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二十六章 冲突

他挥手,有人将那厚厚的铁门打开了来。
却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脸也一下子变得黑了起来,焦急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中年人忍不住跟他确认了一下,王童依旧坚持,那人犹豫了一会儿,说他要给季处长打个电话。
毕竟康妮是他的未婚妻。
康妮不见了。
王童说不是说他们带走了人,只是有这样的嫌疑……
我求着的?
反倒是秀峰禅师见多了时间,并不以为然。
这个男人五十来岁,整个人白胖白胖的,鼻子油油的,脸色和善,笑吟吟的。
季处长摆着手,说无妨,事情发生在老哥哥地头上,实在是不好意思,走,我知道你过来着急了解到底怎么回事,所以那边准备了相关的材料,我们去会议室里聊。
他走到了王童的跟前来,开口说道:“哎呀,小童啊,对不起,是我这边的问题,没有看住你送来的犯人,真的是抱歉……”
这是我动杀心的表现,因为一旦有所不爽,那手立刻就会摸向了额头处。
王童的脸这个时候也黑了下来,眯眼瞧了我一会儿,然后说道:“好,随你,你开心就好。”
季处长说这两人是你朋友啊?
我说他们将老鬼和小米儿给关起来了,你难道就不能让他们赶紧停止这种愚蠢的决定么?
走的是高速,一个多小时就赶到了监狱门口来,有人在这里等待着我们,陆续下了车之后,王童根本没有m.hetushu•com与那人多作寒暄,而是焦急地说道:“人关押在哪里?”
荷枪实弹。
我全身处于一个紧绷的状态,人随时都如同弹簧一般发动。
王童指着面前沉重的铁门,说先把我两个朋友放出来。
王童摇头,说人关在哪里?
我摆了摆手,一脸严肃地说道:“不用说了,我跟你过去,到时候把我的人带走,你们这儿的破事情,我就不管了。”
相比较于我来说,对这消息,王童或许会更加气愤。
王童平静地说道:“让他在那里等着就是了。”
我终于忍不住了,怒声吼道:“这是谁下的狗屁决定啊,有没有过脑子?”
听到王童的解释,我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而王童更是紧紧地捏着手机,给我的感觉下一秒就好像要砸到了地上去。
王童找到了留在青城古镇的人联络人员,弄来了一辆越野车,除了秀峰和尚和小道士刘霖东之外,其余人都留在这里待命,并且负责审问刚刚抓到的那家伙,紧接着我们朝着都江堰郊区某处秘密的监狱方向前去。
我冷哼一声,说对呀,我们真特么的无聊呢,将人给抓住了,拿给你的人看管,回头又将人给偷走了去……
虽说背靠大树好乘凉,但是跟着王童这一大帮人跑,各种各样的条条框框束缚着自己,甚至还得担心背后是否会有刀子捅过来,这样的事儿我已经是受够了。
我们一直走到了门口来,王童下令将门m.hetushu•com给打开。
他瞪了一眼给我们带路的那中年男人,而那人则一脸无语,显然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这里的情形让我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了当初在广南时被那罗金龙关押之事,几乎是同样的格局和构造,我的呼吸有些沉重,步履也下意识地缓慢了起来。
王童盯着我,说老王,你这又是何必呢?
王童说我们得赶过去,看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门一开,我立刻就挤进了房间里去,结果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一路行走,走进了森严的监狱内部来,转过一道又一道的铁门和阴森幽暗的长廊,我们终于来到了一个装修有别于其他地方的通道来。
那人还未放弃,继续问道:“真的不去会议室?季处长在那里等了很久。”
今天康妮会被内鬼放走,明天睡觉的时候会否有刀子捅过来?
一车五人,我不想跟这帮人挤着,就坐在了副驾驶座上,而王童则与另外两人坐在了后面一排。
在旁的青城山十人听到我的话语,表情各异,而那个孤傲的小道士刘霖东则忍不住出言喝止道:“王明,不要太过分了,这可是你求着我们下山来的,你自个儿撂下挑子跑了,算是怎么一回事?”
