,那三尖两刃刀毫无阻碍地破开了对方坚硬如钢铁一般的鳞甲,将其上颚捅了一个对穿。
哗啦啦……
十几个回合之后,我双臂酸麻无力,如果不是凭着意志,三尖两刃刀早已甩脱,而火焰狻猊也是喷着热气,疲惫至极。
我心中恼怒,抓起了三尖两刃刀,朝着前方就是一阵猛劈。
这力量之大,让人感觉就好像一辆高速行驶的列车陡然间给制动了,迸发出来的那股毁灭力量,使得整个江水都为之翻涌沸腾。
我能够感受到这力量的来源,有两种,一种是曾经被镇压而去的混世恶龙,那种雄浑的真龙之气喷礴而出;而另外一种,则是接受了千年香火的信仰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