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十八章 坚固

只是,王童可是西南局扛把子的儿子啊,而这位呢?
啊?
李腾飞就是应了茅山宗的请求,出山帮忙的。
王童对于青城山的一切十分熟悉,给我介绍,说山谷那边的镇子,也被叫做青城小镇,这里居住的人呢,大部分都是青城山世代修行者的家属——修行此事,不但讲究机缘,对于根骨资质的要求也挺高,并不是人人都能够成为修行者的,然而修行者又放心不过家中之人,所以便迁入其中。
那门后是一片朦胧,走了十几米,仿佛进入了一个山洞,复前行,又进入了一处林间的幽深小道之中,十来分钟之后,左右的林子倏然一空,便能够瞧见一片豁然开朗的山谷,而在山谷两边,则有山峰无数。
王童把我说了一阵,结果那位叫做李腾飞的男子一脸茫然地点了点头,“哦”了一声,然后问道:“你带外人过来干嘛?”
啊?
他感叹着,而这个时候有一道童迎了上来,朝着我们拱手,说师兄,师叔祖在等你们。
我心中嘀咕着,不过作为一个外人,却只有安静地站在后面,不说话。
王童便将当日陆左被人冤枉,误杀当时茅山话事人杨知修的侄子黄鹏飞,结果被宗教局和茅山双重追杀,结果萧克明出手劫狱,两人在川地亡命逃窜之事说起。
江湖那么大,什么鸟没有?
我笑了笑,说也对,艺高人胆大,孤傲一点儿,也不是什么坏事。
李腾飞说他师父http://m•hetushu•com突然召他回来,给了一样东西。
王童伸手过来,抓住我的胳膊,引着我向前走。
我忍不住翻了白眼,说看得出来,李腾飞在青城山的人缘,并不太好。
青城山乃王童的宗门,他回返自不用查,不过身边带着这么一个我,就让人有些疑惑了。
青年瞧见王童,平静地点了点头,说王童,回山了?
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我叫王明,与王童、王朋差不了多少。
他态度平和,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给人的感觉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他看人的时候总给人感觉在俯视你,嘴角微翘,下巴抬起,让我感觉面前这位男子显得十分骄傲,有些难以打交道。
他最后的一眼,给我的感觉好像冰水淋头,浑身一阵激灵。
他不断地帮我介绍着青城山洞府之中的情形,而我却还在思考先前那三人,问守阵的那几位,又是何人?
说到这里,王童忍不住说道:“我觉得以王明兄的身手,拿下他也不是问题,好想看他又被揍的样子啊……”
他的吹捧让李腾飞的心中着实有些舒爽,轻飘飘的,态度也温和了一些,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王童说道:“你亲戚?”
王朋在青城山的份量也是挺重的,毕竟是青城山在朝堂之上的利益代表,青城山子弟出仕,多少也得经过他的手,所以在检阅过了信件之后,老书生说道:“且进吧,不和_图_书过你得看好他,山门之内机关重重,阵法处处,稍有不慎,就有生命危险……”
我说这三人皆是顶尖高手,我刚才被扫量一眼,定力太浅,都忍不住拔刀了——有这样的三人看守青城山山门,再加上山门古阵,的确是坚不可摧。
这三人也奇特,一个笑吟吟的和尚,一个黑着脸的道人,还有一位捧着《论语》的老书生。
王童撇了一下嘴,说他啊,属于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王童忍不住笑道:“他往日的时候其实更加狂傲一些,觉得这天下间的年轻一辈里,几乎没有能够与他抗衡之人,自命不凡;结果后来出山,与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左道交手,给几分戏弄,磨难无数,方才最终稳了一点儿……”
这话儿说得挺自傲的,我在旁边默然不语,而王童呵呵扯了两句,便转移了话题,说腾飞师兄,我听说你加入了西北局,为何会在这里?