有的东西,你想要深究的话,就做不成事情了。
王童瞧见我却是在生气这点儿细枝末节,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老王,现在不是纠结这种事情的时候,到底什么情况,现场的同志肯定比我们更和图书加清楚,或许有什么误会呢?现在叫他们放人,只会引起更大的冲突,还不如我们赶紧找过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王童冷着脸,说走,直接过那里去。
季处长尴尬地笑了笑,说还真没听他说起呢。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说对啊,我求你们的,不想干,你还可以回山里去啊,我绝对不会有半点儿意见的。
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听到之后,不由得一愣,说季处长在会议室等着你,准备给你介绍一下情况呢,不先去那儿?
不光是为了老鬼和小米儿被委屈,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自由。
王童说在监狱里,他们说老鬼和小米儿有释放康妮的嫌疑,所以暂时将两人给看管起来了。
刚刚说话,走廊那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一个留着地中海发型的男人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走了过来。
中年男人说在重点看押室,是我们这儿条件最好的地方,除了不能够跟外界联络之外,跟宾馆差不多……
我盯着他,说你听到这件事情,难道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这儿的守卫挺多的,而且大部分都持着枪。
我冷冷一哼,看向了王童,说走吧。
王童告诉我康妮是在昨天凌晨的时候突然消失不见了的,不但如此,当晚所有的监控资料都给人为地删除了,初步断定应该是有内鬼在其中发挥了作用,要不然在看守如此森严的修行者关押监狱里面,是不可能发生这般离奇之事www.hetushu•com的。
他率先往前走,而我则在后面跟随着,一路走进了铁门,又朝着监牢的方向走去。
我在后面走着,火气也消散了许多,知道王童之所以这般答复我,未必是真的有心,只不过身处于他这样的一个位置来说,的确有许多人是得罪不了的。
我停住了脚步,说王童,照你的意思,也就是说你也认为放走康妮的,是老鬼和小米儿咯?
王童皱着眉头,说有什么证据证明他们是救走犯人的嫌疑人么?
这种人一看就知道是做官的,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富贵之气。
王童看向了我,而这个时候我的脸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季处长并不急着将门打开,而是开口说道:“小童,这两人暂时还不好放出来了,这一次那嫌犯突然的失踪,跟他们有着很直接的关系呢,我的意思呢也是等你过来,然后我们联合着审问一下……”
听到这般坚决的话语,季处长愣了一下,有些脸色不愉地点头,说那好,小童你既然这么说了,那就随你吧。
后天饭菜里是否会下了毒?
啊?
当然,虽然他这种态度是情非得已,但我却已经决定不再跟随着王童这帮人一起行动。
这个时候王童终于做出了选择,说季处长,把门打开,出了任何事情,由我负责。
季处长说有,当然有了,不然我哪里敢胡乱抓人呢?走,证据都在会议室呢,我们去那里谈,好吧?
而且显然,他对康妮也是有着很深感情的,满以为能够将她给牢牢看http://www.hetushu.com住,然后想办法找人来,帮忙将那脑中的食脑虫给清除去。
王童一愣,说怎么了?
我毫不示弱地盯着王童,说实话告诉你,老鬼是我的兄弟,小米儿是我的女儿,他们受到的任何委屈,都是我所不能容忍的,去你那堆乱七八糟的理由,我们之前的约定一笔勾销;我还是那句话,没了张屠夫,不吃带毛猪,老子自己单干,不想受你这帮乱七八糟的规矩约束……
所以他才会下意识地去给体制内的人说些好话。
王童瞧见我来了火气,耐心解释道:“不是,老王,他们告诉我,说你女儿三番两次地想要单独会见康妮,甚至在事发之前的三个小时之前,老鬼还与守卫发生过冲突,双方大打出手,我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许我们到了,才会有答案。”
王童的脸色舒缓了几分,然后说道:“季处,不好意思,刚刚从青城山出来,你之前打的电话没有接到。”
死一样的沉默持续了一分多钟,我瞧见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和缓了一些,方才问道:“老鬼和我女儿在哪里?”
放屁!
我这话儿一说出来,立刻引来了好几个人的反感,纷纷出言说我。
王童咳了咳嗓子,说自然,我去青城山,不方便带着,所以就将他们留在了这里,这事儿不是跟雷哥说过了么?
至于王童,他也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的右手摸在了鼻子上面。
我闭目养神,偶尔睁开眼睛,能够瞧见后排的小道士朝着我投来不屑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