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六十一章 援军

白合听到,脸色发白,眼睛之中似乎有泪光泛出来。
就在陈健儒跟我介绍西南局在青城山外围的布置时,又有一队人马匆匆赶到。
我伸手,与他相握,然后说道:“你好,陈处长。”
我看了老鬼一眼,他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显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秘密,我没有多聊,含糊地说道:“我们自有保命之法。”
毕竟这么多的人在,邪灵教就算是打了鸡血磕了药,在连续两三天的高强度战斗之后,肯定不可能再一次创造奇迹。
我叹了一口气,说他与梦回真人合战邪灵教的掌教元帅小佛爷,结果不敌,最终被小佛爷的本命金蚕蛊给罩在脑袋上,最终给吸了魂,显露真身……
听到陈健儒的话语,我稍微心安一些。
我低头,不动声色地将刀丸放回剑眼之中,然后再一次地高举双手,缓声说道:“你指的是那部分?”
这位名列黑手双城门下七剑之一的女子,竟然是酒陵禅师的徒弟?
听到我的话,那人浑身一震,激动地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白合这个时候回过神来,抓着我的手,问道:“那其他人呢,青城山的其他高手呢?”
白合的开门见山让我心生好感,再听到她自我介绍的身份,没有再多的疑惑,点头说好,你尽管问,一定知无不言。
陈健儒说西南局所有能战之士,几乎全部开拔,并且还向总局和周边大区分局调派人手,西川境www.hetushu.com内的修行宗门也通过外联办调剂了大批高手,另外我们还抽掉了大量的武警战士以及有经过应急训练的军队,只是邪灵教在青城山外布置了大量的迷阵,我们根本进不去,一直都在这附近打转……
白合瞧见了我笑容里面的苦涩,问道:“到底怎么了?”
见过了礼,白合说道:“王明,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我听陈老大和布鱼他们提过你,我叫白合,也是陈老大手下的七剑之一,大家都是自己人,所以我也不客气了——有一些事情需要问你,还请两位不要有所隐瞒。”
我点头,说对,邪灵教在山门作法,将青城山的整个洞天福地都给破坏了去,据说是为了一报邪灵总坛陷落之仇。
或许是觉得自己这般的问题实在是有些太傻了,那人回过头来,吩咐刚才出声呵斥我们的年轻人道:“王超,你去后面,把白处长找过来——对了,请问几位,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说邪灵教买通了青城山里面的内应黄天麟,这位赵公山的教习正是三位守门人之一,此人放开了山门,使得邪灵教长驱直入,青城山在三位鬼仙的带领下,堵门摆阵,僵持了半夜,结果最终还是被突破了,邪灵教的人在青城山大肆屠杀,杀人放火……
双方寒暄,周遭的军人已经不再拿枪指着我们了,不过却还是有一些防备,枪口移到了一旁,给人的感m.hetushu.com觉却随时都会抬起来,朝着我们这边扫射。
我与她轻轻握了一下,感觉这女子的手指有些粗大,倒不像是寻常女子那般娇柔。
白合伸手拦住了我,一字一句地问道:“等等,请问,酒陵禅师他怎么了?”
啊?
呃……
陈健儒的目光移到了旁边去,我瞧见,赶紧给他介绍,说这是我朋友老鬼,这是我女儿小米儿。
这些全副武装的军人拿着新列装的95式自动步枪,而且配备了红外瞄准器的挂件,那红色小点儿瞄准了我们的额头、心脏和脖子处,杀气腾腾。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赶忙问怎么了?
我的名声什么时候传得这么响亮了?
旁边的陈健儒解释道:“白处长的师父,正是泰安古寺的酒陵禅师。”
几个灰色中山装的男人冲着我们大喊着,特别是对手握长刀的我,显得最为戒备。
我说这个自然无妨,这件事情已经不再是江湖纷争了,邪灵教不除,天下难安。
我瞧见对方这模样,先是一愣,然后笑了,上前招呼道:“你们是西南局的?”
我矜持地说道:“在下姓王,王明。”
她小心翼翼地问道:“邪灵教为什么能够如此顺利?青城山的人呢,难道一点儿反抗都没有么?”
