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八章 秘辛

张波仿佛找到了突破点,充满诱惑地说道:“几位,打一个商量,咱们做一笔交易吧,你们饶了我的性命,我可以给你们钱,数不胜数的钱,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钱,怎么样?”
我满心震撼,不过却不担心我继续提问,而第三个问题,是关于荆门黄家的高手。
张波说人是货真价实的女人,只不过不给我碰而已,至于为什么会大张旗鼓地给我解蛊,终究是因为来自于黄门郎的要求而已,对于我的生死,她哪里在乎过?
被我揭穿,张波的眉头微微一挑,然后说道:“我这里,有着荆门黄家的许多商业秘密,我若死了,荆门黄家会头疼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才会如此。”
我说听你这么说,所有的一切,其实黄门郎都是清楚的咯?他为什么不阻止?
虽然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但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对于这件事情,不管有再多的险阻,她都会去办到。
我说是什么?
我说那个小女孩儿程程曾经告诉过我,说她之所以找黑舍利,是要找一个人报仇,因为那人害死了她的父亲,而她的父亲,名字便叫做黄养神。
这个消息,与之前慈元阁那边递过来的信息是重合的,也使得我这里得到了相互的印证。
我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说道:“那可是你老婆呢,你怎么这么称呼她?”
张波一下子就激动了,对我说道:“放了我吧,就在这里,我已经是个废人了,和*图*书没必要再对我动手了——我可以跟你们保证,我绝对不会对你们做任何有害的行为,毕竟我跟你们撩了这么多的事情,你们若是遭殃了,我也绝对跑不脱——我们是拴在一根绳子上面的蚂蚱,放了我吧……”
张波说那女人居然自称黄养神,你们可知道黄养神是谁?
老鬼嘿嘿一笑,说难不成他去了一趟泰国?不对啊,人妖哪里能够生孩子?
老鬼也附和,说有钱没命花,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张波说是“小不忍则乱大谋”,那家伙把家族利益看得比天还重,所以就算是他疼爱黄养鬼,但是为了自己的皇图霸业,终究还是会选择无视的。
我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若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的话,她断然不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将整个村子都给灭了,然后将康妮抓回去给你解蛊的,你这是当我傻子么?”
张波的脸色变得无比诡异起来,说也就是说,那个女人并非黄养神,而是黄养神的媳妇?
张波点头,说想不到你知道得挺多。
张波点头,说都是场面上的人,我懂。
“黄家大小姐?”
我的心头一阵颤抖,说这是什么东西?
面对着张波的苦苦哀求,我看了老鬼一眼。
张波苦笑,说我不过是他们赚钱的工具而已,有谁在乎过我的想法?
食脑虫?
他的配合让我心生好感,对他也客气了不少。
啊?
张波张http://www.hetushu.com了张嘴,还待再说话,给我拦住了。
而这个时候,一直在不远处警戒的老鬼突然间挺直了腰杆子来,左右打量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老王,得撤了,那边有人赶过来了。”
我的眉头一下子就竖了起来,脸色严肃,他似乎感觉到了,连忙补上几句,说我当时已经蛊毒入体,太深了,停在了荆门黄家的内宅里等死,不过后来黄家大小姐,也就是黄养神送来了一个女人,给我解了蛊毒——如果没错的话,很有可能是她亲自出的手,又或者是有其他人的帮助。
我深吸了一口气,又问了几个问题,张波有的知道,跟我做了解答,而有的却并不知晓,但也尽量地给我提供了参考的意见。
我严肃地说道:“你是聪明人,我问你几个问题,有的我知道,有的不知道,所以请你认真回答,如果我满意的话,饶过你,并不是什么问题——我上次也绕过了你,对不对?”
我问他那个使用剑丸的高手是谁。
他走上前来,摸着张波的脸,轻轻说道:“王明说会放过你,不过我的看法却并不同——不能够让野心家黄门郎添堵,这事儿我挺乐意的……”
张波冷然而笑,说黄养神的确是黄门郎的孩子,不过那位可是他的嫡长子,当初曾经当过宗教总局特勤二组的头儿,未来继承荆门黄家的,便是此人;结果这位当初在探索某个地下洞穴的时候m.hetushu.com,再无消息,不死不活,十几年之后回返而来,却是一女儿身,还带着一女儿,而黄门郎居然也认了,你们难道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猫腻么?
