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六十六章 离别蛇仙儿

呃……
而与战的双方因为力量太过于强横的缘故,几乎是两败俱伤,天地崩坏,虽然三十四层剑主被打退了去,但众神也几乎陨落大半……
像蜜蜂在飞行。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在旁边捡了几十斤的碎块,放进了桃花扇里。
我诧异,说为什么?
蛇仙儿红着脸,说不是,只是当初的时候太惊喜了,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冲动,不过我现在开始有点儿后悔了。
蛇仙儿红着脸,说之所以跟他分开,也是因为他太猛了,日夜索取无度,我想休息一段时间……
她没有说下去了,而我则完全就是错愕不已。
蛇仙儿将信给我,然后送我回到了那水潭边,我跳入水潭,还没有怎么游,就感觉空间走移,几分钟之后,竟然游出了碧月潭来。
它以及它的手下在某一个时间节点中向众神发起来攻击,一开始的时候并无人在意,然而到了后来,大量神祇和天人的陨落使得越来越多的神灵开始重视起此事来。
我叹了一口气,说疯道人留在了沧浪水,当起了河伯,而你又留在了这个鬼地方,生起了孩子,这一切到底是不是命啊……
我说为什么?
蛇仙儿摇头,说不用,我会留在这里,一直等到孩子生下来。
蛇仙儿白了我一眼,说你的蛊胎还不是能够自己生孩子,娲皇可比你那苗疆传承厉害无数倍,生出一孩子也不算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感觉,蛇仙儿当起了母亲,我突然间感觉到她的和*图*书气质有了几分变化,思想前后,说你给老鬼写一封信吧,我可不想担当那隔壁老王的恶名。
这石像的雕工十分精细,整体的材质居然是汉白玉,有一种让人为之炫目的美丽,我感觉她的每一片鳞甲都有着不同的样子,上面的花纹充满了无尽的玄奥。
两人来到了东北角,在一座看起来显然比周遭石像更加宏伟的石像前停留。
三尖两刃刀飞在半空中,围着那残破的石像飞了三圈半,最后落在了断成四五节的三尖两刃刀石块之上。
贼不落空,与蛇仙儿分离的难过在这一刻被洗刷得干干净净,然而突然之间,我的心中一动。
虽然这些永生不灭的神灵可以在三十三天的意识之海中重生,但这过程却是十分漫长的。
我来到了一座雕像的跟前来。
这尼玛居然用黄金雕塑的,这也太奢侈了吧?
这个殿宇,就是用来纪念曾经在这个世界里留下过印记的众神。
蛇仙儿的理解有限,跟我讲起的这事儿说起来实在是有一些不合常理,当然这里面肯定也掺杂了许多她个人的理解,方才会变得如此。
这是一座人头蛇身的巨大雕塑,周遭的石像与其比起来,着实有些小巫见大巫、众星捧月的感觉,而且还是一位女性,说不上漂亮,眉目之间颇有几分王者威严,而那蛇身盘恒,几乎占据了东北角的一大片地方。
蛇仙儿一脸狂热地指着这石像,说看出来是什么了m.hetushu.com
我望着这位垮塌了大半的石像,沉默了许久,这一位是我所认识的,他的名字叫做清源妙道真君,民间称之为二郎神。
蛇仙儿这个时候表现出了小儿女的神态来,说当然是他的种啦,虽然我此处怀孕是因为那五彩补天石的缘故,但还有一部分原因,是身体里留了他的种子,两相结合方才最终珠胎暗结的嘛……
蛇仙儿指着这具汉白玉神像,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不过还是说道:“你看她的身子,这是娲皇最完美时的状态,有一种契合天道的美丽,我当初曾经跟你说我想要找到真龙观想,是因为我身子里流淌着娲皇的稀薄血脉,但现如今却不同了,有着这副雕像在,我只需要日夜观想,就能够将她融入我的神识,从而让自己在‘道’上,最终走到她曾经抵达的境界离去……”
蛇仙儿很肯定地点头,说对。
我十分惊奇,说在哪儿呢?
因为那把三尖两刃刀。
尽管雕塑被毁去大半,但我还是能够认出他来。
这个时候蛇仙儿赶了过来,她凝望了我许久,叹了一口气,说你走吧,这里是一个纪念堂,也是一个陵墓,待久了,不祥。
它不停地颤动,发出了嗡嗡嗡的响声来。
蛇仙儿低头,红着脸说道:“那个,我吃下去了……”
我听蛇仙儿讲完这些故事之后,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反而对于周遭的遗址好奇,说你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不可能就是为了考古吧?和*图*书
它在那一瞬间突然间发出了铮然之响,然后光芒大放。
我挠了挠头,说印象中蛇身人首的大神不多,难道是捏土造人、彩石补天的女蜗娘娘?
