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五章 宿命之敌

大概是朱副局长说了一些话,天池寨被劝住了,悻悻地离开了去,而黄天望、黄门郎以及几个随从则坐到了另外一个角落处去。
黄门郎,这个人的名字很普通,在江湖上,你说出去,十个人有九个是没有听过的,而见过他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只是这一眼,我就感觉得出来,这个人,我见过,并且还交过手。
这是一个低调到了极致的人,因为除了荆门黄家,他很少有出去外面过。
黄门郎即便是再大度,也不可能冲着我微微点头而笑。
所以他出现在这里,完全就是为了激怒我,好让我方寸大乱,甚至不择实际地出手,那么他就完全可以用光明正大的自卫,来将我给击杀了去。
我甚至感觉他比邪灵左使黄公望还要强上许多。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冷笑了一声,没有再理他。
不过既然对方这么刻意,我反而愿意多等等。
我冷笑,说怎么,你不信?
他居然还想跟老朋友打招呼一般,冲我点了点头。
然而这个时候,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黄门郎居然还扭头,朝着我望了过来。
如果是这样,那么他的修为,别的不说,绝对要比那三位鬼仙还要强。
听到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我当下就是一愣,眯眼再一次打量了过去,发现此人当真与寻常人有着很大的不同。
从黄门郎进来的那一刻,我就一直在观察这个坐着轮椅的老人。
唯有那位神秘的王千林一动不动,稳hetushu•com坐钓鱼台。
众所周知,人们恨敌人,更恨背叛者。
它化身成为了最为凶悍的带路党,将那四家龙脉守护家族打得满地找牙,东躲西藏,无数人死去,从而结下了血仇。
我回到了老鬼他们坐的这边,瞧见宋阙和王蒙两人带着其余的工作人员迎了上去,脸上的表情显然有一些不自在。
我的心沉了一下来,宋加欢感觉到了,有些诧异地说道:“怎么了,你见过?”
除非生死。
双方闹了一通,黄天望和黄门郎两人都不说话,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显得十分有风度,反倒是天池寨的做法给人予无理取闹的感觉。
天池寨,似乎不行了啊……
但是在这个时候,天池寨遭了大劫难,平日里足不出户的荆门黄家家主,却出现在了追悼会的会场来,这是什么意思?
宋加欢身子一下子就绷直了起来,抓着我的胳膊,说你确定吧,这可是黄天望啊,大内第一高手,听说天下十大之中,他若是想要参选的话,都能够排进全三呢?
我嘿然一笑,说可不,所以他才会藏头露尾……
他老人家不在大内里待着,跑到金陵来找我一个小人物单挑,有意思么?
一直到了建国之后,天池寨与荆门黄家的关系都没有缓和过来。
除了黄门郎,在他旁边,还有一个老者。
就是他,没错。
事实上,我这个时候找过去,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我眯着眼睛,平静地说http://www.hetushu.com道:“不但见过,而且还交过手。”
以此人平素的低调性子,完全没有必要出现在这种场合,但他却偏偏出现了,这事儿可就有些蹊跷了。
这个时候朱副局长赶了过来,跟两边协调。
我靠……
黄天望?
我只有忍着。
这个老者穿着一件很平常的白色唐装,年纪有些大了,脸上满是老人斑,皮肤晦暗,有点儿像是那公园里面练太极的老头儿,不过比起那些年华已逝的老大爷来说,这一位却有一种统帅千军的森严气势,而且他冷着脸,好像谁都欠他几百万一样的孤傲样,平白多出了几分生人勿进的冷漠高贵。
因为当初满清入关的时候,王、宋两家选择宁死不从,坚决抵抗,而黄家则选择了投靠满清。
听到这话儿,我突然间豁然开朗了。
荆门黄家在江湖和朝堂上面的名气十分响亮,特别是那位大内第一高手,地位颇高,所以他们这边一落座,立刻不断有人过去与他们招呼寒暄,就连天下十大之中的那两位,都不可免俗地去招呼了一声。
在那一刻,我的拳头捏得咔嚓作响,而这个时候老鬼却拍了拍我的肩膀,在我耳边低声说道:“这个老狐狸出现在这里,说不定就是想要逼你发疯。”
宋加欢是天池寨中负责外联的重要骨干,见识和为人都远比他这个年纪的人要强上许多,听到我的提问,低声说道:“这人是民顾委的老大,大内第一高和-图-书手黄天望。”
除了我,天池寨其实已经没有了能够让他为之忌惮和谋算的人了。
如果黄养鬼没有对我撒谎的话,我师父应该就在这个家伙的手中,若是往日,我说不定就已经按耐不住心头的怒火,直接上前,找他质问了。
他站在那里,就好像一道幻影,隐隐约约,让你根本把握不住他的方位。
更何况他的身边,还有黄天望这个活着的传奇。
其实不用他跳出来当诱饵,我肯定会找上这个枭雄的,因为我师父还在他的手中。
从外人看来,这儿的追悼会隆重无比,风光无二,但是在我看来,却仿佛天池寨的回光返照。
宋加欢听到,疑惑地问道:“不过,他是大内第一高手,按理说不会介入江湖纷争的,怎么会对你动手呢?这不是明摆着以大欺小么?”
