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三章 天池之殇

光我认识的,便有宋家的宋三爷宋怒,也就是宋雪主的爷爷,还有王大蛮子身边的好几个王家长老。
他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手指差点儿戳到了我的脸上来。
追悼会还没有开始,我们在小李的带领下赶到了现场,这儿已经聚集了许多天池寨的人,我在王大蛮子的遗体前被人认了出来,气氛顿时就为之一僵。
人是有集群效应的,一两个人倒不觉得,好几个人一齐冲出来,众人的情绪一下子就给点燃了,那些在这一起事件之中失去了亲人、朋友和同宗同门的人们愤怒地出声指责着,一下子竟将会场的哀乐都给打破了去。
我感受到了许多道愤怒的目光,聚焦在了我的身上来。
刚才闹得最凶的那个妇人出言说道:“叔父,那畜生的哥哥居然还敢来参加我天池寨的葬礼,简直是太过分了,我……”
殡仪馆最大的一间殡仪厅中,我瞧见了死去的王大蛮子,此刻的他身子被烈火焚烧,曲卷成了一团,整个人差点儿看不出原来的面目,这情况让我看得十分难过,而这里并不仅仅只有王大蛮子,还有许多死于此次事件的天池寨中人。
他抬起头,问道:“怎么了?”
参与追悼会的,除了宗教局和天池寨的人,还有许多的江湖同道,在这边的场面安稳下来之后,又陆陆续续来了许多人,听那名头,一个比一个强上许多,京畿之地来了一个顶厉害的,却是白云观主人http://m.hetushu.com海常真人,旁边还有几个道士;东北道上也来了一些人,最有名的莫过于天仙宫的三绝真人。
我的心情因为刚才的事情弄得十分恶劣,然而却又没有什么可以指责别人的,毕竟那妇人死了两儿子,而且还是因为王钊,所以更是郁闷不已,听到宋加欢的招呼,点了点头,说好。
这些人,可都是天池寨中顶尖的战力,也是天池寨王、宋两家龙脉守护的骨干根基,然而却在这样一起突如其来的变故之中失去了性命。
然而宋老爷子没有理会旁人的震惊,让雪君姑娘推着,一路向前,来到了最前面,与主持葬礼的几人见面。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我们换了一身黑色西服,前往八宝山殡仪馆,参加天池寨一案死难者的追悼会。
他对我说道:“王明同志,我们朱局长想见你一面……”
因为天池寨遭受沉重打击,使得此刻能够站出来主持大局的人不多,宋家这边是宋老爷子的儿子、雪君和雪见的父亲宋阙,而王家那边则是王大蛮子的小儿子王蒙,这两人在主持,有一个年纪估计得有六十多的老者在旁边陪着他们。
爱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它需要两个人全身心的投入,而当我此刻的满脑子都只剩下了小观音时,就算是雪君姑娘美若天仙,也不会让我有太多的心动。
我留在了殡仪厅的角落里,这时宋加欢拍m.hetushu•com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出去抽一根?”
身处高位的他在百忙之中,却全程出席了此事,便是在表明着一种态度,那就是这件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简单单地就完了。
雪君姑娘并不是不好。
而另外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披头散发,油头垢面,也挤到了跟前来,冲着我破口大骂道:“你们两兄弟就是灾星,你那狼子野心的狗弟弟,为了自己的野心,却是将我天池寨给烧了个干净,可怜我那两个还未成年的儿子,居然就死在了他的手上——这可叫我怎么活啊?他跑了,你这个当哥哥的,得偿命……”
除了修行者,还有许多普通人,有的死于大火,甚至已然葬身了火海之中去,连具尸首都没有办法存留下来。
我最终还是没有回答雪君姑娘的这个问题,因为如果说真话,我怕会让雪君姑娘的心情变得更加难过;而若是说了假话,又是给我自己惹下不必要的麻烦。
老爷子你是伤到脑子了么?
他算是王红旗的半个徒弟,现如今却是宗教总局的副局长。
我隐隐听到了前面的寒暄,方才知道那个六十多岁、气度不凡的老者,便正是宗教局的高层朱逸。
这小子谁啊,天池寨是没有人了么,让他来当寨主?
啊?