蛇仙儿听到,忍不住笑了,说好,没问题。
过了好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瞧见有一道光,从那残破的三尖两刃刀石块之上,钻入了我的三尖两刃刀身子里。
于是双方在三十三层天的意识之海中进行了决战,而在那一战之后,意识之海被分裂成了两块残地,一处专门诞生天人,而另外一处不知所踪。
怎么回事?
蛇仙儿的脸色微微一红,说倒也不是,我找到了一个十分有用的东西,我带你去看。
我心中一团火呢……
过了几秒钟之后,力量越来越大,连我都有些控制不住。
三十四层剑主是来自于一个未知空间的域外天魔。
我有些难以置信,说不会吧,这么神?
我选择了放手。
蛇仙儿说对,五彩补天石,此物乃天地初开的鸿蒙时期,混沌产物,蕴含着巨大的生命气息,是一切生命的起源,而我正好在娲皇的口中找到了一颗。
大姐,我们虽然很熟,但是这种闺房里面的事情,能不能别这么直白地跟一个单身狗说起。
我撇嘴,说小学课本上面都学过,是五彩补天石。
发现了这东西之后,我开始四处晃荡起来,接着又发现了许多不同材质的雕像,有钻石的,有宝石的、白银的、铂金的……虽然不多,但总也能够瞧m.hetushu.com见一些。
而即便如此,我也差不多将桃花扇的空间给装填得满满。
既然都说了只有三十三层天,那儿是生命的起源,为什么又出现第三十四层?
这样的景象足足持续了一分钟,方才收敛。
蛇仙儿摇头,说我不知道,短则怀胎十月,如果时间久了,三年五年也是很正常的,你让闻铭别记挂我,等你走后,我会将此处封闭,生了孩子,自然会出来的。
我在瞧见的一瞬间,竟然有一种想要将这整栋雕塑都给搬回去的冲动。
蛇仙儿捂着自己的肚子,说我没想到那五彩补天石在娲皇的口中待了太久,已经有了自己的神识,结果被我吞入腹中,竟然让我珠胎暗结,有了一个宝宝……
我翻着白眼,说那这事儿可怎么办,要万一老鬼知道了,这孩子算谁的啊?
你不知道作为一个成年男子,素了那么久,真的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儿。
我翻了一下白眼,说你要不要这么紧张啊,我又不要你的,就是想开一下眼界而已。
呃……
不过仔细望了一下这雕塑的个头儿,我最终还是按捺下了心思来。
当“神”开始重视,并且认真起来的时候,三十四层剑主也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些天人根本就杀之不绝。
我说你确定不是跟老鬼之前几天胡天胡帝的时候弄出来的?
我说你为什么会这么确认呢?
蛇仙儿说这里灵气充裕,对胎儿有很大的好处,这是第一点,另外就是我需要对着女蜗神像进行观想,http://m•hetushu.com争取在孩子生下来之前,化成蛟身,甚至成为女娲娘娘一族的血脉,让胎儿能够生而高贵。
如果要想功成,就必须占据意识之海,断其根源。
不过瞧见她表情严肃,便没有再多问。
蛇仙儿脸色越发红了,说你怎么知道我和他?
我有些头疼,说那你准备怎么办,外面可有一大帮猛人在虎视眈眈呢,要不然我出去,先跟他们透一个气?
我有心问她既然如此,为什么还选择待在这里。
这是一根手指。
我说果真有这么神奇,为什么我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蛇仙儿击节称叹,说对,就是女蜗娘娘。
我说那需要多久?
我说大姐,我不是瞎子好吧,你们那天就已经搞到一起来了,两个人恋奸情热,没有我这电灯泡在,哪里会忍得住?
我从剑眼之中取出了三尖两刃刀来,这兵器一出现,立刻就开始发光发亮,随后不断挣扎着,想要脱离我的掌控。
我并不认为这一套说辞就是众神放弃中州的缘由,也举得什么三十四层剑主漏洞实在太多。
蛇仙儿接过我给的纸笔,开始写起跟老鬼的分别信来,而我则在这偌大的洞穴之中四处溜达,来到正东角,瞧见一尊塑像,看着也就两丈多,并不雄伟,但那材质却把我给吓跪了。
一点儿逻辑都不符合嘛……
蛇仙儿没有理我,继续说道:“你知道娲皇当年补天,用的是什么么?”
我一脸无语,说你是认真的?
我这人还是比较讲究的,整体的我不去破坏,尽量拿碎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