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四十二章 兄妹

黄养鬼躲在了我的身后,我有些担心她可能会被控制,所以侧开身子,特意跟她拉开了一段距离,然后低声问道:“小米儿呢?”
所以我下意识地喊道:“养鬼师姐,你别靠近她,小心……”
黄养鬼……
还是他已然赶了过去?
黄养鬼又问道:“如果我死了,你会后悔和懊恼么?”
若是没有之前的变故,我根本不会为一位鬼仙而担忧,然而经过刚才的事情之后,我终于认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鬼仙虽然修为十分恐怖,但因为先天不足的缘故,使得很容易变成被针对的对象,也比寻常人更容易受伤一些。
逸仙刀给某种东西给挡了一下,而下一秒,我感觉到了一股粘稠的血气将其缠住,不敢久留,立刻将其拉升而起,然后放眼望去,却瞧见黄养鬼居然已经躺倒在了那短发女子的怀里。
酒陵禅师难道真的给那个小沙弥的爆炸波给整伤了?
尽管她这般说,我还是试图上前去阻拦,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黄养鬼突然之间动身,冲向了那短发女子,而短发女子在这骤然的情况之下,下意识地自保,猛然挥掌而落。
好恐怖。
而即便如此,宛如雷爆一般的冲击波还是波及到了我们这边。
我越过了无数的佛像,突然间感觉到不对劲,左右一看,却发现刚才陪在我身边的酒陵禅师居然不见了踪影。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也从他话语里听不出到底是有问题,还是没问题,hetushu•com十分错愕。
我没有再犹豫,悬空而立的逸仙刀再一次落下,朝着那短发女子的后背陡然射去。
她没有之前被种下食脑虫之后的古怪状况。
女人的惊慌似乎让黄养鬼笃定了什么,她的脸上突然间露出了几分诡异的微笑,说哈哈,我知道了,我哥哥黄养鬼的意识仍然在,即便是你想吞没他,但他还是那么的顽强,那么的骄傲——你可是我毕生的骄傲呢,哥哥,我从懂事开始,就一直在以你为荣……
我心中一惊,知道那边的战斗估计跟追赶过去的小米儿和黄养鬼有关。
她点头,说是。
他率先向前飞去,宛如鬼魅一般掠过,而那一丈多的深坑,他一眼都不去瞧。
听到这话儿,我有些愣了,不知道黄养鬼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那女人点头,说当然。
一想到这个,我的脚程飞快,匆匆而走。
黄养鬼发出了一声痛苦不已的叫声,而这个时候我已经赶到了现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飞出了一记逸仙刀。
而我也冲到了场中,三尖两刃刀前伸,将人给拦住了去。
我冷笑,说你是黄养神么?
女子走上前两步,让远处的微光照在了她的脸庞之上。
暗处?
她拼命地摇头,说你只不过是吞噬了我哥哥记忆的混蛋而已。
酒陵禅师伸出手来,抓住了我的胳膊,说我受了一些冲击,一会儿未必能够拿得住那女人,王明,梦回子跟我说过,你是可以信http://m.hetushu.com任的人,请一定,不要让他们将黑舍利给拿开。
女人苦口婆心地解释道:“鬼鬼,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你的心思太单纯、太善良了,这样对我荆门黄家的大计是很不好的;不过你放心,等到我荆门黄家的大计功成,我会移除你脑子里面的食脑虫,让你过回真正的自己……”
而她刚才行刺的匕首,则早已扔在了一旁。
一种莹莹的光辉出现在了她的手掌之上,然后化作无数丝线,将她的脑袋给掌控了住。
我紧紧跟着酒陵禅师,快速赶到了那石场跟前来,瞧见这儿到处都是或立着、或躺着的佛像,而在靠近山壁的方向处,则有打斗声传了过来。
小沙弥的暴起发难,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酒陵禅师也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只瞧见那家伙厉喝一声,身子陡然膨胀,有一股恐怖的能量陡然爆发而出。
女人突然间挺起了身子来,说怎么会?我的意志,已经完全融合了久丹松嘉玛,我就是我,我就是黄养神,荆门黄家独一无二的继承人,如果不是这样,你觉得父亲会最终接纳我么?