我不由得来了兴致,说我与左道两人也是有过生死之交的,不过这一段倒是没有听过,不妨说来听听。
王童朝着三人拱手,然后将黑舍利之事的缘由说出,紧接着再一次拱手,说这位兄弟经历过那帮人的两次出手,悬空寺的覆灭他也参与其中,最有发言权,家父让我带他进来,就是想要说服青城山长老会的人员,务必出手。
他在这里待了三天,假期已到,所以得回西北局报道了——他的顶头上司是个大炮仗的性子www.hetushu.com,跟着他天天吃沙子不说,而且腿都要跑断了,那西北局根本就不是人能够待着的。
他满以为凭着自己的一身业技,手到擒来,结果最后给揍得鼻青脸肿,方才知道这天下之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说罢,他从怀里摸出了一封信来,递给了那老书生。
果然不愧是青城山,果然不愧是顶尖的道门之地。
这便是洞天福地,比起那舟山的海天佛国来说,简直是大太多了,即便是苗疆万毒窟,也比不上这儿。
王童在个人交际上面,的确是把好手,介绍那人与我认识:“王明,这位是青城山老君阁的李腾飞道长,他手中的降魔,可是江湖上罕有的几把飞剑之一,一身修为精湛,可是青城山为数不多的年轻高手之一;之前邪灵总坛的覆灭,跟他也有一定的关系呢……”
三人站立在八卦阵的三个角,作三才阵,手中起舞,踏着罡步,不一会儿,却有一道门从那阵中升起。
敢情他压根没有听说过我。
我感觉到了一种不善的气息,他显然是在怀疑我。
这一位青城山的年轻俊杰让我心情有些不太好,而王童似乎也看出来了,一边带着我往里走,一边跟我解释,说腾飞师兄是老君阁的传人,自小就展露出了天才的一面来,无论是剑技还是道法,又或者内丹修行,都属于翘楚之人,而且后来还获得了老君阁镇教之宝降魔的传承,平日里的心气的确是高了一些。
经过hetushu.com几百年上千年的积累,这镇子也差不多有五六千的人口了……
王童将最近之事解释了一番,王腾飞听完,冷哼一声道:“我青城山洞天福地,五阁八寺十二观,佛、道、释、儒各派高手层出不穷,又有远古大阵镇守于此,谁能突破其间?王童,你还是担心担心峨眉金顶的那一班和尚吧……”
王童再一次躬身,说这个我省得,有劳三位师叔了。
我和王童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事儿让我多少有些沮丧,不过一想起来,我特么也没有听过他,心里面也就平衡多了。
三人走到了八卦台前来,王童瞧见,连忙施礼,说拜见三位师叔。
仙家之地。
我这时候方才理解了那李腾飞的心情,在这样的地方,难怪会生出骄傲的心思来。
李腾飞要赶飞机,没有跟我们多聊,看了我一眼之后,然后便离开了,朝着我们的来路走去。
王童一路上跟我讲解了青城山的一些典故,不知不觉间,前面突然林间一晃,出现了一个八卦大阵来,青石台上面,镶嵌八卦,弄得十分精致,而当我们走到跟前的时候,从角落走出了三人来。
而这些山缝之上,亭台楼阁无数,山谷之中也有大片的建筑。
哪来这么大的优越感?
尽管我的身份很敏感,但王童在这一点上面却不作隐瞒,估计也是想跟我引荐青城山的厉害人物,便直接说道:“腾飞师兄,这一位也不简单——南海一脉的传人,前阵子在hetushu.com江湖上闹得沸沸扬扬的隔壁老王,便正是他……”
这信想必是王朋写的,老书生接过来之后,拆开看了一会儿,又将信件递给旁边两位打量。
这些建筑看起来雕梁画栋,历史悠久,从这里望去,感觉好像穿越了时空一般,颇有一股仙家气派。
老书生走上前来,问道:“王童,你这是……”
这些山峰有高有矮,高的直入云霄之上,不知所踪,而矮的却也就几十米的小山丘,一眼望穿。
王童满是欣喜,拉着我说走,我师祖梦回子出关了。
王童却有些忧愁,说青城山威名赫赫数百年,但我父亲却说隐忧颇多,最主要的就是派系林立,人不齐心,只怕这里会生事端啊……
王童说那位和尚正是泰安古寺的人,名曰惠通禅师,是青城山中佛门之中的顶尖高手之一,修为精深,是酒陵禅师的师弟,听说也是泰安古寺下一任的方丈人选;那位道人是圆明宫的长老空灵道长,乃青城丈人的传承,一身道法惊人,更擅长剑法,厉害非凡;至于那位书生,他是赵公山的教习黄天麟,笔法写春秋,也是了不得的人物。
除此之外,我还能够感觉到周遭的炁场十分轻灵,深吸一口气,那灵气充足许多,可不比外界那浑浊不堪的环境。
那是一场荡气回肠的经历,当时的陆左和萧克明两人在江湖上其实都是名声不显,而他们的对手,却是宗教局这样的庞然大物,以及茅山宗这种在江湖之上地位显赫的顶级道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