另外我还看到了一个让我有些意料之外的人,却是之前在长白山滑雪场那儿碰见的千通集团老总王千林。
那老者身穿中山装,举止投http://m•hetushu.com足之间,颇有一种身处高位的气度。
轮椅一直来到了我们这边儿,方才停住,宋老爷子进来的时候都在闭着眼睛,此刻睁开了那只独眼来。
不过老鬼仅仅只有一人,而其余人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一时之间,场面有一些失控。
这些人有的受了伤,有的却是龙精虎猛,老鬼和宋加欢根本就拦不住,旁边宗教局的工作人员也围了上来,想要劝解,但效果甚微,眼看着场面即将失控了,突然间有人喊道:“宋老爷子来了,宋老爷子来了。”
有一个吊着手臂的伤者冲到了我的跟前来,冲着我厉喝道:“你还好意思过来,若不是你弟弟王钊,我天池寨如何能够落得如此下场?”
这句话一说出来,旁边的众人都为之一愣,随后大为震惊。
这两人或许很多人没有听过,但是他们却共同拥有一个名头。
妇人愣了一下,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为、为什么?”
这更是让我难以接受。
他还带着自己儿子过来了,王员外一眼就瞧见了角落处的我,冲着我挤了挤眼,算是打了招呼。
宋老爷子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本来想让他来担任天池寨的寨主,带领你们继续走下去,只可惜人家拒绝了。”
雪君姑娘显然读懂了我的意思,没有再多话语。
无数人的心头浮现出各种疑问,而我在旁边也显得十分尴尬。
他的仗义执言让现场愤怒的情绪减缓了www.hetushu.com几分,然而那个妇人却是不依不饶,厉声吼道:“什么他失去了自己的弟弟,王钊那畜生现在死了么?没死,他做出了这等的恶事,居然还没死,老天啊,天底下还有可以说理的地方么?现如今他哥哥居然还有脸来参加我儿子的葬礼,我反对!”
两人来到了外面的走廊上,宋加欢递了一支烟给我,点上,然后也给自己点了一根,长吸了一口,然后说道:“九姨她死了两儿子,整个人已经崩溃了,说话的确有些难听,你别怪她……”
我长长地吸了一口,然后徐徐吐出来,摇头苦笑道:“我哪有资格怪她,这事儿的确是王钊的错。”
说话的这人,却是宋加欢,一个我还算是比较熟悉的天池寨中人。
下楼的时候,我询问了宋老爷子的主治医生,得知他老人家的底子不错,只不过是受的伤太严重了而已,所以目前恐怕有一些短暂的麻烦,但倒不至于危及到生命。
得到了这个答案,我们离开了这所房子,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住在了疗养院的客房。
宗教局绝对会有后续追踪。
门打开,一道光线洒落进来,宋老爷子坐在轮椅之上,由雪君姑娘推着缓缓走进了场中,旁边的人纷纷让出了一条路来。
恰恰相反,她是我见过的女孩子里面,最优秀的几位之一,男人倘若能够娶她为妻,必将是一件幸福无比的事情。
沉默有的时候是一种手段,有的时候也是一种态度。
这些人的到来http://m•hetushu•com,使得会场的关注点终于没有再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我没想到宋加欢也是过来当说客,张了张嘴,刚想说话,这时小李匆匆赶来。
然而还是那句老话,有缘无分。
我冷着脸不说话,也不去与这些指责咒骂的人辩驳什么,而老鬼则站到了我的跟前来,伸出双手,拦住了这些人。
我本以为这事儿不过是私底下秘密交流的事情,没想到他居然没有任何缓冲,就直接摆到了台面上来。
更何况这前面还加了那么一个条件。
简单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人从旁边冲了过来,也拦在了我的跟前,大声吼道:“你们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王明是王明,王钊是王钊,这件事情跟他有毛关系啊?天池寨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王明在青城山跟邪灵教的人浴血奋战,差点儿命都没有了——你们失去了自己的亲人,他难道不是失去了自己的弟弟?”
宋老爷子没有等他说完,直接开口说道:“是我让人叫他过来的。”
她的话语又挑动起了许多人的愤怒,不断有人冲了上来。
老鬼没有随我去,留在了会场带小米儿。
天下十大之一。
“偿命、杀人偿命,杀了他!”
这事情实在是让人有些惊讶。
宋加欢摇头,说这件事情,最大的责任人是谁,我知道是谁,王钊只不过是没有抗住压力而已;不过我刚才听说老爷子准备让你来当天池寨寨主,我也觉得你挺合适的,真的不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