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五十章 前线

所以我在得知空灵道长是内应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通知王童。
我让莫里出面,一个战阵一个战阵地去问,问他们有没有见过一个小女孩儿,瓜子脸、两小辫儿,长得很可爱的样子。
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没有再多犹豫,拔腿就朝着正面战场的最前线冲了上去,旁边的小道士莫里瞧见,赶忙上前来拉住我,说别走啊,要上第一线,得跟青城山的总指挥申报,不能随意上前,打乱防御的节奏……
事情不用多猜,一定是出在那个少女程程的身上。
而在这个时候,我则开始找寻起了我的女儿来。
我之前曾经因为老鬼和小米儿被关押之事,跟王童闹翻过,不过并不影响两人之间的合作基础。
说句实话,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场面,就我的感觉而言,之前在虫原之上,三目巫族集齐人手迎战青衣魃的战斗,也没有此刻这般的场面。
说这句话的时候,那人还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来。
听到小米儿出现在了邪灵教与青城山两头巨兽交锋的最前线,我都快疯了,哪里有心思管这些,一路向前,脑子里则差不多想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客气,将腰牌拿在手中,而这个时候王童又对沈师叔说道:“师叔,老王的女儿刚才落单失踪了,他一个人无法找到人,你能不能抽调出一个人来,帮他找一找?”
至于重瞳子,他应该够能够搞得定天魔吧?和*图*书
叫做莫里的年轻道士有些不情愿,不过还是拱手说道:“是,师父。”
那女人正在与小米儿交手,从场面上来开,已经将小米儿给完全压制住了。
听到这里,王童也叹了一口气,从怀里摸出了一张腰牌来,说我的脸,青城山的人基本上都认识,毕竟我是在这里长大的,但你不同,这个是我的身份标识,此刻兵荒马乱,到处都是危机,你拿着,若是有人质疑,你拿这个给他看,便会方便一些。
山林之中,有各种法阵与陷阱,所以想要突入青城之中,就必须走这路口。
想不到邪灵教中藏龙卧虎,随便出现一人,都有这般厉害的手段。
啊?
我瞧见了小米儿,她在东南角的地方,周围躺到了一大排的尸体,有青城山的,也有邪灵教的,而此刻她面前出现的,则是一个姿态十分妖魅的美丽女子。
我跟随着道士莫里在人群之中穿梭着,这个时候前方有一支队伍匆匆向后而去,我瞧见却是从前线落下来的伤员,几乎个个都是全身鲜血,更是有些受到了刺激。
战斗一两里之外的地方激烈开展着,我有些心交力瘁,一想起小米儿很可能正面临着危险,我就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可以肯定,久丹松嘉玛与邪灵教应该并无关联,双方甚至在此之前互不认识,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们已然选择毅然投入了邪灵教,和-图-书利用双方交战的大军,将我们的追踪给隔绝开来。
王童迎了上去,拱手说道:“沈炜臻师叔,何事?”
尽管我不确定黄养神到底是真的觉醒了,还是久丹松嘉玛将计就计的招数,但是程程是绝对清楚这里面的事情的。
眼看着对方对小米儿频频攻击,将小米儿给压得死死,我的肺都气炸了,箭步而上,人未至,逸仙刀就陡然而至。
我们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赶忙再一次确认,那人却是告诉我们,说人是看见了,闯进了正面交锋的战场,小丫头可厉害着呢,正是她的出现,挽救了许多人的性命,真不错。
沈师叔说西川境内虽然宗门众多,但是真正能够提供帮助的,也只有西南局一处,你父亲王朋在西南局任局长,不可能置我们青城山不管,所以需要你出面说明详情,最好能够调派部队过来。
我先是丢了老鬼,然后又丢了小米儿。
而就在这个时候,莫里又找人问了一下,本以为还是会遭到拒绝,又或者茫然不知,但那人听到之后,却指着不远处的缺口说道:“在那里。”
好手段!
我试图放眼望去,却根本瞧不见人,到处都是白色的迷雾,还有绚烂的光芒,漫天的厮杀声充斥了整个空间之上,邪灵教教众仿佛打了鸡血,兴奋地不断欢呼,与这喊杀声连成一片。
而且她拥有足够的仇恨。
他明显不想应承此事,然而王童却显得很坚持,m.hetushu.com说师叔,老王是因为通知青城山而陷入此地的,不但如此,他刚才还协同酒陵禅师抓到了潜入青城山作恶的大敌,斩杀了反叛的空灵道长,帮着沧海道长和重瞳真人迎战天地双魔,正是因为如此,才无暇顾及自己女儿的——这样的人,我们青城山如何能够不管?
