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十九章 秘辛

不过我完全感应不到对方的炁场,倘若不是瞧见了人,定然是不知晓对方的存在。
好强大!
听到传闻之中的梦回子召见,我的心中忐忑不已,问王童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情不,王童告诉我他也许久没有见过这位师祖了,着实不清楚这里面的规矩。
师叔啊?
我有些惊讶,说前辈认识我师父?
毕竟在生死之间的那一刹那,便能够领悟到世间许多的底层规则,从而能够获得更深层次的理解。
毕竟我虽然一向自诩为南海一脉,但可惜的时候师父走得早,许多东西都不曾了解,于是问那么南海剑怪此人既然有名声,为何又未曾得见呢?
我心中一动,说前辈,您见过南海剑鬼?
我低头跟他走着,朝着王童挤了一下眼,王童苦笑着,冲我摇了摇头。
那种虚无让人心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啊?
那梦回子看了我一眼,缓声问道:“南海一脉之中,闻名者有四人,分别是妖、魔、鬼、怪,不知道你是谁人的徒弟?”
我感觉这些人都挺喜欢他的。
在那道童的指引下,我们朝着右边的道路走,走了半个小时,来到了一处高峰之前。
进了上清宫的山门,道童领着我们一路往里走,越过无数亭台楼阁之处,来到了一处高墙大院的殿宇之前来。
上清宫位于青城山第一峰,一路台阶而上,气派俨然,路上经常有瞧见身穿道袍的人上下,有的面无表情www.hetushu.com,悄悄打量;而有的则是认识王童的,便与他打招呼。
他这话儿说得我更心虚了,止不住地冒冷汗。
这说法让我有些意外,因为我以为青城三老的名头这么响,却没想到不在其中的老君阁会这般厉害。
王童见我着实紧张,便安慰我,说没事的,我师祖为人和善,最是谦和、平易近人,所以见到他,实话实说就是了——对了,他老人家比较注重人品,不喜欢别人骗他,也不喜欢满口谎言的人,所以他如果有什么问题问到你,你尽量说实话,如果不愿透露的话,直接说就是了,不用多言。
这里面,有讲究。
王童乃西南局扛把子王朋的儿子,属于官二代,不过就他本人而言,其实并无什么纨绔脾气。
要晓得,这人存活于世间,就会产生出属于自己的炁场,影响着世间万物,这是不变的规律,然而对方出现在我眼前,我能够看得见,却感受不到。
小道士拱手,说在。
所以想要说服这帮人出来做事,还真的是有一点儿难度。
我说师父寄身凡体,又给关押在牢笼之中,多年苦熬,故而实力远不如从前,方才会被那锦鸡蛊苗的神风大长老所趁。
王童告诉我,说整个青城山中,各门各派,十几个宗门,但若说实力最为雄厚的,当属两处,一为上清宫,再有一个,便是老君阁。
梦回子闭着眼睛思索了一会儿hetushu•com,说大概是一甲子之前吧,或者更早了。
传闻中这三人都是青城山顶尖儿的人物,却不料相继都身受重伤,冲击天道无果,唯有将性命寄托于法器之上,兵解成仙——而这所谓的仙,实为鬼仙,比之那天道得心的地仙,实有不如,但比之世间许多高手,又都强上许多。
梦回子的话语让我大为震惊,仔细询问,却又只是只言片语,难以描述。
门吱呀一声开了,我们走进了里面去,发现殿宇之中,一片黑乎乎的,什么也瞧不见,而王童却是直接跪倒在了地下,然后朝着前方一拜,毕恭毕敬地说道:“王童拜见师祖……”
梦回子说南海剑怪此人是从其余几人口中得知的,我记忆最深的,是南海剑魔曾经跟我讲过一句话,那就是他小师弟南海剑怪,在他们几个师兄弟之中,是天分最高、悟性最好的人,日后绝对能够冲击天道,成为天下第一的存在。
这殿宇之外,是一片假山和池水,围绕成一个八卦山的造型,道童领我们到了门口,然后躬身说道:“里面有师叔接引,我便送到这里了。”
如此一路走,来到了离山峰顶还有五百多米的半山腰处,出现了一大片的建筑,牌坊之上,写着“上清宫”三个金色大字。
听完我的话语,梦回子忍不住一声轻叹。
青城山的人,都这么骄傲么?
梦回子沉吟一番,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m.hetushu.com就不能听之任之了——霖东!”
