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四十一章 乱象

黑舍利到手了。
酒陵禅师皱着眉头,却指向了我手中的三尖两刃刀,说那玩意的气息,跟你的这个很像。
莫非也是神器?
据说武圣关公最爱这么阴人。
我瞧见这人的气势比刚刚被我斩杀了的空灵道长还足,大概能够猜测得出此人的身份来。
对方来势汹汹,足有二十余人,却是将程程给紧紧围在了核心之处,然后朝着大雄宝殿之外匆匆而去。
我挥舞起了手中的三尖两刃刀来,在人群之中大肆挥砍。
酒陵禅师说没有,不过我刚才跟你口中的那个久丹松嘉玛交了手,她手中有一种法器,能够克制鬼仙,让我发挥不出十分之一的实力战力来,两人纠缠,使得她的手下趁虚而入,将东西给偷走了。
一连十来声的炸响,将疯狂的空寂道长给打得连连后退,而随后一个身影浮现,落在了他的身后,伸出手来,五指屈伸,抓做了爪状,将空寂道长给牢牢控制住。
说起来,两人交手,三尖两刃刀并不适合,因为两人终会有近身之时,而这长柄兵器其实并不适合江湖争斗。
我们冲出了大雄宝殿,酒陵禅师左右一望,指着石场那边的方向说道:“在那里,走。”
我想起小米儿和黄养鬼追着程程一伙人而走,心中顿时不安,说禅师,我们得赶紧过去,要不然黑舍利被偷走不说,而且我的朋友也会有危险的。
砰、砰、砰、砰……
那个被我怀疑是空寂道长的老道士。
黄养http://m.hetushu.com鬼和小米儿跟了上去,而我却不得不面对着空寂道长暴风骤雨的攻击。
我不是傻子,瞧见这状况,心里面立刻就明白了一件事情。
我若是被这个家伙缠住,哪里还有时间拦住人?
酒陵禅师一愣,说什么?
我一边作战,一边大声喊道:“跟住她,黑舍利就在她手上。”
好强的家伙,不愧是青城山圆明宫的宫主。
小沙弥抬起了头来,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厉声喝道:“他说小佛爷让你去死,啊……”
瞧见这些僵直麻木的脸孔,我心中凭空升腾出几分愤怒,虽然那空灵道长已经死了,但依旧还有一种将他给碎尸万段的心思。
我抬头望去,却见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却正是之前赶往泰安古寺的酒陵禅师,不由得心花怒放,大声喊道:“禅师。”
我招呼一声,然后朝着前方狂奔而走。
空寂道长冷哼一声,说好猖狂的小子,受死了。
两人在大雄宝殿之中大战几十个回合,周遭的人影不见,只有我们两人的刀剑之声。
我心中疑惑,只有坚守防线,应付着空寂道长的万剑归流,而那程程仅仅只是停顿下来,打量了我一眼,便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殿外去。
想到这里,我猛然后退,先是挥了两下刀,然后挤出了逸仙刀来。
空寂道长。
唰!
酒陵禅师眼神一扫,立刻将所有的事情都了然于心,然后说道:“黑舍利给人偷走了。http://m.hetushu.com
他伸手,在空寂道长的额头上面轻轻拍了一张,那老道士应声倒下,昏迷了过去。
他手中的剑,与空灵道长的剑几乎同一款式和材质,不过似乎更加古老一些。
他手中的剑化作万道光芒,倏然之间就将我给笼罩其中,我感受到了对方长剑之上磅礴的剑意,没有敢再用蛮力前冲,而是适时地后退了几步。
而除了这个老道士,队伍里还有七八人,也都是身穿着道袍。
出神还虚指。
原本势不可挡的空寂道长,此刻却是如同木偶一般,动弹不得。
我为之一惊,说什么法器?
那程程似乎瞧见了我,眼中露出几分疑惑,猛然挥手,却是只分出四五人来,准备过来拦截我们,而其余人则带着她出门而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人加入了战场。
只不过,这般厉害的人物,没有出现在青城山最需要的山门之前,抵挡邪灵教的攻击,却在这大后方偷袭自己同气连枝的泰安古寺,助纣为虐,实在是太可恨了。
我瞧见他意兴阑珊,不由得心中没底,问禅师你怎么了?没受伤吧?
也有人露出了面目,都是面貌无端丑恶,宛如鬼魅一般的家伙。
酒陵禅师停下脚步,冷脸说道:“不是让你带路么,怎么现在才来?”