朋友就是朋友,纯粹的朋友,能够理解彼此。
而我的心中,却是崩溃的。
我苦笑了一声,说我倒是想跟你走,但我女儿不见了,我得找到他。
也许是因为这边战斗的双方,都是我们的同类。
王童说山门被破而已,我们还有各个宗门自己的法阵结界,还有那么多的顶尖高手,我们还要青城三老,这些难道不够?
王童又跟我交代一番,方才离开,而在阵前,因为小佛爷出现而士气大振的邪灵教再一次展开了最为激烈的进攻,正面战场一片喧哗,激烈不已。
这样的法阵十分强大,即便不是青城山山门的远古大阵,但依托着地形和人员结成的阵法,也有着让人难以强攻的欲望。
除非是……抵达小米儿到不了的地方。
从我的这个角度望过去,人山人海,无数道士、和尚和穿着各式服装的人在树林和空地之中穿梭走动,而这些人则有机地组成了一个整体来,共同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光芒,结合成了一个偌大的法阵护盾,拦在了邪灵教的锋芒之中。
唰!
被王童的目光盯着,沈hetushu.com师叔也说不出逞强的话语来,叹了一口气,说事实上,从山门被破的那一刻起,青城山就已经面临着败亡的结局了。
“爸爸……”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中年道士跑到了这边来,喊道:“王童,王童。”
我使劲儿甩开了他的手,说屁的节奏,要是真的有这么严格,我女儿又是怎么上去的?
他悲观的说法让王童有些难以接受,不过却还是转过头来,看向了我,说老王,你跟这件事情关系不大,没有必要为了青城山而战死于此——你跟我离开吧。
王童说不是,为何要我走?
更何况这里还有梦回子、酒陵禅师两位鬼仙坐镇呢?
沈师叔说这些所有的一切,在邪灵教大军的兵锋之下,什么都不是。
沈师叔有些为难,说这兵荒马乱的时候,哪里还有人手?
王童一愣,说山门不是给堵住了么,怎么出去?
地魔给了两人逃脱的机会,但如果胡乱离开的话,凭着小米儿在两人身上种下的蛊毒,绝对能够找寻到她们。
所以在仓皇逃离之后,程程并没有选择在偌大的青城山上找一个地方躲起来,而是径直奔向了战场这边来。
她或许是自己醒过来的,也可能是久丹松嘉玛将她给弄醒的,然而一路上她都没有任何伸张,一直等到了地魔使出那天崩地裂的手段,使得小米儿在那一刻没有办法找寻到她们两人。
我在战阵之中传说,在莫里的帮助下,终于来到了最前hetushu•com线,却见防线这儿光芒摇曳,绚烂得如同开那篝火晚会,邪灵教不知道从那儿弄来了几十头蛮牛,正在前方冲锋,而青城山则堵住了路口,七八个剑阵,一两百人正这儿结阵以待,在各自的法阵加持下,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绞肉机。
那中年道士说道:“师伯派我过来,让我带着你突围出去,去寻找外援……”
听到王童的话语,沈师叔沉默了一下,挥了挥手,从人群之中招出了二十多岁的道士来,说莫里,你陪同他找寻女儿,知道么?
只是,邪灵教的这小佛爷到底是怎么回事?
倘若不是她顾忌小米儿的巫蛊手段,只怕已经将小米儿给拿下。
然而这些人都在备战,集结法阵,哪里有闲工夫搭理我们,倘若不是有王童给我的腰牌,以及莫里这一张还算是熟悉的打扮和脸孔,说不定人家就直接拿我们开刀了。
我收回逸仙刀,冲到了小米儿的跟前,将她挡在了身后。
王童说真的到了这样的境地了?
小米儿你没事儿吧,脑子进水了还是怎么的,居然跑到了正面战场上去?
好厉害的女人!
也就是邪灵教的这一方来。
那女人用的是彩绸,十数根彩绸纷飞,笼罩成一个圆球,将我的逸仙刀给挡住了去,然后竟然一扭转,想要将逸仙刀给包裹起来。
沈师叔说道:“在那边有一条僻静小道,如果从那里走的话,或许能够离开;赶紧,上清宫准备的人手已经召集了,就在等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