我心中满是疑惑,而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则握得紧紧,健步如飞,很快就赶到了石场尽头的一大片开凿场前来,而这里也正是那悬崖峭壁。
我左手掐念剑指,将逸仙刀悬于半空之中,然后平静地说道:“久丹松嘉玛,别叫得这么亲热,弄得我们很熟一般。”
唰……
http://www.hetushu.com我因为害怕她的骤然突袭,所以刻意地离开了一段距离,这是出于先前那个小沙弥的经验和教训,然而没想到黄养鬼突然间失控,竟然朝着那短发女人走了过去。
她回忆起了两人小时候之间的事情,而黄养鬼则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我赶到的时候,战斗其实已经结束了,我没有瞧见小米儿,却看见了黄养鬼,她跪倒在了地上,而在她面前站着的,则是一个中性打扮的女子。
她难道要刺杀那久丹松嘉玛?
他说万万没想到,鬼仙听起来多么威风的名头,结果却成了被别人针对的目标,不但那久丹松嘉玛不畏惧我,连邪灵教的小佛爷也是早有准备。
这个时候,我方才发现她跟我之前的印象里,还是有一些区别的,但具体是什么,我一时半会儿又说不清楚。
黄养鬼仰头,看着面前这个陌生而熟悉的脸孔,说出了人生之中最后的一句话:“哥哥,请回来吧!”
酒陵禅师眉头一皱,反手抓住了我,身子瞬间平移了几十米。
他过了十几秒钟,方才一点儿、一点儿地融如实质来,而不远处的小沙弥则化作了漫天血肉,我们刚才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黄养鬼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眼神变得迷离起来。
逸仙刀将那丝线给皆数斩断了去,黄养鬼向后退的力量过大,连滚带爬,跌落到了旁边去,而那短发女子抢先几步,想要将她给控制住,这个时候我的http://m•hetushu•com逸仙刀不断飞舞,将对方给拦住了去。
那女人露出了迷人的微笑来,使得我再一次打量这张脸的时候,越发觉得是中性的,不男不女,说不出的古怪,而她则一字一句地说道:“鬼鬼,我是你哥哥啊,你还记得小时候我带你去河边钓鱼捉虾么?那个时候你好馋……”
黄养鬼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然后说道:“在暗处。”
我听到这话儿,忍不住一惊,说禅师你没事吧?
我在旁边瞧得清楚,能够感觉得出黄养鬼的神志是情形的。
他口中一直都在念着古怪的梵文,而此刻却突然开口说道:“禁锢。”
铛!
啊……
她盯着面前这个有着自己哥哥影子的女人,一字一句地问道:“如果你是我的哥哥,你会心疼我么?”
我本以为我这还算是不错,酒陵禅师的修为比我高上许多,应该能够扛得住这一波袭击才对,没想到听到我的问话,那酒陵禅师露出了发苦的笑容来。
我几口血喷出,胸口舒畅一些,脸色却越越发难看,看着酒陵禅师,说你没事吧?
黄养鬼扭过头来,冲着我微微一笑,说你放心,我知道的,不会有事。
这句话一说出来,那女人顿时就变了脸色,慌忙喊道:“你要干什么?别做傻事啊……”
从这儿往上,有几百米的高峰,也不知道有什么宗门在上面开宗立派。
我抬起了头来,与那个短发女人对视,认出了她便是当初与张波结婚的那个荆门黄家大小姐,而对方显然也是www.hetushu.com认出了我来,说王明,我们终于见面了。
她的胸口,已经被那短发女子给刺穿了去。
有其父必有其女。
那女子很美,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妖艳,而从我这边望了过去,感觉对方剪了一个短碎发,却好像一男子似的。
我感觉五脏六腑好像给人猛地砸了一拳,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而酒陵禅师的身子却是化作了虚无。
这话语让我安心几分,知道小米儿到底还是机灵,见机不对立刻藏了起来,颇有我的风范。
一声话语说出,突然间整个空间的炁场都为之凝固,酒陵禅师对我说道:“在石场那边,走,我们过去……”
他怎么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请称呼我为,黄养神。”
黄养鬼这个时候突然间歇斯底里地怒吼道:“不对,你不是,你是恶魔,你不是我哥哥……”
我心头无数情绪翻滚,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短发女子比我的情绪更加激动,直接跪倒在地,抱住了口鼻之中不断冒着血沫子的黄养鬼,痛苦地怒吼道:“为什么,你怎么这么傻,你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而就在我一脑门浆糊的时候,那酒陵禅师却用双手划了一个圈儿,然后结出了法印来,往前方猛然一拍。
我这时方才瞧见黄养鬼袖子下面的手中,居然抓着一把匕首。
黄养鬼使劲儿挥手,说你若真的是我哥哥,怎么会在我脑子里面种下食脑虫,把我当做木偶、奴隶一般的操控呢?
她站立在黄养鬼的跟前,伸出了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