我说我如何知道,黄养鬼倒是认识的。
张波愤然说道:“什么老婆,都不过是装出来骗别人的罢了,我跟那不男不女的家伙,可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的。”
他在明白了自己的立场之后,表现得十分豁达和配合,体现出了一方人物的风度。
我说但如果你有所隐瞒,故意撒谎的话,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黄若望,黄家兄弟那一辈之中最小的老幺,一个神秘到从未听闻的家伙,黄泉的掌舵人。
老鬼撸起了袖子来,说这个家伙看样子不说实话啊,要不要给他一点儿苦头吃?
瞧见无比哀怨的张波,我并没有理会这些话语,而是冷冷一笑,说张波,别在这里自怨自艾了,荆门黄家在你的身上投入了这么大的心血,不但将神风大长老这样的顶尖高手安排过来,甚至还有顶尖的杀手、鄂北道上的著名枭雄,以及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这么多人围着你一人,怎么可能那么简单?
听到张波的话语,我和老鬼不由得面面相觑。
什么?
于是我问起了最后的一个问题来,那就是黄养神现如今在哪里。
张波几乎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这两个字来,然后告诉我们,说黄养神最近的目标,其实将那些黑舍利都给收集齐全。
张波嘿嘿笑,和-图-书说对,最早受感染的,正是这位荆门黄家的异类;据说为了这件事情,黄门郎和那女人大吵了一架,不过后来黄养神似乎给了黄门郎什么承诺,使得他最终隐忍了下来;本来我也将是下一个受害者,只不过这东西对人的智商到底还是有一些影响,他们怕会耽误生意,最终没有弄成功。
尽管我的心中一惊有了答案,但我还是想要得到确认,然而张波的回答却让我大为吃惊。
据说是为了完成当初的一个誓言。
高手层出不穷,还有什么可以辩驳的呢?
张波笑了笑,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那女人一开始的时候,的确是不情不愿的,不过还算是神志正常,至于后来嘛,我估计是被黄养神用了食脑虫控制住了。
张波点头,说对。
那么,他的愿望到底又是什么呢?
我变得严肃起来,说黄养鬼就是中了那种食脑虫,对吧?
我满心震撼,说你说嫁给你的那个黄家大小姐,是个不男不女的家伙?
我说为什么?
张波脸上露出了鄙夷的表情来,冷笑着说道:“黄门郎比你们想象中的要残酷和冷漠得多,为了达到他心中的想法,别说是女儿,就算是让自己的老婆给人轮了,都是没关系的,你知道他最常用的口头禅是什么吗?”
“西川!”
张波一下子就变得激动了起来,说我可以给你们发誓,我绝对没有碰过那家伙,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我说哦?
张波眯着眼睛,低声说道:“食m.hetushu.com脑虫在国外被称之为阿米巴原虫,是一种生活在水、泥土和腐败有机物之中的病毒主体,它能够吞噬人的大脑,让其逐渐异化,变成一种另类的生物;不过黄养神的食脑虫应该是变种,是经受过邪法祭练过的,一旦被食脑虫入侵,就会在脑中种下一种印记,人还是以前那个人,但性情却完全大变了……”
我说你讲仔细一点儿,我感觉有点儿晕——我见过她的女儿,叫做程程,对不对?
张波摇头,说我不知道。
我哈哈一笑,说钱这玩意,的确是好东西,很久之前,我还在为其四处奔波,受尽辛苦,不过想着看来,比起钱,我更加珍惜生命。
那个老者,竟然并不是大内第一高手黄天望,而是我刚刚听说的男人。
张波说的这食脑虫相当恐怖,一旦被感染了,就将身不由己,受到别人的摆布,完全就是一傀儡和奴隶了,作为一个父亲,这事儿他都能忍,黄门郎简直可以被称之为“忍者神龟”了。
我说给你解蛊的那个女人,叫做康妮,她后来偷袭了蛇婆婆,也就是她的师父——一开始的时候,她正常么?
我有些怀疑,不过从刚才张波提供的消息来看,这个应该也不是假的,而若真的如此,那么看得出来,荆门黄家被叫做江湖第一世家,所言并不夸张。
我说好,跟明白人讲话,就是畅快——首先第一点,在西熊苗寨杀人纵火的人,是谁?
我说你难道不知道?
张波说对,这点儿承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