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六十四章 寒潭论水性

面对着这散发着寒气的潭水,众人驻足,却都不敢往前。
而这帮象头族看着模样也奇怪,长着一根野象一般的大鼻子,成年的身高基本上都是一丈半,看模样,除了那鼻子之外,像人反倒比像大象多许多。
所以那疟鬼河伯方才会破例让青丘雁带人游到对岸去,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它跟青丘雁的师父有一点儿交情,而且还在于大局为重。
碧月潭在野象谷的深处,从谷口往里走,足足需要三刻钟的时间,赶到的时候,我发现那所谓碧月潭,差不多是一个四五十米长宽的水潭子,深度不知,不过瞧见那儿黑黝黝的,估计浅不了。
听到我这话儿,青丘雁有些诧异,问为什么?
有着这一大票的强人随行,这路上还算顺利,还算是有惊无险。
我路上的时候听青丘雁介绍过它的来历,却与她一般,都是洪荒神兽,族名辟邪。
青丘雁浑身一僵,这才想起还真的有这么一个可能。
估计整个象头族都要给灭了。
前面三个尽管古里古怪的,不过到底都是人形,即便多出一狮子脑袋和毛茸茸的体毛,看着其实倒也顺眼,唯独最后那冰丝蛛后,让人看着就有些瘆得慌——她长得娇艳欲滴,当真是比青丘雁还要明艳可人的美女,只可惜脖子之下,却是一台小汽车一般庞大的躯体,真正长着一蜘蛛模样。
辟邪一族虽然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强悍之辈,而且善于结交朋和图书友,交游广阔,所以许多人都服它。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嘴炮打得飞起的时候,青丘雁却站了出来。
沉默了好一会儿,象头族的穷奇宗朝着来援的众人拱手,说各位,你们都知道的,我象头族人平生最怕的就是游水,几乎见水就沉,千百年来,那沧浪水不知道吞噬了我族人多少的性命,所以引出此獠,就看各位了。
刚刚苏醒不久的青衣魃,未必能够在这帮象头族的手中讨到好处。
如此吵吵闹闹,众人开始分兵进发。
那黄皮狮子身高一丈多高,别看在这儿算是小个头,但是虎背熊腰,端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却是不怒自威,让人心生畏惧。
尽管有人提出如果那人真的是青衣魃的话,就不仅仅只是打伤两人那般简单了。
我跟着青丘雁,被指派向了野象谷,瞧见这一帮来自天南地北的猛人雄赳赳气昂昂地朝着野象谷方向走去,我的脸色有些难看。
我说你指的是那个石头人?
众人齐刷刷地望向了百眼石灵,没想到这大个儿也推三阻四,说我生于荒漠,平日里都没有见过雨水,倘若是身子浸润了潮气,说不定身体就直接垮塌了,这怎么能行?
众人一番商量,决定由三目俊带人剿灭这帮僵尸,至于其他人,则前往野象谷。
如果真的让青衣魃肆虐起来,只怕这沧浪水都要干涸,而没有了这江水,它还做什么河伯?和*图*书
众人推脱半天,都不想冒险下水,倘若真的是青衣魃,在那样的环境之中,恐怕是死得最早的一位。
而且一身扑鼻的香味,还让人说不出具体是什么味道,就是好闻。
无花道人是个青袍道士,看着娇娇嫩嫩,有点儿像是抹了淡妆的韩国男明星。
他这不过是顺水人情,想让小米儿尽心尽力而已。
小丫头倒也没有给我丢脸,拿出了真本事来,一番折腾,虽然并没有完全治好,却也是将病情给控制住了。
他这边恭恭敬敬,但这边却有些哑火。
这青衣魃肆虐虫原,并不是三目巫族一家的事情,而是生活在这一片土地上无数的生灵所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所以必须联合大部分的种族和部落来。
当然,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三目俊说得这般慷慨,其实已经笃定了小米儿能够办得到。
除了他,还有四人格外引人注目,一个百目石灵,一个黄皮野狮,一个无花道士,还有一个冰丝蛛后,都是能够与三目俊能够争个高下的大能。
我心情有些焦躁,跟着这帮人一路走,野象谷在虫原的南边,百花原还要往南走,一大片茂密的热带雨林子。
对于这件事情,三目俊显得十分高兴。
那辟邪貅打了退堂鼓,连忙摇手,说我就是一旱鸭子,近不得水的,跟象头族一般模样。
无花道人耸了耸肩,说我天生木属,进了水也得浮出来,根本下不得,如和_图_书此说来,就得劳烦百眼君你了。
