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八十七章 片语退强敌

兀突骨似乎想通了,没有再使蛮力,而是怒气冲冲地指着我们说道:“你们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后悔有今天的。”
小观音越说越生气,将这玩意一抖,朝着青丘雁飞了过来。
小观音说无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我们还是先谈一谈你那朋友的事情吧。
这东西在小观音的手中,威力大了许多,腾空而起的那一刹那,当真变成了五彩光华,然后万千绫罗垂落而下,将青丘雁这边给包裹得而来。
我说蛇仙儿平白无故有了身孕,还出了孩子,我一想到自己脑袋上还有“隔壁老王”的名头,只想着怎么跟你解释清楚,其他的倒也没有怎么考虑……
小观音嘻嘻一笑,说打不赢叫家长呗,还能有什么?
我将刚才的情况跟她简单讲解了一遍,小观音也大为惊讶,捂着胸口,说我刚才出神去查碧月潭底的法阵之时,她出现了?
小米儿在旁边欢乐地喊道:“就是小观音姐姐你了……”
只剩下一林子的飞禽从林间扑腾而出,冲向了夜空之中。
它在兀突骨的耳边嘀咕了几句,然后使劲儿将其拉扯。
老鬼哈哈笑了起来,说你别紧张,我知道你要是想跟蛇仙儿有一腿,估计早就有了,何必等到我——我知道的嘛,你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那个梦中情人身上去了。
老鬼说她写了一封信,托老王转交给了我,信上是这么写的。
话还没有说完,和-图-书小观音便三扯五扯,将那将自己给困得死死了的五彩混罗绫给扯开了去。
小观音问为什么?
小观音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是么?
我说叫家长,叫谁呢?
结果几秒钟之后,几个人全部都给小观音轻轻松松地踹到了水潭之中去,在寒冷的水中沉浮。
我指天发誓,说绝对不是。
老鬼却认真地问道:“真不是你的?”
留下来的,除了被五彩混罗绫给绑住了的青丘雁,也就只剩下哮天果以及几个被我们打得走不动了的伤员。
我有些紧张,咳了咳嗓子,然后说道:“刚才的时候,的确感觉有一些不同,古怪的气息浮动,好像青衣魃真的回来了一般,不过没有等我们反应过来,青丘雁就出手了,后来我与青丘雁交手,就没有怎么注意你的情况……”
她一边扯,一边不耐烦地说道:“你从哪儿找来的裹脚布啊,一股怪味儿,哎呀,洗都洗不干净,好恶心啊……”
小观音有些不习惯地揉了揉自己的腰间和手,又下意识地揉了一下自己的胸口,结果发现我们都盯着她,慌忙拿开,红着脸说道:“又不是自己的身体,多少还是有一些不太适应嘛……”
我抓着三尖两刃刀,全神戒备,本以为又有大战一场,没想到给小观音三言两语就打发了去,止不住心中的惊讶,也顾不得刚才的尴尬,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们这个时候也围了上来,将和图书其护翼住。
我一时无语,有一种心思都给人瞧光了的感觉,而这个时候林子里突然间传来一股阴风,紧接着又有响彻山谷的鼓声传来,一声又一声,声声震动人心。
兀突骨听到,火冒三丈,大踏步就准备上前而来,结果却被那鸟人给死死抱了住。
我无奈地苦笑,说没有。
那几人应该在此之前没有参过战,感觉此刻的青衣魃着实有些娇弱,以为好欺负。
这两人出现之后,站在离我们越有二十多米的地方,然后遥遥望了过来。
小观音瞪了一双眼睛,说为什么,遇到这样的事情,你怎么就不留一个心眼儿呢,不应该啊?
轻描淡写的话语之后,是无数人的惊恐与不安。
小观音有些八卦地问道:“谁是他的梦中情人?”
老鬼摇头,说或许不用,几个月说不定就出来了。
她平静地说着,周遭的火焰熄灭了去,而这个时候旁边几个凶人瞧见,恶向胆边生,怒声吼道:“你这妖女,我要杀了你!”
鸟人的身子猛然一震,指着我们这边,遥遥喊道:“你们不想死的话,赶紧把小姐交出来。”
小观音若有所思地说道:“原来她居然还不甘心失败,还在挣扎啊?”