两人的目光相对,我感觉自己的心脏陡然跳动了一下。
不过这儿不比别的地方。
他不顾旁人的目光,开口说道:“王明,能谈谈么?”
宋加欢说不,我是说你太牛波伊了,跟他动手,居然还能够活下来,简直让人惊叹。
这里是殡仪馆。
我们两人在这边说着,而那边两方差点儿就打了起来,宋阙和王蒙两人的态度显得十分强硬,坚决不让荆门黄家的人参加追悼会,认为他们这是过来幸灾乐祸的,而他们这说法给一个来自民顾委的眼镜男一阵痛批,说黄老过来,是缅怀江湖同道的,你们这样做,实在是不可理喻,给天池寨m.hetushu.com丢脸。
尽管黄养鬼并非我所杀,而是久丹松嘉玛所为,但我相信这笔账,肯定是落到了我的头上来。
凭着我和老鬼两个人,再加上小米儿,未必能够弄得过对方。
只有交了这样的投名状,才使得黄家获得信任,从而成为了新朝的龙脉守护家族,随后又经历过了民国与新社会,就如同不倒翁一般,一直延续了下来。
他对我的仇恨,其实更加深。
然而我却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天池寨跟荆门黄家的关系其实并不好,如果时间倒推一百年,这两家其实还是死敌。
对,我对黄门郎恨之入骨,但他对我也未必好到哪里去。
我一直以为当初的那个神秘人,不是黄公望,就是从未有露过面、一直很神秘的黄泉杀手组织头目黄若望,然而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竟然是这位身居大内的顶尖人物。
疯道人,也就是我师叔南海剑鬼不在。
追悼会开始了,庄严而隆重,随着程序一项又一项的进行,会场之中充满了凝重的气氛,不断有抽泣声低低地传了出来。
他出现在这里,我也显得很意外。
狠狠的。
因为背叛者有的时候,更加没有底线和节操,简直比敌人还要恐怖。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给我的感觉,有点儿熟悉。
他就仿佛一团空气一般,虚无、不存在。
我瞧见天池寨的其余几个仅剩的老头也跟了过去,有的城府不深,直接就露出了愤怒的表情来。
再大的仇恨,也得让王大蛮子和其hetushu.com他上百多名死于此处事件中的死者安息,然后再作计较。
啊?
这种仇恨,是什么都洗脱不了的。
宋加欢在旁边陪着我们,我指着在黄门郎旁边的那人问道:“那人谁啊?”
他就是在金陵郊外拦住我的那个神秘人。
而就在我朝着那人打量过去的时候,他也朝着我看了一眼过来。
这种感觉,我之前还是在青城山那三位鬼仙身上体验过,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不但是鬼仙,而且还是兵解而成,身体的主体其实是三件绝顶兵器;但这一位却不一样,从各种消息综合来看,他应该是一个正常的修行者。
他为什么而来呢?
不愧是大内第一高手。
黄家是明朝唯一一家投靠满清的龙脉守护家族,为了表现出自己与过去的割裂,使得它在处理过往同僚的立场上,表现得十分的激进和血腥。
就在众人纷纷离去的时候,突然间黄门郎被人推着,走到了我的跟前来。
因为我不但让荆门黄家的威严扫地,成为了许多人口中的笑柄,而且荆门黄家许多的人,都丧于我的手中,在这一次的青城山上,我还将久丹松嘉玛差点儿擒获,而他的女儿黄养鬼,也因为此事而死。
追悼会结束,所有的遗体都将送往焚化炉中火化,而与会的来宾也将逐渐撤离,我并没有作为家属前去答礼,而是一如既往地待在了角落里。
我摇头,说不,其实当初我差一点儿就死了,若没有老鬼和我师叔在场的话,只怕我已经是一具尸体了……