到处都是敌人的时候,挥舞着三尖两刃刀,大开大阖,简直就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在三尖两刃刀的强力加持之下,我展现出了和-图-书极为恐怖的战斗力来,将这一队杀得人仰马翻。
它真正能够发挥奇效的,是在战阵之中,乱军从中。
骑兵交战的时候,有一招叫做拖刀术。
我在尝试了几回,发现收不回逸仙刀之后,三尖两刃刀再一次上前。
这么厉害的老道士,怎么就给人种下了食脑虫了呢?
程程的出现让人意外,而领头的那人,则更让我意外。
那玩意到底是怎么下的,会不会突然一下,也将我给转化了去?
圆明宫的当家之人,只不过此刻的他,应该是被那食脑虫给侵占了脑子,成为了久丹松嘉玛的走狗。
这些应该都是圆明宫的人,估计也都给空灵道长给阴了。
我起身要走,却瞧见旁边的空寂道长,不由得犹豫道:“他怎么办?”
那小沙弥跑到了我们跟前来,捂着肚子,痛苦地喘气,然后说道:“我已经用尽全力了,不过路上的时候碰到一个人,他让我给你带一句话……”
只不过,我本身就是为了阻止这事儿发生而来的,哪里能够让你这般轻易就拿走?
而这个时候,我的三尖两刃刀终于被一个人给架住了。
而我这一路奔跑而来,那刀刃与青石地面摩擦而产生了巨大的力量,就在对方刚刚将我达成合围的一瞬间,我将长刀猛然上扬,朝前陡然劈了过去。
跟三尖两刃刀很像?
而除了这些圆明宫的道士,还有十来人,却是身穿黑袍,将全身上下都给罩在袍子里的家伙。
酒陵禅师叹了一口气www•hetushu•com,说他虽然杀了我很多泰安寺的人,但并非他本意,先让他睡一觉,回头我们再理会吧。
他的这一手段可比空灵道长要强上许多,逸仙刀被他夹住,尽管有源源不断的龙脉之气狂涌而出,试图操控它离开,然而却给空寂道长死死钳住。
那逸仙刀的尾端不断颤动,发出蜜蜂飞舞之时的蜂鸣声,结果却终究脱离不得。
眼看着敌人和小米儿、黄养鬼等人一路越过广场,冲到了石场佛林边上去,我有些着急了。
那竟然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不过此刻的他的脸一片青黑,双目之中凶光四溢,显然是中了邪。
只有如此,对方才会没有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地杀过来,因为此时此刻,最重要的就是将黑舍利给平安带走,而不是横生枝节,与我们为敌。
酒陵禅师叹了一口气,说之前我还有一些不太信任你,没想到这事儿居然是真的;这些年来,的确是我们太自大了,自以为是,觉得凭着此刻的修为,就不会有人胆敢招惹,却没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而且敌人不仅仅只是一个……
我说我知道你是受害者,脑子里面也有食脑虫,但是我只想跟你讲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任何胆敢拦在我面前的人,我都会将之视为敌人,一刀斩杀。
我们快速冲去,越过广场之前来的时候,那个小沙弥方才气喘吁吁地冲了过来,看到我们,赶忙挥手招呼,说师叔祖,师叔祖,我在这里。
这些人刚才想必是已http://www•hetushu•com经大开了杀戒,一身上下,全是溅满的鲜血,此刻状如猛虎,几乎没有任何留手,一下子就将我给围住了。
望着那璀璨得如同满天繁星的剑芒,我心中有些诧异。
一道破空炸响,拦在我跟前的那道士给我一刀劈成了两截,鲜血陡然迸射而出,将众人的双眼都给迷离了去,而我则突破了合围,冲到这边匆匆而走的人群之中来。
酒陵禅师点头,说好。
逸仙刀宛如一道闪电,射向了空寂道长的眉心之处。
我长刀下压,问道:“空寂道长?”
它出现得是那般的突然,而且还有着一种嗜血的气势,眼看着就要将对方给吞没,这个时候,空寂道长居然伸出了左手来,食指和中指微微张开,然后在千钧一发之际,将那逸仙刀给抓住了去。
我说我知道,应该在一个叫做程程的小女孩手中,我朋友追去了。
老道士点头,说是我。
我是拖着刀上的,有四五人被分了出来,朝我迎战,而且都是那穿着道袍的圆明宫道士。
我的攻势越发凶猛,使得空寂道长无法再分神控制逸仙刀,使得它脱离了掌控,随后又一次偷袭而来。
我心中惊讶,忙问那贼女人呢?
久丹松嘉玛逃走了?
这一位并非凡人,而是圆明宫的宫主,青城丈人的传承,我即便是修为突飞猛进,还握着三尖两刃刀,到底还是抵不过老家伙一甲子的修为,最终还是挣脱不得。
酒陵禅师说我追着她出来的,路过这边,瞧见你们在交手,便停下来帮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