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二章 寨主之位

听完了宋老爷子的讲述,我沉默了许久。
宋老爷子告诉我,说这一关,如果我老弟王钊冲过去了,必然是一飞冲天的顶天角色,然而若是冲不过去,恐怕最后的结果就是功力消散,废人一个。
他让我知道,这件事情,并不完全都是我弟弟的错,其实更应该负责任的人,是已经死去了的王大蛮子。
他让我知道了,我弟弟其实早就已经露出了一些端倪来。
宋老爷子试图坐起来,结果身子一动,就痛得直皱眉头,旁边的雪君姑娘瞧得心疼,赶忙说道:“爷爷,你别动,我来摇床。”
宋老爷子是此事最主要的经历者,所以从他这儿得来的消息,远比旁人说的更加准确。
王明?
宋老爷子瞧见我百般推辞,心灰意冷,闭上了眼睛,开口说道:“你走吧,我累了。”
就连我身旁的雪君姑娘,也是一脸诧异的样子。
旁边的雪君姑娘忍不住说道:“事情我一会儿跟你详细说,爷爷需要休息……”
错。
我皱起了眉头来,沉声说道:“您什么意思?”
事实上,如果想要让我内疚,最好的办法是不让我知道真相,这样子我就会将全部的过错推到我和我弟弟的身上,然后我才会为了这件事情而努力偿还。
我坚决不肯,说谁爱坐谁坐,反正我不坐。
然而,往日的老狐狸,现在却成了床上一个看一眼都觉得触目惊心的老头儿,双臂失去,独眼,还插着各种我说和-图-书不出来的管子,仿佛即将病故了的样子,这让我怎么能够平静?
我摇头,说这些东西,我会还回来的。
在他的眼中,危机即机遇。
后面?
我眼泪在那眼眶里转悠,却强忍住,说老爷子你折煞我了,这件事情是我该跟你说对不起,王钊是我的弟弟,这一次他出了问题,最大的责任在于我,我得给你道歉……
但王大蛮子却一意孤行,决定让我老弟接受煎熬。
啊?
瞧见我这副模样,宋老爷子瞪了我一眼,说瞧你这娘们儿样,王大蛮子要是瞧见你这样,估计都要气得活过来。
然而现在回忆起来,他尽管有着如同老狐狸的狡诈,却从来不搀和私利,一直都将离火宋家的利益放在最高的地方。
面对着我的提问,宋老爷子笑了笑。
许久之后,我抬起了头来,说老爷子,你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个。
但宋老爷子却将事实告知了我。
我朝着宋老爷子鞠躬,然后离开了房间。
我先是一愣,然后慌忙摆手,说不行,千万不行。
宋老爷子沉吟了一番,突然对我说道:“事实上,我一直都在想一件事情,既然王、宋两家的族长之物都在你手中,不如这天池寨的寨主之位,便由你来坐?”
难道是他不如我聪明么?
她伸手,在床下稍微摇动了一下传动杆,让那床稍微起来一点,便不再多弄了。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在我和-图-书眼中,你与我们是平等的,王大蛮子一直看不上你,他觉得王钊将会成为继王红旗之后,我们这一脉龙脉守护家族的最强者;但我却觉得你,应该比你弟弟更加的强大,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你的心胸。”
论起江湖经验,宋老爷子甩了我十八条街,而之所以如此,只不过是他相信以诚待我,会远比依靠其他手段要更能够赢得我的友谊。
紧闭着眼的宋老爷子这个时候缓慢地睁开了独眼来,瞧向了我。
雪君姑娘在里面收拾了一下,方才出来,看着我,好一会儿,突然说道:“如果我嫁给你,你会不会答应我爷爷的请求?”
沉默了一会儿,我问道:“老爷子,到底怎么回事,我这边路上也只是听了一个大概,具体的情况一头雾水,您能够给我解答一下么?”