白合脸色大变,一个站立不稳,居然朝着旁边跌落而去,陈健儒在旁边,赶忙扶住了她。
所以在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她对我说道:“hetushu.com几位,本来不应该对你们多作要求,不过青城山被屠一事,关系实在是太过于重大了,我希望几位能够随我前往前线指挥部去,跟几位总指挥将情况说明,也好对邪灵教制定追击的决策,不知道你们是否愿意?”
见我们不肯说,白合也不强求,她从我们这里得到了太多的信息,需要将其往上汇报。
就在这时,有一个老成稳重一点儿的中山装却拦住了他,说王超你傻啊,邪灵教的人,会带着一小女孩儿来攻山?
我满脑子的疑惑,不过此刻还是叹了一口气,轻轻说道:“节哀。”
他老人家的徒弟,不应该是和尚或者尼姑么,怎么会是一个长腿妹子呢?
这个问题有一些犀利。
我走在路上,突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来,对她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峨眉金顶那边,或许会有人过去作乱,你这边如果有办法的话,帮我通知一下那里,加强防范。”
我长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亲眼瞧见酒陵禅师和梦回真人被小佛爷给害了性命,另外沧海真人被邪灵教左使黄公望给斩断了手脚;至于重瞳真人,他曾与天魔交过手,后来便失踪了,我没有再见到过,只知道整个邪灵教都在找他……”
说罢,他回过头来,伸出手来,与我招呼道:“你好,鄙人陈健儒,是西南局应急事务一处的副处长。”
“放下武器,抱头跪下!”
现如今他们的目标,肯定是http://www.hetushu.com逃离此处,而不是再一次酿造血案。
白合对于我的态度十分满意,当下便带着我们往回赶去。
啊?
“放下武器,抱头跪下!”
“王明?”
那人激动地吩咐旁边,说王超,你赶紧去后面找白处长,说我们这边找到了隔壁老王了,让她如果有时间,赶紧过来确认一下。
“抱头跪下!”
我能够猜到对方肯定会这么问,因为抱着这样想法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说清楚。
那人先是一愣,然后有些激动地喊道:“你就是江湖上名声鹊起,独自对抗荆门黄家、悬空寺中力挽狂澜、天山派里逼退掌教的隔壁老王?”
而寒暄过后,陈健儒开始直截了当地问道:“里面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你们既然刚出来,能够与我分享一下么?”
我挠着脑袋,说应该是吧,不过逼退天山派掌门的不是我,是我的朋友……
得到了我的肯定,白合指着左前方的方向说道:“刚才那动静,是不是青城山塌了?”
这人应该是领头的,他一吩咐,周围的人顿时就下意识地将枪口往下一低,而那人看向了我,说道:“请问,你们是青城山里逃出来的同道么?”
陈健儒听到,脸色一变,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不可能吧,青城山上,五阁八寺十二观,修行者上千人,高手无数,还有鬼仙坐镇,怎么可能说完就完了呢?”
我瞧见是西南局的人,手一搓,将那三尖两刃刀弄http://m.hetushu.com成刀丸,凭空消失了去。
不过这回只有几人,为首的则是一个模样清秀、各自高挑的女子。
听到我说完了大概的情况,白合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看着我,说既然你说青城山整个儿都给炸毁了去,那你们又是如何逃出来的?
我苦笑一声,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问道:“你们到底来了多少人,为什么会耽搁这么久?”
我苦笑着说道:“怎么可能?”
不过我并没有放回额头之上,免得有人激动,而是双手平伸,示意毫无威胁,然后说道:“各位,自己人,我认识你们西南局局长王朋的公子王童,另外东南局的陈志程也是我朋友,我们不是邪灵教,只是刚刚从青城山逃出来而已……”
陈健儒伸出手,热情地与老鬼相握,说知道,燕尾老鬼嘛,听说是南海剑魔的高足,一等一的高手,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几位。
我点头,然后语气低沉地说道:“青城山完了。”
啊?
陈健儒瞧见,赶忙迎上前去,说道:“白处长,这两位是南海一脉的隔壁老王和燕尾老鬼,他们刚刚从青城山里面逃出来,不知道你……”
又一声呵斥,四五个小红点汇聚在了我的额头之上来,有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的年轻人走到我跟前来,抬手就要夺我的刀。
那女子走上前来,打断了陈健儒的介绍,伸手过来,与我们相握,说道:“你们好,我叫白合。”
说罢,他对周遭喊道:“悠着点,别紧张,我问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