梦回子说我说你为何会对黑舍利之事如此上心,原来这关系到你师父的下落——你是个好孩子,剑妖兄能够有你这样的徒弟,想来也是十分宽慰的……
我点了点头,说好。
里面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声音:“进来吧。”
不过随即我又生出几分好奇来。
小道士年纪不大,但脾气倒是不小,打量了我们一眼,王童的招呼他也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转身便走。
这老道全身看起来都没有几斤肉,穿着一件朴实的灰色道袍,干净整洁,但看不出有什么玄奥的地方。
这种理解,对于修行者来说,着实是一种难以企及的缘分。
这些秘辛让我震撼,而随后梦回子问起了我师父的近况,我也没有多加隐瞒,谈及了师父当初下落,从在锦鸡蛊苗中孤身奋战而死,到魂魄藏于鲲鹏石之中,又到最后黄养鬼将那空白的鲲鹏石交还于我,如此种种,一一叙述而来。
好吧,当我没问这些了。
啊?
不但如此,他这个人为人和善,擅长与人交流沟通,修为也挺不错。
也正因为如此,大部分人都不愿意沾惹是非,宁愿缩在这青城山的洞天福地里,不问世事。
我这个时候赶忙拱手问礼:“晚辈南海一脉王明,拜见梦回真人。”
不过听说老君阁的沧海道人修为也是深不可测,只不过名头并不响亮而已。
王童与我躬身感谢,然后推门而入,和*图*书门口站着一个十六岁的年轻道士,打量了我们一眼,然后说道:“师父在等着你们。”
我说您能跟我描述一下,他大概是一个什么模样的么?
王童二十大几的人了,面对着这个小道士,却也十分恭敬地躬身行礼,说霖东师叔。
我暗自腹诽着,也不多说什么,埋着头赶路,走进了那殿宇之前来,小道士敲了敲门,然后躬身说道:“师父,人带来了。”
青城山上,人杰地灵,高手无数,如过江之鲫,不过大部分人都醉心修道,罕有出外修行的,所以名声不显,但修为高深的人有很多。
这种感觉,有点儿“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东夏与春秋”的自在。
我眯眼打量,发现这字古怪,里面仿佛有符文无数,映照人心,让人感觉莫名就是一阵心慌。
我原本想从梦回子口中知道疯道人到底是不是我们所怀疑的南海剑鬼,然而六十年前的南海剑鬼,和六十年后的他,估计很难从外貌或者描述之中分辨出来。
梦回子摇头苦笑,说我如何知晓?当年的我还小,南海剑魔此人在我看来,远远比我师父一辈的人都强上许多,听他说像他这般厉害的人,还有三个,而且最后一个还更是强到没谱,我的心中其实是崩溃的,哪里能够想得了太多?不过到了后来,方才听说过一些消息,据说那一位南海剑怪,是入了大内……
他这“噗通”一下把我给吓到了,正犹豫着该怎么办的时候,有一个m.hetushu.com留着山羊胡的枯瘦老道走到了跟前来,温和地说道:“起来,不必多礼。”
我下意识地打量了一下对方,想着这名字怎么跟我以前一大学同学挺像的……
梦回子说道:“你传我手令,去邀请二十五派的长老前来此处,说我有要事相商。”
梦回子思索了一会儿,说他啊,时间好久了啊,现如今想一想,还真的说不出什么来,记忆之中,他应该是一个小圆脸的道人,爱笑,为人礼貌平和……
我小声问道:“前辈大概是什么时候见过的他们?”
不管是谁,他都彬彬有礼,十分亲热。
梦回子说当然,当年南海一脉,四人前来中原闯名头,除了最为神秘莫测的南海剑怪之外,其他的人,老一辈的江湖人物应该都是有见过的。
南海一脉?
青城三老,分别是重瞳子、梦回子和酒陵大师。
好高冷……
他说想不到剑妖兄居然还经历过了那么多的挫折与磨难,我刚才还在思索,因为江湖传言南海剑妖在当年黄山龙蟒之时便已身亡,哪儿又收了徒弟,竟然是这般。
两人聊了一会儿,他又问询起关于黑舍利的几件事情,我一一回复,还将自己最近得到的消息和猜测的结论都告诉了他。
梦回子点头,说对,见过,怎么了?
我恭声说道:“家师南海剑妖。”
梦回子哈哈一笑,说哦,原来是那老鱼头啊?
呃?
我睁大双眼,说不可能吧,既然如此,为何天下间都没有听说过此人的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