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六十三章 生死两茫茫

我没有回答她,仔细思虑了一下,自己也觉得挺奇怪。
然而既然如此,他为何又要出现,救我于危难呢?
我赶到了那约定的巨榕树下,发现果然名副其实,一棵树就是一片林子。
在我没有进入这个行业之前,我什么都不知道,但入了行,方才知道修行者虽少,但在十几亿人口的基数之下,即便是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也还是很多。
我躲在青丘雁的背后,好在那位眼高于顶的大佬并没有注意到我,而是问起了昨夜沧浪江的变化。
他是谁?
青丘雁不懂我的伤悲,因为今天我所见到的疯道人,已经不是我认识的疯道人了,又或者说我之前认识的疯道人不过是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儿,他绝对不会有现在的恐怖手段,而他能够如此厉害,说明疯道人潜意识的那个本我,苏醒了。
那女子估计就是青衣魃。
然而他没有。
青丘雁眉头一挑,说女的跟你什么关系?
青丘雁满意地点头,说好,我们定在这里汇合,我往上游走,你往下游寻,我们天亮之前,在这里汇合,你看可好?
青丘雁将我准备起身,问我准备去哪儿?
青丘雁摇头,说没有,你呢?
我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你不懂的。
青丘雁抿着嘴,说心中终究还是存着一丝希望的,所幸你并没有让我失望。
众人听了,皆是诧异,不过疟鬼河伯为人乖张暴戾,拍手称快的人多,想要帮它出头的却一个都没有。
我说如果http://www.hetushu•com我是女人,我会选择嫁给他。
我深吸一口气,说他们人呢?
我有些奇怪她的问题,不过还是作了回答:“兄弟媳妇。”
我们在哨卡的人带领下,前往最近的一处前哨基地。
没有旋转不定的暗流,没有阴冷冰寒的气息,没有白衣飘飘的鬼魅,没有恶鬼附身的凶兽,什么都没有,就连刚才被我斩杀的水兽尸体都不见了踪影。
而那个本我,与我并无交情,也不可能是我们几顿饭就能够结交的。
青丘雁的红唇轻抿,说我发现,认识你的时间越久,你越能够给我惊喜,加油。
那是一个部族的村落,被临时征召成了灭魃联军的前哨基地,我们赶到的时候,大营正在召开会议,青丘雁立刻被人引进大营中去,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三目俊居然也在。
三目俊还待细问,这时有人匆忙赶来,说附近的一个村子,出现了一个青衣女子。
青丘雁忍不住笑了,说我指的是他的修为,不是长得如何。
青丘雁有些怀疑,说他真的是你师门中人?
青丘雁瞧见我情绪有些失控,叹了一口气,说你在难过他为什么不跟你打声招呼就走了,对吧?
好在青丘雁在虫原的名气挺大,青丘神女的名头一亮出来,倒也没有人敢阻拦。
是浊九阴,还是我南海一脉的那位同门,师叔、师伯,又或者师兄?
事后我曾经打听过,三目巫族一直没有找到老鬼他和_图_书们。
我想了一下,说道:“一男一女,男的长得又高又帅,而且白,不过有些冷,穿着一件黑色燕尾服;至于女的,青衣,妖娆……”
想到这里,我回过神来,顾不得那江水的恐怖,冲到了江岸边,冲着那静静流淌的江水大声喊道:“石老哥,石老哥……”
那个横呈在无数人心头挥之不去、让人为之畏惧的疟鬼河伯,就这般简单的一下,便完了?
我坐在树下,摸出了小观音的那张画片来,认真地看了许久,方才收起来,赶回了与青丘雁约好的分离地点。
青丘雁叹了一口气,说如此说来,你们南海一脉当真是人才辈出啊,真奇怪,不是说中州废土之地,修行者基本上快要绝迹了么,为何还会有这么多的高手?
既然来到了百花原,我便索性前往与老鬼相约的巨榕树之下。
我点了点头,说走了。
我说有什么消息么?
大江东去,浪淘尽,除了粼粼波涛,无半分异动。
青丘雁简单说起了沧浪江河伯换人的事情。
我眯着眼睛,苦笑着说道:“千万别爱上我。”
青丘雁兴致盎然,说讲道理,那个叫做老鬼的男人,比起你来如何?
我也摇头。
他就像一阵风,无影无踪,这般说来,他是不愿见我的。
我自嘲地笑了一声,说你放心,生离死别的事情我见多了,何况这点事儿?
