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六十章 河伯大恐怖

所以在这位疟鬼河伯的跟前,我哪里能够瞒天过海?
也就是说,除非发生奇迹,我的下场恐怕就是死在此处。
而那些火焰在几秒钟之后,化作数十条的火蛇,朝着我这边不断翻涌,席卷而来,大有将我给吞没之势。
我摇头,说不,青丘雁乃青丘一族的神女,她对剿灭青衣魃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这三位仁兄也是虫原之中的名望之辈,在下不想殃及池鱼,所以求河伯大人放他们过河;至于我,阁下既然说我不配做这应劫之人,那么我便留在此处,等诸事安定之后,我再离开——倘若是过了河,你我之间的恩怨便留到剿灭青衣魃之后再行定夺;而若是我死在此中……
不过等死不是我王明的风格。
红袍者指着我,淡然说道:“他前些日子,杀了我的爱将墨吏,本来不过我这沧浪水,我也就当做没发生了,但既然还有胆子过来,那我说不得就留他一留。”
那哮天一族的族人知道这条生路,是我用性命给换出来的,所以对我十分感激,我一开口,他慌忙游了过来。
一掌拍下,一力降十会。
它沉吟了好一会儿,突然间勃然大怒,冲着青丘雁说道:“这样的弱者,你跟我说消灭青衣魃的事儿得落在他的身上?”
我拔出了三尖两刃刀,朝着上方猛然一劈。
他如果不敢接受挑战,那么就说明它心虚了。
从江中心游到对面,这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太恐怖和*图*书了!
我当初渡河的时候,与墨吏交手,打照面的自然不可能只有一个鬼将,必然是有人见过我的,虽说我进了熔浆祭坛之中,改头换面了去,但亡魂与寻常生物的视角并不相同。
红袍者冷然而笑,说你这话儿说的,那个时候我在,你却远远没有生出来,如何考量我——封印那青衣魃的,自然是苗疆万毒窟的第一代主人熊侯业。
青丘雁激动地大声叫道:“疟鬼河伯大人统治这沧浪水已经有了几百个年头了,它是一位有着大智慧的阴灵,几乎能够与神并肩,你就算是再厉害,在他面前,就如同太阳面前的一粒尘埃,你如何能比?”
除了暗流,还有疯狂而生的水草。
眼看着胜利在望,突然间一股恐怖如山的气息从天而落。
火焰狻猊,龙之五子。
青丘雁的哑口无言,使得现场的气氛变得越发僵硬起来。
几乎在一瞬间,那大阵开启,就仿佛世界末日一般,让人感觉到灭顶之灾即将来临,而对方弄出这么大的阵势,实在有那杀鸡用了牛刀的架势。
这畜牲双脚都不沾水面,朝着前方一阵狂奔,那些火蛇在它身边萦绕,造不成一丝危害,而即便是翻滚的波涛和水浪,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我点了点头,说请吧。
哦?
不愧是诡计多端的青丘一族,明面上是在劝我,结果这马屁却拍在了疟鬼河伯的身上,而且还拍得理直气壮,震天响。
和图书而青丘雁听到了这话儿,却并没有退让,开口说道:“为什么?”
疟鬼河伯的衣袖之中滑落出了一面令旗来,高高举起,然后高声喝道:“伤水十方灭绝大阵,起!”
我能够明白面前这位疟鬼河伯的恐怖,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鬼,而且还是在最不利的地方,即便我是那南海一脉的子弟,在此处也终究施展不得。
这是在震慑,在示威。
而且因为这江水莫名冰寒的缘故,冻得我直哆嗦,脸色苍白,嘴唇发青,十足的衰样。
然而青丘雁却不肯走。
很快四人就上了岸,在远处遥遥望了过来。
我说河伯大人,我留在这里,你且放了青丘雁和其他三位过河,可行?
这一句,是心里话。
青丘雁说河伯大人可相信命运?
青丘雁指着我说道:“这位先生,便也是从苗疆万毒窟中出来的,我曾经用落天盘算过,虫原这一劫,该落在他的身上。”
至于那些面向凶恶的鬼灵,却也受不住这般灼热滚烫的气息。
这些鬼魂的脸上流着鲜血,狰狞无比,带着无比的怨毒和愤怒,将我给团团围住。
杀!
青丘雁说不行,他是剿灭青衣魃最关键的人物,我不能够让河伯大人您将他给收了。
我将语调拖长了一会儿,然后慷慨激昂地说道:“若是不能够在河伯大人的手中逃生,我又有何脸面做那应劫之人呢,您说是吧?”