宋老爷子瞧见这个,不由得苦笑一声,说道:“王明,让你见笑了。”
我嗓子噎得难受,眼泪弄得眼眶黏黏的,不知道如何说。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在我的身上占过便宜。
所以王大蛮子到底是什么时候知晓的,他也不知道。
但是王大蛮子顶不住压力,告知于宋老爷子的时候,却是在一个月之前。
宋老爷子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与你有什么关系?呵呵,人啊,真的是老了,以前与那白头山开干,生死大战,打完了,冰天雪地里睡一觉,照样活蹦乱跳,现如今受了这么点儿小伤m.hetushu.com,竟然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不服老不行啊……”
我与他的目光对视,心中一颤,慌忙蹲到了床边来,低声说道:“老爷子,我来了。”
当然,这只是王大蛮子的估计,事实上的结果我们都看见了。
宋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说大义灭亲,这事情很难,而且说到底,除了逸仙刀和火眼狻猊在你手中之外,天池寨与你并无关系。
“不……”
他最终熬不过,与邪龙妥协了,从而化成了魔,接引长白山的地心之火,将天池寨引发成了火海废墟,无数人为此丧命。
宋老爷子打断了雪君姑娘的话语,然后说道:“之所以叫你过来,就是想要把事情的缘由告知于你,让你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事实上,在一个月之前,我这边就已经知道了不对劲,然而王大蛮子却太过于自信了,认为自己能够罩得住,试图再造出一个王红旗来,没想到……”
连始作俑者王大蛮子,也被自己的作品给毁了去。
宋老爷子说现如今的王、宋两家,后辈之中,能够敌得过你的人没有一个,你不坐,谁人有那资格坐?
我那傻波伊弟弟,我可以打,我可以骂,别人不可以。
听到宋老爷子谈及了我那二爷爷,我心中“咚”的一下,震得两耳嗡嗡响。
这般冷漠的逐客令让我有些难受,瞧见他已然闭上了眼睛,知道多说无益,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好好休息吧,我明天m.hetushu.com再来看你。”
这个时候,雪君姑娘走到了床边,轻轻拍了拍宋老爷子身上的被子,然后轻声说道:“爷爷,王明来了。”
虽然论修为,他未必会比王大蛮子强,但脑子却绝对是更加好使的。
这件事情是谁都不想发生的,但它偏偏就发生了。
心胸?
这样的诱惑,让王大蛮子为之疯狂。
我瞧他说得伤感,忍不住好言宽慰道:“不,老爷子,我一不是天池寨的人,二与天池寨的众人并不熟悉,两个不相干的团体扭到一起来,并不会有真正的好处;而最主要的一点,我现如今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扛起旗来,对抗荆门黄家——我不想将此刻的天池寨,再拖入战争的泥潭之中……”
他这一段时间里,都在闭关,除了王大蛮子,没有任何人能够见得到他,即便是送饭和出恭,都是有专门的地方运送。
宋老爷子看着我,说你有什么想法?
而另一个被称之为长白山猛虎的老人,却已然死去了。
宋老爷子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为何不行,火焰狻猊与逸仙刀择主而事,最终都落到了你的手上,这便是天意。”
王二小既没有一飞冲天,也没有变成废人。
我摇头,说我来之前,想了一路,却还是想不出有什么根本的解决问题——不管怎么说,王钊杀了人,而且双手血腥,罪孽深重,但你们若是要我出马,去追杀他,我自问我还是做不到。
一个王红旗让长hetushu.com白山天池寨的身份为之超然,而如果再多这么一人,却是可再保天池寨和王、宋两姓龙脉守护家族五十年的长盛不衰。
因为同样的情况,当年曾经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出现过,而那个人便正是当今身居大内的红色土匪王红旗。
听到我发自内心的话语,宋老爷子叹了一口气,然后缓声说道:“我知道了,其实你之所以不想坐这个位置,是因为看不上天池寨的这一些残兵败将,害怕拖累,对吧?”
我没有说话了,因为尽管我弟弟现如今变成了如此的模样,但我还是不喜欢从别人的口中,听到关于他的坏话。
而这件事情,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几乎没有多少人知道。
那个时候,其实已经很严重了,我老弟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如果那个时候能够给他足够的引导,说不定不会有事。
我苦笑一声,说差不多就是债主与负债人的关系。
宋老爷子咧嘴笑了,如同哭一般,却语言清晰地说道:“你其实和你的爷爷很像,倔强、自立、勇敢、善良,这是一种极为优秀的品质,而王钊却不行,他像温室里培育出来的花朵,关心他的人太多了,以至于他的心中,一直都没有男人应该有的担当。”
长久的沉默之后,我抬起了头来,对着宋老爷子说道:“关于后面的事情,您是怎么想的?”
在我的脑海里,每一次想起天池寨离火宋家的宋恶宋老爷子,脑海里都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个老狐狸的形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