青丘雁说我让他们回去报信了——你放心,你的身份,我会让他们保密的,这些人虽然性情各异和_图_书,但都有一点,那就是讲忠义,他们的性命,说到底是你救的,不会出卖于你……
我在那一刻,激动和好奇甚至战胜了心中的恐惧,好不容易冲到的这岸边,却脑子一热,直接又游下了江水中去。
那个他,那段随风而逝的日子,再也难回来了啊……
青丘雁说或许他不见你,也有他自己的苦衷——毕竟斩杀了疟鬼河伯之后,他需要合道,让自己融入那水脉源头去,方才能够成为这一条江水真正的主人……
沧浪江的河伯,易主了?
然而我后来被青丘雁偷袭得手,然后被带到了三目一族之中去,一番折腾,许多天就已经过去了。
我说我倒不担心他们会出事,只是想找他们询问一下石老哥的事情而已。
我趴在地上,眼泪止不住地留着,是为了刚才那璀璨得宛如太阳、皎月一般的剑法,也是感慨于疯道人的觉醒。
据说青衣魃“江有窈窕,水生艳滨;彼美灵献,可以寤神;交甫丧佩,无思远人”,是个美貌女子,又善变化,需要小心防范。
见到我的第一眼,青丘雁便笑着说道:“我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我闭上眼睛,慢慢地回忆起与疯道人认识的场景来,从他伴随着荒野大镖客一伙人过来打劫我们,再到赖上我和老鬼,澡堂子里帮他洗澡,带他吃饭,前往天山派,金陵郊外一剑救我……
这些朝夕相处的场景,历历在目,然而我们终究还是回不去了。
我站起身来,说谢谢。
我说比我和_图_书只强不差。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青丘雁说你放心,我回头找人帮忙,虫原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如果他们在,一定会找到的。
如梦,如梦……
我们往三目巫族聚集地的方向走,走到半路的时候给人拦住了,青丘雁上前去交涉,才知道昨夜闹过了哮天一族的瘟疫之后,三目巫族就挑头组织了反抗联军,在大部分部落设立了警戒,然后路上设卡,盘查所有来往的行人。
与青丘雁分离之后,我顺着沧浪水,往下游走去,一夜赶了上百里,皆没有发现老鬼和蛇仙儿的任何影踪,却瞧见四处都是花团锦簇的植株,遍地花蕾,知道却是来到了百花原。
因为路程太远,我赶到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中午了。
之前我们为了逃避三目巫族的追杀,曾经兵分两路,我与小米儿一起,老鬼和蛇仙儿、疯道人一起,相约彼此摆脱了追兵之后,再到此处相聚。
世间少了一个疯道人,沧浪江多了一个新河伯。
我在林子里转了五分钟,什么都没有发现。
我说既然以为我不回来,为何还要等我?
一点儿痕迹都没有。
我抹了一把口鼻之处的江水,心里有些堵得慌,缓缓说道:“我难过自己失去了一位朋友——如果他把我当作朋友的话……”
我独自伤悲,过了许久,睁开眼睛来,瞧见青丘雁依旧守在我的旁边,至于另外三人,却早已无踪影了去。
我说行。
两人稍微聊了一下,然后开始赶路。
我说对。
如果他是疯道hetushu.com人,绝对会在战胜了疟鬼河伯之后,跑过来找我的。
就如同做梦一般。
我的心乱如麻,而这个时候,青丘雁却在岸边等着我,双手扶在了我的肩上,轻声问道:“走了?”
但它到底还是真的,深处江水之中的我沉默了许久,感觉到一阵无力感用上了心头,无力地爬回了岸边来。
然而此刻的沧浪水,我和熟悉的任何一条河流一般无二。
刚才那样的他,不是我所认识的疯道人。
圈子而已。
青丘雁说南海一脉到底是怎样的一个门派,为何会有这般强大的剑客——那疟鬼河伯雄霸这沧浪水几百多年,不知道祸害了多少生灵,无数人夜中被拖去性命,就连最强大的人物都不敢夜间渡河,竟然被他一剑斩了去,这也太恐怖了吧?
两人分别,青丘雁走出一段距离,突然回过头来,喊了我一声,说你确定没事?
青丘雁说他们叫什么,都长什么样,我或许可以帮你一起找。
起初还在找寻,等到后来我投身熔浆祭坛,而小米儿承诺配制出毒剂之后,连找寻的心思都没有了。
我闭上了眼睛,说我也说不清楚南海一脉,到底是个什么门派。
他就这般凭空消失了,就好像是古代的侠客,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她白了我一眼,飘然离去。
我嘴角咧开,说你别担心我逃跑,我女儿还在三目族中待着呢,我能跑哪儿去?只不过与我同来的,还有两位好友,石老哥既然出现在这里,他们想必也在不远处,我想找一找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