鸟人呼喊了两声,小观音并不理会于她,这是兀突骨一下子就变得狂暴了起来,大声喊道:“她已经被人给占据了身体,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你我的小姐了……”
小观音一脸不满地看www.hetushu.com着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人的威胁对于小观音来说,着实算不得什么威胁。
我吸了吸鼻子,什么也没有闻到,反倒是小观音身上散发出了阵阵幽香,让人感觉心旷神怡。
小观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你呀你……”
结果小米儿在旁边也嘻嘻笑,说对呀,小观音姐姐,刚才爸爸好着急的呢,抄起家伙就要跟这帮人翻脸。
老鬼这时在旁边嘻嘻笑道:“咳咳,没事就好,刚才急得某人急赤白脸的,还说出你是他生命的全部这种恶心话语来,说句实话,我和小米儿都给弄得有些肠胃不舒服了……”
小观音这时方才反应过来,连忙摇头,说不会啊,就是那裹脚布是真臭……
小观音干呕了两下,然后说道:“谁能跟我解释一下,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参与过昨日大战的人一听,顿时就是脸色一变,大声喊道:“来了,他们来了,快跑啊!”
小观音笑了起来,说那就没事儿了,那么多年都等过去了,这几个月,我便守在这里,结庐而待吧——你们呢?
小观音耸了耸肩膀,说谁知道啊,你以为这兀突骨是凭空出现的么?背后肯定有阴谋家的嘛,说不定有的人不甘心在幕后,想要走到台前来动刀枪了呗……
她现在已经弄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嘻嘻一笑,说若是先前,我说不定就顺手将你们两个助纣为虐和-图-书的家伙给料理了,哪里容得你们嚣张?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做了好事,结果还给人惦记,背后阴人,实在是提不起兴趣来,还是留你们在这里制造麻烦比较不错,滚吧。
呃?
他们一拥而上,挥动着手中兵刃,气势惊人。
前者是兀突骨,而后者则是跟随在青衣魃身边的大将。
呃,老鬼,你这种当面捅“刀子”的事儿,真的好么?
老鬼和小米儿这一唱一和弄得我尴尬无比,最让我郁闷的是听到这话儿,小观音也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用手指顶住了我的胸口,说你可别对我动歪心思哦,你要是敢使坏儿,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咯。
一个全身藏于藤甲之中的战将,而另外一个,则是一个鸟人脑袋的家伙。
我这时才有机会插话,说她也跟我说了,说要等生完孩子,才会出来。
我说那该怎么办?
不过这变故倒也缓解了我的几分尴尬,我们齐刷刷地朝着声音发出来的林中幽暗处望了过去,过了几分钟,鼓声停歇,从那里走出了两个人来。
老鬼也奇怪,说为什么?
瞧见她这有些呆萌的样子,我有些抓狂,说我讲的不是这个,就刚才青丘雁用火烧你,又有那什么五彩混罗绫笼罩住你,你没事么?
小观音点头,说也就是说,我们得等十个月?
一句话说完,两个人居然灰溜溜地从哪儿来,又回到了哪儿去。
小观音点头,说对,我刚才去查探了一番,发现潭底深处,和图书的确有一个被封印了的空间通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就是你之前所说的那个满是神像的洞穴,只不过你朋友将那地方给封锁住了,只有单向方才能够打开——你有办法联系到她没有?
这帮人先前落井下石的时候,那叫一个气势凶猛,而此刻这形势一转变,特别是小观音的脱困,让他们都有些胆寒,而刚才的鼓声则是压垮了骆驼最后的一根稻草,居然在几秒钟之内,数十人一哄而散,不见了踪影。
“小姐、小姐……”
我紧张地问道:“你没事吧?”
我讶异,说蛇仙儿?
青丘雁脸色大变,想要逃开去,结果无数的布条将空间遮蔽,躲了几下,最终给包裹住了身体,除了头部之外,其余地方全部缠得紧紧,变得如同木乃伊一般……
兀突骨厉喝,说对,不然我们的大军,将源源不断地涌来,将你们剿灭。
而这个时候的青丘雁也反应了过来,竭力稳住这人心惶惶的场面,高声叫道:“诸位放心,我师父这五彩混罗绫乃上古遗物,这魔头绝对挣脱不了的……”
青衣魃的恐怖再一次笼罩到了众人的头上来,让人为之恐惧。
有么?
可悲……
我感觉脑袋都有些发胀,而这时小观音又问道:“除了她自己开门而出,要不然我们是无论如何都进不去的,这可怎么是好?”
我摸了摸鼻子,说还不是名声所累?
这帮卑劣者的人品,看起来似乎没有青丘雁认为的那般大义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