红袍者的质疑让青丘雁一时间哑口无言。
m.hetushu.com我叹了一口气,将她给推开了,然后认真地说道:“你之前告诉我的话,我一直记得,其实我并不是畏惧青衣魃,而是担心我女儿受到伤害,所以在这里我请求你一件事情——如果我真的过不了河了,请你帮我照顾好她,并且把她完整地送回去。”
而这个时候,疟鬼河伯倏然间出现在了水下,整个水底世界一片幽绿,它冷然笑道:“接受惩罚吧,小朋友!”
红袍者有些诧异,说哦,凭什么这么说?
青丘雁没想到我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愣了半天,都没有说话,而这个时候我却朝着不远处的狗头招收,说这位仁兄,雁小姐水性不佳,劳烦你帮忙驮她过河。
所以它点头,一挥手,让出了一条通道来。
骑着火焰狻猊出现的我,没有一刻停留,朝着远处的岸边就是一阵飞奔。
只可惜疟鬼河伯人老成精,哪里会吃这点儿小甜头?
青丘雁说河伯大人可曾记得,上一次青衣魃可是被谁人镇压封印的?
一声巨响,我感觉世界为之一黯,而下一秒,我和火焰狻猊竟然直接从江面上,栽倒进了江底深处的淤泥之中。
红袍者身形陡然之间长了一倍,然后气机和意志将我给牢牢锁定,之后方才慢悠悠地说道:“也就是说,你准备束手就擒咯?”
一切想要在夜里从沧浪水度过的生灵,都要记得今天的情形。
狗头从我手中接过了青丘雁,然后朝着对岸游去,而面对着和*图*书泪水涟涟的这位青丘族少女,我叹了一口气,郑重其事地说道:“如果我死了,拜托帮我转告小米儿,我爱她。”
而当人上了岸,它终于回过了头来,看着我,说我开始了?
听到红袍者说出这话来的时候,我的心中当下就是咯噔一下,知道自己到底还是露了底。
然而这话儿却让一向自视过高的疟鬼河伯无法拒绝。
它们瞧的并不是外貌,而是内在。
红袍者说修行者生下来便是与天争斗,命运什么的,与我何干?小狐狸,你有何事,只管说起,不必在这里跟我绕圈子,跟你师父一个狡诈模样。
倘若是换了别人,她或许还能够凭着一张如簧巧舌忽悠几句,但是这位疟鬼河伯可是活了几百年的鬼精儿,哪里能够受她欺骗?
就算是死,老子也要战斗在最后,让所有瞧不起我的人瞧一瞧,老子这隔壁老王,不是白叫的。
统领这偌大沧浪水亡魂大军的疟鬼河伯会心虚么?
糟糕!
一股阴风平地而起,往上吹拂,将红袍者那一身长袍吹得飞起,气势顿时变得越发强烈,而在这个时候,我却开口了。
她死死抱住我不撒手,说不行,是我一意孤行带你入水的,我不能对你撒手不管。
而疟鬼河伯表现得也十分君子,并没有半路伏击,显然也是对那青衣魃的出现十分忌惮。
它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们,仿佛天神一般。
红袍者居高临下地望了过来,不过我这个应劫者的卖相可真的不好和-图-书看,大半个身子都浸润在冰冷的江水中,就剩一个光秃秃的脑袋浮在上面。
不但如此,那江水底下,无数暗流浮动,朝着我卷涌而来。
这情况让包括疟鬼河伯在内的众位敌手都为之一惊,不过很快它们就发现,其实并不是真龙,而是龙子之灵。
这凶手有着神骏的毛发和威严的气息,而那种气息,甚至还隐隐对世间万物都有一种天然的威压。
真龙之气。
其实这事儿也只不过是她瞎蒙的而已,真要拿出什么证据来,她也无能为力。
轰!
我心中惊恐,想要带着火焰狻猊再一次浮出水面,结果那柔软无阻的水流居然化作了无数坚硬不破的牢笼,将我给紧紧束缚,挣脱不得。
一声喝令,整个沧浪水就仿佛煮沸了的大锅,无数气泡从那江底之下的淤泥之中浮现而出,在江面上炸开;而在炸开的那一刹那,立刻又明艳的火光升腾而出,将整个夜空照得透亮,也将成百上千的鬼魂给映照了出来。
杀机在那一瞬间变得如此浓烈,而眼看着我即将覆灭于此之时,突然间大半个身子沉浸在水下的我突然间就腾然升出了水面来。
呃……
很快众人就发现,那江水之中的,并不仅仅只有我一个。
显然不是。
激将之法。
轰!
我苦笑,说你难道对我就这么没信心?
在我的胯下,有一头浑身冒着浓烟和火焰的凶兽。
我这是赤裸裸的激将之法,不但疟鬼河伯瞧出来了,就连青丘雁等人也都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