他甚至宣布,不管小米儿到底有没有最终调配出那七千多种毒液来,他都已经原谅了她之前的行为。
我说所以我得跟着,必要的时候,你可得站出来,帮我举证。
从骨子里就透着一股娘味儿。
听到这解释,众人皆点头认可,然后商量起前往野象谷围剿青衣魃的相关事宜。
毕竟别的都无妨,但是瘟疫可真的要了命,挡都没法挡,若是他三目巫族闹腾起来,也得指望着小米儿来力挽狂澜。
青衣女子出现在了野象谷,与当地的象头族发生了冲突,打伤两人,随即逃走,而后根据在场者的描述,发现此人与传说中的青衣魃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
那是个让我刮目相看的强者里,百眼石灵不善言辞,无花道人性情高傲,冰丝蛛后倒是个热情的性子,不过这一副尊荣又实在有些脱离正常的大众审美观,所以最终站出来接洽的,还是那位黄皮野狮。
青丘雁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不只是它。
这黄皮野食狮的名字,叫做辟邪貅。
她举着手,高声说道:“都别吵,我保举一位。”
那百目石灵个头比三目俊还要高半长,浑身长着岩浆一般的皮肤,就好像是一石头垒砌的人一般,而且身上到处都是眼球。
所以她才会选择逃走。
这些都是大力士,个个都有一身坚硬如岩石的腱子肉,杀气腾腾。
据说有一百颗眼睛。
尽管这http://m•hetushu.com些各种各样的部落,彼此之间都有嫌隙,甚至还是世仇,但是在此刻,却不得不并肩站在一起。
共御外辱,这事儿责无旁贷。
我们这一群人里面,跟着它比较熟络的,差不多就有二三十号,几乎占了大半。
她深吸一口气,说如果是这样,只怕到时候黄泥巴掉到裤裆里,一时半会儿可真的说不清楚了呢?
听到这话儿,众人都变得兴奋了,纷纷催促,让象头族的兄弟带我们过去瞧一眼。
它的势力很大,不少人都以它为首,各种妖魔鬼怪,从势力上看,却是能够与三目俊分庭抗礼。
除了要去验证这野象谷的青衣女子,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将昨夜死后暴走的那些哮天一族僵尸给捉住,免得肆虐各处。
而她之所以出现在那里,恐怕也是想要吸取象头族的精血,让自己尽快地重返巅峰。
过了好一会儿,那无花道人终于忍受不得这尴尬,对辟邪貅说道:“这儿既然以你为首,便请辟邪兄施展手段吧?”
冰丝蛛后微微一笑,说哎哟,你就知道欺负人家……
这营地之中,并非只有三目俊一个巨头。
我揉着手,说野象谷的那个青衣女子,恐怕未必是青衣魃。
既然要干仗,就得有人。
而我刚才也知道了一件事情,就是哮天一族那些幸存的伤着被送到了三目巫族的聚集地,给严格地隔离审查了起来,然后让小米儿过来帮忙照看。
然而这个疑惑却得到了三目hetushu.com巫族的族长亲自解释,在这位不周山脚下霸主的话语里,象头族天生神力,力拔山河气盖世,身上融汇了巫族、妖族的血脉,虽然人数不过百,但每一个都是天生的战士。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说话。
一如哮天一族一般。
青丘雁点头,说我尽量,不过我得提前跟你说一下,这帮人别看这气势雄壮威武,群龙无首,个个彪悍,却谁也不服谁,有的人还是榆木疙瘩的脑袋,要是万一犯起混来,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那问题可就麻烦了。
青丘雁似乎挺在意我的感受,瞧见我脸有些冷,便问我怎么了?
无花道人又看向了最后一位人员,说冰丝姐姐,你别说你也不行啊?
我说你可别忘了,我那朋友蛇仙儿,可也穿着青衣呢。
不算路上掉队的,这抵达野象谷的,差不多有五十多号人,都是各族选拔而出的强人。
一路上众人脚步矫健,行走如飞,而即便如此,赶到野象谷的时候也已经是夜里,好在野象谷的象头族在谷口接应,点燃着几堆巨大的篝火,让我们能够在很远的夜里,都能够找到它们。
这极美与极丑的对比,反而让人伸出一种全身发麻的恐怖反差来。
见过面之后,象头族的族长穷奇宗告诉我们,说人已经给他们的人堵在了野象谷深处的碧月潭了,只不过它们象头族的勇士并不擅长水战,甚至还有畏水症,故而一时半会儿还是没有办法将人给逮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